刘贵福狱中传书 记述惨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黑龙江省方正县伊汉通乡吉星村大方屯大法弟子刘贵福,今年56岁了,现正在大庆监狱四监区遭受迫害

1998年我有幸得大法,在修炼中,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思想和道德方面也得到了净化与提高,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我决心在修炼这条路上,在师父的指导下一直走下去。在邪恶强加的这场魔难中,我按照正法的要求,走出来向他人讲清真相、揭露迫害。但却被方正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判刑六年,投进了监狱被强行洗脑、改造、迫害。

2003年10月16日,我正在家中干活,方正县610国保科科长丑××带领四个人来找我说:跟我们到县里去一趟,我们有事想向你了解一下。我知道黄鼠狼给小鸡拜年没安好心就说:我没做违法的事,为什么要跟你走?我不听他们的要挟,拒绝跟他们走,本村的百姓与屯领导也都纷纷赶来,见他们光天化日之下随便乱抓好人,拦着他们的车,谴责他们的粗暴行为。“老刘是个好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丑科”就凶相毕露地把武器──手枪,从腰间拔出,挥舞着指向百姓,大施淫威,行严刑拷打。问我传单是哪来的?我说是拣来的。他们不信就开始对我毒打。

当时参与迫害的有丑科长、白局长的姑爷儿和一个陈姓打手。另外还有四个女警。他们把我按在地上,用皮带和手指粗的塑料管(小白龙)狠狠的抽打我,把我打昏过后,就用冷水浇醒后继续打。他们见我仍不说,就用打火机把大头针烧红后,往我胳膊上扎。还要给我往手指里钉竹签,由于没有找到,才免受了这种酷刑的折磨。行刑过程中,他们还不停的用语言威胁、恐吓:现在别处都打死人啦,咱们方正县还没打死过人呢,今天就拿你做实验。

更可悲的是“姑爷儿”竟然在妻子打来的催促他早点回家的电话中说:我们正在“审问”法轮功,他不招,不信你听,他就把手机打开让他无辜的妻子听他们毒打我时凄惨的恐怖声,自己做了恶还要毒害家人。把为人民办公的地方变成了“邪恶逞凶乐园”,把迫害大法弟子时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凄惨的恐怖声音,当成了美妙的音乐。“与妻共享”,可见邪恶的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可恶至极。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警官,眼睁睁的看着穷凶极恶的暴徒再对一位50多岁的老人大耍淫威时,却一直在旁观看,不但没有一点的恻隐之心,站出来制止恶人施暴,还幸灾乐祸地说:都说法轮功生死不怕,今天看到了,真这样啊,似在为恶徒们擂鼓助威。

邪恶们打累了、饿了。吃饭休息时,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行恶。他们似明白非明白的说:我们也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江泽民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共产党给我们钱,你们不给我们钱。他们指着满桌子美食说:你看看我们天天吃好吃的。“姑爷儿”知道“陈”和“丑科”早已被大法弟子上了恶人榜了,就象自己今天也终于经过实际“考验”合格了,也获得了如此的“殊荣”一样,一边打我一边说:你看我够不够“十大恶人”?

就这样,他们从上午8点左右一直打到晚上8点左右,还是没有问出什么,就把我劫持到方正县第二看守所。到了第二天他们又把我带到那里第二次“过堂”,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双手戴上手铐,反背在椅子后面,把双脚抬起用“小白龙”猛打我的脚心、两大腿内侧,一恶徒竟站在手铐上用力往下踩,痛苦极了!

后来恶警把我关入方正县第一看守所“魔鬼五号”监舍,这里因打昏死过两个人,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得名。恶警正要掩盖真相、造假欺骗其家人和世人说:心脏脱落死亡。

犯人在恶警的授意、指使下,开始了对我的长期折磨,他们用冷水从头顶往下浇,一次要连续浇好几桶,呛的我喘不过气来,有时蹲不住就会一头再倒在地。在看守所期间,我一直遭受孙德芳赵小飞、周鹏龙等恶人的长期凌辱和种种迫害。有三次被打的多少天爬着上床,晚上不让睡觉,用手指弹眼珠儿,眼睛肿的睁不开,眯成一条缝。有两次我挺不住时向所领导报告,管狱政的刘科长,不但不管,还怂恿犯人说:法轮功该打。

那里还有一个邪恶的阴谋诡计,犯人和干警串通一气欺压新来的犯人,犯人要想有宽松的环境,减少压力和长期被欺压、挨打。就得给家里人写条子、打电话、要钱要物,送钱物的就可以得到宽松,否则就要长期挨打受骂。2003年腊月二十九,他们见家里没送来钱,孙德芳就又开始打我,专门往我的胸部、腹部和软肋上打,说:打你软肋你吭不出声,打你腹部你吃不了饭,打你胸部打死了,就说心脏脱落死的。他还逼我不停的擦地、擦铺,一气要擦50-100遍,不停的折磨我。

其实这些也只是我被他们迫害的一部份,还有许多用语言无法形容出来的各种各样迫害人的手段及办法。在那里和我遭受到同样邪恶迫害的还有高楞和沙河子的同修,还有一位同修承受不住了他们的毒打、迫害,大头朝下从三楼纵身跳下,幸好落在了二楼的阳台上,没有出现人命。这些都是我家乡的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些败类们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

在方正县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强行投到新建监狱集训队,之后转到哈尔滨监狱,这里是当时全省有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之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肉体与精神上的邪恶迫害,而且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迫害情况,明慧网上有过全面报导。

二零零四年四月,被哈监二监区迫害的大法弟子王大元,因拒绝写所谓的“转化五书”,被恶警指使犯人一夜间给活活打死。邪恶为极力掩盖迫害真相,怕这些见证人──大法弟子们作证揭露他们的罪行,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把这里被迫害的一百零八名大法弟子分别转到牡丹江、泰来、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我被转到大庆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四监区。屎窝挪到了尿窝,小巫见大巫,这里也同哈监一样因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从迫害开始以来,共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失去了生命。我也又一次经历了比在方正县国保科和看守所时,还要残酷的迫害,为了强迫我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所谓“转化五书”上签字、按手印,就对我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让我坐槽钢、钢锭,不让睡觉,光脚站在冰凉的地板砖上,用木板打,打的我臀部血隔着衣服都渗透过来,屁股上的大水泡、血泡象鸡蛋黄一样大。狱政干部清监时,问我怎么了?我说是犯人打的。犯人赶紧说:他是法轮功。那个狱政干部竟然说:法轮功(挨打)不管。

大法弟子们为了制止和反迫害,有长期绝食的、有吞吃剪刀、壁纸刀、锯条、钉子、针、玻璃碎片等东西的,还有割腕、撞墙的等等。当然了,这些极端的行为,是违背大法严禁自杀的要求,但是这也充份的说明邪恶的残忍。

邪恶的高压迫害已经登峰造极,但是迫害的结果一定以大法弟子炼就成熟和邪恶的解体而告终。现在这里的环境逐渐的好转,也越来越宽松。学法、炼功和三件事上,大家都在精進的做着。我写出这些目地是想说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那么严酷和下流的邪恶迫害的情况下,都顶住了邪恶开足马力的打压迫害,从红色恐怖中坚定的走了过来。他们没有被邪恶吓住,在迫害面前没有倒下。而今天,这场迫害已经支撑不下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没了,环境宽松了,讲清真相、做“三退”也不那么太难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