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六一零”光天化日连砸两所民宅(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河北省涞水县“六一零”恶警光天化日之下,连续砸毁一名法轮功学员两所民宅的恶性流氓事件。现在,报案半个月了,仍无人问津。

据目击者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两点十分,涞水县王村乡赵各庄村突然开来一辆吉普车,停在村民张慧森(音)家门前。车上走下来四个人,都是中等个儿,年龄都在四十~五十岁之间,着便装,手里什么都没有拿。下车后,直接奔法轮功学员乔永福家而去。院落内空旷无人,大门紧锁。其中两个人不由分说,翻墙而入。没等走到房屋门口,一人顺势操起一块砖头,砸向房屋东侧窗户。由于用力过猛,砖头撞成碎块。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破碎的门窗

随后,他们打开大门,一拥而上,把屋里屋外所有门窗、家具上的玻璃和部份家用电器,全部摧毁。突如其来的击打声、玻璃碎落声和狗叫声嘈杂在一起,惊动了十几名邻里乡亲围观。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遗弃在现场的砸毁民房的用具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把铁锹头卸掉,用锹柄任意捣毁玻璃、物品。顿时,屋里屋外一片狼藉。不到三十分钟,一个好端端的民宅面目皆非。然而,他们没有就此罢休,又到乔永福的老家,破门而入,把另一所宅院也砸毁了。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敢出面制止。有人证实:“到了(当天)晚上十一点钟,他们又来了。汽车灯把胡同照得通亮,狗都叫炸了。”

乡亲们说:“他们是冲着人来的,他们不止来一次了。”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屋内一片狼藉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被砸坏的炼功用的录音机和电风扇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三十分,涞水县六一零四、五个人到赵各庄村抓走了大法弟子朱秀玲,又准备抓乔永福。因走错了门,找到了邻居家。用脚踹门,一看不是,很生气。看到乔永福家大门锁着,便跳墙而入。他们用刀子把纱窗划开钻进去,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柜子中小孩的衣服扔了一地,孩子喝的一箱鲜奶全摔坏了,抄走了一盘炼功带。当天晚上十二点多又来一次。以后骚扰从未间断,最多一天二、三趟,老俩口吓的实在不敢着家,从此流离失所。

乔永福,男,今年五十八岁。年轻时体弱多病,到老了身体更是一团糟。老伴儿患神经性高血压,经常呕吐不止。老俩口喜得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生活幸福。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老俩口进京证实大法,多次被涞水县六一零非法拘禁、洗脑、罚款、抄家。儿子、儿媳(大法弟子)也被迫害的流离失所。

六月二十三日,涞水县六一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朱秀玲和乔永福的消息在明慧网曝光。因此,遭到邪恶新一轮的疯狂报复。

十二月四日下午三点,在涞水县县城居住的乔永福的女儿乔景红闻讯后,立即向涞水县公安局和王村乡派出所报了案。但是,县、乡、村三级都说不知道此事,不是他们的人干的。后来,得到消息说:这是涞水县专门管法轮功的六一零干的,其中有王福才。这事其它部门管不了。

下面是采访目击者

问:能不能把这个情况跟我们说一说:
答:那是阴历的九月十四?十月十四,阳历的12月4号,下午两点一刻哪一会儿。他们抛一砖头子磕那玻璃那么哗啦一响狗就咬,我们出去一望,他们跳墙就进去了,赶进去人们就上那儿去瞧,他们说不让瞧,他们说你们没事就走有事就留下。我们就都走了。他们就丁零哐啷砸,我们控制不了哇是吧,他们问我们房上的棒子(玉米)是谁灌的,回来人了没有。说那棒子是他们自个儿灌的。

问:还说什么没有?
答:他们不问什么,他们跟那儿丁零哐啷砸了以后他们就上这儿来了。
问:上他们老家了?
答:嗯,老家,把这边也给砸了嘛!
问:来多少人呢?
答:四个人。
问:他们是那儿来的呢?
答:涞水的。就是那个专门管炼法轮功的这个。涞水不是?专门干这个的就是专门管这个的。
问:他们穿什么衣服?
答:便衣。
问:开着车了吗?
答:开着车呢。
问:那个四个人多大年纪?
答:我觉得差不多都得有四十多岁。
问:都四十多岁?
问:别人看见那车是什么车了吗?
答:也有看见的,他们就在张慧森他们那儿来着,说也不是警车,说来着,说也没看见他们开着警车,他们穿的都是便衣。反正没看见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叨叨完了就上了这边来着。

问:当时你在家里干什么?
答:我就洗衣裳来着。
问:哦,就突然听见砸了?
答:啊!那老大声个儿,他要是孩子们。他们那个门呗始终都是锁着来着。
问:现在那锁呢?
答:那不都在那上头的吗?
问:跳墙?
答:跳墙进去的。
问:合着是什么呢,外边那门锁着了,然后他们跳墙进去把那门插(插话:把里边那道门弄开的)那个插销给弄开的。
答:他们砸的时候头一砖头子是砸的东边那儿来着,那不那砖头子还在晒台上吗?那不都碎了!他们砸的哐啷一下我就知道是玻璃,我还以为是孩子们来着,他有没车响什么的。
问:先砸了一砖头子?
答:紧东边儿那块儿窗户都是着那砖头子揍的,碎了、那砖头子!
问:砖头都碎了?
答:嗯。
问:就是他们拿砖头砸玻璃时你们看见了吗?
答:光看见砖头揍那玻璃,没看见谁揍的。

问:没都跳进来?
答:跳进去了俩,外边俩里边俩。
问:哦!外边有俩,里边有俩?
答:嗯。
问:就是跳进去那俩当时就拿砖头把玻璃给砸了。
答:嗯。
问:是吗?
答:嗯。
问:后来开了门他们都进去了?
答:啊,都进去来着。
问:是呗?
答:嗯。

问:你们没问他们哪?
答:我们问管嘛用啊!
问:是,我就问这个过程,你们问他们没有?
答:没有,他们问我们来着。
问:就说你们还没问他呢,他先问你们。
答:啊,他知道我们都是街壁子(邻居)。
问:他怎么问你们的?
答:他就说那棒子是谁灌上的,他们回来人了吗?就是问了我们那个,他不让别人呆着,我们就又回去了呗!他砸我们又控制不了哇……
问:砸了有多长时间?
答:那个能砸多大一会儿,他们就进去了翻了回子翻。

问:他就把那个铁锨……
答:卸那个脑袋了
问:脑袋给卸下来了。
答:嗯。用那个棍子揍的那个玻璃。
问:其它的玻璃都使棍子揍的?
答:就是紧这边儿那是使砖揍的。
问:就是这边儿是使砖揍的?
答:嗯。
问:然后剩下的全是使卸下来的棍子给打的。
答:嗯。

问:他们还说什么了?说你们别看或什么来着了吗?
答:他就是说你们有事吗,有事的就留下,没事的就走。意思就是不让在那儿看着呗是吧!这个事就说我们想插手问想管也管不了。
问:就说他们也没说什么别人也没问什么?
答:啊!
问:有围观的吗?
答:我说的就是这个围观的,围观的人多着呢。
问:围观的得有多少人得?
答:我觉得那块儿人差不多都去来着。

问:不是报了案了吗?
答:到今天多少天了……
问:也没来人?
答:没有。
问:哦,什么人也没来?
答:他要来人肯定我们都知道。
第三人插话:狗一叫唤都知道了
答:啊!
问:没人管呗就是?
答:我觉得八成是没人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