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随师走正修炼路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弟子。得法前甚至没有听说过气功,更不知道气功就是修炼,只知道修炼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神话故事吧!我家姐、嫂当时都已经修大法,在我得法修炼前几个月,她们常常让我利用工作之便去外地送师父的讲法带、炼功带及洪法的一切资料,但自己就是没有悟到是得大法的机缘到了,直到有一天我嫂嫂说;“四妹来炼法轮功嘛,法轮功修佛、修道、修菩萨。”

我曾经是个舞蹈演员及编导,又对古典形像挚爱,听说菩萨立即就反映出菩萨那慈眉善目、美丽端庄、四壁生辉的形像,所以没等我嫂嫂说完,我就说:“我就想修个菩萨。”

就是那一句“我就想修个菩萨”应了我跟师父的万世缘。十年多来,我心随大法,坚信坚定,不离不弃、不摇不摆、一直稳稳的走在师父为徒儿安排的证实法的修炼路上。

一、炼功点上身体得到净化,听师父讲法天目开

九六年六月上旬,刚接触大法、连动功还没有学会的我,第一次去炼功点学功,回家的当天深夜,我“病”了,很难受,高烧四十度不下,浑身都肿了,头肿的很大,脸肿的难看,头发根、指甲根都痛,皮肤不敢摸,摸着痛的难受,五脏剧痛难忍,脚肿痛的难站立,腰直不起。第二天爬着去上了十三次卫生间,原来治好了的扁平疣皮肤病又翻出来了。我连续四天没去炼功点,也没去上班,看见自己这样不知如何是好。每天都有炼功点上的同修带话给我,说我跟师父的缘份太大了,我一来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叫我一定要去炼功点,去了就好了。

由于我悟性差,对同修说的话听不懂。看实在熬不过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第五天我头包着纱巾坐在丈夫推着的自行车上去了炼功点,藏在树丛中偷偷的学炼动作。听着美妙的炼功音乐我舒服极了,心想我早几天来就好了。

当天,一夜之间,我回到什么都没“病”过的状态。

经过大法净化过的我,更显年轻、健康、美丽。我高兴,也激动,因为我已体悟到、见证到大法的美好,是大法开创的奇迹!第六天我上班去了。

第八天,炼功点通知学员在一所学校阶梯教室集体听《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我专注虔诚的听着,怕漏掉一句,因为我没有進过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就这样的机缘我都生怕失去。

师父讲开天目时,我的两眉之间绷的很紧,不停的跳。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是开着修的。我多次看见过师父的法身,看见很遥远的地方师父的功身金光闪闪,看见满天、满屋子的法轮在旋转。我的元神多次去过另外的空间等,所见证大法的真实与殊胜我信,凭着信我坚定而精進。

大法给予我殊胜与玄妙太多,在这里就不再举了。

二、七二零证实大法,清除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下午四点后,我被以市公安局为首的若干单位数十人、数辆警车、三个电视台非法抄家、抢劫、绑架。邪党人员盗窃现金五千三百元,抢走面包车一辆。

恶党邪徒看我外表柔弱,就耍伪善、欺骗、威胁、恐吓的花招,想达到它们的罪恶目地(强迫我放弃修炼、出卖同修),他们车轮战术连续二百多个小时迫害我不让合眼。我清楚的知道,没有师父的呵护我是挺不过来的,没有大法的指导我也是走不过来的。我用在法中修来的善心祥和的向他们讲大法给予人类的美好,给予我的美好。他们这时候却冲着我说:“你说那么多好处,我们重证据。”我笑着说:我就是证据!(我已经四十余岁了,他们问我二十几了?)

我从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邪徒骂我不聪明,说某某某聪明,说我是张志新、是江雪琴。邪恶人员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遭殃电视宣传,我向他们说:“我没有理由听你们的安排,我修炼做好人没有错,作为修炼人只听师父的。”他们说:“你的嘴太硬了,话太多了,你以为我们不敢打你”,说着狠狠的在桌子上击了一拳。

我一直想着“真、善、忍”,也按照“真、善、忍”去做,也一直祥和的跟他们讲着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在我周围的展现。我说:“我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你们谁敢动我!”有师父的呵护,他们真的谁也不敢动我。当时我还在绝食绝水中,他们很快又伪善的端来鸡蛋面条请我吃。

当晚午夜两点过后,又来了几个邪徒,并对着我大吼:拉出去!在一阵杂乱声中,他们把我架着推上了一辆囚车。当时七月的午夜风都是邪恶的寒风,夹着沙子扑在我身上,确实感到凄凉、悲惨。

在荒郊野外,他们恐吓我说:“不放弃,就是要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喊惯了,不会改。你的师父现在美国,你喊你师父来救你嘛。看你嘴硬,等会就知道了。”我听见他们摆弄手枪,我没有怕,也不动心。

此时我静静的想着,修炼三年了,从师父那儿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就是死了已值得了。我不停的默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

这时他们说:念啥子、念啥子!头痛!又说:是个不怕死的,难整。看她有钱又漂亮可能怕死,硬是炼法轮功的。回去!

有师在、有法在,我坚信、我坚定。师父要的就是我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就仅仅是七二零被迫害期间,大法在我身上大显神迹,这里仅举一、二:从七二零至七三零,连续二百多小时没有合过眼,至少每天连续说话二十小时(其中绝食绝水三天),这些苦全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我一切正常,感谢恩师!在七二一凌晨四点,他们累了就把我关進留置室,進去时伸手不见五指,我说:你们非法关押好人,是在犯罪;他们说:“想通了就打门。”这时我看见黑屋开始闪光,满屋星光点点,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弟子,叫我别怕,我哭着开始炼“佛展千手法”,坐下后觉得腿软软的、轻轻的就拉起了双盘,是师父在加持我。(因我双盘难,被绑架迫害前只能盘一分钟,当夜盘了至少一个小时)。

修炼小故事今天就讲到这里。法学的不好,有人心,所以一直没有讲出来,愧对师恩。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