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臭名昭著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西安市北郊,从九九年十月开始非法关押第一名大法弟子,迄今七年来,在所长张卓青、纪检委书记赵晓阳、教育队指导员李珍为首的恶警带领下,不遗余力的追随江罗流氓集团,利用从马三家教养所学的邪恶方式,残酷的迫害了全省各地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现将他们的罪恶陆续揭露出来,让世人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个黑窝是如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北楼一楼为所谓的“教育队”,是重点转化大法弟子的黑窝。二楼为二大队,三楼为三大队,这两个队以强迫干活为主,从早上七时半,干到半夜两三点,以强制劳动延长时间才能完成任务为主要折磨手段。

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地,在张卓青和赵晓阳的指使下,以李珍为首的教育队恶警对大法弟子施加了各种酷刑,威逼、拷打,也有伪善和欺骗。大法弟子徐明霞因拒绝转化,被铐在楼道里五十九天,度过了寒冷的冬季。

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张秀英因不抄所谓的“制度”,被李珍一拳打在嘴上,肿了好长时间。后又被双手铐在楼道里,不准上厕所。后来允许她上厕所时,却不准打开手铐,裤子提不上,致使半边屁股露在外面,恶警及烟民们就以此为借口辱骂她、踢打她、嘲笑她。

户县大法弟子周雅婷,被她在六一零的叔叔从家里抓住后非法劳教,因她不转化,恶警李珍和白笑就把她叫到办公室,用学员干活穿凉席用的两寸半长的钢针扎在她的脸、肩、背等处,伤口结疤后脸上有好多圆点。周雅婷不佩戴胸卡,恶警裴衡就用警棒在她身上打,烟民们也围攻她,并给她身上贴满纸条,不准撕下。渭南偷窃犯张雪芳无耻之极,周雅婷睡觉了,她就拔周雅婷的阴毛;兴平烟民魏芳在给周雅婷当所谓的“互帮”(监控)时,将周的头打的血流满面,劳教所怕出人命,不得不将周送往医院救治;榆林烟民张凡趁周雅婷熟睡之机,用皮带勒她的脖子。周被惊醒,大呼救命,才没有闹出人命。平日里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当周雅婷绝食反抗时,遭到了多次野蛮灌食。

周至大法弟子余勤珍,六十多岁,因她拒不转化,就一直被关禁闭,不准洗漱、上厕所,时间长了,头发粘成了硬片,衣服都臭了。她拒绝照像,烟民们就揪住她的头发拼命往下按,任何人都可以打她、骂她。分配两人干的活,派遣监控她的“互帮”王菲从来都不干,致使她天天熬到深夜才能睡觉。

扶风大法弟子范水莲,是农村来的,凭着她对法的坚信,决不转化。恶警们就指使邪悟之人往她的碗里放一种白色药面,吃多了人就萎靡不振,恶警们就诬蔑她是精神病,她高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来抵制迫害。

西安大法弟子柳瑾,是大学英语教师,坚定修炼大法,正言驳斥所谓的“转化”。恶书记赵晓阳对她怀恨在心,非法延教一月,并派到三大队干活。柳瑾坚决抵制,三大队教导员恶警张晓玲指使恶警陈蓓蓓上班时怂恿烟民吴春梅等人暴打柳瑾,先是吃过午饭后打,继而又将她暴打,致使柳瑾全身都是黑紫瘀血。就这样还不准她坐,罚站、随意打骂。

半年后,带头打大法弟子柳瑾的烟民吴春梅利用出活进活的机会从外面带烟的事被发现了,平时尽管她是恶警们的一条狗,可这时谁也不认了,被延教一个月。接着她的母亲死了,哥哥又因贩毒品判了十几年刑,她和哥哥的孩子无人照管。着急之下,她得了肝腹水,一肚子坏水,涨的肚子鼓的象个孕妇,大家私下里都议论她恶事做的太多了,招来的报应。

汉中大法弟子王新莲,六十岁了,恶警一心想转化她,大队长王力就强迫她看攻击大法的书,她不看,最后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王力一气之下就把她铐在床腿下边,整整七天七夜,不许上厕所、不许坐凳子。

零五年七月初,王新莲拿了一张写有《大纪元对广大中国人民的声明》内容和《九评共产党》之九的最后三句话:“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人民才能得解放,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人民才能重塑历史的辉煌。”的纸片在看,被恶警孙明珠看到,立即交到劳教所。三天以后,七月六日,就由副大队长董燕玲给她宣读劳教所的处分意见,并强制戴上手铐,关三天禁闭。因王新莲不服,盘坐炼功,下午又被教导员张晓玲带领一帮烟民换上“约束衣”。当时正值四十多度的高温天气,不准上厕所、不准用日用品、没有毛巾、卫生纸,更不可能洗澡、换衣服,还要罚面壁站立,整整折磨了二十九天。

没过多久,又陆续有几个发放《九评共产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她们才知道这本书在外面已经传的很广了,那紧张气氛才松懈了一些。

安康大法弟子罗长云,中学英语教师。零五年十一月李珍还在强制转化她,她趁外来检查团经过时,大呼“报告”,从窗子里递出自己写的“上诉书”。恶警李珍恼羞成怒,执意要所谓转化她,从安康叫来她的丈夫和姐姐,一见面就拿出离婚协议书,威逼她要么转化,要么离婚。她坚定一念,什么情况下都要坚修大法,都不能转化。李珍无计可施。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劳教所把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全部转移到南楼二楼单间封闭管理,强制转化。当时司法部颁布了新的规定,要求全所劳教人员都要从新抄写一遍,通背。这些大法弟子不写、更不念、也不报数,恶警们气的随时恶毒咒骂,随手就打。一天劳教所的恶警梁刚来点名,勉县大法弟子、三十多岁的罗燕不下蹲,梁刚怒从心起,抬手就给了她几拳,打的她踉踉跄跄。恶警冯静更是极度仇视大法弟子。一日,她大吼:“你们修炼真善忍,无罪无错,难道我还会错吗?从现在起,不准喝劳教所的水,不准睡劳教所的床,不准用劳教所的厕所,吃的饭就叫它们在你们肚子里转化。你们是修炼人嘛!哼,有本事也别站劳教所的地儿。”当晚就指使烟民把大法弟子的被褥全部抱到楼道里,床板也掀了,白天黑夜面壁站立。

十几天过去了,恶警们使尽了招也没有动摇大法弟子。于是就把勉县粮食局干部、三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魏欣荣在楼下关了一个月禁闭。书记恶警赵晓阳在会上说:“魏欣荣不转化,她丈夫是武装部长,这次本该升也提不成了,她的女儿在家没人管,单位领导也说了,再不转化,就要没收她的住房了。”无论怎样威逼恐吓,就是不转化,最后所里派了两名警察连同大队长刘思佳把魏欣荣劫持到大雁塔精神病院,注射了一支药水,迫害的她一连几天都是直挺挺的昏睡。第二天所长张卓青还笑嘻嘻的来说:“我来看看魏欣荣。听说她有病了。”她走后,恶警们就又开始折磨魏欣荣,被褥抱到楼道里,床全部抬走,叫她面壁,还骂她太懒惰了,光想睡觉。

魏欣荣被迫害的面黄肌瘦,走路都走不稳,还被迫干很多活,连烟民都说,她和来时比简直是两个人了。

相关电话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029)86227764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029)86227767

陕西恶党省委办公厅: (029)85581210、(029)85581677、 (029)85581435、(029)85581290、 (029)85581245
陕西恶党省委政法委: (029)87292894、(029)87293549、 (029)87295973、(029)87291652
陕西省司法厅 厅长 赵英武 (029)87293227
副厅长 马玲 (029)87293217
副厅长 师宏昌 (029)87293219
副厅长 陈忠槐 (029)87292062
副厅长 李书民 (029)87291137
副厅长 范兴明 (029)87293258
陕西省劳教局办公室 (029)87316744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