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自九九年全面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监狱的职能开始了根本的改变,一群以真善忍为人生指导,修心健体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各地监狱。邪恶的中共对这群良知复苏的人群发出了“杀无赦”的密令,电视、电台、广播、报纸、军、警、特务、统统上阵,全民参与,人人表态,镇压铺天盖地,要达到“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一时间华夏大地阴霾四起,似千年前基督遭难,如记忆中“文革”再现。法轮功学员做好人权利被强权剥夺,一个“炼”字即可判刑入监,饱受精神上肉体上的摧残迫害,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更为残忍的活摘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

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血腥镇压下,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也如中国大陆其它监狱一样,参与了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体的迫害,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是省属监狱,其迫害手段隐蔽、毒辣。

邪恶对法轮功迫害的手段及程度不断被国际社会曝光,尤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利一事曝光,让邪恶胆寒。但四平石岭监狱的恶人不是收敛了作恶的行为,而是吸取了其它监狱的“教训”,采取严密封锁消息的办法,在欺骗上大做文章,对外极力营造一种看似“宽松、温暖”的监狱生活,实则迫害手段极为恶毒。虽然恶人极力封锁,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四平监狱的邪恶之徒一切所为,那三尺头上的神灵都会记录在案,只是上天在给你们悔过的机会,待到真相大显之时,你们报应之日即到。

尽管我们掌握的资料不是很完全,但从以下冰山一角足可以让世人看到四平石岭监狱的邪恶至极。我们从两个方面来记录四平石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一、肉体摧残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为邪恶所利用,四平石岭监狱的恶徒们在“肉体上消灭”上大做文章,不遗余力,使出浑身的解数使得迫害尤为邪恶。他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先给一个假相,当法轮功学员刚从别的监狱转监到此时,感觉不象别的监狱那样残酷,好象真有些人性的“温柔”,其实暗地里是一样的血腥。只要你不“转化”,不跟着邪恶走,他们立即凶相毕露,大打出手,而且各种迫害手段也相继出笼,直奔“肉体上消灭”而去。白脸黑脸都是迫害,蛇蝎之性永不会变。

1.强制转化

当发现法轮功学员识破恶人的伎俩,不为强权利益所动,仍然坚守信仰时,强制“转化”便开始了。

强制“转化”秘密进行,他们首先将长春学员封闭在教育监区的三间牢房里,企图以长春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为突破口洗脑“转化”,对监狱内外都严密封锁消息,使得我们不能详知迫害程度,但从强制“转化”不久,就有二十多名曾几经生死闯过大关大难的学员被迫“转化”的情况来看,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邪恶之人使用了超过人承受能力的迫害手段,在学员们与极限挑战时,又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迷惑学员,学员在生不如死,又求死不能中被迫妥协,违心的顺从了邪恶。但这除了能证明邪恶之邪之恶之外,还能说明什么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去四平监狱探望大法弟子的家属得知,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开始新一轮的迫害,邪恶之徒利用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十二监区即教育监区的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刘大鹏被迫害的极其严重,坐立都非常吃力,得靠手把着东西才能坐立,腰部极其疼痛。

2.包夹

“包夹”是中国大陆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普遍采用的迫害手段,是最不人道的行为。参与包夹者即参与了对善良人的迫害,参与了对真善忍信仰群体的摧残,参与了对人性良知的践踏。是监狱恶警挟持犯人干着罪上加罪的勾当,让那些本已有罪的犯人迷中无度行恶,可怜的几天减期,招致生生世世的偿还,包夹们啊,那一点点的刑期真的比你的人性、良知、比你的生命永远更重要么?恶警啊,你亦为人身,其心真如蛇蝎吗?

四平监狱为了蛊惑包夹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包夹犯人实行每月多得六分的奖励(用来减刑的积分),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出五书可得到更多的积分。为了能当上包夹,许多不明真相的犯人不惜花钱找关系。有的包夹犯人为了得到积分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每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

姜全德(农安县法轮功学员):被多名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他每天一言一行都被做了记录,服刑人员说这是管教强迫他们这样做的,所做的记录监区管教和监狱的狱政科及攻坚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督“转化”办公室)都要定期检查。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劳动,见面打个招呼,负责包夹的刑事犯就吓的不行,马上前来制止,因为他们怕被管教看到而遭到处罚,看管的刑事犯就象影子一样每时每刻跟随在法轮功学员身边。

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晚上,姜全德要与一同被非法关押于四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侯庆华一起吃年夜饭,遭到包夹犯人制止,姜全德抗议此事,年夜饭都没吃。

几天后,姜全德向侯庆华借鞋刷子,又遭到包夹犯人的恶意阻挠,姜全德据理力争,包夹犯人出手伤人,四监区管教又将姜全德押入小号。

在教育监区,从各监区专门调集了一些犯人,免除劳动任务,专职包夹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每天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板凳洗脑,不能随便上厕所,统一上厕所时由包夹犯人跟随,时常将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练习走队列和跑步体罚,年老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强迫体罚。

3.小号

用蹲“小号”的方式迫害坚守信仰的学员,被四平石岭监狱广泛使用,每个不“转化”的学员几乎都有蹲小号的经历。小号里有着更为隐蔽的迫害手段,有着更惨无人道的摧残方法,在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肆意折磨,足令受刑者不求生但求死。虽然我们至今还没有一例蹲小号后所受迫害程度的详细报道,但天理昭昭,行恶者终有恶报。

法轮功学员姜全德因抵制邪恶迫害被四名包夹犯人当着教育监区一名管教的面打倒在地,被押小号的途中,高呼“法轮大法好”,在小号内他又被上了死人床进一步迫害。


小号

法轮功学员付红伟(吉林省舒兰市人):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十二监区,付红伟因不参与点号报数,“攻坚办”主任尹首东找他谈话,后将他押入小号,在小号内警察用几把电棍迫害他一个多小时,他绝食抗议,后被弄到狱内医院被强行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邹机华(吉林省长春市人):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二零零五年五月份被翻出了经文,被押小号一个月,在小号内每顿饭给的是一小勺玉米粥,后来他的母亲去接见,才将他放回。

法轮功学员金学哲(吉林省长春市人):二零零四年六月份被翻出经文后被押小号一天。

法轮功学员王贵明(吉林省通化市人):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吉林监狱转到四平监狱,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被翻出经文而被押小号,在小号内遭到警察用4把电棍的迫害,脸都被打变了形,后王贵明绝食抗议,邪恶的警察将他弄到狱内医院灌食,迫害了近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郑国民(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因躲避犯人的殴打跑到了监舍走廊的铁门外(此门不许犯人更不许法轮功学员随便出入),之后说他私闯铁门被押小号半个月。

4.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四平石岭监狱打法轮功学员象吃饭睡觉一样,太平常了,谁让上头有令“打死算自杀”呢。上有尚方宝剑,下有狱卒撑腰,那些被判了大刑的罪犯,在狱里呆久了,憋闷了,对法轮功学员毒打最能消遣了,同时打好了,打转化了还能减期,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他们却不知道这乐的背后是无尽无休的偿还,无边无际的地狱之苦。

有一个刑事犯家属说:“我刚接见完我儿子,我儿子就是专管法轮功的号长,听我儿子说法轮功在里边集体炼功、绝食,不少都上大挂了,上大刑的。法轮功在里边很遭罪。”

法轮功学员张克山(吉林省松原市人):被非法关押在十三监区,二零零五年大年初二,因与被非法关押于同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说话而被包夹的刑事犯张仁华殴打。张仁华将张克山的头往床沿上猛撞,而当时张克山一直高烧不止,身体很虚弱。

法轮功学员郭志仁(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人):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从长春铁北监狱转至四平监狱,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四月份因郭志仁告诉其他同修不要出工(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出工)而被八监区教导员高伟(前任监狱长高平的弟弟)的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刘滨因喊“大法好”被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黄雪林被带到水房毒打。

法轮功姜全德,骨瘦如柴,满口牙被打碎,有几颗牙是被拦腰打断。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十二日在四平医院家属见到他时发现他被戴着脚镣,他说监狱里面不让任何人和他说话,就是别人瞅他一个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说话的人都会招来疯狂殴打。

5.电棍


酷刑演示:电棍电

法轮功学员们的真诚善良让那些行恶之人感到莫名的恐惧,所以他们迫害起学员来极尽疯狂。电棍就是他们发狂时最得心应手的工具,电起人来魔性大发,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电棍下九死一生。恶警不分时间、场合、地点随意电,吱吱叫响的电光带着人肉的焦糊味。

法轮功学员李文波(吉林省梅河口市人)绝食抗议,被警察弄到看守队的办公室用电棍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晓勇(吉林省白城人):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因被翻出经文被押小号,遭电棍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贵明,被恶警拿电棍迫害三天,身体憔悴。

6.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对那些抗议迫害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采取灌食,这里仅仅名词是灌食,内涵早已发生了本质的改变,灌食只是邪恶用来摧毁学员意志,加重迫害学员的一个招牌,而实质它是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恶毒、最残忍、也最具欺骗性的迫害工具。

遭受灌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后,口腔、食道、内脏完好无损的几乎没有。人被多次灌食后,那种无休止的来自体内的疼痛,撕心裂肺感觉,苦不堪言。而且这样的内伤不是短期内能康复的,长期的灌食,每时每刻的痛楚,没有坚定的信念,人真的无法忍受,有的学员就因承受不了而被迫进食。

法轮功学员王贵明(吉林省通化市人):从吉林监狱被转到四平监狱,王贵明写了申诉书,监狱不给转交,他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后又因被翻出经文而被押小号,在小号内遭到警察用四把电棍的迫害,脸都被打变了形,后王贵明绝食抗议,邪恶的警察将他弄到狱内医院灌食,迫害了近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吉林省长春市人):从长春铁北监狱转到四平监狱下车就被押入小号,后被非法关押在教育监区。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间,狱内医院将他强行插管灌食,脚戴着脚镣,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在床上大小便,胃管不拔出,迫害时间很长。二零零六年六月五日,亲属再次去接见,梁振兴的身体极其虚弱,由两个狱警架着出来的,插着鼻管(野蛮灌食用),刚刚说的每天给静脉注射高级营养药品说法不攻自破!既然静脉注射还用野蛮灌食吗?

法轮功学员付红伟(吉林省舒兰市人):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十二监区,付红伟因不参与点号报数,“攻坚办”主任尹首东找他谈话,后将他押入小号,在小号内警察用几把电棍迫害他一个多小时,他绝食抗议,后被弄到狱内医院被强行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洪革在四平石岭子监狱十一监区,因不配合邪恶,遭到野蛮灌食。

种种酷刑,桩桩案例,记载着法轮功学员的不尽承受与付出,书写着法轮功学员的坚韧与伟大。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大罪虽没有详实的披露,但我们坚信,在法轮功学员和各界正义人士的努力下,觉醒了的中国人不会容忍这样的迫害继续发生,看清了中共本质的全世界善良人不会袖手这样的残暴在文明社会进行,总有一天真相大白,那些参与蹂躏人性良知的暴徒终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法轮功学员巨大的付出将万古流芳。而且这一天已近在咫尺。

遗憾的是,现今四平石岭监狱的恶警已完全丧失人性,他们自知末日来临,恐惧使他们更加无理智,更加疯狂。他们把转化法轮功学员作为生存动力,把维系虐杀视作生命的一部份,看到肉体上的摧残达不到目地,精神上虐杀就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二、精神虐杀

迫害尤以精神虐杀最为邪恶,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放弃真善忍的理念,顺从邪恶,成为邪恶的帮凶与工具,四平监狱的邪恶之徒机关算尽,从剥夺人的基本生存权入手,采用攻心、洗脑等手段,妄图把法轮功学员们觉醒后善良本性从内心根除,把法轮功学员复苏了先天纯真彻底灭尽。事实证明,这些小丑的行径只能是螳臂挡车,觉悟了修炼人岂能被邪恶所左右,用真善忍来衡量好坏,邪恶自败。

1.基本人权的剥夺

上天给了人生命,同时也给了人维系生存的最基本权利,衣食住行上天所赐,父母亲情,人之所依。然而在四平监狱里,法轮功学员的最基本人权都被强制剥夺,为了心中的信念,为了永恒的真理,为了人类那片纯善的天空,法轮功学员在这所人间地狱里不能自由说话,不能自由行走,不能与亲人相见,甚至家人送来的生活用品都不能自主所用,吃饭,睡觉,邮信,申诉等等权利都被剥夺,进到四平石岭监狱就是进了人间地狱。层层高墙道道鬼门关。

剥夺接见权

四平石岭监狱为了标榜自己,伪装自己,给社会公众以“春风化雨”的假面具,也规定了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日,每月一次或两次。在接见日学员的亲属可与学员隔着玻璃窗看上几眼,可用那部接见专用电话讲几句亲情的话,就这么一点点权利也被监狱的邪恶之人作为用来要挟、欺诈法轮功学员及亲人的手段,你顺从邪恶,答应他们的要求就允许你接见,否则不予接见。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又推出新邪恶规定:从下次接见开始,家属必须持接见人所在地派出所的证明,证明本人不是修炼法轮功的。如果家属也是修炼法轮功的,派出所必须证明家属已经转化。没有以上内容的,一律不允许接见,即使是夫妻、父母兄弟也不例外。更有甚者,用绑架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邪恶手段来恐吓其他学员的亲人,大耍淫威,以达到其迫害学员的目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是法轮功学员王贵明的接见日,虽然有四平平东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科李毅以人格担保一定能见到,但四平石岭监狱仍拒不让见。检察院李毅亲临四平石岭监狱协商,监狱仍然不让家属接见。王贵明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妻子韩凤霞多次前去探望,但恶警不准相见,并与吉林省“六一零”和通化市公安局相互勾结,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将韩凤霞强行绑架。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晚,法轮功学员姜全德的家属连夜赶赴四平,想在八点之前到达石岭子,能见上亲人一面。不料狱方以非接见日为名拒绝接见。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是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教育监区家属接见日,当天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被剥夺见亲人的机会,接见室门口登记处由原来一人增至三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无理拒绝家属接见大法弟子王鹏,刘志军,王洪革,家属找到监狱,警号2211165的门卫无理阻拦,拒绝打电话找相关领导,并说明是领导的指示,不许接待法轮功家属。

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岭子监狱的大法弟子杨占久已被迫害致残。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杨占久七十多岁的母亲、六十多岁的岳母及亲属又去监狱要人,监狱长兰立君就是不让接见,杨占久亲属和收发室负责人说了半天,才让杨占久的岳母和一个亲属到五楼找到狱政科科长,狱政科长一看到杨占久岳母就大发雷霆,手指着她说:“你还敢来,说啥也不能让你见。”杨占久岳母说:“我来接他回家。”杨占久亲属则问:“杨占久在别处怎么没跳楼,那不是你们迫害的吗?”恶警科长叫嚣:“别跟我说这个,我一律不接见,你愿意上哪儿告上哪儿告。”杨占久岳母说:“你们恶警什么事干不出来,杨占久的媳妇(李淑花)就是被榆树市公安局(仅十三天)迫害死的。”杨占久亲属要恶警科长把刚才说的话写下来签个字。恶警科长一愣,然后咆哮问杨占久亲属是不是炼功的,威胁要马上打电话跟当地联系。杨占久亲属不怕,并要求:“我们接回家治疗,马上放人,办保外就医。”恶警科长置之不理,走了。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杨占久七十多岁的母亲领着两个十几岁的孙子,冒着大雨去四平市石岭子监狱探监,忍着一路颠簸和呕吐,好不容易到了监狱,希望见到亲人,结果门卫说不允许接见,称长春610在这做洗脑,不让进院,等一个月后用电话联系让接见再来。

电话监听

大法弟子家属接见时,总是用边上的一部专为大法弟子接见有用的电话,声音很小,并且有录音监听,监听人为警号是2211426号主任,这边说什么那边听得清清楚楚,在小卖店买东西时也有人监视监听。监狱接待室主任,神经质似的无论说什么只要她听着就说是暗语,并以不让接见威胁家属,有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只因说一句让营救的话就被停止接见。

缩短接见时间

只有人想不出来的事,却没有邪恶做不来的事。就那一个月半小时的接见时间,恶徒们也能变成迫害工具,这些恶警徒然披着一身人皮,同是炎黄子孙,同为华夏儿女,人性,良知在这里早已泯灭。恶人有中共背后撑腰,什么法律、规定、制度一律为己所用,本来规定半小时接见时间,却在恶人的淫威下逐渐在减少,在缩短。有的接见时间非常短,最后一位只能有十几分钟。也不知道法轮功学员接见时间长他们能失去什么,接见时间短他们能得到什么。

为了见亲人一面,有的家属从早八点等到中午十一点,每人接见时只有十分钟左右,监狱方只允许所有接见的大法弟子家属排队使用一部电话,到中午十一点十五分就催促家属快点结束接见。接见室主任任丽芳竟然无耻的说:“院内下班更早(指监狱内的工作人员),就这样。”

剥夺申述权

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申诉监狱采取扣押的办法,根本不转给相关部门,而且口出狂言,咄咄逼人。学员金学哲曾写过申诉材料,四平石岭监狱不予理睬,不给上传,无理扣押。学员王洪革申诉材料被扣,家属和刑罚科科长孙艳清通电话,孙说:“申诉材料被扣,是上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关于法轮功的申诉材料一律不能转给检察机关。”

剥夺生活用品使用权

四平石岭狱监自始至终都是外松内紧,实际上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常邪恶的,他们禁止大法弟子家属带东西。别的真正有罪的人都可以家属带水果和真空包装的食品,而法轮功学员家属却什么都不可以带。让拿出法律条文也一概没有。

在监狱内,大法弟子和普通的刑事犯所享受到的“待遇”都是不同的,犯人的家属可以和亲人合餐、可以送水果、衣物等。而法轮功学员就不可以,甚至接见时家属随身携带的包还要放在很远的地方,远离接见电话。当家属提出异议时,狱警态度极其恶劣说:监狱有规定,不许你们带“包”接见,否则你们就别接见。家属提出看规定时,他们又拿不出来,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规定”。

法轮功学员王鹏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衣物几乎都破旧不能用,并且在四平石岭监狱没有被褥,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王鹏从监狱给家人打来电话说需要被褥。家人买来军用被褥几经换车背着行李来到四平石岭镇。狱警却说:法轮功不让送被褥,家属说:那王鹏用什么?狱警说:那我们不管。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王鹏,所用的衣物几乎都破旧不能用了,王鹏已被折磨的面容消瘦,身体很虚弱,说话声音很小。在寒冷的日子里不知道王鹏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家人在带去物品无法送给王鹏的情况下,提出要在监狱的小卖店给王鹏买点生活用品(小卖点里没有被褥),只见一名狱警(看守)跑到小卖店跟卖货的警察说了些什么?当家人买东西的时候,卖货的警察对家人就象对犯人一样,家人刚买完一样物品,不容家人细想该给孩子再买点什么?就提高嗓门大喊的催促着,下一个(即下一种物品)?下一个?下一个?家人被追着只买了几种物品后,那个警察就催着说结帐了。就这样,如果想给王鹏再买点什么?那就得下一次再见面时买了,而且买的几种物品比外面卖的要贵的很多。

剥夺就医权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入狱前通过修炼都使自身道德水准得到提高,身体健康得到改善,无论年老还是年少,无论心灵还是肉体,他们都是一个健康的人,法轮功去病健身有奇效是连邪恶也不否认的事实。但经过长期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很多学员重病缠身,有的整日在病痛中煎熬,有的生命危在旦夕,在这种情况下学员的亲人要求监狱以救人性命为重,将学员送入条件好些的医院或保外就医,可这要求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太过“奢侈了”,怎么能让这些素以草菅人命为荣的邪恶之徒发出慈悲来呢?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刘志军从榆树转到四平石岭监狱已经关押三年多了,身体出现高血压(160)、心脏病,站一会儿腿都直哆嗦。刘志军家属找到狱政科李志强,他说有事,家属一直跟到五楼,他才让家属找刑罚科,家属到刑罚科要求保外就医,刑罚科长说给检察院打电话,让家属回去等消息。可半个多月了,也没来电话,当时在场的11监区的监区长,态度恶劣的说:“没事,死不了。”

长春大法弟子王洪革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被长春市南关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目前已被非法关押五年多。五年多的残酷迫害,使王洪革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从今年一月传出王洪革出现持续发烧,小便便不出来、胸痛、腰痛(肾囊肿所致),心率有时达128次/分,最严重的时候出现休克等病症,被关到监狱医院住院。王洪革的家人一直要求办理保外就医,遭狱方一次次拒绝。监狱有位工作人员说:“如果能走,那还不重,要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情况下才能保外。”言外之意:出来的人能不能活命都很难说。当时有旁观者对家人说:办保外很难,即使办出来十个里有八个都够呛了

2. 利用亲情软硬兼施

四平石岭监狱的恶徒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极尽邪恶之能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利诱、威胁、软硬兼施,做出了人想都想不出的一切邪恶勾当。

法轮功学员黄玉鑫被非法判九年,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监狱伙同吉林省“六一零”的邪恶之徒利用黄玉鑫家的困难处境,对其强行转化,并利用其妻子去接见的机会对其妻进行利诱、威胁、软硬兼施,企图给他们摄像拍照。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因长春3.05电视插播事件被非法重判十九年,曾被转至多个监狱遭迫害。自零五年的下半年由长春的铁北监狱被转到四平监狱非法关押至今,监狱一直无理拒绝其家人的探望。由于自五月六日开始,梁振兴绝食抗议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监狱方做贼心虚,于五月十一至十二日找到梁的妻子前去监狱看望,十二日在四平医院见到梁时发现他被戴着脚镣,梁说监狱里面不让任何人和他说话,就是别人瞅他一个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说话的人都会招来疯狂殴打;我绝食就是抗议这场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大法弟子!当时狱方在接见时欲录像,被梁的妻子严厉拒绝,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3.邪恶的攻心术

四平石岭监狱的邪恶之徒绞尽脑汁想出无数邪恶招数,迫害善良,摧毁正信,他们常常总结“经验”,变化手法,发现毒打不行,就上酷刑,酷刑不管用就改伪善,强制不好使就研究心理战术,可谓煞费苦心。

吉林监狱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转移到四平石岭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对大法弟子主要采取邪恶伪善的心理战术。这里的管教都看过《转法轮》,但他们带着恶意去看书,当然不了解其中内涵。大法弟子在这里生活条件有所改善,目地只有一个,就是叫你放弃信仰。如果一段时间内达不到目地,恶人就会原形毕露,凶残无比。

4.利用“犹大”谤佛谤法

利用那些出卖良知,背信弃义的“犹大”们来“转化”学员,是邪恶的一贯伎俩,这些人曾经学过法轮功,对法轮功有一定的了解,但他们没有按着法轮功所提出来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提高心性,更不讲道德,他们满嘴荒唐言论,扭曲事实,歪曲佛法,谤佛谤法,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炼功人。他们在邪恶面前卑躬屈膝,以出卖良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世的快乐,干出了许多邪恶都干不来的事,他们甘愿与邪恶为伍,自掘坟墓,人体虽在世间游荡,魂灵早已在地狱之火上焚烧。

以长春的祝加辉(男)、张静旭(女),王明利(男)为代表的六、七个乱法之徒,每月由吉林省“六一零”发工资。从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开始,由吉林省“六一零”带队,来到四平石岭监狱做洗脑迫害。

5.医院迫害

四平监狱也设有医院,但对法轮功学员来讲,监狱的医院只不过是个酷刑场所,比起小号这里还要残忍邪恶,因为有医院做幌子它就具足了欺骗性。从下面这些断断续续的资料中,我们能够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严重程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报导,大法弟子梁振兴在吉林监狱被迫害时,正念很强,不配合邪恶,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从吉林监狱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第二十二监区迫害,因一直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和指使,同时也不承认邪恶对他的非法迫害,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又转到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加剧迫害,至今已绝食三个多月,邪恶将他关在监狱医院利用犯人轮流看管现在四平监狱医院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杨占久目前仍在监狱医院,他已下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度日如年。
法轮功学员刘志军、王洪革等被迫害的住进医院。

法轮功学员金学哲,被非法关押已三年之久,三年来家属不知道金学哲被迫害的具体情况。目前,只得知金学哲已被迫害的住进医院。由于监狱接见时有监听,不许说迫害,至于病到什么程度家属不得而知。

6.成立大队专门实施迫害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监狱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教育大队,集中关押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原来是分散在各个大队)。室内有监控设施,大法弟子被体罚坐小板凳,不许随便说话及走动。不知道他们要把这群提高道德,修心向善的好人教育到哪一边去,如果是要教育成好人,他们修炼法轮功就是要做好人,而且已经实践之,要是把他们教育成与恶人一般,那人间还有正道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报导: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把大部份大法弟子都集中到所谓的“教育监区”(攻坚办),把十多名大法弟子分别分到一号监舍、二号监舍、三号监舍开始加重迫害。首先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与同室人互相多看几眼就遭到恶人大骂,稍有解释就会遭到管事的恶人野蛮的训骂,与其论理就会被警察怂恿的刑事犯暴打。

二十六日上午在二号监舍,刘志军因不配合邪恶的犯人指使和命令(让坐板凳学习),当众被犯人李文军毒打后,又被拖到恶警办公室(小黑屋),被恶警杨铁军和张思行一起用高压电棍在脸部、头上、脖子上、身上等处电击个遍。刘志军被两个犯人架回来时,已经是神志不清,身体多处被电焦,很长时间皮肉还是黑一块的、青一块的。

二号监舍犯人李文军、韩景军被恶警收买当他们的打手,二人扬言: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把你们集中到一起,我们告诉你们,就是对你们加大力度惩治,“行政”(恶警)说又恢复到九九年时对你们的镇压。你们法轮功不听话、不服从管的,就是打你们,打死也是白打死,就说你们是自然死亡,你们能怎么的,到时候谁给你们作证。这二个恶警的打手时时的都在威逼和恐吓大法弟子。

七月三十一日当天是打扫卫生日,下午三点多几个犯人强行叫大家拖地和擦玻璃,一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这时恶人李文军大骂一阵后去找恶警张思行汇报,回来后又和恶人韩景军把大法弟子带到水房里边一个死角,开始大打出手,一个打脸和头部,一个打前胸和后背及两肋。在当时有一群围观的其他犯人也参与了迫害。这个大法弟子被恶人打的口吐鲜血,被打倒在地昏死后,恶人们才罢手。当大法弟子清醒后看到衣服全是鲜血,恶人们把他夹到两个大铁桶中间,这时一号监舍的恶人宗彦龙过来问他还能不能干活,他没回答,宗彦龙恼羞成怒,用拳头狠打大法弟子的喉咙,当时这个大法弟子再次出现了昏迷的状态。等他再次清醒时,几个恶人打来一盆凉水,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把他脸上和头部的血迹洗净后才叫回到监舍。之后恶警张思行把这个大法弟子叫去恐吓说:他们打你这次是轻的,下次更狠。因这个大法弟子被恶人们打的伤势很重,要求去医检,恶警张思行说不行;这个大法弟子要求见驻监检察官,恶警和恶人极力阻止。

用暴力强行所谓的“转化”,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晚上八点,尹首东(大队长)耿明才(教导员)杨铁军、张思行等恶警,把在三号监舍的九个大法弟子一起叫到办公室问写不写保证书?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恶警对大法弟子用电刑进行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整个监狱院内都听得见。恶警对大法弟子肆意迫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恶警杨铁军、耿明才、恶人李文军、高明龙等邪恶之徒,是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之徒,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忍,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轻则毒打,再就是用电刑,他们先把地面洒上水,之后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恶警耿明才恐吓大法弟子说:“你们认识不认识这是什么监区?认识不认识我?你们知道把我调到这里来干什么吗?就是收拾你们大法弟子的。”

一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在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的全身瘫痪,不能自理,已有二年之久,现在仍被非法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四平石岭监狱配合长春市六一零到四平石岭监狱对长春市或长春地区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七月二十五日邪恶之徒把大法弟子都集中到一起,开始对大法弟子采取卑鄙、残忍的手段进行酷刑迫害。大法弟子谢飞,几天早上八点,被两三个犯人带到接见室一个空屋子里,把外面的大门关好之后,首先由恶警指使几个恶人把谢飞毒打一阵,再把他拖到六一零邪恶之徒面前,由六一零邪恶之徒事先就准备好的污蔑大法一些材料,开始灌输。每天都利用这种残酷的手段,逼迫折磨大法弟子。谢飞被酷刑迫害的脸变形,眼睛严重充血,很长时间都生活在一种痛苦之中。

刘晓勇在四监区先后两次被四监区恶警杜国、赫、李等轮番用电棍迫害,身体的皮肤被电焦,并且强迫关小号。

大法弟子沈立新,家住吉林省四方坨子监狱家属区,是吉林省镇赉监狱第二监区狱警,因坚修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在家中被邪恶之徒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在关押期间,由于沈立新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不惧怕邪恶之徒和恶人的威逼和恐吓,遭到了恶警的酷刑迫害。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被转到长春铁北监狱十二监区迫害,在那里他仍是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和指使,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转到二十二监区迫害,沈立新以绝食抗议对他的无辜迫害,于三月底又转到吉林监狱迫害。现情况待查。

三.迫害致残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元月十二日报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杨占久在吉林四平监狱被逼跳楼,生死不明。监狱方面为了推卸责任,谎称杨占久因写了“决裂书”而后悔才跳楼的,其实杨占久根本就没写决裂书,是因为被逼“转化”跳楼的(具体迫害手段请知情人补充)。

四平监狱极力封锁消息,怕他们的邪恶行径被曝光,进一步推出新邪恶规定:家属必须有派出所出具的不是修炼人的证明才可接见,这样剥夺了大法弟子家属合法的接见权利。当家属要求看此通知的相关文件时四平监狱恶人却拿不出,同时恶人给狱里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施加巨大的精神压力,逼迫他们“转化”,并且包夹人数增加一倍。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杨占久,自二零零二年七月在街上被绑架后,在榆树市看守所受尽各种酷刑,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入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不久四平监狱突然通知家属说杨占久坠楼,两脚后跟骨头粉碎,被送长春市一家医院治疗。双脚脚后跟的骨头被拿掉,双腿的神经坏死,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六年二月下旬,杨占久的哥哥在监狱的监视下领杨占久到长春医院检查了杨占久的身体,经老教授检查说:杨占久下半身已失去知觉,不能再做手术了,为避免被野蛮灌食,他每天只吃一顿饭,身体衰弱到极点。监狱为推脱责任,反复告诉家属,说手术完了,见好就放人。结果手术没治好,杨占久又被关押到监狱里。杨占久的亲属要人监狱也不放。大法弟子杨占久的双脚后跟的骨头已被拿掉,双腿的神经坏死,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遭狱方无理推脱。

据悉,现在此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很多人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不同成度的伤残,有的心脏不好、有的肾脏不好、有的血压高头晕,这些都是由于酷刑的折磨造成。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教育监区的大法弟子王联书曾受多次酷刑折磨,多年的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使他身体受到极大损伤,连行走都困难。近来他一侧面部青紫,都是迫害所致。

被非法关押在教育监区的大法弟子王洪革现已被非法关押了六年多,身体非常不好,由于酷刑迫害留下的后遗症,心脏时常难受、胃、肝、肾、脾、胆等器官都有不同程度损伤,近来明显消瘦,症状严重。


大法弟子姜全德

农安县大法弟子姜全德,男,五十一岁。二零零二年在松原被绑架后送往长春迫害致双臂残疾,被非法判刑,目前姜全德在四平市石岭子监狱遭受迫害。骨瘦如柴,满口牙被打碎,有几颗牙是被拦腰打断。家人接到监狱通知,才知道失踪了一年多的亲人下落,可亲人又被非法判了九年。姜全德曾被非法劳教并因拒不妥协而被非法延期,关押于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后来被送往奋进劳教所集中迫害,与刘成军、梁振兴、刘海波等三十六名大法弟子在各种残酷迫害下都不向邪恶妥协,最后又被送回朝阳沟劳教所。为抵制迫害,姜全德在朝阳沟劳教所高呼“法轮大法好”等,并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无条件释放。二零零二年冬天,姜全德与几位同修在松原资料点被长春市公安一处非法逮捕,没有通知家属,就在长春市公安一处关押四天。恶警们对他施用各种酷刑,把姜全德的两臂背在后面吊起来,使姜全德两颗门牙折断,双臂骨折,至今双臂处前面各有一条长约三、四寸的疤痕,双臂残疾。长春市公安一处为逃脱法律制裁,不顾姜全德死活把他送回农安县。姜全德在农安看守所被非法关了2天,又被送往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左右,被转送到大安看守所。大安看守所又非法关押姜全德半年,最后送到四平市石岭子监狱继续迫害。姜全德的儿子和儿媳妇领着孩子去看望他,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姜全德对家人讲了自己被抓的一切经过,又说:“里面太黑暗,不容你说话”。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姜全德的儿媳妇和他的妹妹姜晓茹再次来到四平市石岭子监狱探亲。监狱民警说:“今天星期日,全都放假,不能接见,明天星期一可以接见,你们先找个旅店住下吧。”两个人只好在监狱附近的旅店住下。旅店老板说:“这个监狱关不少法轮功,吉林省所有法轮功判刑长期的都在石岭子监狱。具体人数不太清楚。监狱都非常害怕法轮功,因为前几天监狱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三十七岁,爬上三楼从窗户跳下,腿摔折三节,送往医院。监狱损失十多万元。狱警从上到下都挨撸(挨训)了。”

腊月二十九,满屋的刑事犯家属快接见完,方才让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听刑事犯家属说:“我刚接见完我儿子,我儿子就是专管法轮功的号长,听我儿子说法轮功在里边集体炼功、绝食,不少都上大挂了,上大刑的。法轮功在里边很遭罪。”姜全德的儿媳妇和姜全德的妹妹在小卖店拎了些水果来到监狱探亲,从早晨7点多一直等到下午近2点,在监狱门卫和接见室两次登记后才让接见,当天还有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郑国民的哥哥接见了他,也都是下午二点钟。姜全德前边牙齿又少三颗。

四.迫害致死案例

张贵彪,法轮功学员,男,五十一岁,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被劫持劳教三年,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

被非法劳教三年后,张贵彪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张贵彪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八十多岁高龄的老父亲天天在盼望儿子能够早日回到自己的身边。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张贵彪做大法真相资料被市国保一局抓捕。后被带上头套,带到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酷刑迫害。手铐反扣背后,坐老虎凳,冷冻,后送到长春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同时被抓捕的共五人,其中姜勇已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长春市朝阳区邪党法院非法开庭,半个多小时后草草收场。张贵彪被非法判刑九年,被转入四平石岭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原本非常健壮的张贵彪被迫害的象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而且经医院诊断已是肺癌晚期,“顶多还能活六个月”。但四平石岭监狱仍然推托搪塞,拒不放人,把张贵彪转至铁北公安医院迫害。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被迫害致肺癌晚期的张贵彪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责任,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张贵彪才被“保外就医”,暂时获得自由。

张贵彪骨瘦如柴,连日卧床不起,几乎没有睡眠,无法正常进食、饮水,生活不能自理,整日在剧痛中煎熬,处于极度危险状态,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含冤去世。

五.后记

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个永载历史耻辱的一页,中华大地邪风狂飚,正邪不分,好坏难辨,一亿修身、重德、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当权者妒心大发,便惨遭迫害,数以千计的人被判重刑,十万计人被劳改,无数奉公守法的公民因修炼真善忍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近三千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很多失踪大法弟子被活摘人体器官,中华古国冤魂飘荡。现代文明遮不住血腥,谎言掩不住真相,目前虽然对迫害真相的取得十分艰难,但四平监狱的邪恶之徒的所作所为已成事实,神目如电,这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正信,摧毁善念的群体灭绝罪非你们莫属,如不放下屠刀,将功赎罪,一切参与迫害的邪恶之人都将在不久的将来,受到应有的惩罚。

法轮功学员的巨大付出,不只是为他们自己心中的信仰,真善忍是人类的源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那么他们实质上是为全人类而付出。在普世价值面前人人都要做出选择,那不愿与邪恶为伍的人,那心存善念的人,那正义尚在的人,为了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为了我们的世界更纯洁,停止迫害!伸出你的双手,给法轮功学员以帮助,尽你所能,那么你的明天将光明永远。

现已知有大法弟子一一零人被非法关押在该处,名单如下:(注:有个别人名称不详或不准确)

张春山、焦永春、胡大桅、贺俭秋、王伟、王庆文、刘斌、朴光哲、吴宜凤、谢本志、刘小勇、张某、韩景军、曲鸿杰、张世水、金学哲、杨小海、胡威、马云飞、钟艳龙、王洪革、迟民宝、王洪贵、葛哲、杨喜臣、邸少权、杨春光、谢飞、李从光、张学东、孙立强、王亚中、朴洪权、朱国友、白守军、丁树中、高明龙、胡伟、黄文忠、江义舟、王艳双、刘庆利、金玉国、王鹏、蔡科、刘中和、王军成、石路、邢军、邢大志、郑成范、陈文波、郑国民、刘达鹏、崔国和、周连发、王联苏、李阳、于凤武、刘福权、马文哲、杨永生、王国祥、黄少华、杨金生、王世敏、张河山、黄思颢、刘文军、韩立斌、甘立军、韩景辉、郑炜东、姜有富、王贵明、吕强、桑维才、赵凤武、黄玉鑫、郝赛龙、范玉群、李源浩、郭培俊、王恩国、陈彦生、袁友志、王庆生、朱志成、崔明文、刘志军、席权、郭志仁、史兴家、邹积华、高守河、吕显杰、沙春江、孙志学、王立波、刘长山、白明刚、李忠会、卢彦伟、牟秀军、*亚坤。

四平石岭监狱中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现在多数在教育监区内。教育监区邪党支部组织机构如下:
书记:尹首东
组长:张业军

成员:耿明才、吴铁、杨铁军、李海峰、恶警郝玉林(参与迫害“转化”大法弟子,在转化一个奖金一百元的诱惑下,扬言钱不能让外人(长春六一零及邪悟者)赚去,疯狂的充当为邪党陪葬的急先锋。

以上是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事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在这里我们正告四平石岭监狱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生命的永远留条生路。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自古善恶终有报。

望国内外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的大法弟子早日摆脱迫害,彻底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附四平监狱相关人员及电话:
四平监狱电话总机:0434-5462364;5463712;5462211;5462212
邮信地址:吉林省四海线石岭邮局135信箱,邮编:136505
监狱长:高平 手机: 13904341008 宅电:0434---5465001
监狱长李文栋 0434-5469002(办)0434-3209787(宅)
纪检书记:董宝贵 手机: 13843449038 宅电:0434---3622679
改造政委: 兰立军 手机: 13843433137 宅电:0434---6112116
监政科长: 李国军 办公室:5462211转3206 宅电:0434---546999
李志强 手机: 13894451515 宅电:0434---5462562
教育改造办公室: 陈国民 手机: 13944480566 宅电:0434---6166111
办公室电话 :0434---5462211转3547
办公室电话:3218 教育大队 :尹首东 总机转9955(办) 耿明材 总机转9920(办)
狱政科 总机转9663 狱政科 李志强 总机转9819 李国军 总机转9788
五 监 区:监区长: 于长利 手机: 13159625411 宅电:0434--- 5462880
副监区 长:何中彦 手机: 13944481038 宅电:0434--- 3236232
第十监区总机电话0434--5462211

十一监区区长,杜军总机转9667,9634,9668
管教 段光胜 13104341729
十一监区长 于立新 0434-6161569(宅)
监狱大楼负责人 刘向武0434-5469008(办)0434-6167899(宅) 江新波 总机转9866(办)0434-5469005(办)
四平平东检察院职务犯罪科李毅电话:0434-5088810转8010
四平石岭监狱驻监检察院费德洋:0434-5462212转9725办公室9726
医院院长 姜新国 手机: 13944412501 宅电:0434---3242501
医院副院长 计胜刚 0434-5469007(办)0434-3626079(宅)

恶警郝玉林:手机:13843433159
妻:石岭农业银行,职员买断在家无业
儿子:名不详,十三岁,石岭镇二小学六年级学生,懂电脑,住址:石岭火车站,站前监狱白楼
吉林省四平监狱教育关区
恶警监狱长:尹首东:手机:13596678668
妻:姜小艳:石岭镇医院,护士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 李文才 局长(兼) 0431-2750002、 家电 0431-2763556
张振苏 副局长 0431-2750004 、家电 0431-7919580
于广胜 副局长 0431-2750005 、家电 0431-8586398
徐福民 副书记 0431-2750006、 家电 0431-2744928
赵宪德 副局长 0431-2750007 、家电 0431-2707063
吉林省司法厅 祝国治 厅长 0431-2750001、 0431-2750020 、家电 0431-8969266
冯明芳 副厅长 0431-2750199、 0431-2750169、 家电 0431-2700185
刘振宇 副厅长 0431-2750185 、 0431-2750205 、家电 0431-7630589
鲁军 副厅长 0431-2750181、 0431-2750208 、家电 0431-8588638
鞠万洲 副厅长 0431-2750209、 0431-2750189、 家电 0431-8977918

长春市(电话区号0431)
吉林省委 长春市人民大街55号 邮编130055
总机88927512 值班室88927596
吉林省直机关工作委员会 长春市新发路11号 邮编130051
办公室88902139 88902095
吉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长春市新发路32号 邮编130051
88904006 88904004
长春市委 人民大街78号 邮编130056
查号台88991114 88992000
办公厅秘书处88991514 88991516
长春市政法委 人民大街78号 邮编130056
办公室88951465 88991227 88991018 88991023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 人民大街4229号 邮编130021
总机85629983 85629980 85629981 85629982
办公厅秘书处85627274 行政处值班室85626604 车队85676818 食堂科85669622
人事处85625954 老干部处85626001 接待处85626057 信访处85620633信访接待室85646933 保卫处85626172 代表联络处85626193 选举任免处85625878月刊编辑部85676770 85626331 85674544
吉林省人民政府 长春市新发路11号 邮编130051
总机88919971
省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 人民大街4229号 办公室85626784 司法监督处85620095
省人大常委会民族侨务外事委员会 人民大街4229号 85626411
省人大常委会财政经济委员会85626374

长春市(电话区号0431)
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人民大街4229号 85674524
长春市人大 长春市景阳大路873号 邮编130061
行政处87615705 秘书处87605878
长春市人民政府法制局 民康路40号 邮编130041
办公室88619144 88616366行政复议处88619209 行政法制处88619322经济法制处88618936监督检查处88618949 法制培训中心88619169
吉林省人民政府 长春市新发路11号 邮编130051
总机88919971
长春2007年第六届亚洲冬季运动会组织委员会 长春市人民大街103号邮编130061
88928881 88466678 88402007 88466667 88466606 88466676 88466638
88466616 88402008 8846660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