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残害是中共的惯用伎俩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文章《彻底曝光和清除邪恶的阴毒迫害》揭露了七年来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阴毒伎俩。本文仅就青海省监狱、劳教所采用药物残害大法弟子的阴毒手段揭开一角,更多的恶行还需要国际追查组织继续追查、查证,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提供更加详实的材料,揭露中共恶党这一方面的残暴,也希望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共恶党这方面的反人类暴行。

青海省地处河西走廊、祁连山脉南面,青藏高原北部,是一个少为人知的省份,中国的第一个核研究、实验基地就位于青海省海北州的海晏县。而另外一个人所共知却容易忽视的事实是:青海省是一个中共关押、摧残所谓“政治犯”的重要地区。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青海省就有许多的劳改农场,这些农场地处偏远之地,周围人烟稀少,即使有人从监狱、劳改农场逃出,也很难穿过雪山、戈壁,那里关押过国民党的将军、右派、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各类艺术家以及中共在各个时期不容的持不同政见者。由于中共党文化的长期熏陶,监狱、劳改农场的监管人员对待那里的“犯人”冷酷无情,按照他们的话说,进来的“犯人”就不要把自己当“人”。很早以前这里就有了一整套的“专政手段”。

在青海,中共恶党采用药物摧残大法弟子应该是较早就有,我们先列举这几年明慧网发布的青海省这方面的消息摘要:

1、范丽红被青海女子劳教所伙同精神病院摧残致死

【明慧网2002年4月7日】2001年5至6月,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将27岁的大法弟子范丽红(未婚)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恶警和医生强行给她吃药物。之后,范丽红又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多次,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从精神病院出来后,药物导致范丽红整日不思茶饭、精神恍惚,原本一个好好的范丽红被折磨成这样,谁看见了都痛心,多好的一个女孩就这样给毁了。2002年1月她的尸体在青海人民公园被发现。

2、青海女子劳教所多名大法弟子被关小号迫害【明慧网2002年4月17日大陆综合消息】

青海女子劳教所恶警对坚定不配合洗脑,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关禁闭,电棍拷打,唆使吸毒人员毒打大法弟子。春节期间,一位大法弟子被恶人骗到派出所,被关到劳教所的禁闭室里。禁闭室的隔壁是二号,被关的是李桂香,邪恶管教将李桂香打的满身都是伤,行走艰难,连上个厕所都得扶着墙壁痛苦地往前挪。三号关的是一个老太太,60多岁的大法弟子李静。李静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已经好多天了。近日,恶警不知用了什么卑劣流氓的手段把有些同修折磨得神智不清、烦躁不安,抓墙,啃桌子。

3、青海省追查迫害法轮功证据材料收集组公告【明慧网2003年8月12日】

法轮功学员王淑娟,不配合非法关押,不带名牌。恶警们用四根电棍长时间殴打其头部、脸部、手心、脚心等敏感部位,电警棍没电了,充完电后继续打。关禁闭时,恶人送来一碗汤,王淑娟刚刚喝了一口,感觉不对,意识到可能是毒药或是专门为摧残大法弟子配制的药,没有再喝,但已经出现了舌头麻木,口中带有白沫,且手足冰凉麻木,双腿麻木疼痛。王淑娟为防止意外,在禁闭室绝食了九天。为了迫使王淑娟放弃坚信真善忍,恶警又使出残酷的手段进行迫害,在王淑娟体质极其虚弱的情况下,强迫她每天长跑数小时,妄图以连续的体罚和疲劳战打垮王淑娟的意志。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王淑娟的身体严重损伤,到现在还双腿麻木疼痛难忍。

4、青海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补充调查【明慧网2004年3月9日】

法轮功学员张学风在被关押在青海省女子劳教所期间,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劳教所的恶徒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导致张学风精神恍惚。法轮功学员谈迎春在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在位于青海省多巴镇的青海省男子劳教所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贺万吉的弟弟贺万珠,在吃饭时,闻到汤里一股异常的气味,小心地尝了一小口,马上感到不对劲,意识到有毒!将汤倒掉,可是胸口已有些发闷,嘴发麻……。

5、青海省女子戒毒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明慧网2004年4月23日】

还有天真活泼、纯真可爱的小女孩罗芳,张文静动不动就所谓的转化她。当罗芳坚决不放弃信仰时,张文静就经常用警棍电击和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张文静等恶警的迫害使罗芳的身心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摧残,可恶警们推卸责任的说:罗芳炼功炼神经了。有时恶警让罗芳一连罚站几天几夜,甚至不让她吃饭。在2002年冬季劳教所不外出劳动,就强迫法轮功学员上大课,也就是办所谓的转化班。在课上向建梅大肆污蔑大法、诽谤大法师父,罗芳站起来说:向所长你说的不对,师父没有这样讲……。向建梅心虚了,打断罗芳的话,大喊大叫:“这不是你说话的地方,把她给我拉下去。”段海蓉指使张文静等把罗芳拉到二大队办公室进行毒打摧残,用警棍电击罗芳,只听见电棍滋滋的响,满楼都充满了皮肉烧焦的味道,整个劳教所笼罩着一种地狱般的阴森和恐怖。罗芳被打得双耳流脓,恶警们还将她关了禁闭。打过之后,恶警们又强行叫她治疗,罗芳知道它们又要设下圈套掩盖它们的罪行,罗芳不配合,恶警们就指使四、五个烟毒人员强行抬着罗芳到医务室,打所谓的高级药物。向建梅宣称打的针一支一百多元,实际上不知打的是什么针,法轮功学员范丽红、张学凤就是这样被它们摧残得精神失常最后死亡的,向建梅将法轮功学员打成重伤,又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竟恬不知耻地显示它们的心有多好,将人打了还用上了这么“贵重”的药物,企图蒙骗世人,欺压法轮功学员,掩盖真相,这种低级把戏只能说明它们的邪恶,这就是青海省女子劳教所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

以上的文章都揭露出一个罪恶的迫害手段──先殴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禁闭室没有被褥,是水泥地,使法轮功学员出现伤病症状,然后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精神病医院和劳教所里的医务室,强逼注射不知名的药剂,并将不知名的药片混在其他药片中,交给负责包夹的吸毒人员,指使这些吸毒人员定时强迫、监督法轮功学员服下药物;最后当法轮功学员出现不良反应时,他们乘法轮功学员被药物弄得意志迷糊,精神恍惚时,采用高压手段进行转化或者诬蔑法轮功学员炼功炼出了问题,隔离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联系,打击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期间,邪恶为了尽快达到所谓“转化”的目地,在精神上消磨大法弟子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同时也借此在制造迫害的口实,邪恶的狱医在恶党的指使下暗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暗中强行注射各种不明药物,有的就在日常生活饮食中被暗投药物,致使不同成度的出现困乏无力,行走艰难、言行迟缓、反应和记忆力迅速下降,及身体其它器官的损伤等等,更甚者昏睡不起、思维错乱,身心受到严重损害。

据我们后来调查得知,法轮功学员范丽红、张学凤、平春峰都指证在劳教所里被注射过或被投放过毒针和毒药。他们述说的症状与《彻底曝光和清除邪恶的阴毒迫害》里的描述极其相似:“注射或投放的不明药物,虽然具体药名一时难以知晓,但从出现的病症上来看,显然是对脑神经、中枢神经能造成严重损害的药物。正常人对这类药是很敏感的,用后很快就会出现各种精神、神经损害症状,使人难以进行正常思维、记忆和交流。如长期被偷放食用,就会出现蓄积中毒,造成身体器官的不可逆损害,严重的会造成器官衰竭死亡。这种后效应,因药量蓄积不同,中毒出现的时间和身体反应也有所差别。”

范丽红、张学凤被恶警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导致精神状态不稳定,当初,范丽红、张学凤和平春峰清醒时,诉说他们的遭遇,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的家人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待他们去世后,才痛悔不已。

平春峰,青海师范大学教工(原后勤某科室的科长),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间曾两次诉说,被打毒针,被下毒,由于当时他精神恍惚,精神表现得不正常,描述不清楚、不确切,就要求他落实、表述要清晰。但文章他还没重写,就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出来后就被邪恶严密看管,但是平春峰于二零零五年去世,青海师范大学封锁消息,到现在平春峰究竟是怎么死的还没有确切的讯息,当局说他是“跳楼自杀”的。但不论平春峰是怎么死的,有一点可以肯定,以平春峰周围同事来看,在被迫害前平春峰没有丝毫的精神病,从一系列事情来看,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虽然平春峰并没有表达清楚,但他是遭受到青海省劳教所里恶人的投毒暗害,这是导致他精神不正常的原因,也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所以我们认为平春峰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能够查证的青海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第七个案例。

法轮功学员范丽红、张学凤的死亡已经确证是被邪恶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这一点,范丽红、张学凤生前都对同修讲过。

上文所提到的法轮功学员王淑娟是山东的大法弟子,我们担忧被关押在青海省的省外的大法弟子,由于许多人不知名姓,离家人又远,邪恶是否更加肆无忌惮的采取药物迫害,我们必须在国际上呼吁,以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除了法轮功学员贺万珠能够指证邪恶利用药物残害大法弟子外,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能够指证。法轮功学员李元平是医护人员,在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省女子戒毒劳教所期间,发现所谓的青海省女子戒毒劳教所其实是专门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那些吸毒人员在到女子戒毒劳教所之前,已经在看守所戒了毒,来到劳教所所谓的“教养”并不严厉。但是据吸毒人员讲,自从这里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恶警就给她们施加压力,威胁利诱她们包夹法轮功学员,她们每天都要将包夹的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写在纸上上交。在每个“号子”里都有监视器,有的时期还有值夜班的。

法轮功学员李元平被几个恶警用电棍殴打后,伤势严重,恶警们强行挟持李元平“看病”,狱医陈清华开来几包药,但却交给了包夹人员,叮嘱她们逼着李元平“按时服用”。开始李元平服用时,看到有些白色的药片没有象其它药那样有记号,这种圆圆的药片服后,出现了恶心、麻木的症状,且困乏无力、行走艰难、言行迟缓、反应和记忆力下降。李元平马上终止服药,吸毒人员强逼她服药时,她悄悄的吐掉。在“号子”里李元平因讲了一句心中的怀疑,吸毒人员马上汇报上去。此后,劳教所的恶警、所长向建梅以及狱医陈清华心虚地在不同的场合明里暗里掩盖,因为它们很害怕李元平看穿它们的鬼把戏。

甘肃省法轮功学员罗芳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省女子劳教所期间,许多法轮功学员看到罗芳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出现啃桌子,钻到床底下、桌子底下的反常行为。法轮功学员李元平质问狱医陈清华(劳教所医务所所长)给罗芳用的什么药,陈清华心虚答道:没有什么,就是普通的青霉素。这种谎言与向建梅宣称打的针一支一百多元的所谓高级针剂,恰恰证明了所打的针剂是毒针。

自从恶党活摘并买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揭露以来,我们有理由担忧,除了这些被发现的恶行外,邪恶残暴的恶党是否还有更加疯狂的恶行,它们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行径”,它们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尤其在青海高原腹地,有许多的军事要地,许多山里都是空的,那些隐秘的集中营里关押着全国其他省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境遇到底怎样,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做出有效的行动,早日结束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

我们呼吁全球的大法弟子更加密集地向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及集中营发正念,彻底铲除邪恶,令不可救药的恶徒现世现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