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顺老人的遭遇看邪党对百姓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喜顺老人今年七十岁,是退休工人,他曾经患过冠心病,脑动脉硬化,前列腺炎等病,每年的药不少吃,却也治不好。在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都炼好了,从此老人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逢人就说大法怎么好。于是在家成立炼功点,村里的人在他家里炼功,学法,大家身体健壮,心情舒畅。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政府对法轮功镇压,老人百思不解,认为法轮功教人向善,强身健体,修心养性。我学后身体健康,为国家节约了医药费(他本可以报销药费,但修炼后四年无病一身轻,没花国家一分钱),这样好的功法,为什么政府反对呢?可能是政府领导人不了解这个功法,于是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在二零零零年的“十一”他和当地的功友一起去了北京。可是哪里知道他刚到北京就被公安抓起来了,被当地的公安带回后,恐吓一番又被镇政府带回,关在计生委的地下室,没有床铺睡觉,只给一个凳子,不给饭吃,也不通知家里人。等喜顺老人的家人通过多方打听,在关地下室的第二天找到了他,并送去了饭。镇长,书记时常对老人恐吓训斥,老人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这时的老人仿佛重温了文革的暴政。

当年,喜顺的父亲被打成地主,白天拉去干活,晚上拉到台上批斗,撕打,老人扛不住这残酷折磨,上吊死了。喜顺和弟妹们被强迫与父亲“划清界线”,在这个“地主儿子”的心灵留下了血腥的深刻烙印,从此,他胆小怕事,谨慎小心。原以为法律赋予公民权利允许上访、反映实情,哪知道,文革又重演了,老人彻底绝望了,身体和精神明显减退。家人找镇长书记放人,他们向家人勒索了五千元,没给任何收据。第十五天才放出来(这十五天一直是家里人送饭),放走后,镇长书记等人邪恶的说:“他有钱,罚五千元少了,走,喝酒去!”这就是邪党政府的所为。

这样老人从此也不敢学炼了,因为有人监视,派出所的人常去骚扰,老人又胆小,血压也因惊吓而升高。但是邪恶的中共党徒并没有就此罢休,在2001年又将老人骗到市办的洗脑班逼迫写所谓的“三书”,后又一次骗去开审判会进行多方恐吓,这期间(从二零零零到二零零四年)老人的女儿也因修炼法轮功被软禁二次,拘留二次,关洗脑班二次。

尤其零四年十一月他到女儿家,目睹了女儿的第二次被抓去洗脑班的经过,公安突然闯进家里,凶恶的撕拉,强行把女儿拉走。此时老人再也受不得一点打击了,每天在家总是哭,见人就哭。等一个月后,他女儿回来后回家看他,他哭着不让女儿回自己的家,说回家住不安全,女儿安慰老人后走了。可是,老人的大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怕人在他面前提法轮功的事,总认为屋外有人听,走路也害怕。于是躺在了床上,整天整夜害怕的喊叫“我的妈妈呀,妈妈呀!”,惊恐万分,闹的全家人不能入睡,苦不堪言。

现在喜顺老人躺在床上完全不能自理,浑身绷紧,高度紧张,神志不清,也不说话,听到门响或者什么动静就浑身一惊,样子十分可怜。

这都是中共邪党给害的,一个炼功后身体健康的老人被邪党迫害的不能自理,而他的父亲也是被邪党逼死的。在中国又有多少喜顺老人这样的遭遇!在邪党的流氓统治下,迫害致残,致死多少人!从三反五反、大跃进、文革、六四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滔天的血债和罪行,一定会遭天惩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一千五百万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大潮,说明邪党的末日到了,大陆的同胞们,认清邪党的本质和骗人的丑恶嘴脸吧,快快退出中共邪党组织,让我们一起迎接没有中共邪党的新中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