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四川恶党的德阳监狱位于川西坝德阳市黄许镇,又叫德阳九五厂监狱,是邪恶在中国的黑窝之一。

一、疯狂掠夺、榨取、劳役受刑人

德阳监狱的监狱长马爱军是一个贪官,一个十恶俱全的人。马爱军任监狱长仅五年时间,就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小轿车,钱都是贪污、受贿、榨取受刑人血汗得来的。

马爱军与生活科长李凯丽狼狈为奸,把按规定每周供应四次肉改为三次,每人每次应为四两肉,而实际不足一两。因为伙食太糟,有些监区的犯人拒绝吃饭。马爱军就向下施压,说“谁敢不吃就以破坏监管秩序论处”,逼的犯人只好吃。而马爱军每年年终都宣布全年为犯人补贴了生活费二十几万、三十几万。

还有,德阳监狱里的商店非常黑,价格高出外面的几倍,如外面一个几元钱的水瓶,卖二十五元。五、六元一个的塑料桶,卖二十八元。

德阳监狱各监区的犯人“积委会主任”都必须是有钱人,这样保证恶警“财源滚滚”。德阳监狱从分队长到管教、教官、监区长、科长,一层一层的都在榨取受刑人的钱财,到了马爱军那里,自然就“财源滚滚”了。犯人暗地里给了这些贪官恶警好处费,恶警就给其工种上的好处、上监督岗不用干活、减刑等回报。

德阳监狱的犯人,不仅受到恶警的经济掠夺,还受到残酷的劳役盘剥。因为犯人的生产效益与警察的奖金直接挂钩,所以生产定额与日俱增,无论你怎么干活,都始终不能完成定额。完成不了定额,就不准收工。有些人加班到深夜十二点,有些人做到凌晨三点,还有的干到早晨七点也没完成得了头一天的定额。不能完成定额,恶警就会用狼牙棒抽打,用电棍电,还要找“积委会”的打手群殴没完成定额的人。(“积委会”一般由两部份人组成,一部份是给了钱的,一部份是能看恶警眼色行事的,也就是恶警的打手。)

毒打之后,恶警还要给这些不能完成定额的人扣上“消极怠工”的帽子,弄去严管,遭残酷体罚十多个小时,包括罚站三小时,冬天罚站在冰天雪地,冻的两手干裂,不住的滴血;夏天站在烈日之下,头上、脸上、手上被晒脱皮、变花了,再脱,又变花了,不断循环;跑步两百圈,约二十多公里,如果完成不了,就要被恶警养的打手拳打脚踢,叫你生不如死,还有走操、面壁。仅二零零五年八月,因没完成任务又知道将要被严管的犯人就有好几个自杀的,其中有撞墙的,有用凳子砸自己头的,有上吊的,有喝硷水的,有跳楼的。喝硷水和跳楼的都丢了自己的性命,恶警却掩盖事实真相,向外宣称是“违规操作”和“行走不慎”而死。

生活差,劳动累,致使很多犯人面色苍白,手脚无力。可是恶警却不让休息,说休息是“小病大养”。这样把小病累成了大病,等到大病时,他们又不愿花钱治,只送这些人到卫生院去,每天只给一些“去痛片”,让这些人等死。只要人一死,就被定成是“正常死亡”送去火葬场。

二零零六年初,被送入卫生院的病犯吴奉志和邱云亮,看见先到卫生院的犯人一个接一个的被送去了火葬场,害怕自己如果这样下去也会和他们一样,怀着求生的希望,他们深夜冒险越过五米多高的高墙电网,逃了出去。但很快被抓了回来,然后就给他们定罪。为了杀一儆百,恶警来了个公审,各监区都派了些犯人代表参加。可笑的是,当法官问到“为什么要脱逃”时,两个人的回答都是“为了打工医病”,法官只好绕开话题。结果是吴奉志被判死刑,邱云亮被加刑二十年。邱云亮知道自己活不出去,就咬舌自尽了,提前去了火葬场。

二、从肉体至精神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德阳监狱恶警对犯人恶,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学员就更恶,手段更残忍。这几年来,被打死的大法学员有李建侯、王增仁。德阳监狱恶警不许大法学员互相说话,因此还有很多迫害的事实没有被曝光,被揭露出来的仅是冰山一角。

德阳监狱恶警对待被劫持的大法学员,除了上述的残酷劳役外,还有精神折磨,酷刑折磨,如强行洗脑,每天强制看那个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采取各种办法逼着大法学员表态放弃修炼大法。如果不配合,恶警就将大法学员关禁闭、严管。

在禁闭室,大法学员被逼面壁、挨冷受热、遭蚊子叮,经常被打。在二监区的二楼上有四间黑屋子,铁门上只有几寸见方的一个小孔,墙上有几个小缝隙,一进去又黑又憋气,恶警把大法学员弄到这个看不到听不到的地方,任意折磨。在严管队,更要被打。

有的大法学员一到二监区就被长期关押在禁闭室和严管队,其中德阳市广汉法轮功学员杨友润就这样长期关押了三年,由一个胖墩墩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样。

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的很多大法学员都遭过恶警毒打:陈京西被恶警吴庭海派人弄到厕所里,打得浑身是伤;蒋神贵被恶警曾贵福指使歹徒弄到楼梯间拳打脚踢,躺在严管队的黑屋里好几天都起不来;李天国被恶警陈平、崔唯刚指使打手弄到厕所里打得鼻青脸肿;陈建华被恶警张俊指使打手弄到厕所打,关在监室打……

大法学员吴世海曾被劳教所的恶警注射过毒药,被迫害的有些神志不清。德阳监狱恶警曾贵福、陈平、崔唯刚、张俊就栽赃法轮功,大会小会上诬蔑吴世海是“走火入魔”。恶警还暗中指使恶徒对吴世海下狠手,一次打的吴世海脸部缝了三、四针,另一次(二零零六年七月)打的吴世海头部、脸部缝了二十几针。恶警见吴世海被打成了重伤,就佯称打手是精神病,为其开脱法律责任。

恶警除了对大法学员毒打之外,还采各种方式折磨大法学员,如罚站、不准喝水、不准大小便等,一罚站就站到晚上十二点,有的站到凌晨三点,甚至站通宵。二零零五年七至八月,恶警黎润民、马成德不准大法学员邓维剑、龚官雷上厕所,通宵达旦的罚站面壁,硬逼他们写不修炼的“三书”。

恶警吴庭海曾多次在大会上公开表示,对待法轮功学员就是要比对任何一个杀人犯还要坏。他给每个大法学员派两名“监督”,既不准大法学员互相说话,也不准大法学员与其他任何人说话。二监区的恶警崔唯刚甚至要求“监督”连大法学员间见面后点一下头、眨一下眼也要制止。

曾经有位大法学员质问一恶警:“你们为什么要派这些杀人犯、重刑犯来监视我们!”那恶警回答:“他们虽然罪大恶极,但跟你们不同,因为他们能与共产(邪)党保持一致。”

善良的中国人,你们听到了吗?原来那些坏人之所以十恶不赦,就是因为他们与共产党保持一致!共产邪党执政以来,残杀了八千万中国百姓,破坏了几千年来的中华文明,使中华大地道德沦丧,共产邪党在把人变成魔鬼!看看那些德阳监狱的恶警吧,他们的心态就如地狱中的烂鬼一样,他们的邪恶连监狱里最邪恶的犯人都自叹不如。

法轮功学员的平和、善良和对信仰的坚定,成了邪恶最害怕看到的,它们看到它们的邪恶在这些平和而坚定的法轮大法学员身上不起作用,它们感到了恐慌。它们自己也知道,当邪恶不起作用的时候,也就是邪恶要被彻底解体的时候了。

善与恶的面前,每个人都在选择,而这选择决定着自己的未来。希望人们能了解真相,在大是大非面前,希望人们用自己的良知与理智做出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