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武汉市洪山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条龙犯罪场所(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和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中国宪法、法律、司法系统之上的特别党务机构,所有的对法轮功迫害政策的制定和实施都是从这儿一道道的往下强制执行。“六一零”办公室的成员都是由各地区公安局和邪党的政法部门以及各地派出所的人员抽调出来,具体执行中共江邪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三光”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群体灭绝政策,“六一零”每个成员手里都沾满了大法学员的血和泪。在这儿把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的恶行揭露出来,希望世人都能警醒,尽快的结束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屠杀!

七年来,武汉洪山区公安分局在其上级武汉市公安局“六一零”的操控下,一边紧跟中共江邪集团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随心所欲地绑架、抄家抢钱(把你家贵重物品和现金洗劫一空)、关押、酷刑摧残好人、办转化班洗脑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打残,多名正常人被他们整成精神病等等。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成为新时期打击善良、祸害社会的土匪流氓恶霸!而另一边他们却在电视和报刊上发表文章给自己的脸上贴金,用谎言不断的欺骗着中国人:“说自己是人民的好卫士,怎样怎样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等等”的魔话;还恶毒的攻击大法,散发污蔑大法是某某教的小册子,不断的残害着世人。由于这些人极其的伪善、奸诈、歹毒,而所做的恶事又都被掩盖着,世人和有些大法学员到现在还受他们的魔鬼谎言欺骗着,看不到一张人皮下是白骨精的凶残。

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其主要成员有:洪山公安分局局长关太兵、洪山公安分局大队长金队长、副队长林队长、王金生(洪山区“六一零”负责人)、张杏枝(洪山区“六一零”成员)等等。下面例举几例,看看他们是如何行恶的变态嘴脸!是如何一条龙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的邪恶场所有哪些,请国际社会伸出你们的援手,共同制止中共江邪魔鬼集团的暴行!

一、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恐怖组织


一图就是臭名远扬的武汉市洪山区610的正大门处。

二图是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拿着人民的血汗钱盖的高楼大厦,它的街对面是武汉市妇女儿童保健医院。

例1:大法弟子万凯和杨丽华被绑架

武汉市大法弟子万凯和杨丽华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深夜在洪山区长虹桥4楼8号遭绑架。绑架是在半夜进行的,家里电脑等设备被劫,连刀子、钳子、剪刀等小东西都被洗劫一空,装衣服的大箱子也一同被劫走,撑着的蚊帐被弄垮掉,白天穿的衣服、外裤在,外裤上还套有皮带,两双拖鞋其中两只(不是一双)在门外、两只在门内、衣服口袋被掏翻、烟头扔一地,剩下的东西虽未被劫走,从迹象上看,也被“清洗”过一遍。

参加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是: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洪山派出所、联防四个部门。万凯现关押在邪恶的杨园洗脑班。杨丽华由杨园洗脑班转送到汤逊湖洗脑班关押。

例2: 洪山区“六一零”八次非法劫持、折磨王浩

武汉法轮功学员王浩因向民众揭露中共暴政和谎言迫害中国人,劝民众退党、退团、退队的善行粘贴九评讲真相传单,而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洪山区第一看守所。看守所不让王浩家属探视送衣服,反而向其家属索要钱财。据悉,王浩曾被剥光衣服殴打。武汉天气炎热,但邪恶之徒不让王浩洗澡,他们说就是用这种方法折磨大法弟子。

在王浩被绑架的第二天,就是七月十七日的凌晨,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强行闯入王浩家中将家中贵重物品和现金洗劫一空,连一把小剪刀都要抢去。在家属的控告其私闯民宅的情况下,才按其家属于七月十八日在洪山分局上访登记处登记的内容开了一份假清单,以堵民众之口。王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正在遭受酷刑折磨。

二、武汉市洪山区第一看守所

“六一零”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第一步的非法关押地是武汉市洪山区第一看守所,关押时不告诉你的家人,如果家人不去找自己的亲人的话,好让你在这世上消失!

看守所的侧面和奇臭无比的南湖。由于七年来中共恶徒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给当地造下了天大之罪业,湖水全部发臭,而且还是黑糊糊的,每年死鱼翻潭,行人掩鼻而过。

三、武汉市洪山区行政拘留所

武汉市洪山区行政拘留所,在进武汉市洪山区第一看守所大门的右侧。为了骗大法弟子转化,流氓恶徒会编一套妖言出来:“你只要表现好,不炼功了,把人交代出来,我们马上放了你,你看我们只给你先判十五天拘留,就是看你的认罪态度了,”等等鬼话。大家千万别信这套鬼话啊!“交代”的越多,最后给你判得越重。再看你真不动心,就转刑事拘留!另一方面再从大法弟子内部和你的家人中下手,特务造谣说:大法弟子被抓是因你们自己人的出卖而造成的,或者说是你的亲人出卖了你,让你们自己内斗去。

四、湖北省洗脑班

湖北省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也是洪山区管辖的地方,位于武汉市江夏区武汉警官职业学院内,从武昌火车站乘570路公共汽车或从鲁巷乘733路公共汽车可到。如果大法弟子劳教到期了也不转化,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就把人绑架到此转化班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直到转化为止。

湖北省各地都有被非法抓来的大法学员,一个大法学员有二个陪教(大法学员单位委派一人、监狱里抽出一人)、三个帮教(犹大),还有干部(有从监狱派来的)负责。晚上,大法学员在一楼睡觉(二个陪教守着),白天被送到二楼,由三个犹大进行“转化”,一直到晚上十点不让学员下楼。

坚定的大法弟子被无理处罚,遭到恶毒的辱骂、恐吓、不让睡觉,甚至进行肉体折磨,瓦解学员的正信。使有的学员处于极度绝望、紧张,感觉无路可走,导致精神崩溃,这是恶人们迫害学员的第一阶段。在压力下妥协的学员被迫唱歌、跳舞,还强迫看攻击大法的录象,强迫表态所有污蔑大法的材料是真的。汤逊湖洗脑班请了专家从法律、政治、国家宪法各个角度来污蔑大法,说学员犯了很多罪,定期组织座谈会强迫学员发言表态,这是第二阶段。最后他们强迫学员写“深挖”材料,和写三千字攻击大法的材料,要学员把自己从炼功到现在,干了些什么事,和哪些学员有联系,都交待清楚,威胁不交待就坐牢。

五、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

湖北省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窝,在南湖边上,乘武汉公汽576路到南湖下车就行,武汉市洪山第一看守所往南湖里面走,湖中间有一条路。湖北省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就被非法关押在此处。

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由三个吸毒犯人“夹包”一个学员,动不动就拳打脚踢、体罚、上刑毒打。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沙洋劳教所,劳教所对学员强行洗脑灌输,天天围攻。坚决不写“保证”的学员就用电棍打,很多学员被打得伤痕累累,多人被打死、整残、整疯。现举几例:

例1:郭茂全,男,五十四岁,湖北省武穴市武穴办事处郭金盘村法轮功学员得法修炼后,身心健康,是村里闻名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郭茂全因坚修真善忍法轮大法,先后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郭茂全准备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恶人举报,武穴市刊江派出所恶警将郭茂全从家中骗出,半路上用毛巾塞住他嘴毒打。随后恶警将他送往武穴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送往武汉市武昌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其间,遭吸毒犯胡文杰(班长兼包夹)、汪超刚暴打。二零零二年春被释放回来后,由于身心已受到严重摧残,身体状况逐步恶化,于二零零三年农历十一月十七日去世。

例2:欧阳明,男,四十一岁,黄冈工业学校教师,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例3:程桂萍,今年四十岁,是黄石市湖家湾煤矿职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她在大冶市发真相资料不幸被抓后,大冶市公安局抢走了她身上的二百元钱。在大冶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多月后被非法送往湖北省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她不配合邪恶,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受尽各种折磨,被劳教所恶医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程桂萍被吸毒犯包夹打了一夜,打的满身是肿块,还被铐了一夜,第二天她被戴着手铐强行绑架上车转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迫害。她一直住在沙洋劳教所医院被恶医迫害,每天被恶医注射不明药物,稍有反抗,就被按倒在地加倍加量注,直到她解教为止。现在她已被恶警迫害成精神病,长期住在黄石精神病院。

例4:曹祥芬,原为湖北省大冶市百货商场职工,今年四十五岁。她坚修大法遭大冶市公安局多次抄家及关押。二零零零年在湖北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关押一年,被恶警迫害成严重精神病。

例5:大法弟子胡伯荣被体罚、毒打造成下肢截瘫

大法弟子胡伯荣,是黄梅县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的医生,因学法轮功,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她被送进湖北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她一进劳教所便被搜身,被管教强迫写遵守劳教所的所谓“监规”。大法弟子胡伯荣认为自己不是犯人,拒绝写。所里的不法官员就找人代她写,写好后,三四个人把胡伯荣的手抓住强行按手印,并强行将她剃光头。五六天后,大法弟子胡伯荣写出声明说:在那张监规上的手印是被强迫的,不是她的本意。为此事,所里的不法官员就叫犯人把胡伯荣毒打一顿,还不准她叫喊,随后就罚站。胡伯荣不站,四五个看守就用被子将胡身体蒙住,拳打脚踢,就这样每天她都被罚站。如此被毒打、罚站一个多月后,大法弟子胡伯荣的下肢就开始颤抖、无力、不听使唤,渐渐严重了。最后邪恶之徒们看到胡伯荣截瘫太严重,怕承担责任,就于十月十九日通知家人把她接回家。

例6:狮子山劳教所在大法弟子的食物中放毒品海洛因

狮子山劳教所最灭绝人性的是恶警们指使犯人竟然在大法弟子的食物中放毒药。一次一个叛徒对一个大法弟子表示“关心”,给了他一块饼干,这个大法弟子吃后就觉的身体一会儿痛,一会儿冷,看什么都飘飘的。歹徒们还在给大法弟子的方便面中放毒品(海洛因)。

邪恶之徒把不配合它们的坚定修炼的女大法弟子专门组成一个队,叫“201”。由所谓的“护卫队”(一些社会上的流氓、地痞、打手)监视。恶人们穿着警服,手里拿着电棍,晚上经常听到女大法弟子的哭喊声和恶人的打骂声。恶人王维民说:“谁炼功就是这样的下场。”

这里的劳教犯人在恶警的暗示鼓励下,经常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一位大法弟子因为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不配合邪恶,进行绝食,恶警们给他戴上手铐,除了上厕所,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一两点,后来这个弟子被暴徒们送到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

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地址
狮子山二队恶徒:高旭梅(队长)专职洗脑恶警:张丽
武汉市戒毒劳教所电话:027—85887303(可能已更新)

六、原武汉市公安部办的精管院

原武汉市公安部办的精管院,在武汉市华中农业大学附近,也是洪山区管辖的范围。中共死党徒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绑架到此处和外界完全隔离,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用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法轮功学员,直到你转化为止,否则就说你精神病没治好,长期非法关押,就象给你判了无期徒刑一样永不放人。

曾经有个女学员被七个兽医绑在专门打电针的床上,用绷带捆上。然后把电针仪器拿来,把电流开到最大,把电针仪器的另一头插到二百四十伏的生活用电上,再把电针插到你的太阳穴位上,一边电一边问:“你还炼不炼功?你还绝不绝食?”;还有一个男学员是武汉市武昌区交通大队的职工,由于是公安体制中的人,就被恶党整得更惨。从二零零零年一直被关押到二零零三年底,后放人了没有,不得而知。其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六岁的孩子,还有个智力障碍的妻子,都靠他一人养活。

集中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男的关押在四楼,女的关押二楼,如果女学员人多了,就和男病室四楼兑换。此大楼现经过了外表粉刷装修,但丝毫改变不了中共邪恶党徒对大法弟子摧残的点点血债,苍天都记录在案!

由于害怕国际社会调查,当地的百姓透露:于二零零四年秘密搬迁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去了,这个地方已卖给其它的单位做学校使用了,具体位置现在不详。

善良的江城人啊!看看中共的暴政吧!迫害法轮功,使中国已没有任何法律可言,中共邪党徒们随时可以利用它们制定的恶法,抓、打、关咱中国的老百姓,随意的抢夺人民的财产,打死人了照样升官发财、丝毫不受任何法律的制裁。你们说中共的法律是不是恶法?中共这邪恶的政权不应该完蛋吗!中共的恶法是保护流氓恶霸、欺压良善的一条恶狗;是保护贪官奸邪小人黑社会、打击正义之士的狼牙棒;是套在中国人们头上的一把绞索,恶警随时可以给中国人编一个“罪名”来迫害中国人,可谓无法无天。其实支持、善待和保护法轮功就是给你们自己造福啊!大家都站起来抵制中共邪党对好人的迫害,这个恶党、恶警怎敢如此猖狂欺压百姓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