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妇女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2月16日】32岁的张纪梅家住山东蒙阴县垛庄镇西长命村。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和谎言欺骗,垛庄派出所不法之徒不断进家骚扰抓人,张纪梅被迫走出家门,流落在外。

垛庄派出所抓不到人,在当时任镇长的张大伟带领派出所张世民为首的十几个恶人来张纪梅家进行抄家。张纪梅的丈夫刘长洪(不修炼)站在平房上阻止恶人进家门,张世民带领恶警闯进家门,手握手枪走上平房扬言要开枪打死刘长洪,刘长洪50多岁的母亲爬上平房前去阻止恶人行恶,被张世民打伤她的肩膀,疼痛之时,老人一失脚掉下了平房。恶徒们不管老人死活,土匪一样将家中所有粮食和家具装车抢走;把刘长洪绑架推出家门。走出不远遇上从派出所赶来的所长杜中太,上来就是对刘长洪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抬上警车。到了垛庄镇大院,恶警将他双手抱着一棵松树铐起来,随后天下起了倾盆大雨,他在雨中淋了四五小时,到了晚上又将刘长洪铐在暖气管上,镇长张大伟为了发泄私愤,带领几个恶人轮流毒打他。第二天给刘长洪定了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送蒙阴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释放回家。

2001年5月17日,在外流落的张纪梅被垛庄派出所恶警绑架,没有人认识他,张世民逼问张纪梅家是哪里,用皮包线和板凳抽、打,再用书本往脸上打。晚上将她铐在窗子上,四、五个恶人轮流值班,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手电筒照脸。一星期后送往蒙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转蒙阴610。

十几天后,以李枝叶为首的610恶徒,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判张纪梅三年劳教,于2001年8月送往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长王淑贞表面花言巧语,背地里阴险邪恶。经常指使吸毒、卖淫、盗窃之类劳教人员对坚持信仰法轮功的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失去人性的迫害

2001年12月王淑贞指使恶人将张纪梅两手脚背后绑在椅子上一个星期不许大小便。七天后,张纪梅两手脚肿得皮肤发亮,两脚还起满了水泡,放开后不会站立,两人将她抬到木板上过了一夜。又用绳子将她两手和脚绑在床上(劳教所叫做死人床)十多天身体无法动一动,大小便只能在床上,到吃饭时放开一只手,手肿得不会拿馒头,满屋子里阴冷潮湿、异味熏人。

2002年夏天,恶警为了得到江××的奖赏,开始了又一轮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又将张纪梅关进不见天日的潮湿黑屋子(劳教所叫做禁闭室)站在那里两胳膊伸直,靠在铁管子上五天五夜。王淑贞见她两脚肿得发亮才放下来,之后又绑在木板床上,一躺就是十几天,大小便都在上边。在里边最多的一次是四个多月,最少的是十几天,不知有几次。那里边分不清黑夜白天,不许睡觉、吃饭、大小便都不能出来。有一次又换一种刑罚迫害,几个恶警将张纪梅两腿伸直用绳子绑在靠墙的钢管上,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如果动一动恶徒们就拳打脚踢,十七天手腕被绳子勒破了。还有一次,警察叫张纪梅洗澡,她没有配合,一个姓石的队长气势汹汹的对恶徒卢英波说“你们几个把她拖出去”,四、五个恶徒将她又拉又拖,到了洗澡间将张纪梅猛推在地,正好把旁边一盆热水碰倒了,全烫在张纪梅身上,胳膊碰破直流血,疼痛难忍,回去后躺在床上,床垫都被印湿了。

2003年春天,劳教所恶警将张纪梅又换了一个地方关押,张纪梅为了抵制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开始绝食抗议。恶警们见她几天不吃饭,将她绑在死人床上灌食,几个恶徒有的抓胳膊、有的按腿,用塑料管子从鼻孔插进食道灌食,使她喘不个气来,难受的滋味难以形容。有一次灌食时,张纪梅不配合将管子吐出来,一个叫张西香的邪恶之徒看见了,恶狠狠的抓住两个耳朵,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使劲扭耳朵,过后两耳朵都肿起来了。就这样张纪梅躺了两个多月,臀部长满了疮,难受的滋味是人无法想象的。

劳教所的恶警最怕自己干的坏事传出去,对来往人员严加看管,以便封锁里边消息。有一次张纪梅的家人去看她,恶徒们左右跟随监听,家里人问她话时,她只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回去后,队长孙玉花将她推到在床上,头撞在了水泥墙上,头嗡的一声,两耳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恶徒们又拿来胶带绕头、嘴转了数圈,封住嘴不叫说话。

张纪梅被劳教后,她的丈夫刘长洪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母亲及残疾的父亲艰难度日。没有了从前的祥和欢乐气氛,家人承受着方方面面的压力。蒙阴610类延成又一次带领几个恶徒到家中骚扰,张纪梅的公公经不起各方面的压力,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张纪梅在劳教所三年的时间里,几乎一年半的时间,白天站着绑着,晚上躺在死人床上绑着,一年半的时间关在禁闭室里(不见光的黑屋子)最长的一次四个多月,最短一次两个星期。

在张纪梅遭受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迫害,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有些失常的情况下,怀着对大法的正信,没有说一句违背良心的话。张纪梅于2004年4月释放回家后,很多亲朋好友来看她,她也不说话,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村里邻居都说:好好的一个人被抓去迫害成这个样子!

由于张纪梅坚持看书学法和炼功,几个月后,身体恢复了健康,精神也正常了,在她身上又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4年12月10日,张纪梅在界牌镇黄崖(现更名兴隆桥)村散发真相时,被该村以莫纪林为首的村干部及十几名棍子手劫持到办公室,并向界牌派出所举报,一伙恶警来到村办公室,将张纪梅关到一间小屋,两个恶警像疯了一样逼她说出姓名和地址,张纪梅坚决不说。两个恶徒轮番对她进行毒打,一手抓头发,一手抓裤腿,提起来一米多高摔在地上,累了,另一恶徒继续往地上摔,两个恶徒都累了,又上来几个恶警拳打脚踢一阵后,又将她拖到地上,用手掌狠狠的打两腮、脸部,直打得口鼻鲜血直流,恶警的两手被鲜血染红了,张纪梅的前身衣服也被鲜血染红了,头发被恶人抓掉了许多。恶警又将她按倒在床上,手掐住喉咙,使她喘不过气来。

随后将她绑到界牌派出所,恶警又继续逼供,把张纪梅两手铐在桌子腿上,坐在水泥地上,两个恶警手握高压电棍,满嘴脏话,对着张纪梅的嘴电击,直到电的上下嘴唇都黑了。到了第二天早晨,张纪梅的嘴被电的黑焦,无法张开,恶人又把她铐在院子一棵杨树上,到了下午,派出所恶警把她送入蒙阴610。恶警为了掩盖自己的恶行被曝光,临走让她把脸上的血洗掉,把被血染红的外衣脱掉。

恶人知道住址后,连夜窜到他家,强盗一样翻箱倒柜,找大法真相资料,把家翻了一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找到。当时只有张纪梅60多岁的婆婆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在家。

张纪梅在蒙阴610看守所,恶人问不出一句话,对她无计可施,关押三十天后,垛庄派出所逼迫她丈夫交500元钱,然后放人回家。回家后,张纪梅脸部肿得眼睛几乎看不见,一月后才恢复正常。

仅从这一位大法学员的身上就完全看出,在江××迫害法轮功散布欺世谎言的煽动下,劳教所、610恶人为得到中共恶党给的好处,失去人性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犯下了滔天罪行。善恶到头终有报的天理一定是公平的。

在此告诉善良的人们,我们揭露恶人恶行的目的不是仇恨,是为了揭穿江氏谎言、制止行恶、叫恶人停止迫害。

希望善良的人们明辨是非、识破中共谎言,用自己的良知和善念分清善恶,理智清醒,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