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2月16日】洪泽湖监狱是关押江苏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弟子的两个黑窝之一(另一个是苏州监狱)。这个处于洪泽湖偏僻一隅的原劳改农场在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这六年中犯下了滔天罪行,尤其以恶警汤锦超(教改科科长)、童迎宪、曹××(教改科专门负责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中队指导员张冠军对大法弟子迫害最为凶残。

(一)洪泽湖监狱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惯用手段

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为了达到摧垮大法弟子正信的目的,对刚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所谓“入监教育”的过程中,特别强调“蹲下”:进恶警办公室蹲下、报数和吃饭蹲下、过警戒线蹲下、听恶警讲话蹲下,等等。所谓的“尊重人格”完全是对外的欺骗。

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为了达到谓“转化”大法弟子的险恶目的,积累了一套惯用的模式:先威胁、恐吓、哄骗,不起作用就强制洗脑。它们往往先把大法弟子关在入监队强制劳动、折磨一段时间,然后假惺惺的到大法弟子家中走访,名为关心,实为“转化”寻找突破口。再伪善的找大法弟子谈心,从中找他们的执著。强制洗脑时,他们把大法弟子关到“洗脑中心”,组织恶警轮番围攻,一会儿声色俱厉,一会儿拉拢哄骗,过程中强制灌输对大法造谣、诽谤的内容。一连数天,每天十多个小时,休息时间极少。恶警们还充分利用邪悟者做帮手,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坚持不“转化”,他们就将其关在一间黑屋子里(窗用纸糊上,撤掉床铺)指使十多名服刑人员(四人一组)24小时轮番看守,制造恐怖气氛,从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再不达目地,他们就将大法弟子送到最恶劣的劳动场所,从肉体上再折磨。暴力、谎言、伪善等等卑劣手段被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使尽。

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的同时,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也不放松对所谓被“转化”学员的迫害。他们一边利用造谣的谎言加紧对大法弟子洗脑,一边在体力上敲榨,不断加大劳务迫害,赚取经济利益的同时摧垮大法弟子的身心。

对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恐惧又极其恶毒的加重迫害、加大监控:不许讲话,不许同行,不许打电话、写信回家,厕所、水池边都安排监听的,等等。

(二)迫害案例

2001年10月-11月间,大法弟子唐学勇拒绝邪恶命令,被暴力摧残40多天。恶警汤锦超(时任十监区副教导员)、张冠军(时任十监区入监队指导员)指使歹徒王刚等对唐学勇采取暴力措施:从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很早起床很晚休息,两次点名和早中晚三次开饭点名均在操场上,并指使服刑人员从两侧架着他的胳膊,第三名凶手用脚猛踹他的膝窝,双膝便重重的跪在水泥地上。唐学勇艰难站立,后面的凶手再踹。如此往复几十次,直到王刚喊“停”。每天五遍点名都是如此。很快唐学勇的双腿血肉模糊直到溃烂。同时不许上厕所,不许坐下,小腿部肿得和大腿一样粗。由于唐学勇坚信真、善、忍,不配合邪恶因而在洪泽湖监狱遭到恶警和歹徒摧残。而对外宣传中,监狱恶警却欺骗说“教育、感化、挽救”了大法弟子。

同样,大法弟子唐学彬不配合恶人而被汤、张等恶警绑在“严管队”特制的木板上多日,手脚不能动弹,大、小便都在床上。大法弟子倪海滨一直拒绝配合恶警的洗脑“转化”,而被单独关押在一监区缝纫车间做苦役,先后三次被恶警绑架到“严管队”折磨、摧残。2004年3、4月间,倪海滨在“严管队”绝食抗议过程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才被送到医院,恶警还不忘对他进行恐吓和洗脑。

2004年夏,大法弟子陈占国(内蒙人)因坚持炼功被恶警折磨的一度精神崩溃,而恶警造谣说是精神病,将他关押到南通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大法弟子李荣生被迫害的双腿无法正常站立,生活不能自理,可监狱恶警就是非法关押着他不放。2003年秋,十监区的恶警给大法弟子吃了一个多月的霉米。大法弟子李荣生抗议时,恶警却说:“人家能吃,就你不能吃”。随着清醒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监狱恶警怕罪恶曝光,他们封锁大法弟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大法弟子在里面的真实处境外界无从得知。

(三)恶人榜

洪泽湖监狱恶警汤锦超(教改科科长)、童迎宪、曹××(教改科专门负责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中队指导员张冠军对大法弟子迫害最为凶残。关押大法弟子的中队现任指导员孙运、队长王飞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中死心塌地紧随恶警汤锦超,为了升官发财、邀功请赏,他们也将自己生命的未来交给了邪恶。

正告洪泽湖监狱的恶警:不要再充当恶党江氏流氓集团的杀人工具,不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迫害好人天理不容!

洪泽湖监狱电话:0527-647110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