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

(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宫晓晨(化名)是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绑架的,其中一名叫关勇的恶警,对她進行了疯狂的迫害,让她说出其他同修的名字,不说就劈她的腿,对她進行毒打,以致宫晓晨几天不能下地行走,浑身是伤,特别是脸部、腿部,青的很吓人。

因为坚修大法,宫晓晨被恶警劫持后,非法关押到辽宁女子监狱二大队一小队。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宫晓晨不断遭到毒打。原二大队大队长王继红、小队长王丹、齐晓静指使杀人犯时修莉、刘敏、李永杰、用绳子捆绑她,吊起来劈腿。原二大队队长王继红指使杀人犯时修莉、让她五天五夜站立,之后行走不便。她被打耳光无数次,并在饭里放不明药品,多亏她发现及时,没放第二次。

有一白天,宫晓晨被迫在车间干活时,李永杰、时修莉两个杀人犯突然把她叫出去,对她進行毒打。杀人犯唐海霞、柏洪英扒光她的衣服,往她身上写污蔑师父的话。杀人犯聂春玲、孙玉文、看她不写“转化”材料就让她蹲凉水盆,并用拖鞋打她脸无数次。宫晓晨不配合她们的迫害,多次绝食反迫害,讲真相,告诉她们不要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报的。恶犯不听,在她绝食期间,还对她毒打、迫害。

刑事犯刘桂芹经常迫害大法弟子,一不高兴就打大法弟子,想什么时间打就什么时间打。骂师父、骂大法。宫晓晨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这样做下场是可怕的。晚上,宫晓晨梦见白天打她的犯人背上挂个大牌子,打上了红叉,恶警队长们在地上躺一排,告诉她这些都是注定要死掉的。

因为宫晓晨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没有被所谓的“转化”、“认罪”。三年来杀人犯聂春玲、郑素芹、袁伟杰等人打她,她不配合她们,就绝食反迫害、讲真相,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宫晓晨走了过来了。

(二)八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对刚入监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進行没白天没黑夜的迫害,白天站着干活,晚上睡在冰冷的床板上,不给被褥,二小队大法弟子刘俊璐全天戴背铐,导致她的手和胳膊几天都不能动,八大队为了达到全体大法弟子“转化”任务,大队长左晓燕、谷亚捷指使各小队队长让刑事犯、杀人犯分别对大法弟子進行不同程度的迫害。

例如:一小队抚顺大法弟子金顺女冬天被扒光衣服用凉水浇,毒打并用电棍电嘴、最后导致金顺女几个月嘴合不上,全是大水泡。大法弟子程玲被绑起来打,并把裤头塞到嘴里,还有三小队大法弟子王素娥被扒光衣服在她身上写满了对大法污蔑的话。白天大法弟子在车间与刑事犯人一样干着超负荷的体力活,并要求达到高数量,如不能完成高数量,便用电棍过,打耳光、不让吃饭、不让花钱,几乎每天如此,已经成为习惯。

对普通犯人也是一样,如有的犯人病了,恶警队长说你是装的、偷懒,结果有的犯人病情一拖再拖,最后剩下一口气了,才给你送到医院治疗。在这里已经有刑事犯人因为过度劳累导致并发症,死在了监狱里。恶警左晓燕为了达到她的私利,想拿全狱产量第一,就在这些犯人身上谋取,不管你死活都必须干活,象机器人一样。这就是中共邪灵恶党统治下的代表之一。在中共的监狱中,恶警们的贪婪、凶狠、残暴象完全丧失了人性的野兽,也更加快了中共恶党灭亡速度和时间。

望有条件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辽宁省女子监狱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同时营救、帮助大法弟子脱离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2/121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