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聚焦河北涿州强暴案 曝光中共流氓本性(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2月4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2005年11月25日,发生在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内警察连续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的暴行,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自案件曝光以来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和谴责,而中共无视国际反响,对受害者与知情人进行威逼、利诱以封口;当受害者与知情人被逼出走后,河北省公安厅竟悬赏10万大肆搜捕他们,并在北京和涿州两地接连抓捕10余名援助受害者、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以掩盖罪行。这种以前只能从文艺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黑社会罪恶,却在中共标榜的“人权状况最好时期”的今天真实地演绎出来了。

这虽只是曝光出来的中共黑幕的一角,但却是它本来面目的真实体现。

一、强暴案始末

* 光天化日 派出所里连续作案

2005年11月24日晚,就在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在中国考查之际,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某、所长褚春水等人,受迫害法轮功政策驱使和利益诱惑,从西疃村的刘季芝、韩玉芝、瞿文亭、汪贺林、魏宝良等人家中将他们绑架。随后,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令人发指地公然强奸了51岁的刘季芝和42岁的韩玉芝。


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

2005 年11月24日晚8时许,一伙手提电棍,身穿警服的家伙,或翻墙、或破门闯入这些法轮功学员家中,没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搜查手续,把他们的家翻了个底朝天,随后将他们绑架到涿州东城坊派出所。警察邢某、何雪健、王增军等人连夜对他们轮流进行刑讯逼供。

刘季芝首先遭到邢某、何某与另一警察的“审讯”。他们逼问刘季芝:村里还有谁炼法轮功?刘季芝回答:“不知道。”警察们扑上来就用胶皮警棍和电棍毒打她,强迫她双腿下蹲,两手平行前伸,然后从后面将她踹倒在地。经过反复这样的折磨,刘季芝的臀部、腿部和身上多处严重损伤。恶警们打累后,何雪健还无耻地在她胸部乱掐乱摸,淫笑着说:“这就叫耍流氓吗?”

刘季芝被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损伤

11月25日下午两点多,何雪健把刘季芝带到派出所的一个房间,屋里还有另外两人:警察王增军在床上躺着,610综合办王会启在屋里站着。一进屋,何雪健就劈头盖脸地用胶皮警棍暴打刘季芝,随后又把刘季芝按倒在床上,撩开她的衣服用电棍电击她的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雪健连说:“真好玩!真好玩!……”其间,王会启一直在场冷眼看着,直到何雪健不顾刘的拼命反抗扒去她的衣服,王会启才离去,临走还恶狠狠地指使:“揍她,使劲揍!”刘季芝挣扎着说:“你是警察,不要犯罪,我是为你好,不要干这种伤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放过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闻,狠掐着刘的脖子对其强奸施暴。整个过程中,同屋的警察王增军对眼前发生的暴行无动于衷,一直躺在床上斜眼旁观。

之后,兽性未尽的何雪健又把42岁的韩玉芝叫进屋,当着警察王增军的面强暴了她。

当晚,何雪健又想再次蹂躏刘季芝和瞿文亭,因法轮功学员们一起抵制才没得逞。

11月26日,被绑架学员的家人们四处奔走、东拼西凑弄齐了三千元现金,才将备受凌辱摧残的亲人赎回了家。

*  受害人、证人情况

刘季芝一家四口,有两个十几岁的上中学的女儿。刘季芝原有多种重病,特别是腰椎间盘突出折磨得她不能下床、脾气暴躁。1999年开始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刘季芝的身心就恢复了健康,那些多年不治的疾病都没了,还能操持家务,下地干活了。看到妻子的巨变,丈夫也走入修炼,从此一家人和和美美,过上了好日子。

修炼前,52岁的瞿文亭身患多种疾病,瘫在床上下不了地,特别是心绞痛、腰椎间盘突出折磨得她痛不欲生。有时一个月就要花1000多块药费,丈夫挣的钱基本上都被吃药花光了。身体不好,脾气就更坏,家里总有矛盾,她觉得活着毫无意义,曾尝试自杀多次。丈夫央求她说:你不能死呀,孩子总得有妈啊!就这样,她的每一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就在家里凑钱准备送她去北京做手术时,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劝她炼功。在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一个多月后,瞿文亭就能下地、做家务了。她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家庭也变和睦了。她常说是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53岁的汪贺林说:“我得风湿、类风湿病20多年。1999年开始修炼大法,几个月后中共就开始了迫害。由于炼功时间短,刚开始我被吓住了,不敢炼了。但经过一段时间思考后,认识到,我师父是正的,全国有上亿人修炼,一个人受骗,两个人受骗,还能一亿人都受骗吗?而且我自己通过修炼,身体也越变越好。这样就又开始了修炼,我已经六年没吃过药,身体一直很好。”

这些善良的村民从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都是邻里公认的好人。可自1999年7月法轮功遭打压以来,他们就没安生过,屡遭东城坊镇政府和派出所的骚扰迫害。他们动不动就被抓、被体罚、被巨额经济敲诈,不交钱就被关着不放。不法之徒叫嚣:“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尤其是刘季芝和韩玉芝这两位年龄都是施暴者长辈的无辜妇女,就因为在家炼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就遭到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害。身心的重创曾令刘季芝想一死了之,是法轮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使她坚强的活下去。她说:“我一个良家妇女,上有老下有小,我没脸见人了。如果不是师父讲过自杀是有罪的,我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了……”。她最终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为了别家的母女姐妹免遭魔爪蹂躏,她率先勇敢地站了出来揭露邪恶,呼吁全世界的正义力量声援,法办凶手,讨还公道。

* 绑架背后的阴谋

宋小彬、柴玉桥、褚春水、邢某等人为什么要策划、非法抓捕这些法轮功学员?这伙人就是要借11月上旬河北省610在涿州刚开完迫害法轮功会议之机,聚敛钱财,捞钱过年,请客送礼,打点“前途”。

在审问这些被抓学员时,警察的问题是:你们村还有谁炼功?其它村还有谁炼?并且威胁当事人,若不说出10个人就要受酷刑折磨。可以看出,他们不仅要从西疃村抓到更多的人,还在为下一步从周围数十个村抓人做准备。事实上,11月24日从西疃村抓人后,恶人第二天又回村抓人。绑架这5位法轮功学员,只是宋小彬等人的敛财计划的第一步。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刘季芝、韩玉芝等人的非法罚款收据

从27日补发给受害者的非法罚款收据可清楚地看到,罚款名目是“南马基地培训费”,盖有柴玉桥主管的“综治办”的公章。

而事实上,被强送南马洗脑基地(保定市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必须每人交4000元,而非3000元;包括宋小彬的镇政法委和“综治办”都无权批送法轮功学员去市洗脑班,更不能代收款,要涿州市610才“有权”送人进南马“洗脑班”。这说明,从学员身上攫取钱财也是宋小彬、柴玉桥等人积极迫害法轮功的动机。

在被绑架学员的家人们被迫东拼西凑、向政法书记宋小彬和派出所指导员邢某交纳了3000元“保证金”之后,受尽凌辱和摧残的学员们才被放回家。

3000元对东城坊镇的农民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们全家一年的收入!几年来涿州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已成“家常便饭”。例如,涿州的一学员几年来被罚款共计4.8万元,加上单位停发的工资,共计损失10多万;受害人刘季芝、韩玉芝等人几年来也都被罚款多次。

在强暴案被曝光后,宋小彬等人一边向被罚款学员的家人们追询罚款收据的下落,想用退回3000元罚款并收回罚款收据的方式来封他们的嘴;一边又放话:收据上盖的章错了,是派出所罚的款,和他们没有关系。从刑事角度看,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是绑架事件的主谋,他和综治办主任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所长褚春水等人一起,策划、组织实施了这次非法抓捕,他们在涿州强暴案中犯有不可逃脱的罪责。

二、强暴案事态发展

* 追讨公道 被迫逃亡

在得知妻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警察强暴后,韩玉芝的丈夫刘建增义愤填膺地带着韩玉芝的内衣裤和从派出所抢到的床单去涿州市公安局报了案。最初,刘建增抱着以死相拼的劲头,誓死为妻子讨回公道。

涿州市公安局局长“求”他不要把事闹大,并且答应将3000元的罚款退给刘建增(并未兑现)。很快东城坊镇的各级官员即对刘建增摆了一桌“鸿门宴”,席间威逼利诱这位受尽屈辱的农民,想让他放弃追究凶犯的权利和做人的尊严;朋友们也提醒他恶党最毒的一招就是“秋后算账”,就算占理把官司打下来,日后这伙人报复怎么办?看到丈夫越来越软化,韩玉芝悲愤地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信。

曾被绑架的五名法轮功学员中,刘季芝、韩玉芝、瞿文亭、汪贺林等四人出于担心被恶人报复灭口,先后离家出走,远避他乡。

强暴案刚曝光时,镇派出所就谎称何雪健的年龄差三天才满18岁。但涿州市公安局的人都认为,何雪健已经在派出所干了四年的事实瞒不过人,后来镇派出所又撒谎说何雪健不是警察而是联防队员、是保安云云。

在国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12月11日,何雪健被逮捕。12月19日,由保定市公安局长亲自主抓的“专案组”成立。当月25日,涿州市公安局局长被撤职。

* 无赖翻案 疯狂报复

然而,河北省610为继续推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没过几天就扭转此案局面,竟对每个受害者及证人悬赏十万元搜捕。抓捕受害人的巡逻队遍布乡里,只待几个当事人被全部捉拿封口后,掩盖罪行,推翻此案。

整个西疃村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白天警车在村里横冲直撞;晚上,610及“专案组”指使贪官大队书记杨顺召集全村干部、党员,跟踪受害者家属,分批隔几个钟头就骚扰一次受害者家庭,令他们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天生活在高度紧张状态之中。他们还查遍了受害者的亲朋好友,对他们进行跟踪、在他们家附近蹲坑、监听其电话和手机。甚至把99年以前炼法轮功的学员名单找出来,让党员干分头看管,哪也不许去。连一位已不能说话且半身不遂的8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同时还动用大量人力把守村里的各交通路口,说是为截住外来人员和记者采访。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了妇女,却不允许受害人揭露迫害,连被劳师动众的党员干部都背地里骂:“也太过份了,这是什么政府呀”!

2006年1月6日在北京中关村,4名涿州法轮功学员被从后面冲上来的多名河北警察劫持。警察蒙上他们的头,将其押到高碑店市华都大酒店4楼。高碑店公安局临时抽调大批刑警对他们刑讯逼供,刘季芝和韩玉芝的下落是审讯的当然重点。其中,李刚(化名)已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随后,这些学员被送回涿州拘留所迫害。

事情还远没完。就在1月12日、13日两天,不法之徒又在涿州义和庄乡和码头乡连续从家中抓捕了6名法轮功学员,掀起了又一轮报复法轮功学员的高潮。其中,有三人被家人花钱赎出,码头乡的赵旭就被勒索了5000元!

在1月6日之前,保定召开了市委常委会,会议曾一致通过决议:群众在家炼法轮功是允许的。然而,这项决议很快就被幕后610黑手推翻,1月12日、13日被绑架的这些学员都是从自己家中被抓走的。

“专案组”组长放话:对何雪健要从轻处理。这个专案的结果会演变成什么样,可以预见。

原本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等一伙对法轮功学员乱抓乱罚,以及迫害中出现何雪健强暴两位法轮功学员的“专案”案情清楚明了,人证、物证俱全;原本保定市公安局新任局长信誓旦旦地说:何雪健的案子要在1月12日了结,但“专案组”不仅未惩处恶人,反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报复、追杀受害人及同情者,还蓄谋找出曝光真相的“幕后策划者”。显然,“专案组”的设立并不是要为受害人讨回公道,而是要对涿州法轮功学员进行报复,要截断他们对受害同修的援助,要阻止他们揭露真相和国际社会对受害人的声援。

三、强暴案引起强烈反响

*  国际社会要求惩办罪犯

在案件曝光以来,“法轮功人权组织”不断收到来自世界各地民众对中共暴行的强烈谴责和对受害者的声援。以下为部份内容:

加拿大的Ron Mayer:东城坊派出所的警察滥用职权所犯的罪行令我震惊不已。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悲可叹。我对在法西斯体制下的受害者深表同情。尽管正义得以伸张可能需要些时间,但它终将实现。我会大声疾呼反对这种野蛮行径!善恶有报。

瑞典的Jacob P. C. J. N. :现在世界上正面对许多灾难,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最可怕的。简直无法想象人怎么可以如此邪恶(我很少用这个词)。我会尽力做些什么来帮助改变可怕的现状。

以色列的Prof. Arie Reich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对人类的羞辱和犯罪,是中国和全世界人民都无法容忍的。这种野蛮、残暴、可耻的迫害现在就必须停止,迫害者必须被绳之以法!

澳大利亚的Christopher Saunders:中国的苦难现状令我震惊。我敬佩法轮功学员讲出真相的勇气。

巴巴多斯的S. Turner:对无辜的,对他人无害的人们的丧失人性的虐待是十分可耻的,必须立即停止!这些施虐者必须受到正义的审判和严厉的制裁!他们的行为令人作呕!中国应为之感到羞耻!

英国的Sophie Weston:我无法想象在中国,当局对精神信仰的唯一的反应是暴力和丑行。作为一个人怎能对另一个人做出如此的兽行,酷刑施暴者和强奸犯必须被起诉,不仅如此,当局必须停止对精神运动和信仰的无理性的恐惧和仇恨。

美国亚利桑那的Harry Manygoats :世界在关注着,一个政府怎么能允许这样残暴的行径?这都是中共造成的,中国需要司法公正!正义人士对此事更多的曝光是非常必要的。

瑞士的Fedier Silvan:让我们一起来制止这场最残酷的迫害!这个星球上五分之一的人口住在中国,却成了中共邪灵的受害者。这应该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自由社会的价值正在面临可怕现实的挑战。

法国的E.Thoré :言论和信仰自由在法国和所有民主国家是公认的基本人权。我坚决、强烈谴责酷刑,我认为酷刑是严重违反人权的。残暴是对人性的犯罪。

台湾的Chen Yichun :迫害应该立即停止,不仅仅为了法轮功学员,也是为了所有的中国人。一些中国人已经失去了良心。

马来西亚的Dominic Chan :中国在开倒车,中国人生活在黑暗的时代。

英国的Tony Chen:人民正把中共的罪行记录在案,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罪行都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

*  良心不容我再沉默

在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讲真相和无私付出下,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开始加入反迫害大潮。以下是来自国内知情人士揭露当地迫害的投书。

“我是一名涿州公民,惊闻发生在东城坊派出所的强奸案,穿着警服的何雪健连续强奸了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其中刘季芝和他母亲的年龄一样大!这事件令人神共愤!良心让我不能再沉默,我要揭露亲眼目睹的涿州义和庄乡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人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2000年10月1日,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北京抓回后,关在义和庄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是30多岁的王刚、约30岁的张莫及其60多岁的母亲、近40岁的臧翠青和50来岁的陈玲梅。

乡干部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用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想用不让他们睡觉,来摧垮他们的意志。就这样,这些人被冻、被用噪音剥夺了睡眠七天。10月8日上午,乡里得到指示: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死。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等有关人员参与了行恶。他们把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车棚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是个退伍军人。他们把张莫拉到院子里,几个人围成一圈,有的拿棍子,有的用三根电线拧成的鞭子将张莫从头打到脚。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的母亲听到儿子撕心裂肺的惨叫,都快晕死过去……

然后轮到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上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亲手把臧翠青的上衣扒到肩上,然后又扒去裤子,只给她留下了一个洗得很薄、很透明的内裤。任炳辉又出主意说:把这条鞭子拆开,越细打得才越疼!乡恶党书记马树海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直到把臧翠青打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来,他们又把几乎裸体的臧翠青用手铐吊起来示众。

乡长白景华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狠狠地踢上去,踢得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任炳辉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任炳辉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从她脖颈处倒下去,水从脚底淌出来。臧翠青立刻被冻得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张莫60多岁的母亲……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眼前的一幕幕暴行,是涿州市里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带头,由一群“共产党人”干出来的。政法书记任炳辉能在上级和同僚面前,扒光了女学员的衣服示众;天下乌鸦一般黑,也就可想而知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是什么货色。它们发泄的都是兽性,干出的都是兽行。…… 穿着警服的何雪健犯下人神共愤的丑事,就决非什么偶然事件。只要从组织上、思想上加入了共产邪党这个黑帮,就被种进腐烂的邪恶土壤,只要条件适宜,邪性就会生长,兽行就会表现。不从邪教组织的高度来理解共产邪党,实在无法解释一起又一起在神州大地上发生的罪恶,就无法找到落在中国人身上的种种悲剧与不幸的根源。这是我从自己亲身经历中得出的结论。”

结语

如果没有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群众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驱使,没有“610”办公室的撑腰和壮胆,何雪健怎敢在派出所内、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公然连续强奸妇女?各级公安机关怎敢不去惩治罪犯,而去对受害者和知情人威逼封口甚至悬赏搜捕?如果不是邪恶中共与江氏相互利用打压“真善忍”,摧毁人性,用谎言、仇恨和利益将本应以除暴安良、维护正义为天职的警察变成丧尽天良的嗜血禽兽,中国怎会呈现今天这样一个群魔乱舞,每个人的母亲、女儿、妻子、姐妹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的局面?归根究底,中共邪灵才是当今中国社会一切罪恶的始作俑者。

受害人刘季芝说:“家,现在是肯定不能回了。凶手不只是一个小小的何雪健,其他凶犯还逍遥法外。凶手一日不法办,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日不结束,我就不可能平安回家。因此,我要继续揭露迫害,也希望海内外朋友们继续支持我们,在世人的注视和谴责下,坏人就不敢再继续迫害好人,在持续不断的严惩呼声中,真凶才会最后归案。只有还法轮功一个公道,我才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至今,河北涿州强暴案仍无积极结果,受害人、证人仍逃亡在外不能回家,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仍然在遭受迫害。我们决不允许此案无果而终,只要案件一天得不到公正的处理、罪犯一天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就决不会停止正义的呼声!邪恶终将灭尽,这是天理的定数决定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