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扰在亲情里的教训


【明慧网2006年3月11日】回想起来,我被亲情搅扰、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已有四年多了,在这一过程中,由于自己一直没有以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妻子,导致夫妻矛盾逐步激化,直到此刻自己猛醒之时,事情才从根本上出现了良好的转机。

妻子一直反对我修炼,从来不听不信真相,并以不阻止我修炼为条件,让我也别干涉她的事,她在世俗观念驱使下放任自己,业余时间几乎玩乐在外,对家事、孩子心不在焉。她越是这样,我越看不上她,认为她不可救药,我和她基本是各行其是了。

两年前别人对我说她有了外遇了,我听了真如当头一棒。我开始反省自己,通过学法并和同修交流,找到了自己许多问题,知道是因为自己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开始改变自己,多关心她,多和她交流、沟通,承认自己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对。她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表示要从新做好。过那一关时,师父在梦中点化我给我打了70分。

然而那一次教训并没有使我彻底反思自己的有漏之处——源于自私的对亲情和名誉的执著,我找自己的问题是出于维护自己的亲情和名誉,根子上的私心根本没有意识到。最明显的人的认识是我原谅了她的过错,她应该感激我,一切应该做好,听我的话。同时,我对名的执著越来越强烈,怕别人说三道四。对情的执著也没减少,担心她欺骗我、背叛我。我这样的人心导致她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过错,仍然玩乐自在,不顾家,不听劝。我有时几乎暴跳怒吼,用离婚吓唬她,她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照样我行我素。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妻子自己是能管住的,管不住是很没面子的,是不可接受的,特别是她过去一直是贤妻良母,对我言听计从,现在却是这样的。我很无助、很无奈。

就在几天前,接连有人对我说她在外面如何如何,让我管管她。睡梦中我又梦见自己躯体内竟有钢筋框架被拧动往外抽。我终于悟到这是师父在多方面点化我,让我彻底找出自己执著和漏洞。我两夜不眠,终于认识到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在自己身上,是因为我做的不好、心性有漏才被邪恶钻空子。一是对情的执著,我心理有明显的大男子主义,妻子听命于丈夫是应该的,对丈夫好也是应该的,不仅不能失去她,而且她应该是很好的;二是对名的执著,总是担心、怀疑她做有损我名声的事,担心、怀疑别人知道她如何如何了;三是自私,面对这个问题,我总是先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完全认识到是自己的不对才造成她这样。

我几乎泪水涟涟,终于生起正念。对于情,我应该坦然面对一切,我要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了我该做和能做的,她再不听,那就由她去吧,不再有丝毫的牵连和留恋;对于名,任你常人指点说谈,与其越担心越有鬼,干脆扯下脸来随便谁去说好了。本着这一心态,以修炼人慈悲救人的善念与妻子進行了畅谈,她认真听我讲(她能接受的)一切的来龙去脉,明显感到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一样,真正摆脱了邪灵附体的控制,恢复了她人的状态。她决心要改变自己。当天,她周身出了好多红疙瘩,我悟到是邪灵被清理掉了。从此她也愿意听我讲真相了,《风雨天地行》、《九评》光盘也都愿意看了。

睡梦中,我清晰梦见一条大蛇长着九个头,九个头被我用菜刀一个一个的砍掉了。现在我们的家庭气氛和谐融洽,我彻底去掉了这方面的人的认识,妻子也彻底改变了错误,孩子也比以前听话了。我因为认真吸取了教训,现在更精進了。

我的经历给我的教训是深刻的,如果我开始就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如果我时时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如果我对邪恶的迫害不掉以轻心,我就不会走四年的弯路,就不会使妻子和自己遭受那么多的干扰迫害。更多的生命也许会被我救起。

最后敬引师尊《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以与同修重温:

“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其实,重情就是在维护这个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这个道理。”“佛、菩萨、罗汉、神他不在这个情中,三界外的神没有人的这个情。但是没有了人情,不等于不爱护别人。他有更高的东西,叫做慈悲,是更高尚,更广大,更美好的。情是一个三界内的因素。”

个人所悟,不当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