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法弟子赵爱军、周海霞夫妻被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2日】新疆石河子市大法弟子赵爱军、周海霞夫妻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当地邪恶之徒抓捕关押迫害。赵爱军在2003年被石河子恶警绑架后曾正念走脱,随后就遭到非法通缉,后一家三口一起被迫流离失所。赵爱军于今年2月14日在乌鲁木齐街上行走时,再次被三个恶警绑架,目前被关押在新疆石河子市第一看守所。

赵爱军一直绝食抗议,身体已极度虚弱。恶警给赵爱军铐上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手铐,他们在赵爱军身上没有搜到任何它们想要的证据,却扬言“决不放人,要重判”。

2月20日,恶警在乌市喀什东路等街道贴出印有赵爱军、周海霞夫妻二人照片的非法通缉令,企图抓捕周海霞。现在周海霞一人带着2岁的孩子,处境艰难。

以下是赵爱军、周海霞夫妻被迫害经历:

两次赴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关押

赵爱军、周海霞夫妻两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20以来一直遭到迫害。赵爱军原是石河子市公安局的一名巡警。99年7.20打压后,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停止工作,天天在单位干打扫卫生的活。9月20日石河子市公安局以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开除了他的公务员职务,让他在保安公司当了名工人。

周海霞原是石河子市东热电厂职工,因为拒绝在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厂党委书记曲银昌一度将周海霞绑架到厂里,在她强烈抗议下,才放她回家,但却让她下岗,只发生活费,每天还得按时去厂里接受看管。

赵爱军、周海霞夫妻只因为坚持修炼就失去正常工作,又无处说理,于是在99年10月3日去石河子广场炼功,结果被石河子公安局政保科的王科平、徐宁东等人非法抄家,周海霞被拘留了11天,赵爱军被拘留15天。

10月底,赵爱军、周海霞夫妻去北京上访,11月初到北京,听说信访办已成了各地警察直接抓人的场所,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截回去关入看守所,赵爱军、周海霞只有再次用在广场炼功表达心声。

11月4日那天,赵爱军、周海霞夫妻与安徽来的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围成一圈打坐,警车将他们抓进了前门派出所。赵爱军、周海霞夫妻都被铐背铐3个多小时,手腕被勒伤,当晚被送回石河子驻京办,两人先后在半夜都跑了出来。

夫妻两人决定再去天安门,多去一次,就多一份表达心声的力量。11月10日,他们登上天安门城楼,城楼上男女便衣很多,他们毫不理会,站在城楼上喊了“法轮大法”好,然后炼起了第一套功法。

他们两人被关进北京崇文区看守所9天。周海霞绝食抗议,被野蛮插鼻管灌食,恶警指使一名男犯人将她按在地上,用一种粗硬的黄色管子从鼻子里插进去,结果插进了周海霞的肺里,她立刻被水呛的窒息了好几分钟,差一点被呛死,恶人才把管子拔出来。

石河子恶警乘飞机过来,将赵爱军、周海霞夫妻抓回石河子,戴着手铐脚镣关在莫索湾看守所,自11月10日-12月30日共被非法关押了50天,后来本地公安局非法判赵爱军3年、周海霞2年劳教。

周海霞遭劳教所残酷迫害无限加期 走脱时不幸重伤

周海霞被关入乌鲁木齐乌拉泊劳教所,这里关的大部份是吸毒者,她被分在严管号,40多人挤在一间20平方米的房间,每天天不亮就被象赶畜生一样赶去干活,扛50多公斤的麻袋,强迫劳役17、18个小时,干活期间,狱警几乎不住的骂着难以入耳的脏话,不让有1分钟的休息,也不让上厕所,只许在吃饭时有1小时自己的时间。就这样每天要干到凌晨1、2点钟,碰到狱警不高兴,就要到3、4点或者被罚不让回去吃饭,或被拉到雪地里挨冻。第二天照样天不亮就起床干活。

该劳教所后来汇集了全新疆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女队恶警指导员巴小梅为转化法轮功,使用极尽邪恶狠毒的招术,指使同监舍的吸毒犯对周海霞殴打,周海霞脸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是常事。2000年,周海霞再次绝食抵制迫害,遭到毒打和野蛮灌食,还每天24小时罚站不让睡觉,一连6天6夜。狱警还非法取消了全监舍人的接见权力,全监舍40余人一下子全把矛头指向周海霞,逼她进食。这是恶党一贯的整人招术,挑起大部份人仇恨法轮功,狱警见周海霞不为所动,就变本加厉,惩罚全部吸毒犯“蹶着”,即两腿叉开,两手撑到脚上,弯腰头朝下。时间一长,她们受不了了,有人甚至给周海霞跪下求她吃饭,整个监舍一片哭声。

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迫害再次升级。女队恶警指导员巴小梅与劳教所副政委马小琴勾结,于2月8日前后将关押于此的全疆各地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半夜挨个拉入办公室,用4、5根高压电棒长时间电击法轮功学员的口、鼻、耳后、手及身体各敏感部位,时间长达30分钟至2小时不等。被用刑的学员颜面、脖子等处皮肤焦糊、发黑或双腿难以行走。这次90%的同修被行刑,行恶者有巴小梅、袁婷婷、李小婷、王岩、彭怀东等。

2月10日探监日,法轮功学员将被电刑拷打的事向家人曝光,劳教所恼羞成怒,从此不许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探视。自此,周海霞的家人一直见不上她。

2001年,劳教所给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无端延长劳教期限,周海霞被非法延期8个月。她因此上书劳教局复议,复议书却被队长李宗平扣压,周海霞又辗转托家人代交复议书到劳教局,却未给任何回复。

2002年4月,周海霞被送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共党委办的“洗脑班”。在那里,集中了一批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恶党党委头目,他们是:满宗州(自治区党委副秘书长)、马鹏程、仝玉杰(自治区公安厅某处副处长)、魏某某及各单位的相关负责人等。由法轮功学员各自的所在单位两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24小时严密监控不离左右,先是来软的,用伪善骗取好感,10几天后见无效,就来硬的,劳教所马小琴讲话威胁:不转化就送回劳教所干最重的活,到期也不放人,永远不让回家。

周海霞因不转化,5月又被非法劳教。2002年7月14日,被原单位石河子东热电厂保卫科接出,又转入石河子南源宾馆“洗脑班”迫害。

就这样,劳教期及非法延长期都满了之后,仍不让周海霞回家,甚至家人都不准来看一眼。周海霞当时就是一念,要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要离开这个魔窟。

2002年7月31日夜里,周海霞将床单绑在窗户上准备从三楼顺下去,但不小心摔了下去,被送进石河子医学院,当时周海霞腰椎压缩性骨折,左脚开放性骨折,伤口大量出血,全身还有多处轻微骨折,医院做了手术,左脚打了钢钉,一周后腰椎上了钢卡固定,20天后出院回家,通过学法炼功,2个月后周海霞又站起来了。

赵爱军遭劳教所苦役迫害 后机智走脱

赵爱军被不法之徒非法送3年劳教后,先是被关在新疆乌苏劳教所,每天10几个小时的强体力苦役,挖路基、管沟,当时他姐姐去探视,看到他人又黑又瘦。

2000年8月,全疆各地的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昌吉劳教所迫害,恶警用电棒、毒打、体罚、超时强体力苦役,威逼他们“转化”。赵爱军一直抵制迫害,坚决不“转化”,被延期4个月。

2003年3月,赵爱军回到家中,当地幸福路派出所以他不去报到为由,注销了他的户口。原单位工作也失去了,赵爱军只好去打工挣钱。在此期间,他原单位仍经常派人跟踪监视他。

2003年8月7日,赵爱军刚下班回家,早已等在楼门口的国保支队恶警徐宁东、宋礼等人一拥而上,将他强行绑架到巡警大队地下室,随后又来抄家。当时赵爱军的妻子周海霞怀孕5个多月,恶警不由分说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几本99年之前出版的大法书及3盒炼功音乐带。

当晚,恶警徐宁东把赵爱军铐上背铐,2、3个小时后才解开。第二天早7点许,赵爱军乘看守的恶警睡着了,翻墙跑了出来。从此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610、国保支队非法通缉赵爱军、周海霞

国保恶警找不到赵爱军,非法发通缉令,并派人住在他家对门监视。赵爱军家对门是以前的同事巡警马国强,他也参与迫害,赵爱军家里和亲戚的电话都被监听着。

12月,周海霞住院生孩子,国保支队倾力出动,在医院门口派了2辆车把守,产房派了女特务,穿着白大褂随意出入。周海霞出院后,他们又住进对门,24小时监视出入家人,连姐夫都被跟踪了。姐夫说它们一句,它们竟然恶言以对。赵爱军流离失所,周海霞一个人带着女儿艰难度日,没有生活来源,无法出去工作,只能依靠姐姐照顾。孩子从出生到1岁8个月,都没见过父亲。

610、国保支队一直都未放松查找赵爱军的下落,周海霞每次出门,都有人跟踪监视她。

2004年10月,610办公室的副主任薛跃锦、郭天强及居委会的人一起到家里,向周海霞逼问赵爱军的下落。薛跃锦还当着周海霞母亲的面威胁周海霞,周海霞义正词严的例数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劳教所的非人折磨,一群人哑口无言,没了嚣张的气焰。

2005年8月,周海霞与赵爱军联系上了,带着1岁8个月的孩子在外地与丈夫团聚。

今年2月14日,赵爱军在乌鲁木齐街上行走时被三个恶警绑架,被秘密关押十天后,才将拘留通知送交赵爱军的姐姐。赵爱军被关押在新疆石河子市第一看守所,一直被铐着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手铐。恶警在赵爱军身上没有搜到任何它们想要的证据,却扬言“决不放人,要重判”。

赵爱军一直绝食抗议,家人仅见过他一面,看到他身体已极度虚弱。专管此事的国保支队李某还威胁家人,不许声张此事。

2月20日,恶警在乌市喀什东路等街道又贴出印有赵爱军、周海霞夫妻二人照片的通缉令,企图非法抓捕周海霞。现在周海霞一人带着2岁的孩子,处境艰难。

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任何法律,即使它们掌握了所谓的“证据”,那也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揭露被迫害的正当言行。邪党干尽伤天害理的事,却不敢、也不允许人揭穿,讲了就说是“犯罪”,颠倒黑白,就是怕它们的罪行曝光。

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能够将此事立案,彻底追查乌鲁木齐及新疆石河子610办公室、国保支队对赵爱军夫妇的迫害,营救赵爱军。

现主管迫害赵爱军的是一姓李的国保人员,电话0993-291324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