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惊惶狗急跳墙 河北强奸案受害人再遭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2005年11月21日,联合国反酷刑事务专员诺瓦克到访中国,作为10年来,联合国反酷刑机构第一位访问中国的官员,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十二天的有关酷刑方面的实地调查。由于中共政权一贯在人权方面的恶劣记录和一贯奉行的欺骗政策,海内外学者对诺瓦克此行能否见到实际真相都表示怀疑。正当联合国反酷刑专员在中共的精心筹划和严密监控之下辗转新疆、西藏各地,开始实地调查的第四天,就在紧邻首都北京的河北省涿州市,“人民公安”公然在派出所内将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韩玉芝强奸。根据追查国际掌握的受害人刘季芝本人的证词和其他相关证据显示,强奸案发生时,另一名派出所警察王增军一直在强奸现场,亲眼目睹了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和强暴的全过程,但并没有上前制止何雪健的暴行,而是躺在另一张床上旁观。

此案中曝光出来的案情细节,例如政府办案人员翻墙夜入民宅、“办案”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式叫嚣、审讯、体罚、殴打、公开强奸、肆意罚款,以及强奸案被曝光后,中共官方极力袒护强奸犯、悬赏捉拿受害人等等的反常做法,都在提示人们,本案绝不仅仅是警察个人素质低劣造成的,而是具有深刻复杂的背景,强奸案被国际舆论极大关注,令中共惊惶失措。

丑行败露之初,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中共当局被迫于2005年12月11日正式逮捕何雪健,撤消涿州市公安局局长刘铁映的职务,同时成立了以保定市公安局局长为首的“专案组”。事态似乎正在朝着替受害妇女申张正义的方向发展。耐人寻味的是这个专案组并没有继续调查取证、法办凶手,而是一边扬言要“对何雪健从轻处理”,一边跟踪、恐吓受害者家属,对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并日夜巡逻,发动一切可利用的人力,捉拿出走在外的受害者和现场证人,每人悬赏金额竟达十万元!

在全世界的谴责声浪中,中共当局为什么不去积极惩办凶手,而是把矛头对向了受害人,甚至不惜巨额悬赏?它们究竟要掩盖什么?透过一系列违反人之常理的举动,我们可以看到这起强奸案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黑幕。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掌握的情况,11月24日-26日的整个抓捕、审讯法轮功学员的过程是由涿州市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宋小彬、副主任柴玉乔直接在现场坐镇指挥,并由东城坊镇派出所与综治办人员共同出面具体执行的。

在11月26日,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两天之后,每人被勒索了3000元罚金后才得以释放。当天,以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的名义,一共开出了5张金额为3000元人民币的收据,收款人是综治办的王会启,收款名目都是“南马基地培训费”,并加盖了综治办的公章。收据上的南马基地,位于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原南马乡政府所在地。其实就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南马洗脑“转化班”,这个转化基地不仅用于涿州市对本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保定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基地。只有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才“有权”批送法轮功学员到南马培训基地接受所谓“培训”。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刘季芝、韩玉芝等人的非法罚款收据

2005年9月,中共610系统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各级610系统紧跟主子,开始部署并实施对省内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动,并不遗余力追捕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11日,河北省610、保定市610及涿州市610共同在涿州开会,布置对法轮功的进一步迫害。两周之后,涿州市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等人便开始了对东城坊镇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大抓捕,一来是以实际行动“积极”响应河北省610系统的命令,二来可以打着610的旗号冠冕堂皇的抄家罚款,为自己捞点实在的好处。这次对刘季芝等西疃村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仅仅是他们一系列迫害行动的开端。

此次涿州召开的610会议还落实下来,要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办公室。通常,这样的办公室是直接隶属于涿州市610的。在一个小派出所增添这样一个新的机构,无疑给东城坊镇派出所的何雪健、王增军等人提供了绝好的升迁机会。于是在新一轮抓捕法轮功的行动中,如何在领导面前表现,如何从法轮功学员那里逼问出更多消息,如何表现自己办事得力,便成了何雪健、王增军、邢××、李雪朋等人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的动力。

共产邪灵对人类的善良本性有一种天然的仇恨,中共的历次运动,包括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靠对生存资料的完全垄断、对国家机器的全面控制、以及对全国人民的精神恐吓和欺骗,最大限度膨胀人性中恶的一面才得以顺利进行下去。“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是江泽民对中共610系统亲自下达的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可以用尽一切流氓手段,越恶毒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在中共从上到下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指使下,在丰厚的物质刺激与职位升迁的诱惑下,打手们人性中最邪恶的一面在中共的蓄意纵容下无限放大。

强奸案在国际曝光,使得中共当局面临巨大的压力,不处置何雪健肯定难以平息舆论的谴责声浪,而一旦真的要法办何雪健,随之暴露在公众面前的非法抓人、抄家、殴打、罚款、洗脑等违法行为则会把中共严密封锁了近七年的610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内幕撕开一个大大的口子。与此案相关的恶警王增军、当地官员宋小彬、柴玉乔、涿州市610、保定市610、河北省610将会一个个牵连着,被推到国际舆论的聚光灯下,彻底曝光。更多的迫害法轮功罪行会随之公诸于众。

因此,在强奸案过后,又有多名河北法轮功学员被抓捕。2006年2月24日,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在涿州市开会,扬言在“审判”何雪健之前,要在保定地区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说不惜抓一大批法轮功学员,也一定要找到强奸案的两个受害人,扬言要“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而且已经安排专人负责。

由于3月中共邪党召开“两会”,做贼心虚的中共为了制造表面稳定的假象,再一次掀起全国范围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浪,妄想压制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的声音。3月初传来消息,受害人刘季芝连同照顾她的女儿一起被涿州610、国保队再次绑架,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伤害,刘季芝已经处于精神失常状态。

恶党不惜一切代价掩盖事实、销毁罪证、堵住真相传播的渠道、不断抛出新的谎言,是在暴行被不断揭露曝光之后,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中共──这个由暴力、谎言、虐杀、仇恨孕育出的邪恶生灵,也只有在不断的制造恐怖、煽动仇恨的过程中才能得以苟活。中共越到末日越显疯狂,迫害还在继续发生,且变本加厉。身穿警服的小小何雪健只是中共精心豢养的一大批禽兽官员和流氓打手中的一个。河北强奸案也只是中共制造的无数人间悲剧中的一幕,是中共操纵610系统全力迫害法轮功群体的巨大阴谋中的一个血腥插曲,只要这部巨大的迫害机器还在运转,就会不断发生同样的惨剧。海外有评论指出,这种恶性事件的发生绝不是素质低下的“个体行为”,也绝不是某一个地区的不正之风,而是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默许和纵容导致的后果,是制度性强奸。

中共官方对河北强奸案至今尚无结论,凶手何雪健依然逍遥法外,受害人刘季芝却再次被中共官方绑架、精神失常。对于中共来说,公开自己迫害法轮功的绝密内幕,任人调查,就等于主动把自己交给世人审判。作为这场迫害运动的策划和发动者,中共也不可能站在正义公正的立场上,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强奸案的受害人刘季芝──一个居家的农妇在备受凌辱之后,能毅然挺身指证凶手,控诉暴行,令人敬佩。那是刘季芝在被强奸之后的一段短暂的自由时光中自己做出的选择。中共历史上,曾有多少人在中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胁迫之下,被致残、致死、逼疯;多少人虽然活着,可是他们的精神已经被迫害致死。今天刘季芝不幸再次落入魔掌,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这位可敬女子的命运。

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邪恶对正义的挑衅,必然会遭到正义的审判。我们在此严正警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及随从们,你们的犯罪行为已记录在案,无论你们怎样妄图掩盖,都不过是末日到来前的表演而已,你们的所作所为只会给你们自身带来永远偿还不尽的罪业。如果仍不知悔改,报应就在眼前。请听从善意的劝告,不要把自己的命运与中共绑在一起,为延续这个邪灵的存活而自毁前程,尽快退出中共,悬崖勒马,才有可能有你们自己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