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非法劳教 历经六年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99年7月20日,江氏突然取缔法轮功,中央电视台及其它报道播出许多谎言报道,又有多人被抓,作为国家公民的大法弟子应讲真话,为对民众、对国家负责,然而,我遭到的却是两次劳教,6年的迫害

我上书当时总理朱镕基说明真实情况与法轮功的美好,以及取缔的错误,这是对政府的相信,也是法轮功能使人道德回升的铁证。只有大法弟子在自身遭受攻击、安全遭到威胁的情况下,还在考虑国家、考虑人民,慈悲众生。然而恶党变本加厉的迫害我与众多善良的大法徒。

99年10月5日,我因给朱镕基写上访信而被抓,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非法扣押24小时,又将我拘留30天。当我问及恶警王英我犯了哪一条罪时,王英翻了好一阵子的书,也没找着怎么对付我,却蛮横的告诉我:“这用不着告诉你。”当我拿到拘留证的时候,上面说我“宣传封建迷信”。法轮功自92年传出至99年历时7个年头,何故才认定为“迷信”?这不是明摆着“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吗?堂堂拥有十几亿民众的庞大政府,竟做出如此出尔反尔的流氓举动,实在令中华蒙羞。从另一方面讲,大家知道一次拘留最多15天,我却被非法拘留30天,而且是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派出所指导员王英亲自去连山分局办的手续,这不是明摆着执法犯法吗?

在拘留期间不许复议,不许喊冤。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遭暴力殴打,我被迫害25日后,绑架到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诬蔑我扰乱公共秩序。我在家炼功,给朱写信,这些怎么能与扰乱公共秩序联系在一起呢?三年劳教期间多次因坚信法轮功而遭毒打,几乎成天的强制洗脑,每一分、每一秒甚至更小的单位时间都在屈辱与恐吓中度过,到处都是阴森恐怖的嘴脸,诽谤与辱骂成了家常便饭,而且强制奴役,不许与亲人见面,电棍电击,狼牙棒殴打,坐水泥地面的压力时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是因为大法在心,使我相信善恶有报,使我相信“真善忍”,相信自己是好人,相信法是大好法。

我走过三年的牢狱迫害后,回到家中,已是三岁孩子的爸爸,孩子自出生就没见过爸爸,妻子十几岁丧母,二十几岁丧父,刚刚结婚4年,怀孕3个月丈夫就被绑架走。我知道这三年,他们食不甘味,夜不成眠,整日的提心吊胆,同样遭受着迫害,真是“苛政猛于虎”呀。可是我们只是不幸家庭中的一个,象我这样遭受迫害的家庭不知有多少,甚至更邪恶的迫害,所以说,取缔“法轮功”是无人性的,是政府对民众不负责任的表现。

然而无人性的迫害,在我回家4个月零18天的时候,也就是2003年2月20日晚12点,沙河营子派出所恶警象强盗一样,跳墙入院,无任何凭据将我绑架走,于次日傍晚送至拘留所,非法拘留30天。迫害25天后,绑架到教养院。上次还告诉我说我扰乱秩序,这一次因为什么教养我,都不知道,这使我更加认清了这是一场迫害。而且手段是邪恶的流氓行为,是无法律依据的,也是不讲法律的。2003年这一年比前三年更邪恶,法轮功学员不妥协,就被电棍电个不停,而且成天的坐凉板凳、强制洗脑,不许会见,恶警齐志平几乎每半小时查视一遍,而且有监视器监视。2004年恶警丁文学出手打人,逼我不许炼功。

多年的迫害致使我身体极度虚弱,行走困难,两腿麻木,经多次要求就医后,去医院检查一次。可笑的是我们一行三人都是腿有毛病,结果到医院每人做一个心电图就回来了,这就是教养院的体检。

六年的非法劳教,使我看到所谓的法律,它的真实身份不是保护人民的利益,而是当权者手中打人的棒子,司法与司法警察他们不是保护人民利益的钢铁长城,这些都是魔鬼的画皮,它们的真实面孔是当权者的走卒,他们是没有判断是非能力的机器。

这场迫害的邪恶,他们的罪恶给我和我的家人所带来的痛苦,我是无法用笔来倾诉出来的,我只希望人们能通过我的迫害经历认清正邪善恶,这是一场对法轮功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民众,是无辜的受害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