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使我们一家骨肉分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2日】以前我体弱多病,有胃炎,肝炎,等多种疾病,吃不进饭,生活都很难自理 ,被病魔折磨的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1998 我有幸学了法轮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真理,人活着要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按着大法的要求做,不知不觉中我的病没有了,一身轻松,心情舒畅,家庭和睦,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我不知怎样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心好好修炼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可惜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就象天塌了一样。江氏流氓集团谣言四起,毒害众生。对法轮功进行邪恶迫害,就象土匪扫荡,抄家,劳教,判刑,对法轮功学员用尽了残酷的手段,千千万万个家庭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的家庭也同样遭到了迫害,一家三口人分在三处,我那可怜的女儿从六岁开始就遭受魔难,至今仍没有安定的家。现在连他的父亲也没有了家。

2000年4月份,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上访本是公民的权利,可江泽民大胆包天,无视法律,践踏法律之上,剥夺了公民仅有的自由。我被北京恶警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半月,受尽了非人折磨。后又被莱芜恶警劫持到莱芜公安局,恶警柳青逼迫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坚决不写。

后来女儿父亲单位的保卫科把我送回家。从此恶警不断的去我家骚扰威胁,泰钢保卫科恶人逼迫孩子的父亲与我离婚,他不同意,就把他的工资卡拿去,不发给他工资,还要开除他。莱芜公安局和铁车派出所也逼迫他与我离婚,铁车派出所李军经常带人去我家要5000元钱,还经常不管白天黑夜象土匪似的去我父母家翻箱倒柜连喊带叫要5000元钱,没钱就烧房子。

2000年冬天,我又一次进京上访,又被恶警绑架,铁车派出所把我关押在派出所冻了一晚上,第二天又绑架到莱芜拘留所,在途中铁车派出所卞龙亮(家住莱芜市东铁车村)把我关入拘留所,去我家威胁孩子的父亲与我离婚。

2001年2月份,铁车派出所姓苏的与姓李的又一次闯进我家,骗孩子的父亲说让我去开会一会就回来。我看穿了他们的诡计,我坚决不去。因为他们经常把大法弟子骗去关起来迫害,然后逼大法弟子家人交钱。他们看我不去,暴露出邪恶本质,绑架我过程中,把我摔出几米远,脚脖崴断,只有一层皮连着,不能站立。

就是这样两个恶警也不放过。还是把我拖上车,关押莱芜拘留所半月,我的脚疼的睡不着觉,整个脚青肿到小腿,穿不上鞋。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还逼迫孩子的父亲交钱。

放我时,恶警威胁孩子的父亲,说我不写保证书,要把我关到铁车“转化”班,或者送去劳教。恶警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孩子的父亲,他终于承受不住,我为了不连累他,在离婚证书上签了字,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5年冬天,孩子的父亲领着孩子又组织了家庭,把我们辛辛苦苦挣的所有家产都拿给女方,我们省吃俭用的积蓄投进了一万多,还给女方装饰了房子。我想只要他和孩子能幸福让他去吧,有机会我会谢谢那位大嫂帮我照顾孩子。

可是不象我想的那样,孩子的父亲空手而归,再也不愿去了,他又黑又瘦,精神打击很大,差点走上了绝路。一个大男人哭着对我说:“我对不起你,我这是报应,你把孩子接来,我不活了。”我一再劝他要替对方想想,那位大嫂也不容易,劝他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处处为别人着想,让着她一点,既然这样就在那好好过吧。孩子的父亲说实在承受不住了。

我与孩子的父亲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今天这么落魄,可怜无助,身体消瘦,以泪洗面。也难怪他这样痛苦,一家三口人被迫拆散分在三处,无家可归。我作为大法弟子只能劝善:你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自杀有罪的,你真的要自杀那可真后悔晚了,那是真正生命的销毁,相当可怕。

我奉劝所有迫害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家人的人,为了你们的美好的未来,为了你们一家人的幸福,不要受江氏集团的毒害,不要再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