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2005年2月2日晚,我和另一大法弟子一起出去发资料和贴“法轮大法好”,被恶人非法跟踪,被卫星路派出所的恶警非法抓捕。当时我们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说不管你们说不说,都能给你送進劳教所。当晚,我们被送到看守所。“610”提审我们让我们说真相资料的来源,我们不说。3月8日,恶人非法送我们俩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被逼写“五书”,我们不写,他们就体罚不让睡觉,用电棍打,并威胁家人。因为我丈夫得脑血栓已经四年了,儿子上学,家里全靠我一人挣钱来维持这个家,他们说我不写,就没有人情,只顾自己。最后恶警让帮教按着手,强制在“五书”上按手印。这不是我自己亲自写的,我不承认。

在师父的教诲下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很快写了严正声明,“五书”全部作废。恶警就对我施加压力,让我的家人不安宁,让家人和“610”一起来“帮教”,我也没有动心。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我更加有了信心,最后我什么也不配合它们,不写什么了,它们也不找我了。

在劳教所里,恶警不仅迫害大法弟子,还要公然造假。2005年夏天,大法弟子姚淑清被三名恶警用电棍电,电的浑身都是一条条的红印,还被罚站二十七天,最后她的脚都肿了,走路都费劲。姚淑清开始绝食。

大法弟子丁海清也经常挨打。在姚淑清绝食的第四天上午,做操时,丁海清看见所长田某,她就跑过去,找田某说她被打的事,田所长问她是那个队的,她说是七大队的。丁海清说,她们都快打死我了。所长田某说:你先回去吧。丁海清回来后又挨了一顿毒打。当天晚上,田某来到七大队不知说了什么,从那以后丁海清不再挨打,姚淑清也不被体罚了。

从2005年5月份开始,劳教所里让我们开门睡觉,夏天蚊子咬,冬天也一直开门睡觉。11月份,丁海清又找到所长说要关门睡觉,否则我就不干活。所长当时没有办法。第二天,丁海清饭堂上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到恶警的迫害,被绑在死人床上,从11月4日一直到14日才放,还不让她睡觉。中途,大法弟子王玉莲跟所长马某说放人,马某说所里有这个规定,就没有放。丁海清被放回来以后,就开始不干活了,告诉大家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劳教所还有造假,说我一天干5个小时的活,实际上,我每天干12个小时的活,劳教所谎称我们还有接见日、休息日,其实根本没有的事。恶警们往所里交生产产值本上写,说早上8点干活到10点,下午2点到7点,中途还有吃饭的时间,还让班委签字跟她们造假。造假的有大队长叫侯志红,还有王丽华。

非法劳教到期后,我回到了家,但是我家已经关门闭户半年多了。在我流离失所的半年多,全靠大法弟子和亲人的照看,是我妹妹和小叔子他们把我接到他们家呆了几天。我还得重建家园,走好最后正法修炼的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