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圆容大法明慧网

——兼与亚太地区大法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29日】几年前我就深刻的体会到明慧网在正法中、在大法弟子修炼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是无可估量的,觉的自己也应该写文章去圆容,可几乎每次都是觉的有东西要写,有东西可写,提起笔来写了几行,接下来不是思绪有些烦乱起来而写不下去,就是突然很忙,最后多半是半途搁笔了,甚至成稿了都觉的信心不足而没有投稿。

前些时候有同修文章提到一段时间明慧网稿源不足,呼吁大家多投稿。我虽然很想配合,但思想中重重观念障碍着,所以一直没有做好。最近因读同修切磋文章而引发了一场深刻的思考,从中放下了更多的自我,破除了向明慧网投稿的思想障碍。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希望有更多的同修来用心支持明慧网。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从自问“我为什么做不到”到喝问“你为什么做不到”之间的玄奥

看了明慧网3月12日文章《发送迫害案例时不容忽视的一点》,文中同修提到:“……不要在上网资料中公开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一些个人信息……比如,一篇报道一同修遭到绑架、迫害,当地同修在网上公开了该同修是当地主要协调人之一,什么时间开始流离失所,什么时候开始做大法真相工作,什么时候在某地与其他同修遭到邪恶围捕时,正念走脱等……把这些本可以也应该省去的细节也写了出来,恶警得知了这些细节后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经验,也是教训,我们在揭露邪恶之徒的迫害时,也要注意怎么样既把问题阐述清楚,又保护了同修。”

我心里想,说的很对,因为我当时看到那篇报道时也有个强烈的想法,觉的应该要向那位作者同修提醒一下,也希望所有的同修以后都不要这样。直到今天终于有人写出来,我想,早应该有人写出来才好。我突然觉的自己发出来的这一念有些不讲道理,我扪心自问:
- “早就应该有人写出来?应该谁写?”
答:“大法弟子”
- “我不是大法弟子吗?”
答:“是大法弟子。”
- “那我为什么自己看到了也想到了却不写,非得要等别人去写好了,还说早就应该写?”
答:“我好象……好象不具备条件。”
- “什么条件呢?”
答:“一个是忙,二个是不会写。”
- “正法中这么要紧的事情能因为一点点条件不具备就耽搁吗?没有条件不也得创造条件吗?师父不是教过我们凭大法弟子的正念也得打出一片天来的法吗?再说是真的不具备条件吗?还是在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找辩护的理由呢?写这样的文章难道还要追求文采吗?主要不就是凭着对大法负责的这颗心吗?”

这时,我略加思考,隐约觉的这两个理由都不够充分,不符合事实,都不“真”。是在掩盖什么,是在搪塞,于是我继续挖根,继续自问:
- “我忙,我忙什么呢?”
答:“忙一些自己认为重要的正法项目。”
- “写这样的文章不是更重要吗?”
答:“好象是更重要。”
- “那就应该先写文章,为什么不做到呢?”

这时我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如果再这样把同修的情况提供给邪恶,将给我们的好同修带来多大的魔难,给正法带来多大的损失,看到了就应该立即提醒同修!一瞬间又闪过:我那些正法项目真的很重要,不能耽搁的。一会儿又闪过:还是同修的安全更要紧,必须得写。我这时明知道应该去写文章圆容整体,可还是不情愿,还是找不清这个“不情愿”的根,也挖不掉。

这时,我想起师父和大法,觉的毫无疑义要听师父的话,要先他后我,要先考虑同修,先圆容整体,顿时正念一下子强了很多。我想:“我必须要做到。”可静下来我还是觉的有点不情愿。

为什么想做到,又不情愿、做不到呢?我反复的一遍一遍的找自己,一遍一遍的问自己:“我为什么做不到?”“我为什么做不到呢?”可始终找不出答案。最后,我觉的有些烦乱的思绪袭来,使我有点想不下去了,我打起精神,猛的一坐正,恨铁不成钢似的在心中大声喝问自己:“你为什么做不到?”

谁知这一问,竟使我恍然间如从梦中初醒,因为我发现一个很大的变化:开始时的“我为什么做不到”的自问现在变成了“你为什么做不到”的质问。这使我若有所悟:是谁在质问?在质问谁呢?这不有两个思想观念在头脑中起作用吗?

这时我发现确实有两个思想观念在头脑中争斗:一个是执著于完成自己的项目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的私念;一个是先他后我的,同化大法的纯真的正念。长期以来,就是那些维护自我、要成就自我的私念主宰着身体和思想,执著于完成能让自己认为有成就感的项目,却不愿去更好的圆容整体,当身体和思想的真正的主——主元神和不断复活的神的一面一旦意识到这样不对时,这些观念马上在大脑中演化出一念:我完成这个项目是为了大法,动机是很纯的!从而继续迷惑主元神,主宰身体和思想,从而继续执著自我而不去圆容整体,阻碍、干扰着正法。

今日当我看到同修的文章,触动了正念、增强了正念,要放下、抛弃那些私念而去圆容大法时,它就在大脑中反映出一念:我没有条件,没有时间,不会写……并且产生杂念,使我心情烦乱,干扰我用正念思考问题。等到我想起了师父和大法,师父和大法给予了法的力量,加持了正念,主意识一清醒,才发现“不想做到、做不到”的是恰恰是这个自私的观念,而并不是真正的我,于是指问它:“你为什么做不到?”一分清它,一曝光它时,在正念面前,它马上就烟消云散,心中顿时觉的豁然开朗了。

我悟到,这些观念是旧宇宙败坏生命和物质的一部份,是旧势力企图控制大法弟子,从而形成间隔干扰正法的邪恶安排中的一部份。在已经走向“坏”、“灭”最后阶段的旧宇宙中,为私成了宇宙中的生命维持活力的动力保障。生命想问题的出发点都是如何圆容自己,以完成自己的所想所要为重,所以在大法弟子中会表现出执著于自己的项目。这种看重自己的所想所要而不能圆容大法的变异观念与旧势力在正法中所持的想法如出一辙,这也是旧势力走向自我毁灭的关键原因。而未来的宇宙是纯正无私的、是为他的,生命以圆容大法、圆容众生、圆容他人为重,从而能达到永远的不灭,这与旧宇宙是根本不同的。作为大法修炼者,毫无疑问要放下自我,圆容大法,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二.“不会写”原来是好名之心的一把“保护伞”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感到我能做的到更多的放下自我去圆容整体了。如果事情重来,我会放下自己的项目去写文章向明慧网投稿。然而接着我头脑中又反映出了一念:可是我不怎么会写。是啊,虽然我大学毕业,还从事过几年的文秘工作,而且还有些常人说我写的还不错,但提到明慧文章,我一直是觉的自己不会写,一提写材料就有畏难情绪。对于这一点,我一直就觉的不对头。但一直没有找到原因。我想,我今天一定要挖出它这个根子来,不能再让它成为证实大法、圆容大法的障碍。

为什么认为自己不会写并且不愿意写呢?我仔细想了想,是因为过去工作中写出来的公文,有时领导不一定满意;现在写出来的证实法文章,有的不一定能发表。因此感觉不写倒还没事,一写就有可能遭受挫折,所以一提笔就有心理压力。这实际上是好名之心受到了挫折而产生出了自卑心,“不会写”是自卑心为了避免再受挫折和伤害而编出来的逃避的借口,不想写和一写就感到心理压力是因为怕名利受到伤害的怕心在起作用。

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有时一提笔就忙或心烦,最后被动的或主动的去忙别的事,实际上是这些求名之心派生出来的执著心被邪恶利用来对我進行干扰。而我呢,很多时候有了放下笔去忙别的事的理由,心里反而有一种轻松感、解脱感,实际上是在求安逸中,在求干扰,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心安理得的被邪恶干扰到如今而浑然不觉。

我反问自己:写出来的公文让领导都满意,可能吗?即使写作水平再高,如果写出来的证实法文章都发表,那你还用修吗?所以写的过程也是一个发现执著、修去执著和总结提高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为什么这么执著于结果、得失呢?这么患得患失,符合修炼人的心性吗?

是啊,并不是我真的一点不会写,而是求名之心怕受到伤害而在我头脑中给我演化出了一个假相,“不会写”、“不写”就是好名之心的一把“保护伞”。一认清它,一去掉它,我再也不感觉自己不会写了。

三.走正路才是助师正法

去掉了“没时间”这一念,又识破了“不会写”这一念,我想,现在我向明慧投稿应该没有思想障碍了吧,以后就要做好,多写稿支持大法弟子的网站。这时头脑中又冒出了一念:就算发不发表对个人来说没多大关系,不要执著,但是写文章很花时间的,万一花了很多时间写出一篇文章来又没发表,岂不浪费了时间。还不如做点其他的证实法的事更有利于正法形势的好转。

这时,我就有点犯难了,两个念头,看上去都是为了正法,但一个是要写,一个是不写。到底哪一个更有利于正法形势呢?类似的问题以后还会经常碰到,到底该如何取舍?

怎么办呢?还是以法来衡量吧。我想,为什么出现这么邪恶的局面呢?从法中,我理解到了,是旧势力的生命执意要考验大法弟子才造成的。为什么形势会不断好转、环境变宽松了呢?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不断的完成了这么多的证实法项目、不怕苦不怕累的做而做出来的吗?不对。

师父讲过:“神牢牢的掌握着人类社会的一切。”(《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第5页)

师父讲过:“今天为什么大家感到环境轻松了?因为你们在讲清真象中向世人、向媒体、向各国政府讲清了我们被迫害的真象,你们在常人社会善良与慈悲和大法弟子正的表现,得到了世人的证实,得到了神的证实所以才有今天的环境。”(《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明白了,真正的原因是大法弟子走的正了,越来越同化大法,越来越符合法在不同层次的要求了,是师父的正法洪势、众神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的认可才使世间形势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那么我们心性更高,思想更纯,正念更强,路走的更正,才能更好的配合师父的正法洪势,推动世间的正法形势的進程,才是更好的助师正法。

这两个念头,一个是根据自身情况和正法需要而不惜付出去圆容法,使明慧网越办越好,一种是害怕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报”而不去做。孰正孰邪,孰对孰错,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真正的我,不就应该以法为重吗?这个以“会耽误时间,不利于正法大局”为借口而不写的想法,不就是执著于成就自己的项目这个自私观念演化出来的又一种假理吗?如果大法弟子都没有自己固有的观念和执著自己的项目那种私心,而是视正法的需要去做,无条件的圆容大法,哪里最需要,大家力量就往哪里,哪里有遗漏和不足,大家的智慧和正念就往哪里,使之圆容,使之无漏,当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这样去想问题,这样去做的时候,这不是以大道无形的方式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吗?一有漏洞马上就圆容了,旧势力的黑手、各种邪恶的生命还能从什么地方钻到空子呢?它们还能从什么地方制造出魔难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呢?它们还有什么在宇宙中继续存在的理由呢?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真正做到这样,不就是正法到了最后期的表现吗?走正路不就是最好的推动了世间正法的形势,配合了师父的正法要求吗?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放下自我去支持大法明慧网,去无条件的同化和圆容大法呢?

至此,我真正感觉到心中朗朗,阻碍我向明慧网投稿的观念已全部灰飞烟灭、再也不复存在了,于是,我提起笔来,把这一段心路历程写下来与同修分享。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