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冀州大法弟子李会民生前遭遇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3日】河北省冀州市大法弟子李会民曾被非法关押于河北冀东监狱,历经五年非人迫害。2006年2月5日晨,身心备受摧残的李会民含冤离世。

下文是辗转留下的李会民生前遭迫害的自述,以之为恶人罪行的佐证,现公诸于世。


我叫李会民,52年生人。1995年开始修大法,我的变化很大,身心健康,村里人没有说我不好的。脾气也由急躁变的平和了,早先那些跟人化解不开的矛盾都化解开了,人们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在做好人。

自99年4.25开始,市区派出所赵新桥、李学智、闫肃、李某等人开始骚扰我。99年7.20迫害开始后,赵新桥等人就将我在市区派出所非法关了几天后又非法拘留半个月。我出来后,派出所的人24小时监视我,市610刘立森及公安局还指使闫肃把我的营业执照拿走,断了我和妻子的生活来源。

2000年3月我和妻子在外炼功,炼功是要入静的,这威胁到谁了?派出所的李学智、李某等人硬把我们拘留半个月。李学智伙同郑宝欣还给我加期。2000年5月,冀州市上访的人很多,政保科赵国胜指使派出所李学智、闫肃等人24小时监视我。我住的楼下是个卖家具的,人家待卖的沙发,他们不好好坐着。我说:“我没犯错,你们守着我干什么,还给邻居找麻烦,你们是怕我上访,还是逼我上访?”那个李学智说:“你当我愿意守着你呀?你既然说进京上访,我正好把你抓起来……”这样我又被绑到了看守所。

那段时间,冀州市上访的很多,市里的领导(当时市长是冀青哲,书记是杨胜忠(现任衡水地区反×教协会会长))觉得触动了他们的利益,非要找出领头的来。全县各乡的派出所把各乡许许多多炼功人掳了去,听说将大法弟子折磨的挺惨。

冀州市区这边是李学智、郑宝欣、王玉玮和一姓张的干的,他们当时给人上电刑——让人坐在地上,双手抱膝,用木棍穿过手、腿,别住,双手铐紧,大拇指缠上胶布,滴上水,再用电话机子摇,有的被电一个多小时。周雪梅母女俩被电的很惨,好些人说真话也挨电。那时我一家三口都被抓了。他们抄我家时,抄出了告江泽民的起诉书和给冀州市领导的信(我当时主要写的冀州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他们认为是我女儿写的,就电我女儿,逼问谁往我家去过,谁写的信。

当时我看大法弟子都在受苦,心想:我也得承受一些苦,所以我开始绝食,共六天。当时看守所的所长(可能叫薛增起),每天来看我,叫犯人们看着我,别摔着我,他也向公安局汇报了。晚上11点,市区孙举安用110的车放了我和我女儿。家里被抄过,乱的不成样子,当时留有抄家证明,上面有李学智、郑宝欣、王玉玮的签名。

第二天,郑宝欣和王玉玮又来了,楼下还是派出所的人24小时监视。十几天后衡水来人搞所谓的什么调查,其中有一个家伙叫王长新。

6月12日,衡水公安局王长新和冀州公安局政保科张立刚一起来抄我家,并把我非法抓走,在衡水看守所关押了半年后,我被非法判刑五年,后被非法关進唐山冀东监狱,在一支队十一中队,指导员叫毕志钰。我刚来,警察为了逼我放弃修炼,不让犯人和我说话,100多人没有和我说话的,白天两人、晚上两人监视我,把我的一言一行记录下来向警察汇报,给他们记耳目功。恶人给我戴背铐6天,手铐都勒到了肉里;4天不让睡觉;把我关小号,头在低处,脚在高处,不让睡觉;大冬天的,在四面透风的屋子里铐着我,如果上厕所,就得把衣服脱光去,回来再穿衣服。我曾在那里岔过一次气,几天不能吃饭,不能动。这是人间地狱,记录下它们的罪行,谁做的将来谁都得还。

李会民在经历了5年的身体折磨、精神迫害。强制高压洗脑、奴工劳动、强制放弃法轮功的修炼,长期高压、非人般的生活给李会民身心造成了严重迫害,血压高。2005年出狱时,李会民已是憔悴不堪,精神萎靡,经常出现走路天旋地转,走路趔趄、头晕等表现,终于2006年2月5日晨含冤离世。

人命关天,曾参与迫害他的凶手都脱不了干系,天地可鉴,罪恶昭然。中共恶党向来是利用一批人整一批人,反过来再清洗整人的人,最终天、地、人、神、鬼谁都饶不了迫害法轮功的人。你想过你将面临什么下场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