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真善忍画展的经验和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刚在德国卡姆市办完画展的时候,我觉得有很多体会要写下来,后来没有好好整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觉得好象没什么值得写了。最近又慢慢意识到这件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所以还是想和大家在这里交流一下。

准备工作

1.找展览场所

我所在的城市很小,而办画展的场地要大。去年3月份,我去找了文化办和文化处,他们都没有合适的地方,唯一的画廊到2006年的展览都排满了。后来又想到了Stadthalle,前两年的大法活动都在那里办。一看日程安排就9月有一周空,再谈了租金,老板了解我们活动的性质,以最优惠的价钱租给我们,回头和小组的学员一商量,大家觉得可以办。

我们附近的帕绍市(Passau),相对大一些,就花费一些精力和时间,当地学员找了很多的地方,教堂、画廊、文化部,都排满了,后来学员还想到暂时租用搬走的商店店面。因为时间安排上的限制,帕绍的学员只可能在10月前办,所以最后租了假日饭店(Holiday Inn)的会议厅。价钱比较高,但权衡各方面情况,他们最后定了下来。我个人感觉酒店环境很优雅,很适合艺术展,如果学员经济上能承担的话,还是值得的。常人也会觉得艺术展的品位高。我觉得,如果学员近期就想办画展,却找不到免费的场所,不妨打听一些出租的场所,当他们明白真相后,常常会给我们优惠。

当然整个找场所的过程提供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讲真相、清理环境的机会。平时我们可能都不会接触到的人,通过找展厅和大法的缘份结上了。所以即使没有租到展厅,我们也不会白跑的。再说,很多障碍也是层层突破的,最后找到合适的展厅可能是很偶然的机会,实质上是我们不断的去讲真相、不断的扫除障碍后,最后,人这一层就会反映出来,找到了各方面条件合适我们画展用的展厅。

2.运输画作,开幕式情况

画作有40幅,有的比人还高。所以运输需要面包车。从运输去展厅、小心打开包装、布置画展,到结束后拆卸、包装完好运到存放地,需要3-5名学员协调好。工作量大,干扰也大,我们思想上稍有松懈,就出麻烦。

我们这里就有新学员装运画作的时候背脊好象被重重打伤了一样,动不了了,后来通过学法很快恢复了过来,也成为了新学员证实法的亲身经历。我先生不修炼,帮忙完了画展拆卸、重新包装后,也大“病”一场,症状和我上回给总统递请愿信一样。递交的整个过程中很轻松,很顺利,回到家,就不行了,“病”的我都垮了。后来悟到“松而不懈”的道理,觉得自己要做的完成了,正念也没了。我正念足的时候,邪恶迫害不到我,可是一懈怠下来,马上给我颜色看。

这次画展,我很清楚,不管画展在進行中,还是结束了,也就是说在任何形势下,都要保持正念。这次我自己挺好,可是我先生(他很支持大法,但不修炼)“倒”下了,这就突现了我在法上的认识还需要不断提高,每次遇到关、遇到难不会和上一次相同。恰好读到一篇交流心得,提到了“跳出个人修炼发正念”,在面对邪恶迫害时,大法弟子发出的“彻底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和“彻底清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其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我发现问题就在于此,还是没有把我的正念容于正法之中。

卡姆市画展结束后的运输工作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忙,他原来参加过法轮功九天录像班,后来又去听其它的讲座了。这次来看了画展,对他触动很大,特别是站在“主佛”的雕像前,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他拔起来往前拉,他站着都失去了平衡。他自己也不停的说,能量很大,能量很大。看完画展,他竟然拿了一张凳子坐在展厅一边睡着了,我理解大概是师父在帮他调整脑袋吧。醒过来后,我们正好要集体学法,他也在一边听着。很巧,我们读的章节就是关于他的问题,他就是“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转法轮》)的情形。 我们也想帮帮他,和他多从法上交流。他也用行动来表示感谢,用他的面包车义务帮我们装卸,运输。去Passau办画展他也一口答应借给我们面包车,不收费用。本来觉得事情都安排好了,可是却在画展前一天得知他去住院了。我也感到这件事我太大意了。幸好画展开幕前,Passau的学员临时租到面包车。至于那个面包车主,竟然被医院误诊,在医院白白的折腾了这么多天,什么病也没有。

这些事明显都是干扰,被干扰的原因呢,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把别的城市的画展同样认真对待,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为什么就重视成度不同呢?同时,我们也看到邪恶对这个画展虎视眈眈,有漏马上搞破坏,但是我们有大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表象看似杂乱,实质都在按正法的需要归正着。其实,整个画展的筹备过程让我见证到的是大法的“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经过多次在本地的大法活动,我在意外情况面前镇定了许多,其实这源自对大法的坚信。因为我看到的是,任何形势干扰都不可能超过大法,心里有法在,那邪恶尽管施展其所能,来上“千条妙计”,最终也不过是为师父的“一定之规”所用而已。

在卡姆市的开幕式上,我不知道电源怎么打开,舞台灯光、话筒都没法用。紧急情况下,我们一商量,决定不用话筒了。两位嘉宾的发言比较响亮,可是画展总协调人Volker的声音一开始比较轻,好象被什么压抑着,可是渐渐的,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我们在后台都听的很清楚,能感受到全场的气氛都静止了,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的听,时间在那一刻也好象被凝固了。整个开幕式是成功的,我们这里的新学员和她的朋友非常感动,新学员说我们被笼罩在强大的祥和的能量中,她的朋友说,画展的开幕式触动了她心灵的最深处。市长提早来看美展,原先市长说他的时间安排很紧张,没有很多时间参加开幕式,接着还有一个活动要出席。后来我发现市长却是在整个开幕式从舞蹈、发言到最后的功法表演结束后才离开的。对忙碌的政客来说“早来晚走”是比较少见的。我想,是大法的纯正祥和留住了他的心、留住了他匆匆的脚步。

说到开幕式,就想提一提我们的炼功小组做了哪些准备工作。一位学员买了一套中国茶具,一个壶,6个杯子,有学员带来了中国茶。另一位学员负责泡茶,换洗杯子。开幕式结束后,发现茶叶放得太多,茶太苦了。这一类的小节请大家下一次稍加注意。我们还去中国店买了小点心,奶油青豆,华夫饼干。立地的桌子上我们铺了黄色的纸台布,用各色莲花做装饰,还有学员准备了吊兰新芽栽种的小盆景让桌子显得颇有生机。这位学员还做了不少这个小盆景,花盆上粘一朵莲花,送给来宾做美展留念。赠送小盆景的主意是德国学员想到的,我觉得德国学员在这方面普遍比中国学员考虑周到。比方说,办法轮大法信息日,他们就会想到为参加活动的同修准备饮料,夹肉肠的面包(给素食的学员准备果酱的),还有自己烤的蛋糕,冬天他们想到带热茶。我们中国学员,就往往只顾着准备信息日要的资料啊,横幅啊。我刚修炼的时候,有同修说,同修之间很冷漠、不慈悲,也不能互相宽容对待。当时我很不明白,后来我发现确实还存在问题,我们的“真善忍”好象只是面对要救度的众生的,对于同修是两回事了,其实这还是我们有没修好的地方,否则在任何环境里,对任何人都有一颗慈悲的,祥和的心,怎么会因人而异呢?这也是一个修“真”的问题。我个人觉得,自己要修到这个境界,还有一段路要走。顺便想到慕尼黑学员声援退党大游行的通知中,首先关照大家穿便于步行的鞋参加游行,我觉得很温暖,这是一种纯善的体现。

再有,去年我看到国际大赦办活动的时候,发自己做的小饼干,咬开后有一张小纸条,里面写有关于人权的信息。以这样的方式传播信息,往往效果比你讲半天要好,印象也深。从法理上看,就是顺着常人的执著讲真相。常人都有好奇心,激发一下他的好奇,再传递我们要讲的真相,也许他们更容易接受。他们还准备了一些人权常识问答题,孩子们都饶有兴趣的读墙上的海报,然后作答,全部答完,可以得到小纪念品。这比我们一味的免费赠送纪念品效果好地多,孩子们了解了人权方面的知识,也更珍惜纪念品。同时,他们还让孩子们亲自动手织地毯,织围巾,体验童工劳动。原本人权组织的瑞姆先生是打算让听过我们中国人权报告的,热心支持制止迫害的中学生们轮流扮演酷刑受害者,其实这个想法很好,媒体也会很感兴趣的,可惜我们之间没有沟通好,所以还没能实践起来。

我想,只要有心做,就会有智慧的,何况我们都是大法中修炼的生命呢,大法已经赋予了我们救度众生所需要的各种能力,关键是我们要懂得如何去施展。

3.画展的宣传工作

主要是到市中心分发美展传单和海报。同修已经大量的印刷了传单,非常便宜而且美观。贴海报、发资料也是个证实法的过程。因为邪恶因素太害怕海报被张贴出来,马上变天。整整两个星期,阴云密布,阴雨绵绵,我出门贴海报的脚步一再被阻挡,心理上也感到压力大。因为我是骑自行车的,一决定出门,立刻就下雨,几次放弃了之后,觉得不能这样被动下去了,邪恶不会自动撤退或消失的,所以天也不会晴朗。下雨就披上雨衣,把自行车的挂包保护好,不让渗水,就可以。其实,邪恶就是没什么力量,正念一坚定,出门贴了几张海报,雨就停了。美展开始前一个星期,我得到了一份临时顶替的工作,发报纸。顺便我把美展资料一起塞信箱了。这份工作体力上真是想象不到的辛苦啊,同时也是因为那个报社的总部不支持大法而不让登画展预告,心里觉得很难过。我的感觉是,那个星期的报纸拿在手里好象空空的,没有份量,没有价值了。其实我没有做好的时候,众生都对我失望。后来我再到报社去讲真相,说着说着,伤心得直掉眼泪(人心人情的成份多一些,觉得迫害都那么严重了,报社还是视而不见),记者体谅我的心情,登了一条短消息。如果当时多一点正念,站在正法的角度看问题,而不是认为因为发生了迫害,所以要报导法轮功,那么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

关于贴海报,如果有条件的同修,可以准备一些带洪法书签的小莲花给允许贴海报的人,作为感谢。他们都很惊喜,有的直接挂在商店里做装点。我告诉他们,这莲花会带来好运。还有在允许放资料的地方摆3-5张资料。“万古事 为法来”(《戏一台》),他们开的商店,等的就是这一回,所以有的时候,我还没有开口说我的来意,从他们的表情看,已经知道有好事来了。我想贴过大法海报的地方和允许贴海报的人,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所以我尽最大可能给更多的人机会。凭以前的经验,如果拿到海报的人有各种原因,不马上张贴起来,我总是会顺便问一声,是不是有可能马上贴出来,或者和他们简短聊聊,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同时发正念清清场。因为事后我发现他们有的转身就把海报扔了,他们就是对大法犯罪了。做这件事需要时间和正念,每个城市看情况去做。一个学员的力量总是有限的,要多和小组的同修沟通。起初我就感到在单枪匹马的干,其他学员好象根本没想帮忙做。其实,就一念之差。遇到困难,我总有打退堂鼓的想法,其他学员觉得我不该接手办画展。通过交流,我们的心坚定下来了,更明确了办画展的意义——用画展唤醒众生心中的善念,开启对生命本源的思考,凭着内心的良知正义,共同结束这场迫害。再有,目前画展在德国、在欧洲还是起步阶段,开好头,对今后的画展有很大的带动推進作用。所以,我们要尽全力去做,同时也请求德国学员正念支持。不少同修也写电子邮件给予帮助、鼓励。这时,我感到身体上压负的东西一下子减轻了很多,没有了迷茫,我们小组也都积极行动起来了。

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在交通要道挂横幅。在卡姆市这里,我们每次大的活动都在交通要道边上的体育场的铁丝网上挂横幅。我很早就注意到那里有各种活动横幅,后来去Ordnungsamt申请。虽然得到批准,但是那位负责人并不很愿意。见到我也态度很不耐烦,觉得我所做的事没有意义,中国很远,卡姆很小。我确实存在有求的心态,但他的批准能使很多人能读到大法活动的正面消息,所以被邪恶看得也紧。后来我还是不断的和他打交道,讲真相,新学员也走出来跟他讲真相(新学员和他原来有公务上来往,所以本来就很熟悉,那位负责人见到她也修炼法轮功,并在市中心的广场呼吁停止迫害,震动很大)。去年我们的横幅遭到市政府另外一个办公室的非议,该负责人自己出面解决了问题。现在的情况有了很大的转变,这件事也容易多了。我们为这次的真善忍画展也制作了横幅,长3米多,宽0.8米。如果能找到人流或车流多的地方,在美展开始的前两周挂出来,是个很好的传播美展消息的方法。在卡姆这里是不需要费用的。我们这里办信息日,政府也不向我们收费,办公人员觉得我们的活动也不盈利,是揭露人权迫害的,每次都给我们特别照顾,这是人明白的那面在起作用。这次在帕绍是挺可惜的,横幅没能被许可在假日酒店大门口悬挂出来,我觉得还是讲真相没有到位吧。不过,同一天酒店里还有一个美容健康保养的咨询活动,设在美展展厅的前厅。他们的横幅倒是挂的高高的,顺便也带進一些有缘人。我以前在明慧网上读到过小弟子看到横幅在另外空间发挥着很大除恶的作用,横幅里发射出许多法轮给人清理他们身上的邪恶因素,人走过去就给清理了。如果人仔细阅读横幅,人的身体就起变化。当然我们不能执著于结果,我知道这对人好,就尽我的可能去做。横幅挂好后,我总是发一个正念,让其发挥出最大的救度世人的作用。

4.发邀请,向媒体、政客、文化处讲真相

这次美展的邀请信,我们有两种准备。一种是当面邀请的,我们自己设计的美展书签(光面纸,用Publisher软件,一张A4纸能做9张书签),背后贴上邀请(美展时间、地点、联系方式等)。把邀请卡挂在莲花上,带给我们当面邀请的人。另一种邮寄的,就不带莲花,邀请卡上系上金线,保留着作为书签也很实用的。邀请卡以外,我们还准备了一张A4纸的内容,一面是瑞典美展欧洲议会议员的开幕式讲话,还有一面是德文大纪元的报导。收到邀请的人可以了解到画展非常受重视,意义深远,还有机会知道德文大纪元这个媒体。

能收到我们邀请的人都是有福之人。所以,我们有可能还是尽量多发一些。我起先也犹豫,花这些时间值不值得,反复请都不来。后来同修说,机会还是要给人的,至于来不来是他们自己的事了。我也意识到,不要带着任何观念去邀请,什么都别想最好。我花了一个晚上,在网上查了很多电视台和电台,还有主流杂志等,给总编寄了邀请,并发了正念。后来还联系了当时给总统递交请愿信时认识的电视台记者。虽然主编最后没有决定报导美展,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很感激我能想到他们的节目,给他们提供美展的消息。我们也试图和大型连锁超市Kaufland的周报联络,希望他们能在健康栏目中介绍大法和美展。沟通中发现他们对大法还有误解,认为大法有政治色彩。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回信明确陈述了大法为什么遭到迫害的原因。

此外,考虑到政客、媒体工作人员事务繁忙,我们发邀请之外,美展开办前一周,再发了一个电子邮件,陈述了美展的价值和现实意义。同修有需要的话,可以借鉴。

对于当地的媒体,我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数不清去了多少次了,和报社打了两年多的交道,那里的记者大多认识我。有个记者跟我说,我总是去他们报社,所以他们都知道法轮功受迫害的事,也都认识我。我自己倒没有意识到,周围的记者都在跟着听我给总编讲真相,可能他们之间也议论法轮功。其实,卡姆当地的报纸报导法轮功确实相对比较多,有些质量也很高。每次亲自去报社都在清理那里的场,而且我总是先发电子邮件,然后亲自去一趟,和记者面对面谈谈我们要举办的活动。其实亲自去,记者也会感受到这件事的重要,多加关心。如果有了问题,也可以及时沟通。站在记者的角度考虑一下,你就能想象他们每天都收到大量的邮件,可能他不会特别注意到法轮功,如果我们亲自拜访一下,可能也就3到5分钟,有时候,记者有兴趣可以多谈一会儿。当然,师父的讲法中也说了,大意是实质上还是有旧势力的间隔因素,使他们被抑制着,对大法表现麻木。不管形势如何,世人什么态度,我们持之以恒的去讲真相就是了。

这次美展对我的心性考验很大,因为太突然。满以为当地报社肯定给我们积极做宣传的,我用以往的经验形成的观念代替了正念,结果报社并没有象从前那样在重要版面给画展做详实的图文并茂的预告,还有的报社竟然说总部有指示,不要再报导法轮功了。而该报社曾经给去年的大法活动以头版新闻作介绍的。而我熟悉的记者也没有在开幕式上露面,到场的两位记者写的报导泛泛而谈。这一切都暴露了我的执著心所在,对以前媒体积极报导的欢喜心和依赖心,还有就是证实自己的心太强盛了。邀请Landratsamt的议员,并和下属的卡姆地区文化处合作宣传美展,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因为原来我们接触比较多的人员都去度假了,顶班的负责人甚至认为大法搞政治,所以不予以大法支持。我们通过讲真相让文化处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可是由于正念不坚定,遇到困难就退缩了,对议员以及报社总部的讲真相工作没有深入進行下去。学员的内部意见不统一,所以成为了这次美展的一个遗憾。回头看来,其实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找议员,找记者本身没有错,不是执著,就是个心态问题。德国学员认为应该懂得尊重别人的决定,不要一再打扰别人,我个人强调,他们不明白真相才不支持大法,当然要找他们再讲下去。由此,我想到了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解答:

“师:所以我说你们别拍。有的学员一见到我“咔嚓咔嚓”老是拍照,我倒没有什么,形象好坏没有关系,但是拍完了你自己又觉得不好受。以后注意吧。凡是这样情况的,不好办你干脆都统统给我吧,我来处理。

弟子:(师:这个字很多啊。)中西方学员在派发真象材料时表现方式不同,如西方学员总是手举着传单静静的站在那等人拿,但主动过来拿的很少。而特别是台湾来的学员总是礼貌而又热情的递给对方,往往派发得多,但总遭到西方学员纠正,而在酷刑展现场讲真象更是。我们多方希望他们能主动去讲真象,不必等人。

师:我想,西方学员他肯定是有这样的想法,他觉得我们修真、善、忍的应该对人礼貌,应该表现大法弟子的善。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不去直接找人,等着他们自己来拿。我想你们的想法是没有错,但是救人也很急。大法弟子舍家、撇业,克服了种种困难,经济条件也有限,来到这里讲真象、救人,实际上是很不容易的。既然是救人,我们就主动一点还是好,但是要礼貌。

  礼貌一点,主动一点,别人也不会反感,我们把资料又递给了他,我觉得这样好。等人来拿的话,也许你在意念中在想救他、叫他来拿,可是人这一面要强起来明白的一面也不起作用。比如说在曼哈顿的人都很忙,他们脑子在想赚钱的事,要去见一个什么人,要做成一件什么生意,他匆匆忙忙的在走,他在思考东西的时候,你发出的那个念使他明白的那面想要过去接,他人的这面也很强,也会错过。所以我想呢,还是礼貌的打声招呼,主动一点比较好。

  我知道这样做对于西方学员很为难,因为他们觉得打扰别人、主动打扰别人总是过意不去。不是的,你要想你是在救人哪,就没有问题。”

这次美展的消息被卡姆市以外的多家报纸转载。可能因为我们也给周边城市的报社寄了邀请有关系吧。我们这次邀请发得最多的就是市政府了。因为申请大法活动,认识了各个部门的人员。我都亲自送上邀请。我想这也是市长这次能来美展开幕式发言的一个重要因素吧,虽然政府部门人员没来参加美展,但是邀请还是起到清理环境的作用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和人权组织的瑞姆先生能和市长事先约到时间当面邀请他,并解除他思想中的障碍。还有,记得去年,我的邀请发得最多的就是报社,我把报社的大小记者都邀请了,虽然来的还是一个记者,最后报社登了一个版面的报导。瑞姆先生直称罕有,因为当今的媒体哪里舍得大版面报导人权迫害的。当然了,我并没有执著结果,我只是想到了,就去做了。做了以后,发现有这样一个情况,所以我觉得每一份邀请信都有很大的作用,不管被邀请者到不到场。

展厅布置和画展期间的一些经历

不少同修都关心画展到底需要多大的地方。在卡姆的展厅起码有300平方米吧,在帕绍也有150平方米。但我们都没有把所有的画摆出来。因为场地布置和学员对画作的理解,我们各自都做了一些挑选。我看到网上报导,伦敦的画展因为展厅小,挑选了13幅作品。我觉得这样也是一个办法。因为画展的内容很丰富,如果每幅画都讲解,需要至少1小时。在帕绍的开幕式上,学员给来宾仔细讲解每幅画,一个老太太都站不住了,搬了一张凳子,坐着慢慢听,然后跟着导览移凳子。如果再加上和参观者交流,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画作的布置顺序不一定完全按照网页上的主题顺序,我们可以随意做一些搭配,调整,而且室内的光线,色调也要考虑,总体看上去和谐就可以了,学员之间多交流交流,怎么到达最佳效果。

在卡姆的展厅里,我们布置了一个资料台,比较艺术化。雅致的留言簿,大法书籍,画展的画册,《法轮功迫害纪实》,明信片,小盆景,中间一幅画作,各色莲花穿梭其间。另外两张桌子上,我们摆放了相关资料,如九评,退党传单,卍字符真相,还有国际人权协会的各类征签表。

要把画展“真善忍”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好的导览尤为重要。在办画展前,我有一个比较极端的认识,只要参观者看到画,就什么都明白了。所以画摆出来,参观者自己慢慢欣赏就可以了。而实践中很多情况下并不是这样。很多障碍参观者理解画的真正内涵的因素还是要靠我们疏导开来的。就是我们修炼人,没有导览解说,很多画自己也都没有真正看懂。而当我们学员之间相互作导览练习的时候,眼泪便不由自主的往下掉。起初,我并不在意导览的重要性,所以没有花时间准备。反正德国学员周末负责导览。后来,我一个人在画展的时候,发现一对夫妇来画展走了一圈,大概10分钟就看完了,我纳闷,这么好的画展,他们好象没什么感触?不对劲呀。他们拿了大法报纸,说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想回家看看。我想对这样的参观者导览就很必要。后来,我慢慢试着为参观者多做一些导览,和他们沟通,效果就大不一样了。而且不少参观者对画作有他们独特的见解,对我们有很多启发,同时我们自己对法的理解也加深了。

具体的,这里举一个例子。关于画作《誓愿》。起初我看到画,觉得很美,那是天上的圣洁。后来学员告诉我,画里的佛道神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天上的时候,我恍然大悟,感到这幅画很亲切。可是怎么跟常人讲解清楚呢?不能直说吧。我们明白,画的是当初大法弟子来到世上之前,发了洪愿,助师正法,来参观的常人呢?我想就告诉他们有这么一个传说吧,说天上下来了很多神仙,他们来之前都发了一个愿,所以手里都有一份契约。而他们下到人间来就是为了兑现契约的,我们法轮功学员理解这个契约就是传播真善忍的法理,也就是洪扬大法。最后,随着法轮的转动,返回到他们先天美好的地方去。这幅画展现给我们就是何去何从,为何而来。一位女士听了很感动,说,那混混的河水,好象人世,一旦下来了,不被埋没是很难的啊,然后说她这一生都不幸福,活得很累很辛苦。我告诉她,是啊,在这个混混的人世,人是吃了很多苦,而目地不是为了吃苦而吃苦,是为了有一天他明白要跳出苦海,走上一条回归的路啊。这时她的眼睛一亮,迷失中她又找到了方向。她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把大法的书借给她看,她说今天一回家马上通读这本书。她在留言簿上写到,十分感谢这次深层次的交谈,并祝愿法轮功洪传全世界。我想这幅画唤醒的是她那久远的记忆,所以她激动不已。对我来说,在《转法轮》中师父讲的德“是一个久远年代积累下的”一下子清晰了,哦,就是画中那个久远的年代呀,就是决定为了救度众生,下到人世间的一念,积下了威德。

总之,我们这里参与美展的学员每个人都有不小的收获。美展救度了众生,也纯净了我们自己。

至于导览词已经有学员归纳成文,正见网有不少作品介绍,赏析和画家访谈录对我们做导览很有帮助。

我们卡姆这里的学员因为画展前没有仔细阅读画作详细介绍,创作理念等,带着各自的观念看画,后来也造成了干扰。这个教训希望大家引起注意。

希望以上的这些经验和心得对推动今后的美展有帮助。真善忍美展是正法时期的一件大事,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尽最大努力去做好,越做越好,证实法的路一定是越走越宽的。

限于个人层次,有认识不对或执著的地方,请同修指明。谢谢!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