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昌乐劳教所恶警韩会月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潍坊昌乐劳教所六年多来忠实执行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政策,已成为潍坊地区恶党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邪恶黑窝。恶警韩会月是潍坊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之一。

韩会月,男,39岁左右,住址:潍坊昌乐劳教所家属区。籍贯:山东省安丘市石堆镇季戈村人。韩会月家庭成员概况:韩会月兄弟三个,哥哥是一个疯子。弟弟在安丘市城里做买卖,租房住。弟弟有一个儿子,那年死了。父母现居住在老家:安丘市石堆镇季戈村,邮编262103。

2000年10月,潍坊昌乐劳教所专门成立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队──二大队。该大队下设两个中队,恶警韩会月任二中队主管队长至2003年,2003年任一中队主管队长。2004年底两个中队合二为一,恶警韩会月任主管中队长至今。

六年多来,恶警韩会月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大罪,罄竹难书。潍坊昌邑市法轮功学员刘述春,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当天就被恶警韩会月指使的劳教犯张金涛等六名暴徒活活打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在潍坊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韩会月之流折磨、虐杀。

1、韩会月指使劳教犯毒打致死法轮功学员刘述春

昌邑宋庄镇三大队法轮功学员刘述春于2001年1月3日被非法转送到潍坊昌乐劳教所实行三年劳教。由于刘述春修大法的信念坚定,恶警韩会月、朱伟乐等人,唆使劳教人员刘春祥、张金涛、牛中新、田维祥、刘学田等人,将刘述春活活打死。恶人利用本劳教所惯用的手段:把人打一顿之后,再给其“洗澡”,即长时间泡在水里,然后用笤帚疙瘩、拖把、棍子、小板凳等工具给所谓的“搓”,即没轻没重的往死里打,然后再用风扇吹,整个过程都不断传出刘述春的痛苦喊叫声,就这样直至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来就再也听不到刘述春的声音了。

刘述春被迫害死后,恶警们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封锁消息,它们把刘述春的头全部包好,又用被子将全身蒙起来,第二天将刘述春的尸体抬出劳教所。数日后才通知家人说刘述春因病而死。

直接参与迫害人有:徐立华、邹锦田、吕一波、朱伟乐、丁桂华、朱安乐、韩会月等。

刘述春,男,38岁,山东省潍坊市昌邑县宋庄镇三大丈村法轮功学员。2001年元月3日上午10点左右,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当天,时任二大队二中队主管队长韩会月、二大队副队长朱伟乐等恶警,安排劳教犯刘春祥、张金涛、牛中新、田伟祥、刘学田、韩喜财六名恶人用三角带皮鞭、笤帚疙瘩、拖把、棍子、小板凳毒打刘述春,企图强制转化,刘述春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最后被一恶人一马扎猛击头部致死。(具体用马扎行凶者待查)。

刘述春被活活打死后,只象征性处分了凶手张金涛一人。实际上,恶警韩会月才是打死刘述春的罪魁祸首。当时韩会月成立一个流氓邪恶小组,成员就是田伟祥等人,专门以毒打法轮功学员,提高所谓“转化率”。恶警韩会月并把这种强迫“转化率”与行凶犯人的减期挂钩。邪恶小组的成员就是急于得到恶警韩会月奖励减期,企图让刘述春在酷刑下妥协,所以行凶。

附打死刘述春的六名流氓劳教犯的基本情况:

刘春祥,男,30岁左右,昌乐县人,劳教犯、吸毒等,当时任大组长,活活打死刘述春后,调离该中队。

田伟祥,男,22岁左右,青州市人,劳教犯,惯偷,曾被判过刑。

张金涛,男,26岁左右,青州市人,劳教犯,曾被判过刑。张金涛从劳教所释放,不久,即遭恶报,被车拦腰压死。

牛中新,男,26岁左右,潍坊市寒亭人,劳教犯,惯偷。
  
刘学田男,24岁左右,东营市人劳教犯,惯偷,曾被判过刑。

韩喜财,男,26岁左右,安丘市石堆镇人,劳教犯,惯偷。

2、韩会月指使犹大对法轮功学员牟乃武24小时强制洗脑

牟乃武,男,41岁,潍坊高密市人,潍坊纺织技校工作,先后任物理、电工、计算机教师。2000年元月,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劳教3年。其间,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到240,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

2001年7月下旬,恶警再次将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绑架关进潍坊市劳教所二大队二中。恶警韩会月安排“犹大”对牟乃武进行针对性的24小时“洗脑”,致使几天内,牟乃武身体急剧恶化,劳教所才又慌忙将他送回家。而其妻子代小平却被非法关进王村劳教所。

生活不能自理的牟乃武在长期邪恶迫害后,于2004年6月13日含冤离世。

3、李文胜遭十七名流氓劳教犯的毒打

李文胜,男,38岁,潍坊诸城市郝戈庄镇小庄沟村人。2000年年底李文胜因进京证实大法。

被诸城恶警勒索5000元后,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劳教3年。
2000年12月5日,二大队二中队的主管中队长韩会月,指使刘春祥、张金涛、许文姿、周学得等十七名恶犯,对法轮功学员李文胜实施毒打、强迫转化。

在滴水成冰的严冬季节,恶人逼迫李文胜扒光衣服,在厕所里“洗冷水澡”。有两名流氓劳教犯,轮番向李文胜的头部、嘴里、鼻孔里连续长时间喷水、灌水、几次几乎窒息。

之后,暴徒再强迫李文胜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掀起上衣,将裤子扒下,使背部、大腿处裸露在外面,有好几名暴徒踩着他的胳膊和腿,暴徒张金涛用三角带制成的皮鞭,甩开膀子,狠狠的从腰部抽打到小腿处,直打得李文胜身上裂开一道道血口子,向外渗淌着鲜血……再逼迫李文胜到厕所里扒光衣服,洗冷水澡。当时,劳教所里恶警正奴役法轮功学员加工大蒜。暴徒就用泡大蒜的水,用脸盆从水缸里盛水,往李文胜身上浇。从头上往身下浇,用水管子往嘴里灌水、往鼻子里喷水,令人窒息。

在宿舍里,这些暴徒轮番对李文胜拳打脚踢,抓着李文胜的肩膀,用腿的膝盖处猛顶他的胸部,直打得他死去活来,大小便出血,浑身疼痛难忍,言语不清。

晚上睡觉的时候,恶徒逼迫李文胜到双层床的上铺去睡。遍体鳞伤的李文胜上不去,暴徒就用马扎子砸他的腰和臀部。打完后,一暴徒禁不住胆怯的说:“这样容易打死,打死怎么办?”很长时间,李文胜臀部上被打裂的口子都往外流血水。

4、60岁的宿孝由被打的遍体鳞伤

宿孝由,男,1940年出生,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人,2000年10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进潍坊劳教所劳教3年。

宿孝由刚被关入二大队二中队时,在恶警韩会月指使下,7、8个恶徒们上来把宿孝由摁倒在地上,胸朝地背朝上,有2个恶徒摁住脚、有2个恶徒摁住手、有1个恶徒摁住头,其它几个恶徒,就轮换着用农用手扶车上的三角带和腰带一头有一个丁柱的皮腰带抽打,先抽打大腿下方,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用力抽打,每抽打几次就问问“还炼不炼”,只要说炼,恶徒就抽打的更残忍,并重复抽打上次毒打的地方,一直把这个地方抽打的血肉模糊糜烂,法轮功学员失去知觉时,再换一个地方抽打,打完之后再一点点的往上排。

宿孝由被恶徒抽打的遍体鳞伤,皮腰带打断了一条,三角带上全是血。3年后,宿孝由从劳教所回家,背上被抽打的痕迹仍历历在目。

5、肖静森被恶徒用四方木、皮鞭、马扎、鞋底毒打

肖静森,男,33岁,大专,潍坊市寒亭区肖家营。原潍坊昌大建设有限公司机械化施工分公司职工,因进京证实大法,2000年10月被非法关进潍坊劳教所劳教3年。

法轮功学员肖静森被非法关进二大队二中队时,当晚在恶警韩会月就指使十几名流氓劳教犯将肖静森围在中间,一顿拳打脚踢。之后,被安丘犯人韩喜才,摁住的肖静森头往墙上猛撞二十几下,撞得“嘣嘣”直响。

第二天中午,韩会月叫法轮功学员肖静森到办公室,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又用电警棍猛力电击。肖静森绝食抗议,被韩会月及四五个犯人摁在水缸里,灌了足足1小时。

一次法轮功学员肖静森在劳教所里炼功,被劳教犯张金涛等恶人扒下衣服,在一间仓库里用四方木毒打,打得皮开血流,再强迫在水房里用冷水冲洗。然后又被多名劳教犯用皮鞭、马扎、鞋底、拳头毒打。

法轮功学员肖静森拒绝向邪恶妥协,被长期严管、迫害、加期。曾连续戴手铐9个月,累计戴手铐时间超过一年。其间,恶警韩会月不许肖静森洗澡,肖静森穿的衣服从内衣到外面的棉袄成了油布,棉袄后背有一个直径达30厘米的黑油圈。

恶警、犹大为了转化肖静森,给他戴着手铐,连续几天不许睡觉,待昏迷时,犹大开始用毛巾,分别将他的左右胳膊与左右腿捆在一起,左右各有一名犹大,拉紧毛巾,紧紧夹住他。前面有一名犹大,用力拉住手铐或紧紧顶住手铐。后面有一名犹大,压住后背,把肖静森紧紧夹住,强制让他“蹲”着,不许动。这种酷刑,极其残忍,很短时间,整个背、腿就象断裂一样。

6、法轮功学员于伟被长期电击迫害

于伟,男,28岁,大专,奎文区新华小区劳动局宿舍。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进潍坊劳教所劳教3年。

法轮功学员于伟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拒绝配合邪恶,被恶警韩会月强迫戴手铐六个月。在劳教所餐厅里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指使犯人田伟祥打得直流血,遭六根电棍电击,罚蹲等迫害。

2002年11月份,潍坊劳教所把解教的犹大刘荣友等找来做报告。当犹大在大会上正胡说八道企图再迷惑学员时,法轮功学员于伟、张道忠、徐建华等勇敢的站了出来,制止犹大的谎言。恶警用4根10万伏的电棍同时电击于伟,一根电他的嘴,嘴都电肿了,说不出话,于伟被电的头撞桌椅。

7、辛东升被奴役超负荷劳役

辛东升,男,现年39岁,安丘市大盛镇东辛兴村。2001年5月被非法关进潍坊劳教所劳教3年。在二大队二中队,被韩会月强迫洗脑转化后,被奴役劳动,超负荷“磨宝石”跌倒在厕所里,几乎窒息。

潍坊劳教所为敛财,奴役年轻身体强健的学员,给社会上加工“宝石”。加工“宝石”对人的身体非常有伤害,一人一台电机,眼睛要时刻盯在小小的宝石上,全神贯注、高度集中进行加工,否则,很容易会发生意外,造成伤残或加工成废品。车间小、人员多、工作量大、要求高、噪音大,特别是炎热的夏天,电机一开,整个车间很快充满汗味、异味、刺鼻而呛眼的化学加工剂混合味,令人窒息的环境中加工“宝石”。

加工同样的“宝石”,社会上加工“宝石”的人,一人一天最多加工40-60粒。而法轮功学员要完成50-120粒,为完成任务,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被奴役10-14个小时。在这种超强度的被奴役中,学员的身体都受到了很严重的摧残,随时随地会有倒下的危险。辛东升就是一例,2001年夏天中午,辛东升上厕所小便时,突然跌倒在厕所里、失去知觉。头顶凸出一个鸡蛋大的包。送昌乐医院抢救时,医院里一位好心的医生悄悄的通知了家人。劳教所对家属还进行千方百计的隐瞒。父母来所看望时,辛东升已从医院回劳教所时,呆呆的躺在床上,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仍处在危险中。即使这样,潍坊劳教所,也没有让辛东升保外就医,继续为劳教所敛财。

8、法轮功学员李锦中被打断胸肋、颈椎错位

李锦中,男,50多岁,山东昌乐县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进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劳教三年。2002年夏天,恶警韩会月给李锦中戴上手铐,关在不到一平方米的地上,铐坐着长达180天,不许李锦中说话、洗澡、理发、刮胡子。李锦中胡子长到三公分长,头发长得看不见耳朵。由于连续32天没开手铐,开手铐时手铐生锈无法打开。恶警让人用钢锯把手铐锯开,换上另一个手铐。

2002年11月底,李锦中被恶警韩会月、刘安兴按在地上,一人踩着一只胳膊,两根电棍夹住李锦中的脖子,电了40多分钟。

在恶警韩会月指使下,李锦中还遭犹大的毒打。2003年4、5月份,犹大刘志刚(潍坊军埠口镇杨家庄村人)把李锦中的颈椎打得错位,抬不起头,头不能直立,用手扶起头后,头会往后折。

犹大丁利一拳将李锦中的右胸肋条打断一根,还用手捂住李锦中的鼻子和嘴,把他憋得昏死过去,大小便失禁。

犹大刘福强对李锦中经常拳打脚踢,多次用马扎毒打李锦中,致使李锦中昏死若干次。

犹大李钦平用一根绳子将李锦中的手铐吊在床上,蹲不下,站不起,给李锦中抠肋条,一次长达40多分钟,直到肋骨部位麻木,失去知觉。李钦平还往李锦中的嘴里塞辣椒,强迫李锦中咀嚼、咽下。

犹大张华三用鞋底打李锦中的头,打得头上的血水把头发粘在额头上,现在还有疤痕。

李锦中还被延长两个月劳教期。

9、法轮功学员战海港被迫害得昏死过去

战海港,男,30岁,大专,诸城市密州街道朱扶河村,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进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劳教三年,遭到韩会月、刘安兴等恶警的残酷迫害,长期被连续熬夜、毒打、洗脑。

战海港头上被恶人用豆腐乳瓶底猛击头顶,被电击30天,被强迫罚蹲着不许活动、不让睡觉,恶徒用抹布猛的捂住战海港面部,不让呼吸,直到脸色成青紫色或已经昏死过去等。

战海港被打得整个头肿大,记忆力明显下降,反应迟钝,一直到释放时也没恢复。

10、陈加新、高玉海、赵风民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陈加新,男,33岁,安丘市吾山镇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关进昌乐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遭恶警韩会月等强迫转化迫害、长期不许睡觉、洗脑、奴役劳动,造成神经不清,精神失常。

高玉海,男,48岁,寿光市联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职工,2001年1月被非法关进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其间被韩会月、刘安兴等流氓恶警迫害两年零九个月,至2003年9月18日放回家时,高玉海被折磨成了精神失常、头疼痛难忍、整夜无法入睡、生活不能自理。

赵风民,男,46岁,安丘市南录镇小营村人法轮功学员,2001年7月被非法关进昌乐劳教所劳教2年。其间被恶警韩会月、刘安兴等强迫转化、长期不许睡觉、奴役劳动,造成精神失常。

11、法轮功学员张克明多次被电击

张克明,男,56岁,高密市法轮功学员,000年年底被非法关进潍坊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劳教3年。其间多次遭恶警韩会月、刘安兴等流氓恶警的直接毒打和电棍电击。

2002年11月份,潍坊劳教所把解教的犹大刘荣友等,找来做报告,当犹大正在胡说八道企图迷惑学员时,法轮功学员于伟、张道忠、徐建华等,勇敢的站了出来制止。张克明被恶警认为是“组织者”,被叫到办公室遭击,嘴被电的肿的很厉害。

遭受昌乐劳教所恶警韩会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法轮功学员蔡英明王效增、孟召腾、吕范等。

蔡英明,男,1962年出生,寿光市凤凰苗圃园艺师,因信仰“真善忍”2000年被非法关进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被恶警韩会月指使的流氓劳教犯张金涛等的残酷迫害,遭受了如以上法轮功学员李文胜、宿孝由等同样的毒打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