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一定要从“名利情”中跳出来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得法以来,一向不去正视自己的根本执著,也就认识不到,通过看周刊同修的交流,再读《走向圆满》,受到的启悟很大,使我找到修炼人一定要去名利情。

我从小就有想入非非的习惯──“名利情”交织的思想;长大后希望能有一个好工作,找个好对象,出人头地,功成名就;结果中考落榜,愿望一个也没实现。

得法以后,却一直带着这些人心不放,觉得自己在炼功点上文化水平最高,大法的表面字意明白,谁也不如我。可是修了四、五年了,心性还不如没有文化的同修,其实就是根本的执著没去。

就在我抓着“名利情”不放的情况下,一个爱说假话的人说我搞男女关系,同修们都在为我着急,怕我掉下去,都知道我常人的书念的多,都在侧面点我。尽管他们怎么点,我也不知说的是我。后来一个同修看我没当回事,就直接跟我说了。这一下我的心就沸腾起来了。虽然知道《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里讲的一举四得是来给我提高升华的机会,应该好好的谢谢人家,可是心总也放不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同修解释。由于怕丢名的心太强,越解释他们越不相信,还听到三个人在背地里议论我。走在街上,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一向很要强的我,虽然没有那回事,这次还真的抬不起头来。既然这样,也没找一找这样的事为什么出在我的身上,是不是应该去一颗什么心,根本的执著在哪里,可我连悟都没悟,也没向内找。

就在这种去名的心还没有悟到的时候,真像师父说的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又来了。有人告诉我,你的爱人有外遇了。《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里讲“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我想我一定能做好。说是能做好,可心还是放不下,背地里还偷偷的跟踪,表面和那女子关系还挺好,心里还是有点恨,但没表现出来。师父告诉我们遇到问题就找自己,可我没找自己。其实我丈夫走到这一步也是我给造成的。平时觉得自己是修大法的,应该把情看淡,没考虑到丈夫是常人,常常自己在一间屋里睡觉,丈夫说我,我就叫他去找别人,自己能干的活就自己干,觉得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把他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滋长了他背后的不正的因素。我没在法上悟,走了极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段时间脑子动不动的就出现男女关系肮脏的事,也没有悟一悟,只知道梦中的过关考验都过去了,没做对不起大法的事。

2005年春天种地的时候,无意之中讲到了钱的事,我丈夫当着十多个人的面拿起铁锹就是一顿打,我没悟到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在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丢了丑,也考验我的大忍之心。而我呢还蛮有理由的说了一些修炼人不该说的话,接着又挨了一顿鞭子。又过了几个月,此类事又发生了,这次我又遭了一顿棒子,我也动了手。逐渐的我俩的矛盾越来越大,最后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后来我就象常人一样,没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背着丈夫把家里的钱都藏起来,妒嫉心也起来了。多余的用孩子的名存到银行。有一次存完后到集市买东西,回来后车子丢了,我就垂头丧气的回了家。

有一天我拿起书一翻,《转法轮》137页有段话:“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看了这段法知道指的就是我,心里总觉得别扭。由于我为名的心很强,怕周围的同修知道自己没修好,就到外村的同修家讲了自己的情况,同修劝我说:“有难是好事,没有难,你怎么能提高呢?应该找一找自己,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改变了态度,家庭有了好转,但心性还没有完全跟上。在修炼的路上,我是一步一个跟头的走了过来,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深挖根本执著在哪里。因为“名利情”太强,所以从情中派生出的怕心也越来越重。我两次被不法人员劫持,也没找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后来人的心就多了起来,心想如果再被抓就会送教养院迫害,动不动就想象着邪恶怎么能找到我,我怎么对付,怎么躲藏,不知不觉的就出现了怕这怕那。知道应该去掉怕心,可怎么也去不掉,一点点的就觉得这法虽好,可是太难了,修了好几年了,思想还不时的反映出肮脏的念头,发正念都静不下来,越不静越想,像我这种思想复杂的人不适合修炼,逐渐的就出现消沉的状态,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也不象以前那样精進的做了。

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我非常难过,这正是我现在的状态,但是却抓不住障碍我精進的执著到底是什么?通过看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中说:“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师父的这些话说的就是自己呀!由于不能及时的找出根本的执著,不能及时的正视此心,以至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当初学习师父的经文时,只觉得進大法的门没有什么想法,而现在使我明白了我的路为什么难走,就是名利情这个根本执著造成的,是人的这个观念没改变,从而被旧势力以此为借口加大加重了魔难,也就是师父所讲的“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越最后越精進》)。我终于明白了是旧势力的因素间隔着我,阻碍我精進,阻碍我证实法,妄图利用这些人心给我制造掉下去的环境和条件,我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观念。

像我这种名利情很重的人,师父没有放弃我,还是把我的执著指给我,直到我认清它。我再要不精進怎能对得起慈悲伟大的师父,怎能对得起等待我救度的众生,又怎能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呢?合十表达对师父的敬意。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