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市大法学员在迫害中含冤而死的案例(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1999年“7.20”以来,衡水市邪恶610及衡水市有关官员紧跟中共恶党和首恶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六年多来,衡水市所属各县(市)区仅能够证实的就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而死。这些学员名单及基本情况如下:

桃城区:

安秀坤,女,49岁,衡水市桃城区中心街小学优秀教师。2004年6月11日,在被非法关押中,遭恶警耿占武、崔德儒等人野蛮灌食,被迫害致死。

肖新改,女,39岁,被衡水市看守所恶警司新坤、崔德儒等折磨、毒打,于2001年6月15日被迫害致死。

杨云,男,42岁,衡水市人。1996年3月开始修炼。修炼前患有肺心病、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对二十多种食物过敏。修炼后无病一身轻。2000年5月22日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到衡水市路北行政拘留所。后被非法送衡水市看守所。恶警对他進行刑讯逼供,逼他说出北京上访的组织者。2002年3月1日,杨云单位领导伙同衡水市洗脑班头子郑根起、王长新和邪悟的犹大,把杨云从家骗到单位绑架了他,非法押送到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洗脑中心向单位勒索了一万元所谓的“学费”。在那里,从早8点到深夜12点,邪恶610和犹大对他轮番進行洗脑,不让吃饭、不让睡觉,逼他骂大法,骂师父,并逼问他明慧资料来源,诱骗他背叛大法说出其他同修。他拒不配合。邪恶轮番上阵,不让他休息。当晚12时左右,杨云感觉呼吸困难,憋气,脸色铁青,浑身、手指甲、脚趾甲紫黑,大汗淋漓,虚脱、神志不清,杨云家人找单位要人,强烈抗议对杨云的迫害,第二天下午,单位把杨云接回。回家后。杨云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于2003年3月含冤去世,年仅43岁。死前两天,单位还派人对他進行监视、骚扰,看他是否去北京了。

杨兆祥,男,76岁,河北省衡水市铁三局退休职工。1999年4.25以后得法。1999年10月其女被邪恶610指使市公安局绑架,劫持到市看守所关押迫害。老人担惊受怕,病重住院,于2000年3月去世。

刘桂芳,女,60岁,河北省衡水市大法学员。在得法前身体极为虚弱,患风湿性心脏病、乳腺癌、胆囊炎等多种疾病。1998年初得法修炼后各种病症消失,身体明显好转,甩掉了几十年的药罐子。99年大法遭迫害后,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证实大法,并于2000年初,去北京证实大法。当地不法分子多次到其家进行恐吓,逼其放弃大法,在严重迫害下,于2002年10月3日离世。

武邑县:

王冬梅,女,30多岁。2001年在衡水市邪恶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后又被非法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长期隔离,恶警利用各种手段,都没能达到逼迫她背叛信仰的目的,非法将她转送精神病院,继续使用药物摧残。在被保外就医后,家人看到她精神恍惚,行动迟缓,说话反应迟钝,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记忆力减退。问她怎么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问她在医院干什么,她又慢吞吞的回答吃药、打针,问她是否被强制吃药、打针,她说是。看到她的两臂还有被上绳时的伤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迹。后被丈夫离婚抛弃。因神志不清,于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丧生。这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又一罪证。

阜城县:

刘秋生,男,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于2002年2月22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毒打致死,死时44岁。

2002年2月2日(农历12月21日),崔庙乡书记莫大福、营和派出所的井树苍伙同公安局的恶警,无故绑架了刘秋生。当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更没有拿出刘秋生的任何犯罪证据,理由只是刘秋生修炼法轮功。在公安局,恶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把人打的昏死过去。后听在押人员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如此残酷的折磨,从2月2日至2月22日,仅二十天,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刘秋生就被寇文通等人活活折磨死。

王素兰,女,39岁阜城县人,被迫害致死。

张秀岭,女,现年68岁。因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六年来受到恶党残酷迫害。她曾被阜城县崔庙镇派出所挂牌游街示众。长子刘秋生被阜城公安局迫害致死,她本人几次被抓。在恶人的不断骚扰迫害下,2005年7月初含冤离世。

安平县:

张建勋,男,64岁,安平县人,被迫害致死。

冀州市:

李金秀,女,60岁,冀州市徐庄乡人。1997年炼功前有冠心病、风湿性关节炎等多种疾病,炼功后大有好转。2000年5月去北京上访,7月20日被非法劳教3年。因查出有病,劳教所拒收。回来后,在冀州市徐庄乡派出所的不断骚扰迫害中,李金秀于2005年12月13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李金秀

史各景,冀州辛庄乡人。1997年得法。在大法遭受迫害后,失去炼功环境,于2003年10月10日含冤去世。

李会民,男,53岁,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人,1995年开始修大法。“7.20”后被非法行政拘留4次,2000年5月被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李会民历经了5年身体折磨、精神迫害,被强制高压洗脑、奴工劳动、强制停止法轮功的修炼,长期非人般的迫害给李会民身心造成了严重损害,2005年出狱时,李会民已是体弱不堪,在家人接他回去路上呕吐不止。李会民回家后经常出现突然走路趔趄、头晕等表现。2006年2月2日晚突然晕倒,医院说是脑干出血,2月5日含冤离世。

王通贵,女,63岁,冀州市西王乡骤先庄村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患有头痛、胃痛等症,98年得大法后,在很短时间里身体得到了净化,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轻,干活有用不完的劲。99年江氏非法迫害大法,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身体越来越差,于2004年6月6日含冤离世。

王青菊,女,80岁,冀州市徐庄乡冯家庄人。王青菊自1997年得法,以前的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哮喘等全部消失,99年7.20以后,老人家于2000年5月19日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受到徐庄乡派出所高树范、郭双年等恶人的迫害,被勒索一千元,回家后,身体一直不好,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5年11月4日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青菊

景县:

柳连义,男,54岁,景县梁集乡孙镇南街村(原属孙镇乡,后孙镇乡合并入梁集乡)人,1999年10月,柳连义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绑架到梁集乡派出所,遭受派出所所长(姓聂,名不详)毒打,后被绑架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于1999年11月份在景县看守所遭毒打被迫害致死。

王景芳,女,51岁,景县北留智乡德坡村大法学员。多次遭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恐吓、骚扰。2001年大儿子、小儿子被非法绑架关押数月,小儿子被迫害精神受到伤害,大儿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出现生命垂危才被释放,被勒索数千元。2002年8月大儿子又被非法绑架至衡水洗脑班,受到打骂等迫害,从二楼窗户跳下走脱,至今流离失所。王景芳精神上承受巨大压力,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4年5月29日不幸去世。

孙淑英,女,60岁,景县温城乡人。得法以前身体有许多病,1998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和精神都特别好。在99年7月20日中共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在上访途中被乡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劫持回来,非法关押两天,遭到恐吓、威逼、并勒索罚款500元。后来还常常遭到骚扰,致使她精神受到沉重打击,身体垮下来,一直未能恢复。在2001年春天,其儿子被绑架到景县洗脑班和看守所关押4个月,她的身心再次受到伤害,2003年出现脑溢血症状,于2005年3月6日含冤离世。

深州市:

刘富瑟,女,67岁,深州退休职工,农业大学毕业,被深州恶徒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后被迫流离失所,于2001年7月被迫害致死。

尹根旺,(男,69岁)深州市人,被迫害致死。

贾敬,女,50多岁,深州市辰时乡辛村人,教师。1998年修炼法轮功以来,短短几个月,几种疾病不治而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99年7.20邪恶非法打压迫害大法后,她被乡610绑架、罚款,并以开除相威胁,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和刺激,导致旧病复发,于2003年11月23日去世。

孙大拽,男,41岁,深州市辰时乡辛村人,98年冬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夫妻二人同修炼。在99年7.20邪恶非法迫害大法后,夫妻二人为证实大法,两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公安局、610、洗脑班、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毒打、威胁、罚款、骚扰等,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于2003年6月29日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魏书果,女,78岁,深州市西阳台村大法学员,1996年得法。99年7.20后曾与孙女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2001年3月11日晚突遭深州市公安局不法人员非法抄家,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先后被劫持到市公安局、看守所辱骂、毒打。当时流离失所的北京农业部大法弟子柯兴国在其家,同时被恶警绑架,魏书果的家人被非法关押9个月,其间农田耕种全落在街坊邻居亲友和大法弟子及15、6岁孙子孙女和她自己身上,同年12月底,儿媳被非法判刑三年,儿子被非法勒索7000元后放回家。由于邪恶的迫害,精神和肉体均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儿子被放回家一周后,魏书果突发全身水肿,于年底含冤离世。

李振同,67岁,妻子张秀合,67岁,深州市东安庄乡清辉头村大法学员。99年7.20夫妇二人去北京上访,安全返回。2000年其子发放资料,遭威胁,被迫离家出走。后来不法人员又多次骚扰、恐吓、威逼,两位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终日不得安宁。张秀合于2003年7月3日含冤离开人世,李振同于2005年10月21日含冤离开人世。

单万长,男,61岁,深州市辰时乡崔家庄人。自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大。自1999年7月20日邪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曾两次被辰时乡派出所拘留、并且抄家、罚款,并多次受到严刑拷打,强迫写保证书,不允许修炼法轮大法,失去了正常修炼环境。于2004年2月初一含冤离开人世。

宿新月,女,78岁,深州市唐奉乡唐奉村人。以前身体有病,没有力气,1992年有幸得法,通过修炼,身上的病不治自好,骑自行车回八里外的娘家不觉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1999年7.20后,中共的迫害使她失去了修炼的好环境,自己认识字不多,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导致身体状况恶化,于2004年冬离开人世。

张增奎,男,40岁,深州市深州镇大于林村人,因患有风湿性心脏病、脑血栓,1998年得法修炼后,病情大有好转。1999年7月20日后,因江氏流氓集团邪恶迫害,旧病复发,于2000年正月十一去世。

赵金旺,男,47岁,深州市西阳台村人,1994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1999年4月25日和1999年7月20日到北京证实法后,受到市610,公安局,乡派出所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1999年8月份被绑架至深州市学习班囚禁24天后放回。2000年10月份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之后公安局610的不法恶警经常到其家中进行骚扰,让其放弃修炼,使其精神上遭受了严重打击,2004年身患癌症,于2005年8月含冤离世。

刘新允,女,28岁,深州市深州一中教师。在1999年7.20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刘新允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大法,被深州市邪恶610反复关押于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刘新允在邪恶洗脑班被折磨精神失常。被家人接出后软禁在家中,一直没有恢复正常思维。在2000年夏天,只身从自家四楼阳台上跳了下去,被摔成重伤,颈椎以下全失去知觉,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痛苦折磨后含冤去世。

杨晓温,女,51岁,深州市马屯村大法弟子。杨晓温曾于1999年7月22日,同全家人一起进京为法轮功上访,与此同时,深州市恶警非法闯入无人的家中抄了家。1999年11月底,杨晓温和丈夫再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深州市公安局强行抓回,遭到恶警贾双万、张玉超等四人用电棍电头、脸部和拳打脚踢迫害。2000年,杨晓温因坚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判劳教,关入石家庄劳教所,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出劳教所。2001年秋她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抓回看守所迫害,经历十几天绝食后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因长期遭邪恶骚扰和迫害,杨晓温身心受到很大伤害。2005年春,她在再次遭恶人骚扰后,出现严重脑出血症状,不能说话,四肢不灵,生活不能自理。杨晓温的丈夫因坚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非法劳教,后来正念逃出劳教所,流离失所。杨晓温的20岁儿子也因坚修大法,被深州市公安局恶警打成残疾。杨晓温在经受了巨大的身心痛苦后,于2005年8月2日含冤去世。

任小仇,女,65岁,深州市穆村乡大法学员,自99年7.20迫害开始后,遭到乡政府不法人员多次恐吓,罚款,并绑架,在没有交勒索罚款的情况下强制在乡政府体力劳动。后在女儿家亲眼目睹了公安局派出所不法官员在夜晚把亲人绑架的情景,身心受到伤害,于2005年4月2日晚出现病态,于2005年7月8日脑出血离开人世。

枣强县:

李俊英,55岁,枣强县新屯乡常水堤村人。因乳腺癌长期重病,1998年得法,修炼法轮功后,癌症消失,身体恢复健康。因为邪恶迫害,病情突发,2003年11月含冤去世。

张桂根,59岁,枣强县江庄村,98年学习法轮功后,全身多种疾病全好了,身体健康。99年7.20受迫害后放弃修炼,致使旧病复发,多方求医无效于2002年5月病故。

故城县:

刘恩芳,男,77岁,故城县夏庄乡小化村大法学员。1996年得法后,身体由原来的一身疾病,通过修炼,在很短的时间内身体就得到了康复。99年7.20大法遭到诬蔑迫害时,他逢人就说大法好。在小女儿上访遭到迫害、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时,老人去劳教所看女儿,不法管教不让老人接见,老人的精神受到极大刺激,于2001年4月6日去世。

张金红,女,50岁,故城县第三小学教师。在修炼前曾患有乳腺癌,得法后癌症痊愈。1999年7.20以后,她的丈夫迫于邪恶的压力和恶党的舆论宣传,对她修炼百般阻挠,横加干涉,加之失去了大法弟子的集体学法环境,旧病复发,于2005年5月17日离开人世。

王翠芬,女,60多岁,故城县中医药大夫,1998年春得法,修炼后原来一身的病不翼而飞。1999年7.20因打压,家人怕她被抓,不让她炼功。结果王翠芬2004年春天心脏病突发去世。

王翠芬遗像
王翠芬遗像

姜桂贤,女,52岁,故城县郑口镇人,1999年7.20邪恶集团打压法轮功时被劫持到洗脑班,还经常受到大队干部、610人员的恐吓,于2000年4月左右被恶警邵力等人非法抄家、恐吓送洗脑班,因受恐吓引发脑溢血死亡。

贾秀顺,女,故城县青罕镇村人,1998年得法,得法前一身病,修炼后一身的病全消,象换了个人似的。99年7.20后,曾被劫持到洗脑班并被罚款,贾秀顺因害怕被迫放弃修炼,不久于2000年腊月去世。

饶阳县:

邢转运,男,81岁,饶阳县北张保村大法学员。2004年冬,610不法人员来村问他还炼不炼功,他回答“炼”。不久又强行替他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书,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两个多月后,邢转运于2005年2月11日去世。

朱志生,男,66岁,饶阳县大法学员。2000年被饶阳县公安局非法抄家,被勒索罚款6000元,遭受迫害22天后,于农历八月初一被迫害致死。

在中共恶党的淫威和利诱下,衡水市的一些官员泯灭了做人的良知,毫无人性的甚至是积极主动地主使、参与迫害法轮功,致使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他们的迫害下,衡水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可以说,衡水市的这些官员欠下了血债!

这些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实让人触目惊心,他们只是因为要做好人便被邪恶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善恶皆有报,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2005年10月9日,法轮大法学会发布了公告,公告中说:

“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神必将清算对大法行恶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继续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将受到严惩。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法轮大法学会特此公告:从即日起,各省市的主要官员及中共头目如再有参与或继续迫害法轮功者,从事新的犯罪行为,一旦其离开中国大陆,将受到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原告的刑事起诉和民事控告,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寻求经济赔偿。

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现在,随着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的推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性越来越被人民认清,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为世人所知;随着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事实被揭露,更多的人清醒了,更加看清了恶党的邪恶。目前,退出中共恶党的人数已接近一千万,恶党的灭亡指日可待。

我们再次正告以下官员:立即停止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未来,那就从现在开始悔过,弃恶从善,通过各种方式挽回损失,赎回自己的罪过。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你们对善与恶的选择,也是你们对自己未来的选择!

衡水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党官员名单:

刘德忠,原衡水市委书记,自99年7.20至2001年离任一直追随邪恶迫害法轮功。
李俊渠,现任衡水市委书记,原任衡水市市长,一直直接参与、策划迫害法轮功。
田结实,原衡水市政法委书记,现政协副主席,曾是衡水市迫害法轮功总头,从1999年7月以来直至换届转任的三年多时间里,衡水市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总制定者和指使者。
张增良,现任衡水市政法委书记,接田结实以后的迫害法轮功总头目,2003年以来迫害法轮功的总制定实施者。
王宝军,现任衡水市政法委书记,上任后一直主抓、参与迫害法轮功。
丁震鸥,衡水市邪恶610第一任头目,现任衡水市人大副主任。
吕松印,衡水市610头目,迫害法轮功总头目。
冀利剑,衡水市610副头,迫害法轮功头目。
刘广英,原衡水市公安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三年多,后调走。
刘志朋,现衡水市公安局长,迫害法轮功具体实施者。
王文华,原衡水市桃城区610头目、桃城区政法委书记,桃城区迫害法轮功总头。现任桃城区人大副主任。
李保邢,现任桃城区政法委书记,桃城区迫害法轮功总头目。
邢文雪,现任桃城区邪恶610头目,2003年上任,主抓对桃城区法轮功的迫害。
吴寒冰,衡水市桃城区公安分局局长,迫害法轮功具体实施者。
孙建才,衡水市桃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
郑根起,衡水市610人员,衡水市邪恶洗脑班总头,直接迫害大法弟子者,此人伪善、阴狠、曾打大法弟子。
王长新,衡水市公安局一处恶警,衡水市邪恶洗脑班副头,此人狠毒、毫无人性,一直参与抓捕、打人、抄家、审讯大法弟子。
司新坤,衡水市看守所所长,直接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毫无人性的虐待、折磨大法弟子。是迫害死肖新改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耿占伍,是衡水市行政拘留所所长,他对待大法弟子凶狠、毫无人性,是迫害死安秀坤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1.河北省安平县政保股股长侯大建(2005年已退休),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次抓人罚款。恶报殃及家人,其妻子遭恶报,得不治之症于去年年底死亡,人家办年货,他家办丧事。

2.河北省安平县育才中学张贴诽谤诬陷大法的宣传品,大法弟子将其揭下,并讲真相,被校长举报,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之后不久学校遭了抢劫,校长妻子被刺数刀,并被抢走5万多元现金。人们纷纷议论这是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