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孔子与子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18日】子路名仲由,比孔子小几岁,是卞地没有受过礼仪教化的人。他生性粗豪,好勇斗狠,脾气爽直。他在头上插雄鸡的羽毛,佩戴野猪的牙齿,子路认为这些东西可以作为勇气的象征。

子路遇到孔子,仗着自己勇敢有力,稍稍侵犯了孔子。孔子则以礼相待,设礼仪教化子路。子路受到感化,于是穿上儒服,送来礼物,通过其他门人请求,做了孔子的弟子。

子路好勇,可惜有点儿缺心眼,往往不肯事先好好谋划,就急着要行动。子路曾经见孔子夸奖颜渊,心里有点不平衡,就问孔子:“您要是统率三军去打仗,会带上谁?”

孔子说:“徒手跟老虎搏斗,徒步涉水过深河,死了也不知道后悔的人,我是不会和他一起去的。”

孔子曾经说:“如果大道不行,我就坐船跑到海上去。到那时跟从我的,大概会是子路吧。”子路听了很高兴,孔子笑着说:“子路在好勇这点上要超过我,可惜不懂的取舍,不能恰到好处。”

好勇过头,则容易莽撞,所以孔子说:“一句话就可以判决案子,大概说的就是子路那样的吧?”

子路鼓瑟,有北地杀伐之音,孔子听了就说:“子路那样鼓瑟,不像是我门下的学生。”弟子们因此而不尊重子路,孔子又解释说:“子路已经登堂了,只是还没入室而已。”

子路非常好善,别人指出他的错误,他就很高兴。

子路也是个安贫乐道的人。孔子说:“穿着破旧的布袍,和穿着毛皮大衣的人站在一起,而能够丝毫不觉的羞耻的,就是子路这样的吧。”孔子用《卫风·雄雉》中的诗“不轻视不羡慕,做什么做不好”来称赞子路。子路听了沾沾自喜,于是嘴里天天念叨这两句诗。孔子怕他因此懈怠,说:“这是最普通的道理,哪里足够呢?”

子路对孔子非常爱戴,加上他性子又急,所以孔子有做的让他不能满意的地方,他也会直接提出来。孔子在卫国的时候,不得已见了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子路非常不高兴,认为孔子做了违背道义的事,急的孔子指天发誓:“我要是做了不该做的,老天抛弃我!老天抛弃我!”

子路勇有余而谋不足,兼之处世忠直,孔子因为他的这种个性非常替他担心,曾说:“子路这样,恐怕会不得寿终的。”后来在卫国发生的变乱中,子路果然被人杀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