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法弟子邵鸿珍遭受的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几天前听说大法弟子邵鸿珍又被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并将面临更为严重的迫害,目前处境艰难。作为好友,我彻夜未眠、泪流不止。我清楚这几年发生的一切,自从99年开始,邵鸿珍稍有起色的生活便被恶党迫害打破。

邵鸿珍18岁进入上海汽轮机厂工作,表现出色,曾多次立功受奖。但是虚弱的身体始终是困扰她的大问题,她常和我们说起她的体力只能在上班时勉强维持。

1992年邵鸿珍被医院认定子宫有肿瘤,必须尽快手术,术后大家去红房子医院探望时,看到邵鸿珍脸色惨白,瘦得皮包骨头,她说她的肿瘤有四个鸡蛋那么大。此后邵鸿珍由于身体实在无法承受工作的强度,出院后就在家中休养,直到1995年年初才回厂上班。

我又一次遇上她的时候,发现她整个人都变了,她说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有明显改善,现在几乎没有什么病痛,精神也好了。我心里很为她高兴。

但是好景不长,99年7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进行打压,邵鸿珍从99年7月22日起几乎每天都被强制叫到厂保卫处与闵行公安分局的政保人员谈话,公安人员对她态度恶劣,威胁要带她去分局谈,并威胁说那里谈话可不象在这儿那么舒服。

2000年农历新年,邵鸿珍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会面,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将所有人员绑架,邵鸿珍被非法刑事拘留,后由单位保出。但邵鸿珍从此失去工作,每天上班须到厂武装部报到,下班后又有社区保安紧跟其后,一个多月后才得以解除。

同年7月3日邵鸿珍向单位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真实、合理的述说自己的观点。恶党支部书记以此大做文章。邵鸿珍于同日再次被警方绑架、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邵鸿珍曾绝食,被多次野蛮鼻饲,还不断遭到体罚(挨冻、罚站、长时间被铐、毛巾塞嘴等)。2001年年初邵鸿珍被恶党人员以所谓的“数罪并罚”判刑3年。

出狱后,邵鸿珍仍不断受到派出所、居委会不法人员的电话询问。

2004年6月邵鸿珍全家搬往徐汇区居住,中秋时她告诉说新社区的派出所、居委会又以召开十六届四中全会之名不断的上门骚扰,一次居委会甚至从她家楼下一直追到其家门口,幸好儿子在家中出来解围才进入家中。

2005年10月的一天,我意外在某地遇上邵鸿珍,她说近两月有多名自称市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通过单位找到其丈夫谈话(丈夫与其同单位),其夫有严重高血压,身体与精神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并说这一年间派出所以各种名义和毫无事实根据的罪状电话骚扰她丈夫。她儿子也在夏天被徐汇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电话、上门询问一些关于横幅的问题,总之是不得安宁。作为朋友,我很为她担心。

时至今日我又听到了她被捕的消息,我不知什么样的命运和结局等待着我的朋友,如果再被判刑会是多么……?她已经56岁了,曾动过手术,又时常便血,还要被关押,我不敢再想下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