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活地狱”——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是整个女监唯一一个对人使用电棍监区,也是整个女子监狱经济效益最好的监区之一,凡是在那里生活过的人无不感慨万分:简直就是人间活地狱。下文所述为一位知情者对以左晓燕为首的十余名八大队恶警的邪恶行径的真实记录。

一、超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役

女监有规定,各个监区要按照人数交纳“人头税”。恶警左晓燕为了多挣钱,就采用超长劳动时间的办法加大在押人员的劳动强度。八大队有两个车间,三楼纺织车间生产毛衫毛裤,四楼缝纫车间生产服装,虽然监狱规定正常出工时间是早6:30——晚21:00,可是在八大队几乎很少正常收工,即使正常收工,八大队的人也得被迫把生产资料和工具带回监舍,许多人都得用一米高六百厘米宽的大袋子装要带回去干的活,一干就是半夜,甚至常常是通宵。在2003年至2005年底共36个月的时间里,八大队有近18个月的时间天天加班至午夜,还有18个月加班至下半夜2:30——3:00才收工,许多时候干脆就是通宵在车间,然后早6:30直接进行第二天的劳动。就是这样八大队的活依然干不完,因为狱警在分配活的时候根本没打算让干活的人休息。当然,对于每天干活相对较少的人是一定要进狱警办公室,进行所谓的“电棍教育”(就是狱警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直到你承诺明天干活时会更努力、产量更高)。在这样超长时间的劳动和高压管制下,恶警左晓燕所管理的八大队每年非法获取的利润是惊人的,它在开会时告诉大家,八大队全年上交给女子监狱430万元。(还不包括它个人和其它队长私下贪污的钱)在押人员在对此数字感到触目惊心时,同时也对超长的劳动时间带给自己的身心伤害是难以忘怀和刻骨铭心的。

二、家常便饭——每日“电疗”或“五指山红”

左晓燕曾在一监区和五监区工作过,1.78米身高的她如一头健壮的疯牛,她的狠毒在全监狱是有名的。她曾自诩说:“在我手下,一星期两死(指迫害死两个人)我咋地了?我还是我,别看你们几个法轮功,我就不信治不服你们。”可见其猖狂程度。在她的残暴政策和野蛮管理方式下,用电棍的频率和恶毒的方式都达到了极致,搧耳光的狠毒更是让被害人面部变的惨不忍睹。普通刑事犯刚到入监队,就听说八监区的电棍和每天超长时间劳役的情况,最怕被分配到八监区。左晓燕给每个队长配备一根电棍,另外还有备用电棍,总共有十余根,每天收工前,恶警们把报纸卷好的电棍带到值班室充电一夜,或直接在办公室充电一夜,第二天清晨一上班,各分队管事犯人将大法弟子和所有犯人的前一天劳动产量制成表格上交本分队队长,然后按产量由低到高依次点名到办公室强迫进行“电棍教育”,整个车间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电棍“噼啪”声不绝于耳,人在办公室外可以嗅到办公室内被电棍折磨的人皮肉糊焦的味道。在左晓燕的指使和教唆下,八监区的队长们由不会用电棍到会用电棍,再到玩出花样来用,他们根本不问青红皂白,只要活干的少,就用电棍说话,他们把电棍放在我们的脖子上、脸上、头顶、手上、手指尖等处电,左晓燕说:不是不会干吗,干活少吗?那就是手懒,把手给我电烂,我看还会不会干?对待意志坚定的大法弟子,它们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把电棍直接放到脊柱上电,恶警左晓燕、谷亚星、高楠一边用电棍折磨大法弟子,一边喊:“我就电了,能咋地,爱上那告上那告”。对个别不屈服者,全身扒光衣服,浇上凉水,手脚铐在暖气管上一电就是几个小时,春、秋、冬三个季节衣服穿的多些,就把电棍从脖领子伸入后背贴肉皮上电,夏天就直接放身上电,左晓燕毫不介意的说:“不这样管理活上不去,挣不了钱,拿啥交人头税,监区按人头安排的‘人头税’要挣出来,就得用电棍!”在八大队随意扒开一个人的衣服,在脖颈、后背及脸上的红点、血泡就是电棍所伤。一小队队长高楠和三小队队长孟某某是刚调来不到两年的队长,刚来时不熟悉电棍,但现在在左晓燕的管理领导下,张口非喊即骂,熟练使用电棍以成为它们的看家本事,对于这种灭绝人性的“电棍教育”八大队的部份队长不忍下手,不忍每天听到惨叫声,被迫调离。

当然,八大队也有不用电棍的时候,那就是检查团检查、停电、五一节、十一节、元旦、农历新年。由于八大队是狱里的“先进单位”,经常有部、省里来检查,左晓燕和谷亚星就告诉大家,“这几天部、省检查团来,先不收拾你们,(指用电棍),咱们一块算,特别是你们几个法轮功,不经常收拾你们不行,干活少了更不行,等检查团走了,挨个扒皮。” 左晓燕带头并教其他恶警打耳光,左晓燕的手法极其狠毒,一个耳光下去,被打者口鼻出血,第二掌打下去,被打者耳朵就听不到声音,八大队的人是凡耳朵背的都是搧耳光的结果。恶警高楠和焦玲玲为了讨好左晓燕,经常在看左晓燕的眼神后先动手打人,然后左晓燕、李芬、谷亚星再打,若还嫌力度不够,就找犯人打,打的耳光不响不行,少了不行,不服不行,整个车间从前到后,一片耳光声此起彼伏,被打者各个面红耳赤,三楼管生产的李科长手段残忍,极其卑劣,比左晓燕毫不逊色。左晓燕还发明了“停细粮”的办法,这也是女监绝无仅有的迫害方式之一,在遭到打耳光和电棍的刑罚之后,被打者要停“细粮”(经过加工的粮食——共产邪党特有专词)就是不能吃米饭、馒头和大米粥,少则停一天,一周,多则一个月,三个月甚至更多,而对不背监规,不承认迫害的大法弟子则长期停“细粮”,每顿饭只给鸡蛋大小的窝头,一根手指大小的萝卜咸菜条,大法弟子刘俊鹭、赵丽君、王红、张华萍,张丽娜、王金萍、金顺女、李鸿舒、于晓清等人都被长期停吃“细粮”有的甚至达半年以上,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仍然有众多常人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所感叹佩服,她们常常偷着把窝头塞到我们手里。

三、其它迫害方式

对于坚决不承认迫害的大法弟子,左晓燕发明了一种酷刑把被害人示众,即把双手反绑于背后,用绳子使劲往上吊,直到不能上提为止,然后再把绳子在脖子上绕几圈,将脖子和膝盖绑在一起,人只能低头坐在水泥地上,如下图:

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表面“和善”的谷亚星则命人24小时看守,白天照常干活,晚上在监舍的412室、水房、淋浴室、阅览室、活动室等地进行迫害, 迫害的方式有:全身衣服扒光,浇上几十盆冰冷刺骨的水,只穿背心、短裤在水盆里站一夜,连续长达数月之久,导致受害人小便失禁,尿裤子。冬季时就只穿背心短裤光脚站在走廊冻一夜,连续时间达半个月,而看守者都穿着棉衣棉裤。对于不背监规的大法弟子,不许家属接见,蹲小号,接见时家属买的食品及日用品全部没收,家属给存的钱随时扣罚,以前每次扣钱十元、二十元、五十元、最多一百元 ,现在罚款起点就是一百元,多时数千元,大法弟子的家属们根本无力负担。还有的不背监规的大法弟子,遭到长期戴背铐达一个月之久,家属买的日用品全部没收,没有棉鞋穿,数九寒冬大法弟子穿着单鞋,到操场去扫雪,手脚全部冻僵,回到车间喝不到一口热粥,只有一个小窝头、连根咸菜都没有。由于恶人举报大法弟子被褥内和内裤藏有经文,谷亚星下令八大队所有大法弟子被褥全部拆开,内裤、衬裤的裤腰和裤脚全部豁开,以防止有经文。

八大队恶警及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不是仅仅就这些,由于消息封锁很严,很多事情还不得而知,恶人们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请见到此消息的同修们发正念,铲除其邪恶,帮助那里的被迫害的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