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觉醒世人揭露黑龙江省双城看守所的罪恶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我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下面我讲诉的是我在黑龙江省双城看守所的亲眼所见。

2004年3月5日星期五这一天,是我最难忘最难过的一天,我目睹了有生以来最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双城看守所恶警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每当我想起那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情景,就会不寒而栗心痛欲裂。

这天上午10:30分左右,副所长朱晓波带领一帮恶警到四监把法轮功学员肖亚丽、顾秀娴,强行拖出监室,拖到东侧禁闭室强行灌食。朱晓波用铁夹子撬开肖亚丽的嘴,肖亚丽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着将两个注射器咬坏,朱晓波的帮凶王建文、郭维玉、孙士有(执导员)等恶警极其凶残的给虚弱的肖亚丽灌食,使肖亚丽苦不堪言。然后,这帮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刽子手又像杀猪一样,将顾秀娴按在老虎凳上灌食,顾秀娴连连惨叫:“不要灌了,不要灌了。”朱晓波说:“给我灌,灌死也没关系。”王建文、郭维玉为讨朱晓波的欢心,变本加厉的折磨顾秀娴,不到5分钟,顾秀娴就上不来气了,恶警见状才把她放到地上,顾秀娴一会就没气了。

下午1点多钟,监区传来肖亚丽痛苦的呻吟,毒如蛇蝎的朱晓波说肖亚丽是装的,不用管她。郭维玉还趁火打劫逼肖亚丽写保证书,置她的生死于不顾,真是残忍至极!

3月6日9点多钟,朱晓波得知肖亚丽疼痛难忍的报告,仍然无动于衷,信口胡说肖亚丽是装的,未作妥善处置,便与金所长、孙士有料理顾秀娴的后事去了。

顾秀娴的家属不知人是怎么死的,也没要赔偿金,朱晓波等人得意极了,喜笑颜开的喝着、嚼着美味佳肴,早把肖亚丽的生死抛到九霄云外,这是对“革命人道主义”最贴切的诠释,是所谓“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领导下如此惨无人道的注脚。与此同时,肖亚丽的同修在向值班恶警黄管教报告肖亚丽的胸腔内疼痛、气短,黄跟朱晓波是一丘之貉,也说肖亚丽是装的。到了晚6点多钟,酒足饭饱的朱晓波、孙士有才回来,一看肖亚丽已经不行了,还恶狠狠地说“你别装”,并让她自己走,这时的肖亚丽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被两个劳动号扶到车上,车没开出多远肖亚丽便被这帮恶警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什么是“人民警察”呀?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豺狼。到医院开了死亡证明,就又拖回看守所。

肖亚丽和顾秀娴的遗体被安放在看守所的冰柜里。人大多数都不相信有神有鬼,都受共产邪说“无神论”影响,认为是迷信。可当哭泣的鬼魂出现时,恶警都吓得胆战心惊。当夜12点,肖亚丽“我无罪,我死的冤”的哭声十分凄惨,回荡在漆黑的夜里,断断续续直到天明,传到金所长、朱晓波、孙士有的耳朵里,吓得他们惶恐不安彻夜不眠。翌日6点多钟,孙让思辉管教去看看肖亚丽是否还在冰柜里,思辉怯生生地看完后说在里面,朱晓波、孙士有悬了半夜的心才放下。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恶警若没做亏心事,他们怕什么呢?!

肖亚丽和顾秀娴,谁也没杀人放火、偷窃抢劫,谁也没有贪污受贿、走私贩毒,只坚信真、善、忍好……为什么遭受极度痛苦的折磨?为什么要把人变成鬼?是因为“真善忍”违背了党纪国法“假恶斗”吗?而真正的罪犯偷空国库的贪官污吏却飞黄腾达,逍遥法外,充分暴露了中共恶党的邪恶,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腐败分子还被美化成“先进性”的代表,国家靠养活这帮坏事做绝的公安干警和司法人员来维持这种“道德”,维持这种遥遥欲坠的“统治”,有良知的世人,快快觉醒吧,告别罪恶的中共,走出黑暗,迎接新世纪的黎明!

天灭中共,迫在眉睫,让我们冷静的思考,正确的选择,做一个有良知、有理性、有眼光不受恶党文化(假大空、假恶斗)的羁绊,敢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的邪恶组织(团、队)的勇士!

世上有两件金钱买不来的珍品:时间和机遇。人生是一条单行道,走过的路不可能再重走一次,时间的不可逆性造成多少憾事啊!机遇也一样失去不再……

中共集团象一个腐烂的苹果,“保鲜”也不过是拖延时日,最终还是要烂掉的,与其同它捆在一起白白送命,不如早早决裂它,获得新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