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对媒体及外界的欺骗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近日,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学员文章,其中披露了其本人在马三家教养院亲身经历的一段马三家对外界欺骗造假的事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恶警将其中被关押的大部份坚定的学员骗到少年管教所),其实这样的事件在马三家对外界来访的接待中是司空见惯的。每一次无论是上级检查、媒体采访或接待外来团体,都是马三家上下全体恶警(上至马三家院长、女二所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下至众恶警、大小喽罗)汇集阴谋诡计集体作秀表演“春风化雨”的闹剧。马三家之邪不仅邪在其恶、邪在其毒、邪在其对学员粗暴的强制转化与奴役上,更邪在其对外界一贯的谎言、造假与欺骗上。在这方面,马三家的造假才能可谓炉火纯青、登峰造极,集中体现了共产恶党九大特征之一——骗,而且将这一特征发挥至极,骗得来访者晕头转向、如坠云里雾里、如沐春光,在一切视听伪造的假象与巧舌如簧、众口铄金、歌功恶党中啧啧赞叹,丧失了真实的判断能力,被剥夺了获知真相的权力,可谓骗术“炉火纯青”,深得恶党骗术精髓。

在2001年3、4月间接待外来人士、记者访问时,不仅如之前学员文章所述,马三家将一切坚定的被迫害的老弱病残以看电影为由清晨天不亮即骗至少管所,将其被褥全部铺在床上,一切物品塞入库房,造成这部份人在外界眼中不存在,而且更加安排好了众多接受记者访问的“演员”,教给其符合“党和国家政策”的冠冕堂皇的说辞,更以“立功”、减期、早日回家等好处为诱饵诱导邪悟者表演声泪俱下的“感恩”闹剧,对记者谎称这里如何之好、警察待她们如何之好。女二所所长恶首苏境更是一次次厚颜无耻的对外界宣称“这里的一切交流都是真诚的心与心的沟通,是马三家全体干警付出心血与努力‘春风化雨’的结晶”,而对其暴力、体罚、使用警电棍、关禁闭、蹲小号等野蛮行径只字不提。当时这些人已经一个多月没洗澡了,很多人身上都有了异味,可当记者把话筒递向一个女孩,问道“你们大约多久洗一次澡”时,那个女孩随即按事先安排脱口而出,“我们一周洗一次澡,”事后连很多所谓的转化者都觉得太假,心里不平。

每当有外界来访时,这一天食堂的伙食就会变得很好,由平日里廉价的豆腐、甘蓝、窝瓜,枯草般又老又黄的水煮芹菜变成炸鱼、鸡蛋汤,待晚上来访者走后饭菜又恢复原样。2002年夏天一次接待重要来访,因来访者逗留至傍晚参观食堂,当天的晚饭竟不是平常的苞米面饼子和芹菜,而变成了土豆烧牛肉和米饭,我们破天荒的在一天中吃到了二次好的饭菜。在女二所接见室入口处挂着的食堂一周菜谱中写的都是“炸鱼、红烧牛肉、西芹炒肉、西红柿炒蛋、包子、蒸鱼、鸡蛋汤”等,几乎餐餐有肉,来参观的人看了都说“这里的伙食真不错,家也不过如此啊!”其实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制造假象,为外界营造“教养院中的幸福生活”。

平时我们一天要干好几种活。清晨天不亮即起床,要扒蒜,白天一车车成麻袋装的蒜运到大门口,要去抬蒜,要绣毛衣(主要出口国外),要将细小的玻璃珠穿起做帽子(演员演戏中戴的道具帽子),要捻豆(一种含铅、有毒,有较大异味的彩釉装饰品),还有的人要到楼下库房去做手工艺品。做这些工艺品所用的胶色黄、气味浓烈,有较强的刺激性及毒性,刺激人的视网膜、鼻粘膜及咽喉,很多人因此而出现了胸闷咳嗽、流泪、眼睛肿痛、头晕头痛、呕吐、皮肤过敏等症状,而恶警却只对所谓的转化者“骨干”加以照顾分配做无异味的活,对坚定大法的学员即使出现身体反映也置若罔闻,动辄以加期、体罚、不准睡觉相威胁强迫学员从事危害性劳动。

一次适逢电话通知,说上级要来检查,有记者摄像,(其实每一次所谓的检查、来访、参观,马三家都会事先提前得到通知,确保有充足的时间做好一切假相)马三家立即在第一时间内联系厂家将这批活全部运走,同时布置下面开门开窗清扫室内,尽快通风散味,组织人清理库房,撤走桌子,一切恢复原样。估计来访者即将到来的时候,通知各队警察把人都带下来进行“自由活动”拉圈、丢手绢,录音机放上了舞曲,安排转化者跳舞。各队警察均按事先部署进行活动项目。所以等检查团的车开入院内时,看到的是有的队在唱歌跳舞,有的队在打篮球,有的在走队列,有的在做游戏,有的在打太极拳,的确达到了“活动丰富多彩”的要求。随行而至的记者随即将这些布置好的画面统统摄入,而等到检查团的车一驶出大门外时,便马上停止活动,回去继续干活。

最可笑的是在下楼活动之前,警察伪善的对学员郑重承诺“虽然接这样的活(指做手工艺品)我们所里可以多赚一点钱,但是很多人出现了有同程度的身体反映,我们基于为大家的身体健康考虑,所以所里决定将这批活退回去,以后这样的活我们再也不接了,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所里上上下下对大家的关怀和爱护。”孰知待检查团的车刚走,一辆辆满载彩豆及手工艺品的厂家的车就又把这些产品原封不动的如数运回,警察通知各队取活继续生产。刚才的信誓旦旦言犹在耳,真是丑剧一幕呵。

2003年夏季检查团来访之前,苏境别出心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折腾,号令锄草、平花坛、运土、种花,每天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好不容易把花种上了,又每天让学员排着队拿自己的洗漱盆下来接水浇花。在学员的辛苦劳作下,这些鲜花终于异常绚丽的盛开了,而等检查团一到这些美丽的花朵就又成了苏境炫耀的资本、邀功的政绩,歌功劳教的陪衬,粉饰假、恶、暴的点缀,美化了教养院的罪恶,遮盖了这里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当检查团终于如期而至,当记者的摄影机又对准了那些在警察的操纵下表演的人群时,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的大法弟子王丽对着记者的镜头大声疾呼——“马三家有体罚!马三家有体罚——”可随即就被疯狂冲上来的恶警、犹大团团包围,迅速捂住嘴,强行反剪双臂,野蛮的拖了下去。而那位本应遵循职业道德进行真实报导的记者先生却对发生的这惨烈一幕视而不见继续拍摄那些做操、升旗、打太极拳的平和画面,可想而知当报导在新闻中播出时,这个镜头一定是早已被删剪掉了,早在马三家款待记者先生的盛宴上或之前就已删去了。而发出真实求助呼声的王丽却被苏境及当时的三大队三分队恶警董淑霞关入小号酷刑迫害两个月,身心备受摧残,放回队时手臂及手肿得穿不上衣服,即使这样,恶警董淑霞仍强制她转化。可见,邪恶是多么害怕它们真实的迫害情况为外界所知,哪怕仅仅一句真话、一个呼声也足以心虚颤栗到丧心病狂的程度。有很多大法弟子仅仅因为喊出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到半年或关进小号酷刑加身。2004年3月,马三家邀请所谓的“雷锋生前辅导过的学生”做诽谤大法的报告,当时被二大队二分队迫害的大法弟子张淑荣当场揭露邪恶谎言,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令苏境大为恼火,为了打击报复泄私愤事后联合二大队二分队恶警张卓慧对其非法加期半年并洗脑迫害。

在女二所接见室内墙面显赫的位置上大面积张贴着一张张“转化者”唱歌跳舞、包饺子、做游戏的照片,显而易见传递给外界的信息是“这里的生活轻松惬意”,可是那每年年底为达到罗干要求的高转化率而实施的暴力强制中,对学员花样迭出的体罚、酷刑、拳打脚踢、剥夺睡眠、挥舞着的警电棍为何不拍照下来一并上墙?罗干曾多次亲自给马三家下达密令,其中一道写着“为了维护国家形象”、“国际舆论的影响”云云要“保证转化率”,最邪恶的一点是其中强调要“马三家干警充分发挥警电棍的威力”(原话),可见马三家邪恶犯罪的最大后台、幕后真凶就是这个邪恶至极、人性全无的人中败类——罗干!

现在苏家屯集中营的邪恶已曝光于世,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助“调查真相委员会”尽快顺利进入大陆自由调查取证(除了由大法弟子组成的“调查真相委员会”之外,任何政府、组织、团体、媒体及各界人士都有可能在中共的粉饰做戏、狡诈阴谋中无据可寻,都有可能被中共的伪善所欺骗),调查在教养院、监狱、精神病院、看守所、洗脑班、集中营内发生的惨绝人寰的一切迫害,让中共知道迫害必须停止,让其一切谎言、欺骗、阴谋与造假统统曝光于天下。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对外称“辽宁省思想教育教育学校”)

所长 恶首   苏境

政委 副所长  王乃民(九九年最早使用电刑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之一

最早率马三家众恶警及犹大各地流窜散布邪悟妄图大面积转化学员者,实则草包一个、胸无点墨)

副所长  赵来喜(负责编辑主办诽谤大法的邪恶《校园报》,好附庸风雅,展示三脚猫的书画功夫)

教务科 恶警  方叶红(负责邪恶的洗脑课、制订邪恶考核标准及培训犹大迫害坚定的学员)

刘文杰 郭文秀 郭方杰 (负责三个大队的“法制教育课”)

干事  杨娜(协助编辑邪恶《校园报》,负责“心理咨询”室及女二所历次活动的摄影录音录像)

广播室 项柏凤(负责每日播放恶毒诽谤大法的邪恶广播)

各队恶警 大队长 李明玉 张秀荣 周谦 王晓峰 邱萍等

中队长 张磊 张卓慧 张春光 张环 董淑霞 关丽英 裴凤 代玉红

杨晓峰 王正丽 黄海燕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