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活体器官移植看中共十恶(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

十恶之六:好话说尽 坏事做绝

从“依法治国”、“以德治国”、“中国人权最佳时期”到“和谐社会”、“八荣八耻”……中共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4月3日,加拿大资深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布莱恩•麦克亚当在演讲中说,上周,中共意料之中的否定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存在。他说,如果在古狗引擎上搜索“中国否认”可以得到210万条记录。麦克亚当举例说:掌权后,中共否认的事实包括饿死2000万到4300万百姓的大饥荒、多年否认的劳教制度、天安门大屠杀、SARS、禽流感、死刑犯器官移植等。

麦克亚提示我们不要对中共的否认感到意外。因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如山铁证面前公开抵赖、否认事实是中共的流氓本性使然。

大纪元时报主编郭军4月13日下午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 简称NPC)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在苏家屯官员出面否认此事之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3月28日已经出面正式否认了苏家屯的事件。当天秦刚否认了两个事件,一是苏家屯存在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二是否认中国有摘取死刑犯人器官的事件。

郭军说,中共政权有系统的摘取死刑犯人的器官,这是举世皆知的。去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就公开承认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先生,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告诉我们真话,他否认的两件事情,有一件明显在撒谎,那么另一个否认有多大的说服力,我们想请诸位自己去衡量。

十恶之七:暴利买凶 借刀杀人

无论是套上科学(医学)还是人道主义的花环,都无法抹杀中共杀人行动的本质。就象那些做活体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移植中心的宣传言辞一样。再高的器官成活率,再先进的设备和医疗经验也是以屠杀活人为前提。

经过几十年的“磨练”,中共杀人的伎俩变得更加残忍、隐蔽。借用医院本该救人的手术刀杀人,既掩人耳目,又可以灭口;再用器官移植的巨额暴利,滋养那些行凶的刽子手白狼们,让其继续行恶。

中共的目的是群体灭绝,恶警、白狼的目的是利益金钱,二者一拍即合,一切都在暗中进行。雇凶(借刀)杀人的伎俩中共一直在延用,甚至延伸到了海外。比如,曾庆红在出访南非时,因惧怕被法轮功学员起诉,就曾使用了雇凶杀人的手段,雇用歹徒枪击参与起诉的法轮功学员。海外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许多骚扰,也是中共雇用当地的歹徒所为。

十恶之八:虚张声势 欺骗国际

在苏家屯集中营在海外曝光后,中共在沉默了三周后,3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集中营的存在,同时公开邀请西方媒体到现场察看。

4月19日,由“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第一批赴中国大陆调查团成员4月19日在澳洲悉尼中领馆申请入境签证被拒。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许琳(Linda Xu)前往中国驻悉尼总领馆递交入境签证申请资料时被拒。领馆接待员支支吾吾说:“你这不可能,不可能……你找秦刚要邀请函去!……”

对于那些能够进入中国的海外记者,他们如果不是独立调查、采访的话(如华盛顿邮报记者对“自焚”事件的采访),又能看到什么真相呢?

中共不但会撒谎,更会演戏。正如一些评论家指出的,“中共一直以来不是在改善人权,而是在表现人权。”一名曾于2001年期间遭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为其安全隐去姓名),回忆当时中共在马三家劳教所造假的事实,2001年3月初,马三家劳教所开始紧张起来,每天除强制劳动外,还要抽出一部份人大搞卫生,走廊里挂出的对学员的各种考核表格也全部摘掉了。室内添置了排球、跳绳、扑克等文体用品。原因是,北京“两会”结束后,有记者来访。

曾就读于爱尔兰三圣大学的法轮功学员赵明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赵明因不放弃信仰,饱受折磨,曾被殴打、体罚、剥夺睡眠和多根电棍同时电击。

赵明证实,在真相被揭露和国际社会对劳教所内人权状况关注的情况下,劳教所内的人权状况没有任何实质改善,而是迫害得更加熟练,做得更加隐蔽。大量的资金投入改进了表面的硬件环境,以此来蒙蔽外界,而对于迫害的内幕,参观者和媒体是不容易知道的。

赵明回忆说,团河劳教所的劳教人员宿舍中有鱼缸,有电视,有书桌,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组成的所谓大队里有图书室,劳教所的院子里有草坪、篮球场,养着鹿、兔子、孔雀、鸡,看上去象是个宁静的动物园。但暗地里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从没停止过。所谓的“春风化雨”是在你接受了强制洗脑后的虚伪表演;相反,如果一个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那么迫害临头是不可避免的。

再如,在萨斯爆发后,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上海北京的医院在媒体去采访时,把萨斯病人放在车里满街跑,等采访团一离开后,又把病人送回来。

经了解,经过3个星期的“准备”,中共不但把苏家屯集中营里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而且在苏家屯的火车站等地派驻便衣,装扮成小摊、小贩,甚至当地的一些居民,以向海外记者撒谎。

经过一个月的销毁罪证后,中共终于让美国大使馆和沈阳领事馆的人员进行所谓的“调查”,然后再借他们的嘴欺骗国际社会。

十恶之九:反对道德 践踏正义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David Matas)就中共利用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发表评论。“中共为谋取人体器官而杀人已经许多年了。”“在中共的司法体系中,如此践踏人权的罪行受到(中共)政府的包庇,没有独立的法庭、独立的司法体系制裁这种反人类犯罪。”

中共之所以敢于视百姓生命如儿戏,如此大规模的进行反人类犯罪,还因为中国的整个司法系统都被中共把持。连敢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如高智晟、郭国汀等)的生命安全都时时受到中共的威胁。几年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打死算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2006年4月20日,第一位说出苏家屯集中营秘密的证人Peter在胡锦涛访美期间,公开站出来指证,他说,这是一个庞大的多集团、多单位的共同参与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这里面有劳教所的管教,有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有护士、政府卫生系统、有公安部系统的官员、甚至有北京中央一级的官员、贩卖黑市器官的中间商、海外帮助招揽病人的中间商,完全是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超级犯罪。

这一超出正常人类想象和心理承受能力的残酷迫害针对的是一个和平的信仰真善忍的修炼团体。这整个过程中,有多少善良的人经历着活生生被割除器官的炼狱般的折磨,直到生命的终结;有多少人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度日如年;又有多少良知尚存的人被迫干着邪恶的勾当,而时时受到良心的折磨。

第二位证人的前夫,苏家屯主刀医生在日记中记录着这样一个细节:患者(法轮功学员)被施行了麻醉,躺在手术台上,当剪刀剪开她的衣服时,一个小盒子掉了出来,盒子里装着一个法轮章和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着“妈妈,生日快乐”……这位医生由于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活动,日夜饱受良心的煎熬。

邪恶中共的万古大罪,令人神共愤,天地不容。

十恶之十:对抗文明 威胁人类

人们经常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称为迫害的“冰山一角”。那么,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规模到底有多大?

第三位出现的证人,沈阳军区的那位知情人指出,新近报道的苏家屯事件不过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目前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他说,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他所知道的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重刑犯和各种政治犯。

据中共内部消息显示,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包括活体摘除器官后被焚尸)的暴行一直在中国各大省市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中发生,当地公安医院(包括武警医院)勾结劳教所的不法分子和社会上贩卖器官的中介机构等共同参与犯罪。

中国各个省份的劳教所都有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发生。许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内脏都被掏空,许多遗体有明显缝合的痕迹。

另外,大陆劳教所普遍存在强行抽取法轮功学员血液检测的现象,很多抽血行为根本不是为了检查治疗。

中共公开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监狱670多所,在押罪犯150多万名;劳教所有300所,通常关押总人数有30万人,被关押的人员中很大一部份是法轮功学员。

医学博士庞玉滨医生提出器官“反配型”的情况时说,一个病人提出需求,他几天之内就能找到一个相对应的器官。这是差不多百分之一的机会,就是可能有一百个活供体在那里等着,才能配的上,才能做得到。在中国它是个反配型,就是说一个外国人到那儿去配型了,那么它有很多很多活人的器官供你选择。

简而言之,正向配型是病人等器官,反向配型是器官等病人。

根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003年,中国累计完成器官移植5.5万余例。其中肾移植5万多例,目前每年完成超过5000例,2001年已经登记的106个单位共施行肾移植5561例,2004年全国实施肾移植7000多例,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亲体肾移植的数量达到数百例,这一比例上升至约4%。相信这里的数字,并不包括目前在中国也在同步进行着活体器官移植(包括肾移植)的二级医院甚至乡镇医院。据查,燕岭医院一个整形外科医生都甚至来做肾脏的移植。在中国的一些街道的电线杆上都贴有器官移植的广告。)

肝移植方面:1991年到1998年这8年间大陆施行肝脏移植数为78例,并开始出现长期存活的病例;随后移植数量成倍增加: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和486例,2002增加到996例,2003年肝移植1300多例。

新京报2005年6月23日报道说,2004年肝移植数量猛增至2000多例。比如仅以天津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家为例,该中心副主任郑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5年上半年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本院内已完成的肝移植手术达到311例。以上还是不完全的比较保守的统计,实际移植案例数要大于此数。事实上,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器官移植的热门市场,许多韩国人、日本人、台湾人、澳洲人、以色列人等到中国来做器官移植手术。据韩国医疗行业推测,韩国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国各地做器官移植的案例数量每年达1,000例左右。

我们可以从这些数据中看出两点事实,第一,器官移植手术从迫害开始以来,尤其是2000年,2001年迫害最严重的时期器官移植的数量在成倍增长;第二,如果我们仅以肾脏移植的数据计算,按照中共网站自己“保守”数据的估计,以肾移植量,如果每年的移植量为5000例的话,从2000年到2005年,仅肾脏移植手术就至少进行了30,000次。

那么也就是说,从2000年至今,6年里有至少3万无辜的普通中国公民被中共杀害,被活体摘取的肾脏器官就有6万例。如果按照中国的肾脏配型比1.2%(要满足配型要求,要在将近百个供体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那么实际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人数至少百倍于这个数字,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

国际调查组织的调查员了解到,这些供体是全国调配的,病人甚至可以在24小时内找到合适的肾源。许多医院的在被问及时,也毫不讳言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在中国,只有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打死算白死”,生存权受到严重的践踏。那么这个庞大的、隐秘的、全国调配的器官库来自何方?是不言自明的。

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长达近七年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也是对人的精神、道德、良知的迫害,江罗刘周这些“每个细胞都沾着人民的鲜血”的凶手们已罪大恶极。这场迫害带给人类的伤害远比一场战争带来的伤害更深刻,更史无前例,所以对这些反人类罪犯们的惩办也将是史无前例的。

正如纽伦堡审判中美国检察官大法官罗伯特-捷克逊(Robert Jackson)所言,“我们将惩办的罪行如此有计划,如此恶毒,如此灭绝人性。对他们的漠视将不为人类文明所容,因为如果这一罪行再度发生,文明将不复存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