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医生杜娟被重庆女子劳教所摧残死亡(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重庆市女医生杜娟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讲法轮功真相,先后两次被劫持至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长达四年六个月的非人摧残,脾、肺、肝全部溃烂,于2005年3月24日保外就医,又被迫流离失所,于2006年4月14日含冤去世,年仅29岁。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杜娟

杜娟,家住重庆市渝北区沙坪石油基地,系石油职工医院医生。2000年因坚修大法“真善忍”,被医院邪党书记周××和院长强行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2002年3月25日,杜娟因讲真相,被龙兴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3年,强行送入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受尽了非人折磨。在四年多的时间里,她亲身经历了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由公开转向隐蔽,且暴力与伪善欺骗交替施行的各种卑劣手段。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报导,初期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杜娟为了抵制迫害,喊大法真相口号,擦抹诬蔑大法的黑板报,拒绝穿劳教服装。恶警指使吸毒犯用脏布条、宽透明胶堵她的嘴,用鞋底抽打她的脸,剥光她身穿的便服强行套上劳教服,在炎炎烈日下把她五花大绑捆扎起来持续曝晒几个小时。

2002年5月,劳教所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专门从西山坪男劳教所抽调了几个心狠手辣的男打手,杜娟被打手李彬先连续抽打几十个耳光,面部当即肿胀变形。吸毒犯马兰、郑秀琴曾对杜娟的腹部拳打脚踢,致杜娟被打的腹部剧痛难忍,恶心。即使这样,恶警还把她扔进禁闭室,指派了六个吸毒犯24小时轮流监管。

禁闭室里面阴森恐怖,空气污秽,冬天阴湿,夏天闷热,马桶盖一揭臭气熏天。正常人进去呆几分钟都觉得呼吸困难,大法弟子却要在这里被关上一、两个月。吸毒犯受警察唆使以罚站、罚蹲折磨杜娟。杜娟腹部绞痛得不能入睡,6月12日,腹痛加剧,不能直腰,佝偻着身体。恶警们见她仍不报数,就继续折磨她。杜娟被折磨的昏了过去。后被送医院检查, 确诊为“左肾、脾损伤、腹部肠梗阻”。警察惧怕承担责任,当晚就把她放回了家。

此时的杜娟已经折磨得不成人形,面部肿胀变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腰不能挺直,走路时必须手捧着腹部,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挪动脚步。6月15日,为了掩盖罪行,恶警改了主意,不让杜娟“保外就医”,将她绑架至江北和平医院强行治疗。一个星期后伤情好转,杜娟再次被他们投入劳教所折磨。

恶警们用来摧残迫害杜娟的另一招:不让洗漱。酷热的天气,整整两个月她们没让杜娟洗一次澡。每天吸毒犯给她打回一盆水,漱口、洗脸、洗脚、擦身、洗衣服全靠这一盆水!即使这样,水的份量还在逐渐减少。一次有个药教多给了杜娟一点水还被警察怒斥了一番。杜娟的床单被汗水浸湿了不能洗,头发油腻得粘在一起,衣服成板状,浑身散发着异味。

因被罚站、罚蹲每天十、七八个小时,杜娟的脚一年四季都是肿的,严重时肿到了膝关节,原本穿36码的鞋,后来连40码的都穿不进了。

暴力和体罚都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恶警就又来“软”的,装出伪善的面孔,虚情假意。精神折磨是恶警们“转化”学员使用的极为阴险、隐蔽的手段。首先断绝学员与外界的一切信息往来,不准与亲属接见、通信、打电话。有段时间,恶警不允许杜娟与同寝室的药教说话。两组犹大、几个警察围着她轮番轰炸,语言攻击、人身羞辱。杜娟曾经在恶警与犹大的伪善欺骗下走向了邪悟,好在她能够及时清醒过来。恶警对清醒后的杜娟实行“全封闭式管理”,长达7个月的时间不准杜娟下楼,甚至让肺结核病人监视杜娟的言行,致使杜娟也感染了肺结核。经和平医院胸片检查确诊为“继发性肺结核”、“双侧胸腔积水”。

最后杜娟被折磨得连续高烧不退,呼吸困难,恶警们才不得不将其放回了家,此时她全身的脾、肺、肝全烂。回家后遭到当地恶人、恶警长期骚扰和跟踪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于2006年4月14日含冤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