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大连的中共流氓特务周凤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最近又听同修说:周凤武在网上发表了两次所谓的严正声明,声明要从新修炼,而且又纠集了一些人到处散布邪悟的东西,并一再表明自己的清白,致使好多同修被迷惑,与其搅在一起不自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周其人揭露出来,让同修看清他的本来面目:

2003年我在教养院接触过周。当时我走过一段弯路,所以接触过周。

周这个人表面说话细声细气,语言态度十分和善,表面极具欺骗性。最关键的是此人撒谎不用眨眼,很会看人心思说话。总是利用学员的执著和善良来钻空子,慢慢引导学员从相信到崇拜再到邪悟。但是对于精進、执著比较少的学员,他的伎俩是很容易被识破的。下面我就列举一些事例来分析分析他。

1.和周前后到教养院的学员,在姚家看守所时没有一个和周是关在一个监区的。周到教养院的当天晚上,就主动邪悟,并帮助当时五大队的姜大队长用电棍来迫害大法弟子巩发久。随后周就被分到关押大法弟子的八大队的洗脑班。听说当时的洗脑班没有几个人,真正邪悟的几乎没有,大都是想早出去。自从他去了之后,邪悟人员变得一日比一日嚣张,并且开始有步骤,有计划,用残酷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周命令邪悟的犹大对付大法弟子要软硬兼施,软的就是给学员提供方便面等食物;硬的就是鞋底子、板凳子、马扎子毒打学员。后来一个姓张的犹大回忆说:以前没有一个帮教没打过人(指坚定的学员)的。听说当时的周除了会打人、哄骗之外,根本说不出什么法理,是后来的马三家教养院去了一批女犹大很邪恶,其中有一个最邪的叫丁宁。当时周就拜倒到其门下,不分昼夜的学习,最后掌握了邪悟犹大的“理论”,为接下来迫害男学员“打好了底”。

2.周在洗脑班期间有这么几件事,每一件事都足以暴露他的身份。上面提到的進教养院当天用电棍迫害大法弟子巩发久是其中一个事儿。

再一个就是他刚刚到教养院不久,因为一个姓李的队长(人都叫他白李子,因为还有一个黑李子)不让他洗衣服,他就把一盆脏水扣在了白李子的脑袋上。扣完后,周不但没受任何处罚,反而那个队长没有脸面待在八大队,找关系调走了。想想周是一般的“身份”吗?

之后调去管理洗脑班的队长周永善,被他气得抽风人事不省,他上去就是几个嘴巴子,就好了。后来只要周永善一抽风,只要喊一声周凤武,当时就醒过来,这已经成了当时洗脑班的笑柄。他的所作所为不简单吧?

更奇怪的是周还可以随便进出教养院!他为了掩盖他的这一特殊举动,胡编说他有功能,那些犹大崇拜的了不得。也不仔细想想:真正的大法弟子如果真有功能,出来了还回去干什么,不早出来证实法了吗?可怜的人就相信。

他还可以楼上楼下的追找当时的邪恶大队长景殿科,扬言要打景。事情是景在迫害大法弟子吕开利和李忠科的过程中,侮辱大法师父的照片,逼学员妥协。当时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震怒了,网上也曝光了。他是为了平息这件丑事,才有此举动。后来演戏似的让景在洗脑班邪悟人员面前检讨。周因此大做文章,有些不清醒的大法弟子也不知其究竟而附和。

在他要到放出去之前,他就着重培养了几个死心塌地跟他的犹大,这样他才踏实的出来了。

3.出来后,他马上纠集邪悟的犹大,胡编了一套更邪的东西,重新回到教养院,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他重新回到教养院之后,把秦岭等几个大法弟子从小号里放出来,以此来“树立他的威信”(岂不知是愚人自报门户,正好暴露了他高于教养院的身份)。他和那几个犹大转化学员。刚开始,因为他让学员学法,并保证转化后一样可以学法。所以当时好几个学员就被它们转化了。其实这些犹大无非是断章取义,根本没有什么“高深”的骗术。

转化几个后,其邪气大增。马上又把几个大法弟子调到小号。有一个同修刚上来就被周打了一顿。听同修回来后说:被打的同修找到当时的大队长郭鹏质问――“周只是一个放出去的劳教人员,是谁给他的权力来殴打大法弟子,教养院应该对此事负责”。郭鹏的回答却是“你以为我们愿意让他来呀?”言外之意就是周是上面派来的,谁管的了。这又暴露了周的特殊身份。

4.从周的说谎不眨眼来看其身份。

周再次回到教养院之后,因为是打着学法的幌子,所以尽量贬低以前他指使过的打人的犹大,并尽量为自己的“做得好”贴金,背地里却抽烟,喝酒,打人。

告诉邪悟的可以学法,只学一天就流产了,原因是邪悟的学了一天的法,就有好几个要声明从新修炼!

鼓吹能给转化的减大期(半年到一年),最后证实都是谎言。

让邪悟的人散布:同修A从教养院出去后,被关洗脑班,承受不住而转化。后来证实是谎言。

让邪悟的人散布:同修B的妻子已经把离婚起诉书送到教养院,并嘱咐别签字。后来证实是谎言。

伪善的告诉同修C:“下午队长就要迫害你了,我在这你不用怕。”最后证实是恐吓的手段。

他的所作所为后来在网上曝光了,国外的大法弟子纷纷给其打电话,又加上后上来的几位同修坚决抵制迫害,它们邪恶的计划彻底宣告失败了。

后来他在和我们的谈话中,不小心暴露出了他的身份――他在公安局八处。

结语:近来,中共流氓特务周凤武一直在用其拙劣手法迷惑人心重的学员,并邪恶的歪解师父的大法,并散布谣言。凡此种种邪说竟能有学员去符合他。从周的种种表现来看,其实都很拙劣。只有邪悟的人、一直未走出来的学员和有强烈执著的学员才会被其假善所迷惑。

大法弟子以法为师,冷静下来,用法去衡量一下,它的所作所为都是和师父的法是背道而驰的。制止邪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其市场。周凤武也在其小圈子中扬言在做好三件事,不管其说的再好,狐狸的尾巴总是会露出来的。就如中共流氓特务樊颜瑜,说的做的都很积极,甚至很能煽动鼓惑,但其根本目的只是为了破坏。而周说的做的“再好”,最终目地只是叫学员邪悟,是不是这样?经过了七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应该成熟了,我们都清醒了,邪恶将自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