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正念足 师父随时可以救我们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30日】我们全家都修炼大法。1999年7.20恶党流氓集团开始全面迫害大法时,我心里非常难过,怨恨常人对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要造谣、打压,怨恨同修屈从邪恶。我被单位视为“顽固分子”,非法拘留在单位脱岗学习。后来听到外面传去的假经文,一时邪悟,最后写了个“不上外面炼功”的保证。我心里很苦闷,在单位被非法拘留期间,曾仰天明誓:哪怕就剩我自己,我也要坚持修炼。十多天后,我们被放回家。

回家第二天,就有人给我们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和《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两本书,是以前从我们家借去的。我悟到是师父点悟我们继续学法修心,坚持炼功就会达到圆满。在上班时,车间领导派人把我的工具箱搬到离班组很近的一个休息室,而以前得走10多分钟,班组没活时我就回休息室学法,学法时间比以前还多了。

2000年下半年,有位老学员把一位送资料的同修带到我家,让他以后把资料直接送到我家比较方便。我得知那位学员离这里比较远,来回送资料太浪费时间了,就和爱人商量买台大的复印机,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2001年邪恶搞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开始刚一播出,由于当时网上还没有这方面的真相资料,我就自己写了一份我认为不符合常理的疑点和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真相内容,想赶快告诉世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然后征求同修意见准备打印后再复印,那位同修说可以,让我再征求一下跟过师父班的老学员的意见,我去找那位老学员时,另一位学员对我说:你已经做了那么多,别再执著了,先等等网上国外大法弟子的文章。我听后觉的他们曲解了我,我只想:这么好的大法,不能让不明白的人乱说。但我又不愿与人争辩,带着强烈的埋怨心离开他们。

回家后也向内找,可总觉的自己没错,就没看到这种强烈的怨恨就是一颗非常不好的心。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针对我这颗心来的,反而还在继续加强自己的这颗心。再加上总觉的7.20时的偏悟没有做好,总想赶快弥补,从新做好,哪怕失去一切也要走正,绝不能再有偏悟等极端想法,以至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连续的迫害。

2001年,因为我不承认“天安门自焚伪案”而被单位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当时怕家人承受不住连累同修,无奈只好借机出走,被迫流离失所,被单位开除。5个多月后回家看孩子,又被恶警绑架。我不配合恶警一切问话,他们临到下班也没问出任何结果,有恶警威胁晚上要对我如何如何等匪话。我边发正念边想:不管哪个恶警都不许靠近我空间场,不许侮辱大法弟子。

恶警把我锁在一个单间里走了,我坐在床边感觉双眼睁不开,只想睡觉,这时我意识到:中午恶警给我的水中下了药。我想不管什么,也伤害不了我,我先睡一会儿,其间有一个戴眼镜的女士進来叫我两次,问我有事没?我说没事。

半个月后我被非法关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女监室,所有的人都对我说:進来不写保证就别想出去了。我说:明知是火焰山也得过。

狱中坚持修炼讲真相

在看守所,我因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而被罚站,我心想:谁罚我让业力到谁身上,我不怕。快到中午吃饭时,女看守告诉班头:让我吃完饭继续罚站。我告诉她:我不吃饭。她问: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不为吃饭而活着。她问:那你为什么活着?我说:我为了修炼。她听后让我回到座位上,锁上门她就走了。

后来因夜间炼动功被女刑犯阻拦、男管教汇报,我被强迫坐上小铁椅子,双手反铐在椅子背上。一个星期后,管教科长找我谈话,我告诉他大法怎么好,并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听后把手铐打开了,说铁椅子他没权打开。大所长值班到女监室门外,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说是大法弟子都不要家乱跑造成的。

我听后跟同室的大法弟子说:“我想给管教和所长写份材料,告诉他们大法如何好,我们如何受益和我被迫害的经过,揭穿邪恶的谎言,不是我们不要家乱跑,是邪恶的非法迫害所致。”一同修给我拿来了纸和笔,我坐在铁椅子上写,最后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万古最难得的正法,你们无论用什么刑迫害我,都改变不了我坚定修炼的心,哪怕迫害死我,我的心也要坚持修炼。

写完班头看后说:“写的倒挺好,就是小铁椅子下不来了。”我没动任何心,等到星期一,女管教一上班,班头就把我写的东西交给她,她看完转身走了。过了一阵,大所长带几个男刑犯来到女监室门口,所长对我说:“看你也挺可怜的,下来吧,别有争斗心。”随后让男刑犯把铁锁打开,把铁椅子抬走。下来后我继续坚持每天炼功,这以后再也没人阻拦我了。

紧接着快到十月一日要封监,这期间我和一大法弟子学法时,我说:我在这里呆不了了,太难受了。她对迫害认识不清,说:苦不正好是修炼的好环境吗?我说:“不是因苦,如果大法弟子超出这层魔,这里的铁门、铁窗、铁锁能阻拦住咱们吗?我得出去。”十一后第一天上班就有人提审我,我问他们:“我有什么罪,如没罪赶紧放我出去。”他们问我还炼不?我说:“法轮大法是万古最难得的正法,我必须坚持修炼。”回到监视室,女管教说所里决定把两个监室合为一室。

因为大法弟子继续炼功被夜班男管教记录,第二天女管教开会回来,大家正在小院放风时,女管教气呼呼的把大家叫回屋站在地当中,问谁夜间炼功了,并问班头谁夜间没值夜,有三个大法弟子没值夜,其中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被打了两个耳光。最后女管教威胁大家说: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许再炼功,让刑事犯监视。

中午我与三位弟子决定给管教写份东西,告诉她我们必须坚持炼功和炼功对所有人的好处,谁阻止炼功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等。下午一上班,班头就把四份材料交给管教,她看完進监室说:你们实在扳不住想炼,就站在饭厨前炼,别叫值班管教看见记录就行。

下午放风时,班头提起她以前在别的看守所看见大法弟子炼功的事。她说:“知道你们夜间炼功要挨训的。但如果你们集体炼功,我可推说拦不住,因此可避免被罚。”这样晚上刚吃完饭,我问班头什么时间合适,她说:现在就行,只是别说她说的。我让她放心。我们正炼时男管教领一帮人来阻拦。我们谁也没有理会他们。有人说:看她们炼法轮功还挺好看的。

这次我们把全部动功炼完。到夜间,与我平时一起值夜班的同修说:她有一次想让所有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就开始写东西,写完自己看底稿时,看见满纸都是一行行金条,抄写好交给女管教看后,管教答应帮她寄给各部门。我知道是师父点悟我。

第二天管教科长一上班就把夜间值班的班长叫去问是谁组织炼功的?她们都说没看见。上午放风时,我们正商量无论有多大压力都要坚持下去。这时男管教叫我们赶快收拾东西走(因集体炼功的事,女管教一上班就被叫到市局还没回来)。

抵制洗脑学校邪恶“转化”

我们被送到市洗脑“转化”学校,在那里我们继续炼功,并绝食抗议迫害。有一老者劝我吃饭,我想既来这里就救救他再走吧,于是对他说:“让我吃饭得先给我拿笔和纸,我要把我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他答应了。我吃完饭就开始写法轮大法如何好,邪恶是怎么迫害我的。他让我看中共党魁的外交风云录记录片,我看完用对比方式写我师父如何好,如何教我们做好人,610洗脑“转化”学校怎么邪恶。

然后他让我看诽谤师父、破坏大法的录像,我就用纸把耳朵塞上开始背法,背《道中》“视而不见──不迷不惑。听而不闻──难乱其心。”并求师父加持,不让任何邪说進入我空间场。我正告放录像的人,这些断章取义的邪说打不進我脑中,我师父讲的法已深深刻進我脑中,任何邪说都干扰不了我。我趁他不注意就拔掉了电源,告诉她不要浪费能源,那也是在犯罪。

我先后写了四五份材料,从不同角度揭穿邪恶的谎言诬陷,并告诉他们中共610洗脑“转化”学校才是真正的最大邪教组织。任何迫害都改变不了我的心,我永远不会放弃修大法。后来在师父用各种方式的慈悲点悟下,我知道我该回家了。

有一天洗脑“转化”学校的书记看见了我在墙上刻画的大法轮图和所写的正法除恶口诀,让我弄下去我不弄,就派人在关押我的屋里照相,我心想哪也不去,从这里出去就回家学法去。他们走后,我就躺下想办法,突然发现床墙边有几个清晰的小字:雪方、药方、低血压。我从那以后躺下不起床说头疼。校医一查:血压高、心率不正常,一连半个月,除了吃饭,去厕所外就在床上躺着。

期间有一个帮教对我说,我的事已有人给上网了,他们不敢让我死在这。问我想吃什么,洗脑学校给买。我说我不挑吃的,就是头疼起不来。“校长”像骗小孩似的对我说,他是市委的,只要认错,他们出面找我单位给我安排工作。我说:“给我一座金山都不可能,别说小小的工作,我没错就是没错,别人害我还让我认错,不可能。”

他们一看“转化”不了我,就说带我去医院,做心电图看看。我想:你们说了不算,作就作吧。我不断的发正念,医院的两个大夫边做边说:心率过速、心肌缺血。检查回来校医对我说:“我没想到你能做出来,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摸你脉没啥大事啊。”我说:“你没想到的事多了。”我又开始绝食,吓得他们第三天早上就把我单位领导叫去。中午又把我送到医院做各种检查,结果也是如此。又过三天,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丈夫把我接回了家。

派出所警察开车将我送回家

2002年夏季,我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110堵在楼道里,资料被他们拿走。当时我就想:是自己的正念没跟上,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次在叠资料时,我丈夫的手被纸划破了,他当时说:不好,别出去了。我想:救人没错,你手划破是你的问题。没向内找,还是坚持出去了,并用人的观念设想:被人看见我该怎么办。果然按我想的被抓到了110办公地。

我告诉警察:只要他们能明白法轮大法好,将来不下地狱,能有个美好未来就行了,至于我的情况不会告诉你们。接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一看问不出什么来,就把我送到管辖区派出所。一路上我不断发正念,心想:我必须回家,决不去邪恶黑窝。

到派出所后,一警察从桌上拿起真相资料说:我给你找一找犯法的地方。我说:没有犯法的,完全是为了救你们。另一警察说:不让你们出去发资料,你们非得去,愿意炼就在家炼,怎么炼我们也不管,别出去就行。我说:发资料是救人,没犯什么法。

那天正赶上星期五,下午要下班,他们就把我关在刑拘室。晚上所长和书记还有两三个干警到所里给我作笔录,我不断发正念,他们停下来,我就讲真相。他们得不到我的姓名住址和资料来源。那个书记暴跳如雷的大骂,说:看你是个女的,不然早打你了。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铲除邪恶因素,希望他们能得救。一会儿他就安静了,并说:你不说也照样送派出所。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必须回家,做我该做的事。

警察走后,把我锁在铁栏杆屋里,栏杆外有个值班干警看着我。他出去时,我就静下来,找自己出事的原因。由于那段时间,我传送资料时,大多同修都不敢要真相资料,只要师父经文。我心想:我每天挨家发也没事,有什么可怕的。就是这种显示心和抱怨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执著后,我就向师父认错,求师父加持我堂堂正正回家,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那一夜我坐在床边不断的发正念。

第二天上午,所长和三个警察开车带我到与我口音相同的居民小区或单位,让人认我是哪的,无论走到哪,我都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是被迫害的。其中有一人说:我好象是某某单位的。(事后,我得知派出所已与我单位联系知道了我家地址)。

下午他们说送我回家,路过我家所在地派出所时,所长对司机说:拐到这个派出所。我当时没有任何反应,他见我不动声色,接着又说:“往前开,直走,今天我说送她回家就送回家。”他们四人把我送到我家楼下,我不上楼,心想:决不让他们進我家。他们有两人上楼敲门,回来说家没人。听楼下闲坐的人说:我丈夫骑车刚出去,孩子刚才还在这玩,现在不知哪去了。他们在楼下站了一会儿,我想:不能让他们总在这,让他们赶快离开。一会儿所长带着那三人就走了,边走边说:过几天我们再来看你。我心想:你们永远别来,别再造业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回到家中,当晚正好有新经文,我就继续传送,从那以后派出所的人就没再来过。

正念正行师父就会救我们出魔难

每次在魔难中我都想:不许家人通过花钱或找常人的关系来救我,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决不能推波助澜指望常人,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就这一念,家人打电话找一位当派出所长的妹夫,想把我从“转化”学校接出来,电话总也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了,说办不了。这件事使我深感:我们修炼这条路能否走正,我们的一思一念很主要,所以一定要念正。

我今天写出亲身经历,目地是要说明师父时时都在保护我们,每次魔难前、魔难中,师父都在用各种方式点悟我们,只是有时不悟,人的观念太强,又不在法上,就被邪恶钻空子造成迫害。我这么多年经历多次魔难,深感师父一次次的为我承受,使我每次都亲身体悟到:只要我们面对魔难能正念正行,很快师父就会帮我们把魔难化解开,保护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