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一)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又名“长春新生开关厂”。长春铁北监狱为吉林省重点监狱,职务犯罪、大贪污犯都在这服刑,一般刑期都在15年以上。自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又成为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残酷程度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因为它集中了天地间最邪恶的一切因素。

监狱610办公室,称为“转化攻坚办公室”,简称“××办”,于2002年5月初成立,一个多月后开始集中邪恶力量迫害大法弟子。2005年8月12日长春铁北监狱仍关押了大约100名左右大法弟子,分散在各个监区進行迫害。××办科长叫隽海林。监狱给“××办”施压,下“转化”任务,“××办”再向各监区施压,限期转化。如果没达到监狱的要求,监区全体干警受处分,年底扣干警考核分,与经济、升职挂钩,将名利与邪恶捆绑在一起。

一、邪恶的目地、血腥的管理手段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欲置所有法轮功修炼者于死地而后快,采用卑鄙的虐杀和暗杀手段,达到它“肉体消灭”的罪恶目地。强加给法轮功的政治定性不断升级,就可以借口大肆绑架、抓捕,在非法关押中暴力“转化”,借这种所谓“转化”过程摧残虐杀,特别是那些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成为人间地狱,高墙内的黑暗使他们饱尝人间的邪恶与阴损。在那里,折磨大法弟子手段之狠毒、残忍卑鄙、下流的程度是空前绝后的。

长春铁北监狱非法关押着长春市、吉林市,乃至全省的部份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里面遭受着非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殷立柱于2002年7月份在铁北监狱受到严重迫害,因坚修大法不妥协,监狱对殷立柱所在监区的监区长于洪飞施压,扬言8月末之前不转化殷立柱,将于洪飞调离工作岗位待岗。于洪飞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对殷立柱的包夹施压,扬言你们不转化殷立柱每月积分只能加末档(3分),因此犯人为了减刑迫害殷立柱,先是连续4天每天睡觉不足3小时。

当时,迫害殷立柱的管教是冯俊义,此人很阴险,他每次对“包夹”布置迫害方案时都只找包夹组长一个人,因为这样不论殷立柱出现什么后果,他都会把责任推到犯人身上,也没有人给“包夹”组长做证是冯俊义暗中指使操纵他那样干。也正因为这样,迫害殷立柱的“包夹”组长识破了冯俊义的阴谋,从而拒绝继续迫害殷立柱。这样迫于监区长的压力,冯俊义将迫害转为公开,公开对殷立柱所有“包夹”说:“你们尽管放开手脚,出现什么后果我承担。”就这样又连续五天没让殷立柱睡觉,期间又掺杂了恐吓、读邪悟资料等迫害手段。

长春铁北监狱以减刑利诱犯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制定加分减刑的办法(1分减2天刑)奖励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从610办公室成立起,监狱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包夹”每人每月至少加二档的高分,“不迫害就不允许减刑”。监狱恶警还毒打指责他们违法迫害大法弟子、有良心的犯人,并威胁有正义的警察下岗。铁北监狱为重刑监狱,关押的都是15年以上的长刑期犯人,他们都很急于减刑。铁北监狱奖励犯人迫害的分数分为五个档,从高到低依次是:一档(12分)、二档(9分)、三档(7分)、四档(5分)、末档(3分);后来改为:一档(8分)、二档(6分)、三档(5分)、四档(3分)、末档(1分)。除了通常加分,铁北监狱不法人员还给“包夹”外加包夹分:组长5分、组员3分。

第一个遭到“××办”毒手迫害的是大法弟子孟繁轶(原吉林省舒兰市纪检委领导),先是三天三夜不许睡觉。当时一名有正义感的犯人站出来制止这种非人的迫害,却被孟繁轶的包夹报告到610办公室头目隽海林那里,隽海林找到这名有正义感的犯人之后,便不由分说丧心病狂的用腰带将这名犯人抽的满地打滚,然后又将其关入小号。这就是铁北监狱610办公室警察的本来面目和改造服刑人员的方法──扼杀天理良知,在高压下犯人缄口不敢说真话。

大法弟子曲洪祥被非法关押在铁北监狱二监区(监区长李文军、教导员唐兵),2002年夏因曲洪祥坚定大法,不妥协,610办公室伙同监狱党委对二监区施压限时“转化”曲洪祥。一天监区突然通知包夹曲洪祥的犯人马上到监区办公室,当时包夹们正在洗澡,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去办公室报到,因此二监区的恶警找茬说:“你们洗澡谁看曲洪祥?是不是得收拾收拾你们才能看好曲洪祥?”接着又拉紧急集合铃,将监区所有犯人(100多人)集合在一起,当全监区犯人的面让包夹曲洪祥的犯人们将仅穿的内裤脱下赤裸全身,弯腰撅起屁股,然后恶警用胶皮警棍将他们的臀部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煽动犯人、制造仇恨、蓄意逼包夹迫害曲洪祥。

在“不迫害就不允许减刑”的高压下,犯人发疯般的折磨迫害曲洪祥。二监区这种利用人整人的手段在2005年冬迫害史成斌时也曾使用,如出一辙,先将全体犯人召集在一起,编造谎言蛊惑人心,变相迫害史成斌,以致酿成史成斌跳房事件。

1、血腥的“成型监区”

“成型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监区,那里的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包括:

①、指派多名刑事犯人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针扎、吊刑、小号禁闭、拳打脚踢、冷冻、罚站等并用。

②、把两个三百六十斤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法轮功学员硬推進去,每隔几分钟用铁棒狠敲铁桶,达到不让睡觉体罚的目地。

③、用木板、扁担、铁锤打,用牙刷等器物别法轮功学员的手指。

酷刑演示

2002年5.1前,铁北监狱派专人到南方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学习犯罪经验,并成立专管办公室,实行科内人员包大队的形式,每名法轮功学员都有6至8名犯人24小时监控。还利用给犯人加分(即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折磨。法轮功学员潘兆瑞从6月3日至6月24日累计睡觉时间不足24小时。“成型大队”成立“攻坚组”(加强迫害组),由管教组成。24小时洗脑,并焊了一个大铁桶,把法轮功学员放在里边,使其活动受限制。

成型监区是铁北监狱迫害法轮功猖狂的监区,深得“××办”器重,手段更是残酷,程磊、孙希、徐军、孟凡轶、赵涛等多名大法弟子在里面遭到非人的迫害,具体的表现是:由大队长刘占忠、教导员韩可为操纵,“××办”撑腰,利用刑事罪犯对大法弟子精神和肉体進行摧残。大队长刘占忠扬言:“他们是不是钢筋铁骨吧?如果不是就给我狠打。”在他们的授意下,刑事罪犯个个积极逞凶:24小时不让睡觉是最轻的;三九隆冬强迫大法弟子穿单衣室外罚站,动一点就用镐把狠打,稍有困意就用钢针扎;把大法弟子全身绑上,用铁锤打,说是:“按摩”。有位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揭露:把我双手向后绑上,吊起来蹶着,用木板打(七个人轮着打),木板打折不知几块了,最后找不到木板,就用直径6公分的木方打,下面用脚踹,戴拳击手套打等,别说把我打啥样,他们几个轮着打的都已汗流浃背了。打得我吐血,耳朵穿孔,他们以为我骗他们,上医院检查(姓王的警医检查)确定已穿孔。他们害怕负责任又唆使犯人联名写假证说我在家时的伤;把两个三百六十斤的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大法弟子强制推進去,锁上,每隔几分钟就用铁棒狠敲,一关就是很长时间,在里面的大法弟子惨不忍睹。白天有几个小时,大队和“××办”的恶警伪善的说教洗脑,之后就是非人的摧残。

2、制造仇恨

2002年夏,“塑管监区”为了要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刘紫薇,不让犯人在每天晚上收工后的休息时间里自由活动,而是强迫劳累一天的犯人一直静坐到晚上10点不许休息,所谓“感化”刘紫薇,实质是制造仇恨,煽动犯人仇恨大法弟子,并暗中指使犯人辱骂殴打刘紫薇。

3、警察、犯人合伙行凶

2002年3月1日上午,被关押在长春铁北监狱八监队的大法弟子殷立柱正在看大法资料时,管理犯人把经文抢走,举报到管教李钧那里。殷立柱向李钧要经文,李钧不给,殷立柱说:我的东西,你凭什么不给我!伸手把经文夺了回来。恶警李钧刚喝完酒,魔性大发的打了殷立柱两个耳光,还要继续打,但被殷立柱用手挡住。这时犯人李彦哲、王金山和王洪亮一拥而上将殷立柱打倒在地。与殷立柱同在八监队的大法弟子张洪伟知情后,于3月2日早晨领殷立柱去狱政科反映情况。李钧怕事情败露,指使犯人在半路上阻拦两人,将张洪伟强行拖回,并看住两人。当天下午两人再次到狱政科反映情况,这时狱内的12名大法弟子也强烈要求明查此事并严惩李钧和刑事犯。大法弟子的亲属将此事反映到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因李钧酒后上岗并带领刑事犯殴打大法弟子严重违反警纪,李钧为掩盖罪行迫害张洪伟,鼓动狱政科将张洪伟转至吉林监狱继续迫害。

铁北监狱长周忠,改造监狱长葛保忠唆使大队长王小光、教导员张力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指使部份狱警任意殴打辱骂犯人,以此手段迫使犯人加害大法学员。大法弟子梁振兴不畏强暴在狱中坚持学法炼功,在发正念时被发现,大队长王小光教导员张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兴。梁振兴颈部遭到利刃刺割,经抢救十天后被转到铁北医院,在铁北医院里,梁振兴仍旧被手铐脚镣禁锢,梁振兴正念抵制迫害,现在开始绝食。

与梁振兴抗议迫害的同时,大法弟子董绍华为抵制邪恶迫害已绝食六天,在此期间被强制灌食数次,同监区功友徐贵军阻止犯人给董绍华野蛮灌注不明食物,被狱方强制转监。

大队长赖文清、教导员贾健民迫害大法弟子,虐待犯人,遭到刘文涛向监狱领导反映,赖、贾得知后,唆使犯人将刘文涛毒打致伤,同监张培齐阻止其暴打,也遭到毒打,头部缝数针。

铁北监狱长周忠面对狱中发生的一件件迫害大法学员严重事件,无动于衷,足以证明这些残暴野蛮的犯罪行径,实属是其主谋,其应负指使之责。在这里说警匪一家恰如其份。

4、监狱医院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试验厂

医院本应是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的机构,然而,在铁北医院则成为酷刑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试验厂。如:野蛮灌食,注射不明药物。

2001年它们将长春市一位24岁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绑在“医院”四楼的床上不让动,然后再给输液和强行灌食,鼻子被插上固定的灌食管,拉屎排尿只能在床上。这位法轮功学员常常是被折磨得从脖子一直到脚都被尿给湿透。因为“上边”有令要严加折磨,所以有的人性尚存的管教也不敢轻易地去给她换裤子及衣服。更无人性的是,好好的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还不算,它们居然将这位24岁未婚女青年插上了导尿管排尿進行非人折磨。在这里医生不仅没有医德连人性都缺失。

案例1:吉林永吉县大法弟子于树金被迫害死亡

【明慧网2006年2月14日】吉林省永吉县大法弟子于树金被迫害死亡。于树金2004年6月25日被舒兰恶警绑架,在舒兰看守所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2004年12月被非法判重刑12年,在长春铁北监狱继续遭迫害,2005年11月10日于树金被迫害至奄奄一息后送回家,2006年2月11日死亡。

大法弟子于树金,男、56岁,原是物资供应处汽车司机。99年7月20日后曾多次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先后十次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2004年6月25日,于树金在舒兰市搬家时,突然舒兰两名恶警闯進房内。当时有几名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在场,于树金在外屋门口,当时完全可以首先走脱,在危难时他并没有先走,为了帮助最后一个同修闯出去,他冲过去把一个恶警手掰开,使这位同修顺势挣脱冲出了门外。于树金被恶警察绑架到舒兰市北城派出所,后被劫持到舒兰看守所非法关押。

6月27日于树金喊“法轮大法好”,不喊“报告”。当时五个警察狂吼乱叫就上来了,掐脖子,打脑袋,拧胳膊,拳打脚踢,姓许的恶警专门是窝心拳,专打心口窝。6月29日吉林公安局五处调来几个人把于树金从看守所提出来弄到一所僻静的房屋酷刑逼供,恶警用尽了刑具,背铐、灌芥末油等十种左右刑具迫害。恶警们把于树金推到木头夹子里关紧锁后,其一人把于树金的手和胳膊扭到身后往上抬,另一人拽着他的左手从肩头过来往下压,两个人压不行,又上来两个恶警,四个人使劲往上抬和往下压,把两只手整到一起,用手铐子扣上。完了之后五六个恶警同时上,拿扫帚枝往耳朵里捅,往鼻眼里捅,当时于树金鼻子就鲜血直流。恶警们还用化了一层的冰冻矿泉水瓶,里面是大冰块子猛击头部,并用两条毛巾把嘴勒住,让他只能用鼻子呼气,等鼻吸气时灌芥末油。

在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和、政工科长王庭伯指使下,恶警对于树金实施惨无人道的迫害。于树金在舒兰看守所关押不到20天的时间,开始肚子出现积水,去市医院做各种检查,确诊为肝硬化,肝腹水,又出现了心脏病、胃病、一个半月中只要轻微咳嗽一声,五脏六腑都跟着痛;右手一个半月麻木,不能拿东西。6个月后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强行送往吉林省长春铁北监狱。舒兰市公安局编造事实、伪造证据,将于树金秘密非法判重刑12年。然而在上诉期未到,二次判决尚未回应的情况下,舒兰市公安局及其看守所竟慌忙将已生命垂危的于树金秘密转送长春铁北监狱。


于树金被迫害致严重积水

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深知于树金身体已病危的严重情况,在医院抢救过程中从他体内抽出大量的积水。在于树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内,舒兰市公安局恶警王庭柏曾强行要求于树金的家属在逮捕令上签字,并将造假照片拿来欺骗其家属,被于树金的家人当场识破其伎俩,严词拒绝。当时王庭柏说出于树金在看守所已经得了重病,看守所曾打电话向其家人提出索要1000元钱,并说拿钱让家人与其见面。但得知于树金因坚定修炼,被恶警多次关押、迫害,致使他的家已一贫如洗,连最基本的正常生活都很难维持。恶警们发现他家根本没有多少可榨的油水时,便拒绝家属见面,根本不提病情,将病危的于树金处于搁置状态。

就在于树金被残酷迫害命在旦夕时,他的家人曾几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要求释放,但都被舒兰市公安局以各种借口推托,拒不放人,并于2004年12月末秘密将于树金送走,至此于树金没能和家人见上一面。

2004年1月4日,于树金家人不知其被送走,再次去找舒兰市公安局要求见人时,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假惺惺的当着于树金家人的面给看守所打电话过问此事。对方说于树金已经被送走了,并哄骗家属立即上看守所取依据和于树金留言。当家属质问于树金已经病到这种程度,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就送走了?这不是要害死他吗?这样做是要遭天惩的!公安局副局长辛河邪恶的说:“我正等着上断头台呢!”还对其家人说:“你们知道于树金在这里,我们给他抽一次水得多少钱,一次就得1000多块呀!”可事实上,私下将于树金秘密送走就是辛河决定的!

当于树金的家人来到看守所时,看守所所长庄润江缄口不语,佯装没事。家属过问此事时,庄润江说:“于树金没有留条,已经送走了,他说了天儿太冷,不让你们来看他了。”纯粹的撒谎!家人的心是相通的,于树金身体病危到这种程度,他多么希望能见上家人一面,告知自己身体病危且被残害的实情,否则在这地狱魔窟里死不瞑目。对重病之人恶警们仍不放松迫害,下此毒手!

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为达到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可谓费尽心机、不遗余力。它们把非法投监于树金的时间选在12月末和下午时间(心理学研究下午时间人的思想和精神处于放松状态,容易产生思想麻痹大意,这个时候指令性、原则性不强,容易接受外部意见,所以在协商洽谈事物的时候,多选这个时间容易达成),在对于树金体检时一方面限制于树金的知情权,另一方面对医院大夫谎称于树金大概肺不太好,让其检查肺部,而隐瞒真实病情(避开肝部),错过检查部位。结果医院检查发现肺部没有毛病,于树金被非法收监。

当于树金的家人匆匆赶到长春铁北监狱看望时,被告知没有此人。后经一番查证核实确有此人时又被强制不允许接见。狱警并对其家属无理纠缠,逼迫家属辱骂和诬蔑大法。为营救病危的于树金,其家属四处奔波,不辞一路辛苦劳累乘几百里之途,赶到监狱为能见到病危的亲人却横遭铁北监狱恶警阻拦。面对如此残暴虐杀好人的执法机关,于树金的家人落泪了。在中国社会有数以万计如同于树金一样我们的家人被江氏集团政府残暴迫害。

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不被谎言蒙蔽从而得以救度,在艰辛的证实大法的路上于树金坚定正信。五年来他屡遭迫害,先后被非法抓捕10次。2000年3月于树金曾在吉林欢喜岭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同年12月正念返回。2002年再一次被非法劳教送往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在被非法强送过程中突发心脏病返回。不管在任何艰难情况下,他从未向邪恶妥协,一直坚定修炼、证实法。

邪恶虽日暮穷途却还在苟延残喘,迫害法轮功学员,将生命垂危的于树金非法投入监狱加重迫害。

于树金被铁北监狱非法监禁迫害一年多,被迫害肝硬化全身浮肿,腹部肿大,不能進食,呼吸困难,生命垂危。经家属及海内外大法弟子的营救,2005年11月10日被保外就医。于树金在2006年2月11日含冤死亡。

案例2:对大法弟子杨光的迫害

长春大法弟子杨光,55岁,于2000年11月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抓捕,受到市局一处梁处长及其手下十几个人的严刑逼供,受十多次大刑之苦,酷刑手段极其恶劣,包括:电棍长时间电击、老虎凳、铁棍猛打、双手反捆上吊后边荡边毒打、连续审讯30-40小时不许睡觉、塑料袋套头、强行灌酒……他们非打即骂,侮辱杨光,每个值夜班者都要到杨光那里“寻开心”,连续无数次的折磨,致使身材魁梧健壮的杨光左耳失聪,双腿致残,不能独立行走。2002年在南关区法院非法审判时,众人都目睹了杨光被人架扶的情景。审讯时,他们硬逼杨光承认是受“北京指使”、“美国遥控”,是“长春市法轮功组织的头儿”。所有供词都是由一个负责审讯记录的人写的,全都是捏造,他们甚至扬言:“假装放了杨光,让杨光逃跑,然后将其枪毙。”

杨光被非法判重刑15年,他是被抬進吉林监狱的,关在吉林监狱老残监区内的“裸体区”,杨光双腿残疾,脚趾溃烂、变形,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50多岁的人,头发花白,瘦弱不堪。由于他坚决不“转化”,受到刑事犯人和吉林监狱恶警的折磨,整个人被摧残得形容枯槁。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下身赤裸,常年被禁止穿裤子,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小车四周是用铁管焊成的,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是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下面是四个小轮。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围都是木板,杨光的手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屎尿之中。他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和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关在一起,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度日如年。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睡觉的地方不足60厘米,伙食极差,菜里根本没有油。洗澡时,把他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托布擦身,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杨光被非法关押5年多来,邪恶使尽各种手段妄图让杨光放弃信仰,酷刑折磨逼供“转化”,都没有达到目地,杨光对大法的心坚如磐石,在各种邪恶的环境下,他都在证实大法,以熔化一切仇恨的慈悲之心,唤醒着身边的人。不法人员见没达到目地,又使出狠毒的一招,胁迫杨光的妻子与他离婚,妄图从精神上摧垮他,杨光又一次坦然的面对,他说“我的选择没有错,我的心永远给大法”。

2004年12月,杨光身体状况恶化,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吉林监狱没有放人,而是将他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迫害,在长春铁北监狱中心医院后面的简易房里,杨光没有得到所谓的治疗,他骨瘦如柴,全身已近瘫痪。不法人员还强迫家属每月交纳1100多元的高昂“床费”,这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2005年6月,杨光被转回吉林监狱,不法人员一直将他视为重点迫害的目标,在他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继续加重迫害他,欲治杨光于死地,杨光在妄图转化他的人面前,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令邪恶胆寒。8月8日左右,吉林监狱在杨光被迫害成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把他送到吉林监狱内部指定医院,不允许家人见面。现在杨光已全身瘫痪,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吉林监狱仍不放人。

案例3:吉林工业大学(前吉林工学院)学生殷立柱被铁北监狱迫害

法轮功学员殷立柱,男,吉林省农安县人,1978年出生,曾就读于吉林工学院。1999年初得法。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他说:“我知道法轮功使亿万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教人向善,所以我要到中央信访局反映真实情况。”于是他就和法轮功学员在当年9月27日踏上了進京上访之路。不想被抓回,关進了长春市拘留所半个月。学校因他炼法轮功而开除了他。这种做法完全是非法的,学校没有任何权力开除这位敢于讲真话的大学生。从此,他开始了打工生涯。

2000年8月,他再次到北京上访,列车行至锦州时被抓。在锦州铁路看守所,他被关押了7天,后来一个年轻的值班警察问他有没有钱,他当时身上只有200元钱。警察说:“你给我,我就让你出去。”他把钱给了他,就被放出来了。2000年10月1日,他去了天安门,回来时说,天安门人很多,多数是法轮功学员,到处都是“法轮大法好”的条幅。2000年12月6日,他只身一人来到天安门,打开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被广场警察劫持。2000年12月12日被长春公安带回。由于他在2000年多次在吉林省乾安县组织法会,并带去很多真相资料,还资助过两位法轮功学员進京证实大法,所以乾安邪恶之徒把他列为重点,直接绑架到乾安看守所。这一关就是整整一年,于2001年农历腊月十六非法判了五年刑,关押在长春铁北监狱。

铁北监狱(除法轮功学员外)关的都是十年以上的重刑犯。那里当时非法关了28位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手中有经文,一次他看经文时,被六、七个犯人拳打脚踢。后来,他母亲去探望他,警察知道他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就不许她探视,到现在将近两年时间了,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