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八劳教所的攻坚室、牢中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其采用古今中外各种邪恶方式残暴打骂、血腥迫害大法弟子。中队、大队、所里都设有黑牢,又叫牢中牢,还美其名曰“谈话室”,劳教所干部亲自示范,用高减刑期诱惑,利用三劳五改的最凶恶的吸毒贩毒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凶恶残暴殴打,包夹攻坚,迫害手段疯狂至极,每个大法弟子被关进牢笼的第一天就要被“攻坚”,强迫写“五书”,然后依次被单独控制,强行转化,邪恶采取了种种残暴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和精神的摧残,达到消磨大法弟子坚强信念意志为目的。

2000年,中八劳教所五大队成立了所谓“法轮功专管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的肉体折磨,许多人被折磨致残致疯。

一位法轮功学员是原贵阳市白云区区政府法制科科长,被中八劳教所恶警卢队长、文队长、黄光跃和吸毒人员钟亮等黑打黑磨,被关押在中队黑笼中两年多,不准出门见阳光,至今消息不明。

法轮功学员林树生因为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杨仁寿、李继良、潘忠打得胃出血,全身浮肿,三个多月不能行走。

法轮功学员孔德益对每天十七、八个小时的劳动强度提出意见,被恶警杨仁寿、徐发元、黄朝明、黄先跃、景键等多次暴打、暴踩,24天不准睡觉。

法轮功学员代启元指责中队恶警干部违法乱纪,破坏国家法制,被恶警强迫每天工作17、18个小时,无星期天无节假日,多次被恶警宋雪飞、黄先跃、徐发元、云长春和吸毒人员王浩、钟亮毒打、暴踩,数次进红牌区(附红牌图片)坐牢中牢。

2004年初,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景章被吸毒人员张洪毅偷走近千元买烟买物,一千多元的进口手表被吸毒人员郭林偷走,听说是送给了恶警杨仁寿,后因在事实面前无法抵赖,才赔了点钱不了了之。

遵义市法轮功学员杜宪生2005年5月初因揭露他们的邪恶行为,被恶警宋雪飞、文队长、明洪队长和警备队员暴打,穿军用皮鞋踩上十来脚,致腿又青又肿,无法行走。后被拖进禁闭室关押10天,又转入大队的牢中牢关押近20天,再转回中队单独控制到解教。

遵义一大学毕业生小陈多次被陈革、徐发元等和吸毒人员王浩暴打,又用绳索套,在颈上拉着在烈日下训练数天。

法轮功学员赵鹏因抵制邪恶的迫害,数次被恶警杨仁寿、徐发元、景键等和吸毒人员曹勇、甘老三等毒打得屙血吐血,进攻坚室、牢中牢关押。

退休医师蒋朝林胸肋骨被恶警杨仁寿、李继良指使吸毒人员曹勇、丰建宁、杨杰等打断,不得医治,后反映上去,又被关进黑牢教训、受刑。

法轮功学员王尚友被多次暴打后不准睡觉,整天面壁站着,不准坐下,寒冷的冬天,打瞌睡就用冷水淋,又用铁灯对着眼睛照烤两晚,眼睛被烤坏。

法轮功学员赵一洪被暴打后,关在中队牢中牢近一年了。

法轮功学员刘庭阳在解教前半月,干部叫他去办公室谈话,威逼利诱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他坚定回答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我不会放弃修炼的。”就又被景键、彭涛、孙干部等人暴打一顿,出狱时还带着满身伤痕。

法轮功学员程华政因坚定对大法的信仰,坚信“真、善、忍”,被杨仁寿、李继良和吸毒人员丰建宁等人用铁板毒打,坐牢中牢,先后二十四次遭毒打,致神志不清。

法轮功学员高国元于2004年5月中旬被杨仁寿、李继良和吸毒人员郭林、龙绪涛打的周身烂,精神崩溃,数月不能行走,后精神失常,吸毒人员逼迫他吃屎喝尿。

法轮功学员陈劲丰不愿写“五书”被恶警陈革、徐发元、黎队长等暴打,后无法承受,痛苦吞掉水龙头,后被送去劳教医院剖腹取出。

遵义桐梓县第2中学高中数学教师刘哲2002年被关入劳教所后,被杨仁寿、李继良、潘忠、云长春等恶警和吸毒人员殴打折磨疯了,三年来神志一直不太清楚,随便捡东西吃、吃屎喝尿,骨瘦如柴,解教前两月又被恶警彭涛打翻在地,头顶摔了个大口子,缝了好几针,差点死掉,刑满后单位和家人均不敢接,听说被送进了遵义市疯人院。

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数不胜数,有用火烧、冷水淋、用针刺、罚跪、不准睡觉,强迫吃屎喝尿、雨淋、太阳曝晒、长时间劳动不准休息,各种手段的暴打等等,伤天害理、罪恶累累,罄竹难书。苍天有眼,邪恶必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