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回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1994年7月15日-7月18日,是我一生最难忘、最幸福的日子。在这四天里,我万分荣幸的参加了师父在湖南郴州女排训练基地办的法轮功学习班。

这次学习班只办了四天,原因是师父打算从这次班开始只讲法不传功。记得第一堂课师父大意是说:我以后打算只讲法不传功,这样可以面向更广大的群众,不论你学什么的都可以来听,另外有些人不知道珍惜,回去后不专一修炼,把法轮弄变形了,然后参加班又给他调整过来,以后凡是这样的都不再给他下法轮,可以给他下个机,以后慢慢修炼会逐渐形成法轮。当时我们有些学员觉的很失望,就议论是不是要向师父反映一下,给我们调整身体、下法轮。结果,第二天师父上课一开始就说,我说不传功了,我们有些学员悟性就跟不上来了,其实真修的什么也落不下。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弟子的一思一念,师父都是清清楚楚的。第二堂课开始,我明显感到能量场很强,其他学员感到身体周围到处都是法轮在转,师父真的是为学员负责啊!

七月份郴州天气很炎热,我们在室内体育馆木地板上席地而坐,很多人就拿着扇子边扇边听课,记的师父看见了就说,扇扇子的你不妨把扇子放下,你越扇越热。结果我就感到有徐徐凉风吹过来,而有的人不听还扇扇子,看来修炼就是个“悟”啊!记的有一天正上课,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打在屋顶劈里啪啦的响,有的学员就不专心听课了,记的师父说要注意听课,我讲的你漏掉一句可能对你将来修炼都有影响,下雨不正凉快了吗?现在回想起来,师父处处都在为学员着想。

还记的课后安排学员和师父合影,当时因为没有组织好,大家的悟性也差,秩序比较乱,好多人都抢着挤过去跟师父合影。师父看着当时混乱的场面严肃的说,等你们安排好再照。当时师父面对着我们这些从常人起步的学员,心性差,悟性又跟不上来,真是很难很难的。等到集体合影照完后,人群都散去后,我和一位学员拿着《中国法轮功》书想请师父签字,这时看到一些学员围着师父也想签字。师父轻声的说,这本书不就是我写的吗?但是有的学员还是执意非请师父签字。还有学员问问题,师父告诉他们后,有的学员还是不放心反复的问。那时我觉的师父特别的有耐心,觉的师父非常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我自己象个小孩儿似的跟着师父后面走了好远,直到师父上楼看不到背影,我们才离去。

辅导站在教功时,负责人跟大家说师父现在不吃饭也不睡觉(指在郴州学习班时)。现在想起师父那时真是好辛苦啊。那次因为只有四天班,所以师父每天上午要讲一堂课,每天晚上还要上一堂课。记的在最后一堂课上,师父教完静功后,曾说过真修的什么都不会落下,该得到的都会得到。然后师父站在那儿非常快的打了一套手印,当时我感到小腹部位动了一下,我立刻感到自己得到法轮了。那时刻我非常感动,心里暗下决心将来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要修炼下去。

从学习班坐火车回到家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醒来,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个全新的生命了,世界观人生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无以言表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

回忆起那段最美好最幸福的日子,深切的感到自己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和这段万分难得机缘,自己修的很差劲,真是左一跤右一跤,所以上一次明慧让写参加学习班的回忆,我也不好意思写。现在写下在湖南郴州参加师父办的学习班,以记录师父曾给我们做的一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