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正法修炼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当我要把这两个月来的经历写出来时,身心沉浸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伴着痛悔的泪水,我想告诉那些至今仍迷失的昔日同修:快回来吧,师父在等着你们呢,珍惜那不可再有的生命机缘吧!

两个月前,我处在这样的境地中:落魄、绝望、满脑子充斥着自我了断的念头,生命处在极其灰暗的地带。让我追述一下其中的过程。两年前,我刚从劳教所出来,当时被邪恶迫害后处于邪悟的状态,和几个也同样邪悟的参与了破坏大法弟子修炼路的所谓“直销”(实质是传销)生意。其间曾很发达过。今年夏天,突如其来的滑铁卢般的惨败降临在头上,昔日那满口仁义道德的朋友一走了之、极不负责的做法深深的刺激了我,且使我处于非常窘迫困顿的境地。这一系列的变故促使我开始了深深的反思--我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在人中事业的金字塔轰然倒塌后,开始发现,原来,这两年,我完全为了欲望而忙而活了,期间欲望被无限的膨胀着,最后却空虚一场。進而我看到,我已经完全在自我人性的放纵当中了,比起以前修炼状态的思想言行已是天壤之别了。其实,最可怕的是思想因邪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失去着什么,当时也无法从中解脱出来,以至于后来完全自我封闭起来,极度的消沉和迷失。

在体力劳动过程中我進一步的進行了反思。这个时候,师父的一些话开始在脑海中出现,每天回到住处,就是流泪,觉得好苦好苦,心好痛。有时候就去上一下网排遣一下沉闷的情绪。不经意中发现有位女士很关注我,一直要求同我聊天,经过了几次本能似的排斥后,终于深谈了下去,没有想到与她的谈话打开了我封闭已久的心扉--她是个大法弟子,也曾经被非法劳教过,当时做她洗脑的邪悟者就是与我事业上合作的那个一走了之的家伙,她不但心如磐石,而且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中帮助许多同修明白了过来。

那几晚,我无法入眠,人海茫茫,众里寻人何其不易,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苦度,这怎么能成为现实呢?我有回到家的感觉。两年了,我没有接触任何大法的消息和资料,邪恶的因素牢牢的封闭着我,抓住我过去的污点那么恶毒的要置我于死地。当时尽管还没有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但我已经明显的感受到修炼大法是极其的严肃,威严和慈悲同在。是大法使我心结打开,我开始振作了起来,我在网上留言中写到:本来,我打算再打几天工攒点路费,但我看到,没有比立刻学到大法更重要的了,也许再停留几日,我将无法想象我又是什么样子,所以,无论如何,我要立刻动身。于是,我打点行装,从西陲边塞行程数日来到了东海之滨。

在同修的帮助下,十多天我把这几年所有落下的经文看了两遍;她抽空就和我進行交流,不断帮助我正确深入的来理解大法。我感到自己仿佛刚从梦魇里醒来,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些日子,我强烈的感受到身心每天都在被强大的能量净化着,不知不觉中,逐渐清醒的看到了自己走了那么一段弯路的原因所在:人中的执著长期隐藏和固守,加上业力的因素,在邪恶的迫害和所谓考验中,不能在法上用正念对待,却顺水推舟的接受了邪悟。而邪悟的本身却使那期盼得救的众生就要失去希望,令师父痛心,也使自己的生命处在极其危险的边缘。

有一天,我非常明显的发现:存在于我内心的“私”清晰的浮现出来,这在以前,甚至是当年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时也不曾这么清楚的觉察到,原来,之所以没有走正,之所以有怕心,之所以长期被迫害,之所以走入邪悟,之所以不坚定,根源的根源就是这个私啊,而正法修炼却从根本上要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惨痛的教训使我从内心强烈的意识到,我不要这个私,我要去掉它,因为私,生命在变异中走向了毁灭,而大法的机缘就是使生命走向最美好,我不能再失去这个机缘,否则,生命对于我将毫无意义。

这一次,更强烈的感受到身体里大量的不好物质顷刻间荡然无存,晚上,全身被强大的能量通透,梦见要救度的众生在那么急切的期盼着我,我流着泪对他们说:我的众生,我来了!

大概20来天之后,我内心突然万分的焦急起来,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压抑,我想到了家乡的亲人、朋友,因为我的邪悟,使我身边的亲人、朋友,还有那许许多多的该得救的生命至今还不知道真相,我决定立即返回家乡。同修劝我多呆些日子,但我决意要走,当时已经打工20多天,我申请了路费带上大法真相资料就上路了。

回到家乡,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向身边的人开始讲真相。我先住在姐姐家。姐姐是党员,受党文化毒害很深,开始给她讲真相非常抵触,于是,我加强发正念,《九评》的音像碟子有大法的因素,我就让她们全家看。过了几天,姐姐、姐夫很主动的来了解真相,我就全面的跟他们谈,姐姐、姐夫都办了三退。我那三岁半的小外甥,还不识字,晚上在床上看到真相小册子,双手合十,把他妈妈吓了一跳。

有一天晚上我到一个老同学家,给他们全家讲真相,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做到位,可我心里一直想着得给他们说清楚啊,过了几天我从农村要回城里,在车上正好碰到这位老同学也進城,路上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功被迫害和《九评》的真相。他很顺利的办了三退。下车的时候他非常感激我,执意要给我买车票。

因我被邪恶非法劳教过,也失去了工作、房子,期间父母为我的事情来回奔波,邪恶的欺世谎言、造谣和恶党文化对他们毒害很深,加上我邪悟后的所做所为,在很大程度上给他们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他们对我坚持修炼大法非常敏感。我想到我必须归正自己,直面和铲除他们背后邪恶的因素,救度父母的生命。吃晚饭的时候,我刚一提到真相,父亲突然十分生气,站起来冲我就煽了几个嘴巴,问我还炼不炼?我当时意识到是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于是我一边保持平静,一边发着正念,这样对峙了几分钟,慢慢平息了下去。

事后我想,得让他们知道真相啊。我想到了大姑--父亲爱听她的话,当时就有一念:一定让她(他)们知道真相。我要回城,身上已经分文全无,父母看我坚持大法,什么都不给,我什么也没有说,骑着自行车赶了一百多里路趁着夜色回到城里。有一天父母都到了城里,说大姑下午要来。那天下起了大雪,路上很滑,中午姑父打来电话,说路滑不让大姑来了。我在回住处的路上流泪了,心想,多难得的机会啊,我要让他们知道真相,我做的事情绝对没有错,有阻碍那一定有邪恶的因素在干扰,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真相,无论有多大的障碍。当我回到住处也就十多分钟,大姑、父母他们都来了。这次我心里流泪了,默默的感谢师父。晚上,我放了真相碟子,对他们触动很大。第二天父亲好象变了个人,对我坚持大法不再阻拦了。

每次出去办事我就抓住机会给人讲真相。有的人很顺利的接受,也遇到根本就不理解和抵触的,甚至有位老朋友对我感到很不理解。当我气馁的时候,一学法马上能发现自己哪里不对,就及时调整。出去发资料,也是慢慢克服怕心的过程,期间我几次经历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状况。因为我从邪悟状态中出来不久,心态还有些不稳,我也意识到,以前我真的是没有怎么修出主见来,可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我独自走出自己的路来。我和身边的同修一直无法有联系,都是自己通过学法,自己悟着做,我更加相信,只要在法上,保持强大的正念,路会越走越宽。

正当我刚找到一个工资很微薄的工作时,一个几天前拿了真相小册子的事业上曾经合作过的朋友主动找到我,让我详细的给他讲真相。我给他讲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他为了表达谢意请我吃了饭,并告诉我最好去一下原来我们投资的那个公司,把先前投的钱要出来,他已经要出来一部份了。这样,我就借了路费带了几个馒头上路了。

来到公司,听到的都是要不到钱的消息,有的已经来了两个月了,还没有结果。我找个旅馆住了一天,身上只剩下十多块钱,当晚就连住宿的钱也没有了。下午天要黑的时候碰到一个也是来要钱的居士,他拉着我去找其他的也来要钱的人。他先约了一个大哥,一起来到一位老太太那里,她为了要钱已经来了两个月了。在老太太那里还碰到一位大姐。大家坐下来说话的时候,那个居士顺便提起了修炼。我就想,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要给他们讲真相。等我接过话题,他们都静静的听着,我一口气讲了有半个多小时,从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讲到大法的被迫害,听的他们连连点头,中间那个大姐也顺势帮着说几句,最后,我就因势利导让他们三退,他们都点了头。晚上要走了,老太太执意要我等一会。等居士和那个大哥走后,大姐告诉我,老太太也是个大法弟子,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我这个同修。老太太说,她快六年没有接触大法了,单位收走她的书后就一直封闭着。这样,我和同修又進行了深入的交流,晚上,她房间里正好还有张床,也就解决了住宿的问题。

到了公司第三天,连老总的面都看不到,因为都来要钱,老总一直躲闪着我们。我就想,我的时间可等不起,我拿回我投的钱是去救人的,有障碍那一定也是有邪恶的因素在干扰。下午,我在办公室里集中的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当时我想,我今天就一定要见到老总,我的事情也要解决。快下班的时候,总经理在几天没露面后出现了,于是我向他反映了我的事情。到晚上,董事长开着车接我出去吃饭,我又把我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他答应给我部份钱。我当时意识到大法弟子面对的无论任何人,什么阶层都是要被救度的对象,于是我就向他们讲了真相。

第二天上午,总经理通知我下午取钱。下午我来到办公室等到快下班了还没见动静,我就着急了,心想,是不是要泡汤,心里七上八下的,马上警觉到:对于大法弟子的钱财,常人怎么能轻易的动得了,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不要争,要顺其自然,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师父自有安排。想到这我就安下心来。下班了,我正往外走,还没走几步,主任叫我去领钱。

回到住所,学法后更深的明白:现在世间的一切都是因为大法弟子的存在而存在,大法弟子是主体,一切是为法而来,那么大法弟子就要发挥主体的作用,利用一切机会去救度众生。外在的环境是随着大法弟子的心而变化,我们不能被环境所束缚,相反我们通过正念正行,要归正自己所处的环境。

我要到钱后老太太说,就你最顺利,我们都没有要到,只有你要到了。当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太太已经有六年没有学法炼功了,我就利用一切空余时间让她学法,教她动作,教她如何发正念。她告诉我2003年她去儿子那里(美国),好多人给她真相资料,回到国内就什么也看不到,心里那个苦啊,好几次有人拉着她去学别的,她就是不去,她说,我知道大法就是好,我就信大法。看到她又得到法那激动的心情,我也默默的为她祝福。佛恩浩荡,师父那无所不在的慈悲,我们怎么能全部领略呢。

那几天又来了几个要钱的,我还有剩余的一些钱没有拿到,有几个要钱的就要拉我一起去有关部门反映,吵吵嚷嚷的要跟公司干一仗。当时我心里好象又有点不稳。中午,我在公司楼下站着,下来一个大姐,她就要从我身边走过去,不知怎的,我主动迎上去问候她,她很热情的告诉我,她是河南来的,也是来要钱的,并告诉了我她要钱的经过,她说你别跟那帮人那样争,平心静气的要,用善感化老总,我们要钱是办要紧的事情去,可不能在这耗着。当时我猛然悟道,这不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吗。我也借机告诉了她真相,她非常愉快的接受后走了。回头我迅速调整心态,发正念中去除了不善的因素。下午我去办事,结果一切非常顺利。

事情似乎有了个了断,但同修之间的一些事情促使我又多呆了些日子。这里的几个同修不能直接上网看大法网站,我就帮他们上网。在这儿,遇到了一个女同修,因为丈夫两年前离去,一直处于消沉、不精進的状态。这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因为我发现,原来我身上也存在的同样的问题,因为情的缘故而会出现消沉;帮我走出迷失的那个女同修,在我与她的接触中发现她也有不能触及的地方。所以我把我的认识与她進行了交流。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里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师父发表了《越最后越精進》,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弟子们不可松懈。

我回到大法中时间不长,但深深感到这万古机缘的难得与珍贵,不可再有,我从自己的经历中感悟到:得了法,又在正法修炼中,所出现的一切问题都要问问自己,那么惨痛的教训还不足以为戒吗?!我现在明白了,从法理中升华,足以归正一切不正,走的不好就是没有在法上认识。反面的教训可不是越多越好,相反,那是法没有学好造成的深深遗憾,那不可再有的万古机缘不是让“教训”来亵渎的。那么多同修修的坚如磐石,而我却更多的从痛苦中在大法中企求。

看到身边还有与我有类似经历的一些昔日同修仍在迷失中,他们本性的一面清楚这样下去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人的一面需要我们来提醒,因为师父说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只要最后在法上。于是我写了此篇。

回来吧,迷失的同修,你们的众生在期盼,师父在等待着你们的清醒,珍惜自己的生命吧!

不当之处,请同修多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