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一次有人问小王踪:“你看到爸爸说了些什么?”王踪带着表情说:“我给爸爸唱了一首歌‘你是我的玫瑰花’。”妈妈说:“孩子每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爷爷回来了,奶奶回来了,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

1999年“7.20”之后,王踪的爸爸王向辉因坚持修炼,一直遭受迫害。2002年8月28日,王向辉用电视插播的方式,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被判重刑。先是在保定徐水县看守所被关押13个月,并受尽酷刑折磨。为抵制迫害,他先后绝食抗议11次,人变的骨瘦如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王踪从三岁起就不得不目睹爷爷、奶奶、姑姑,特别是爸爸一次次被非法从家中抓走,在狱中遭受折磨。共产邪党给这样一个幼小的心灵造成的是怎样的创伤啊?!

王向辉,河北省蠡县电力局职工,1998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在单位,他人品好,工作认真负责,待人诚恳热情,是大家公认的好人。1999年12月18日,王向辉为了向政府反映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依法进京上访,被连夜送回县看守所关押。一日晚上,因关门时不报号被恶警杨大雪(已遭到报应)连踹几脚并煽了几个耳光,然后又被扒光衣服趴在水泥地上(零下十几度)。一恶警看他的肚皮没挨地又朝他身上猛踹一脚。关押37天后才被放回,并被罚款13000元(已被原“610”办头目张春亮、牛海峰挥霍)。王向辉合法上访,却成了被迫害的重点对象。

2001年3月“两会期间”,为防止学员进京上访。蠡县电力局在“610”胁迫下,将王向辉、刘锡坤抓到局里集中看管。当时电力部门正忙于低压改造,人手非常紧张,后来就把看管的人撤走了。他二人就自己回了家。局长得知后大发雷霆,又派人将二人找回单位,并于当日由人保科长当场宣布解除二人的劳动合同一年,“以观后效”,强迫二人回站上班,只发放400元生活费,派人看管,不许回家。还时不时要求二人写下什么不炼功的“保证书”,始终被王向辉拒绝。

四月初,电力派出所和人保科的人突然将王向辉带到局里,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他回答了一个“炼”字,随即被送到了看守所。在外界舆论的压力下,13天后他被放回家。6月初,王向辉正在家休息,电力派出所和人保科的人又将他抓到八里庄洗脑班。在那里继续逼迫他写保证书,并逼迫他骂大法,他不堪受辱便逃走了,从此走上长达14个月的流亡之路。

2002年8月28日,王向辉用电视插播的方式,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被判重刑。先是在保定徐水县看守所被关押13个月,并受尽酷刑折磨。为抵制迫害,他先后绝食抗议11次,人变的骨瘦如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才三十多岁的人,牙坏了,胃也坏了,双脚疼痛站立困难。

2003年9月,王向辉被劫持到保定监狱继续遭受迫害至今。

他的妻子(不修炼)原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秘书股工作,在迫害王向辉的过程中,也曾多次受到牵连,几次险些被开除公职。恶警在追捕王向辉的过程中,对她进行长期跟踪、盯梢,并经常向她施压,逼她交出丈夫。在王向辉被捕后,又逼她找出也修炼的公公。当时的公安局长段容才曾对她说:“你怎么连你家里的人也管不了呢?”她回答:“他们的事我怎么管的了?”段容才恶狠狠的说:“总有一天让你亲自给你公公把手铐戴上。”还有一次,段容才当着她的同事们的面说:“不要她了。”大家说:“就这么个干活的,你不要她了谁干活?”虽然没有失去工作,却将她从刑警大队调到了文化股。在丈夫被捕后,她痛不欲生,几次欲寻短见。她曾对人说:“要不是为了儿子,我早不想活了。”在邪恶的重重压力下,由于担心再受牵连,为了儿子,被迫与恩爱的丈夫离了婚。从此,母子二人整日以泪洗面,在痛苦煎熬中艰难度日。

王向辉的儿子王踪,从三岁起就开始承受这样巨大的灾难。陪伴他的多是爷爷、奶奶,曾眼睁睁看着疼爱、娇惯他的爸爸、姑姑一次次被恶人抓走。爸爸、爷爷、姑姑被关押,后来姑姑被劳教,奶奶也被抓走。奶奶刚被放回家,爷爷又被抓走并被劳教,紧接着心爱的爸爸又被判刑。孩子想念亲人们,经常呆坐一旁,独自落泪。小王踪从小跟随奶奶,是奶奶用牛奶一勺勺把他喂大,可是奶奶由于种种原因只能回老家去住。一次,孩子见到奶奶,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奶奶说:“奶奶,你为什么不回家?”奶奶不知该怎样回答,只好哄骗道:“等你爸爸回来了我就回来。”为什么亲人不能相聚?王向辉的妻子曾说:“家人一次次被抓,孩子再也随不了啦,再也不能让他看到亲人被抓了。”孩子也想念爸爸,可爸爸却不能在身边,他只能在几个月的探视中看上爸爸一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