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北京307医院每天晚上都做肾移植手术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10日】自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一灭绝人性的恶行被曝光之后,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并广泛向社会收集调查线索,以下是近日获悉的部份线索。希望善良的知情人继续帮助我们将发生在中国大陆各地劳教所、监狱、医院相互勾结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揭露出来,制止迫害。

*****

  • 北京307医院每天晚上都做肾移植手术

  • 家属开出10倍高价换肝 医院在沈阳找到了供体

  • 99年10月在洗脑班被抽血

  • 2003年军医在广东三水妇教所给全体法轮功学员“体检”

  • 废弃的建筑物也是不可忽视的调查取证地点

  • 关于深圳市武警医院的一些情况

  • 北京307医院每天晚上都做肾移植手术

    据在北京307医院工作的医生讲,现在307医院每天晚上都在做肾移植手术。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肾源,也不明白医生为什么非要选在晚上做肾移植手术。手术后,他们把接受肾移植的病人都转移到附近的其它小医院护理。


    家属开出10倍高价换肝 医院在沈阳找到了供体

    大连“半岛晨报”2006年5月8日报道了一篇“10倍高价 只为保肝”报道说:山西某煤矿张老板去年10月公差前往吉林。10月26日,张老板酒后昏迷,被送到医院经查为肝硬化晚期,决定施行换肝手术。但医院表示一时无法提供肝供体,为及时进行换肝手术,家属开出10倍高价!” 即400万元。院方几经辗转终于在沈阳找到了供体,该医院(未提名)器官移植中心唐立博士为患者实施换肝手术……。不知供体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99年10月在洗脑班被抽血

    看到活体割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惊天罪恶后,我回想起了1999年10月,我被非法抓到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辛各庄(音)洗脑班(是一处军队的废弃的营房)的一段经历。期间,来了一些大夫,那些做“转化”迫害的人说:“看政府多关心你们,派了保定、县里(定兴县)的大夫给你检查身体”。

    当时听到它们说要给我们检查身体,就很纳闷,它们对我们又打又骂,想着法儿的折磨人,怎么还会给我们检查身体呢?一开始它们要给我们每个人(当时那个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几十个人)抽血检查,我们觉得我们的血液已经是高能量物质了,不让抽。它们就挨个问,问身体有什么病,我们说没病,他们就问炼功以前有什么病,然后说着说着就说,××病得抽血检查才行,这样骗着抽了一些人的血。每个人都量了血压,用听诊器上下听个遍。

    轮到我时,记得还掰着我的眼睛看了看,我说了我炼功以前从上到下一身病,心脏病、骨瘤、风湿性神经痛等等。它们不信,问风湿性神经痛是什么症状,我给它们说了,它们就没再说给我抽血,叫了下一个。

    我有一点印象特别深,当时它们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好象它们在找什么似的,而我对它们没什么用。现在回想起来,它们根本不是“关心”,而应该是在做摘取器官的准备工作了。

    当时见它们在一个本子上对所有人的身体情况都做了记录。


    2003年军医在广东三水妇教所给全体法轮功学员“体检”

    2003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三水妇教所一区二大队(即所谓法轮功专管大队)。当时的所谓改造大队长叫唐湘萍(20多岁),攻坚组队长姓孙(人称“恶魔”);有二个分队,分队长分别是李晖(现升为大队长)和另一个姓梁的(说话很阴毒)。

    当时分二批被迫去体检。我是第二批。当我们来到妇教所医院(位于妇教所内),干警立即把医院大门的铁闸门拉下,锁上。随后在我们面前出现十几个身穿军衣的男女医生。气氛立即紧张起来。法轮功学员被要求按体检表逐项体检,其中一项是抽血。

    我们第二批去的有五、六位坚定的,成功拒绝了体检,我是其中之一。我们几个直挺挺的站在墙边,身边紧贴着监控我们(因吸毒而被劳教的)的包夹。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同修在干警的监视下,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体检。看到学员被抽血,我当时很替她们痛心。我当时的想法是:师父说过修炼人的血是很珍贵的,你们为什么让它们抽?

    第一批去的惠州大法弟子范志君,因抵制体检,朝反方向跑(妇教所大门在医院旁边),被开全队大会加罚劳教期三个月。开会时,劳教所的那些所谓的所领导都来了,弄出杀气腾腾的气氛。它们说范志君“违反所规队纪,要逃跑。”

    在中国大陆大部份大法学员上不了网,不知道揭露所谓“体检”的事。请有此经历的同修站出来揭露邪恶,为调查迫害提供线索。


    废弃的建筑物也是不可忽视的调查取证地点

    文/大陆大法弟子

    自从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曝光后,目前我们将调查地点多放在医院和劳教所等这些地方,这是对的,可是在“调查真相委员会”公布第一批调查取证名单后,各种迹象表明中共正在将劳教所、教养院等地关押的大法弟子转移到别处。

    前些天做的一个梦。梦中,我和一个同修在郊外的一个废旧砖窑样的建筑上发现了一个秘密入口。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我们走近些仔细看,原来里面是一个类似苏家屯的秘密残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看到了很多被残害的肢体,看到了跟鬼一样的工作人员。他们的显著特点是不敢关灯,关灯后特别害怕!这个梦至今仍记忆非常清晰。在以后的整点发正念中我还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在一段黑暗、阴冷的山中隧道里,靠墙两边躺坐着很多的大法弟子,这些大法弟子都显得很虚弱。”

    记得在报道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时,苏家屯集中营整个设施设在地下,是在原有“人防工事”(地下防空工事)和其它地下建筑的基础上改建利用的,至少有一个出口设置在该医院的后门。其实这种防空工事几乎全国每个城市都有,有山的地区、可能东北三省居多。有的地区也有大型的军用物资储备库,有的至今仍然在使用,有的封闭废弃。据我知道我们地区就有这样的防空工事(又叫防空洞),不但相互连通且有多个出入口。在郊区的山里也有大型的军用物资储备库。

    我写出来此文是想提醒同修注意,不要忽视调查那些废弃的建筑物,如地下防空工事、大型的军用物资储备库等这样的地方,这些地方极有可能就是中共关押大法弟子的秘密集中营。或者是中共躲避调查转移隐藏大法弟子的地方。

    我觉得我们在营救同修这件事上,不能等时机、靠同修、要线索,大家要积极行动起来,在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的同时,理智、智慧的、有计划的、深入细致的展开全面调查取证,不要放过一切可疑的地方。正念强大让邪恶无处藏身,无处遁形。让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场所解体。


    关于深圳市武警医院的一些情况

    深圳市武警医院总机:0755-82699999,接转各科分机,如内科、外科等。看到网上报道深圳市武警医院也参与了器官移植。另外,这个医院也是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时,常被拖去灌食的医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