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原本如此可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11日】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十四年前的这一天,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首次将大法公诸于世,大法也开始了在人世间的洪传。即使在中共长达七年的灭绝迫害下,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虽历经磨难,仍坚持着对“真、善、忍”大法的正信,一直在坚持不懈的讲述法轮功真相、揭露和制止这场迫害;而且,越来越多的不同种族的人也不断加入大法修炼的行列。法轮功学员为什么百折不回?法轮大法何以有如此的超越民族、国界和时空的巨大感召力?

在这个法轮大法修炼人称作“生命的节日”即将来临之际,明慧网和明慧广播电台的记者对现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坷贝进行了专访。坷贝是一位不知疲倦的义务华人媒体工作者,歌曲《为你而来》的词作者,也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曾经悲苦的人生因为大法修炼而产生了奇妙的转折,使其原本晦暗的生命焕发华彩。让我们来听听她的经历与感悟。

记者:你用“坷贝”这个笔名发表过许多文章,还有小说和歌词等,它的寓意是什么?

坷贝:“坷贝”的笔名是我修炼后起的,它是“可悲”的谐音。在我修炼以前的不太长的人生经历中,充满了坎坷,我那时的人生是在悲苦中挣扎。然而我修炼以后,那些人生的苦难都转化成宝贵的精神财富,象一粒掩藏在晦暗贝壳里的珍贝。没有那些苦难的因,也许也没有我后来修炼的果,它寓含修炼带给我的奇妙人生转折。

记者:也就是说,你感觉那些苦难都为成就你的修炼而来,请谈谈你的这个人生转折?

坷贝:我大学学的是化学工程,因为我爱好气功,有探索人体、生命奥秘的强烈兴趣,我拜国内的名针灸师为师,学习针灸等气功治病方法,这些对我后来认识法轮功所讲述的气功、生命、人体建立了一些感性认识,不过,后来才知道当时所学只是一些皮毛。

我离开中国时不到三十,那本不该是个充满沧桑的年龄,可我人生实在太坎坷,我心灵对世态炎凉和人性的自私又很敏感,就觉得国内人与人之间缺乏真诚、关爱、信任,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彼此争斗,勾心斗角,人际关系很紧张,复杂,我觉得活得好苦、好累。虽然我们当时经济状况还不错,物质上并不贫乏,但感觉心灵上没有支撑,于是就想出国、换种活法。

97年底我们一家移民到了加拿大,因为是带着找寻心灵出路的心出国的,我接触了些西方宗教,后来听说了法轮功。当时一读《转法轮》,我就觉得书中所讲的人的来源、人生的目的、怎样向更高的生命境界上升华等等,怎么讲得那么好,我一直苦苦思索的人生问题都在书中找到了答案。但要真正走入大法修炼并不容易,因为我觉得修炼的要求很高,要一下放下那些以前苦苦追求的东西太难,所以最初我选择了感觉要求比较低一些的基督教。通过几个月的思索和比较,我想人就该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觉得还是大法更透彻、圆满地解答了生命的本源问题,它直指人心,是能在日常生活中提高心境的真正修炼。于是,我回到了法轮大法,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记者:你刚才提到法轮大法是直指人心的修炼,开始修炼时,你印象最深的经历是什么?

坷贝:刚到加拿大的那段新移民生活真是充满了艰辛。当时是我申请的技术移民,我先生一点不懂英语,也无法考驾驶执照,用他的话来说,他一下变成了“哑巴”、“聋子”外加“瘸子”,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我一人的肩上,方方面面的压力都很大。后来,我在一个西人开的诊所当坐堂医生,用气功和针灸给人治病,生活才安定下来。

不久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修炼人不能用气功给人治病的道理,因为那既损害自己的身体,又不能真正给人消去造成有病的根本因素,只是给人推延一下,现在不犯,将来犯,将来发病更严重。那时,我真犯难,刚一修炼就要做这么大的选择:

不用气功给人治病吧,我们一家的生活都将面临困难;继续做吧,骗人害己,良心难安。后来我想通了,以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算是无知中干坏事;既然现在修炼了,怎能再明知故犯?世人都在追求名、利,现在为了求得良心的坦然,我却要放弃这些,朋友都不理解,亲人也坚决反对,那取舍真是触及心灵啊。但想到师父说,修炼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都要无条件地做一个好人,我横下一条心,哪怕去餐馆帮人洗碗、做卫生也豁出去了。

当把这名利心放下以后,真象师父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丈夫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不久我们又拿到了福利房,而正常情况需等七、八年,我们的生活压力随之减轻了。后来的很多经历都告诉我,只要按大法走正路,那些剜心透骨的种种困扰,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把那些磨难给化解了。师父说,凡事要随其自然,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也强求不到。我感觉师父安排给我的都是最好的。

记者:在这世上,人们都在追求名利,过舒服的好日子。是什么使你却选择了修炼的路,并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坷贝:我98年开始修炼,99年7月,中共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看到那么好的师父和大法被中共的喉舌媒体造谣诽谤,看到一心做好人的大陆同修被抓捕、酷刑折磨、甚至被杀害,我很痛心,象身边的其他同修一样,我全身心投入到告诉世人真相、呼吁停止迫害的奔走中来。

当时周围的朋友不理解,甚至讥笑的都有,他们认为我是不求上进,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去为别人东跑西跑。丈夫也认为那是发生在中国的事,管不了那么多,自家经济还很困难,孩子又小,我不但不为这个家工作,还要花自己的血汗钱印真相资料、为不认识的人呼吁。我们的家都快撑不下去了。后来,我流着泪对丈夫说,当时来加拿大是想过一个平静、安定的生活,和我们同期来的,甚至后来的很多朋友都买了房子,我完全理解你,你要分手我一点也不怪你。你要我看着国内那么多好人被残害而坐视不管,只顾自己闷头挣钱,我也绝对做不到。那连个好人都算不上,更不要说修“真善忍”的修炼人了。

其实,当时能在利和义之间取了义,并不是因为我个人有多高尚,能走过那一关主要有这样一些因素:

首先是这个法好,他把为什么人生会遇到磨难啊,为什么会那么苦啊,该怎么对待以及为什么该这样做的原因,等等,都讲得很透彻。这部大法把真理揭示给了修炼人,没有强迫、没有说教,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会发自内心地去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他使一个个原本也是为私为我的人,逐渐升华成为能为他人付出和舍弃私利的生命。能成为这样的圣洁生命,我对师父满怀感恩。

再一个是因为我们这个群体,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吧,因为这个修炼人群体之间的互相扶持。一个人走可能很孤单,可能难以坚持。但是,就在这样一个道德下滑、很物质化的世界,你发现身边还有一群这样的人,虽然人数不太多,也都承受着巨大的家庭和社会的压力,都面临着为众生还是为小家的取舍,但大家都努力从完善自己做起,互相鼓励着在生活中、在磨难中坚持原则、做好人,你并不觉得孤单。

记者:修炼这些年,你怎么看待这过程中的得与失?

坷贝:我的经历印证了师父说的“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而修炼“失去的只是不好的东西”。比如,我放弃了用气功给人治病,虽然收入、名声啊这些方面有损失,但我终于可以那么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良心,那种心境的坦然,真是无以言表的美好。

再比如,我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知道国内的那些好人正在被迫害,我把个人的私利放下,去告诉世人真相,去呼吁营救那些无辜好人,这本身就是一种人性升华的过程。那心灵升华后的愉悦是与得到任何物质也不能相比的,这是从修炼中才能体会到的幸福,一种真真切切的幸福。

记者:那会不会只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是不是物质利益更实实在在?

坷贝:其实,大法修炼是要修去那些不好的心,自私的心,并不是从物质上真正失去什么。我自己实践了这么多年,最后发现,哪怕有时从眼前看,好象是失去了什么,但从长远来看,当修炼人真正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其实啥都不会失去。

比如说,我没能象其他人那样去开诊所,去买好房子,再去念个学位,好象有所损失。实际上,我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孩子们个个健康活泼、人见人爱,象天使般纯真,周围的朋友都羡慕我们,丈夫更把这些孩子视为上天赐给我们的最好礼物,看成一大笔人生财富。

修炼以前,我们家是“阴盛阳衰”。我很好强,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在外挣钱养家,又主外又主内,总是说一不二;修炼后,师父告诉我们,一个和谐的家庭,应该是男子阳刚、爱护妻子,女子阴柔,体贴丈夫;要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这些年来,我努力去改自己的不好的脾气,发自内心尊重丈夫,踏踏实实去带好孩子,照料好家务,去尽一个好女人该尽的天职。这也是一个艰苦的心性修炼过程,当我真正按师父说的去做,我们家也变得越来越和睦、温馨。

我的丈夫,那个自称来加拿大后整个变成了残废、连门都不敢出、完全依赖于我生活的男人,后来脱胎换骨,找回了堂堂男人的自信,能够独撑这个家。他现在觉得自己活得特有价值,特自豪,特满足。他对我的修炼也从反对转到全力支持,他说:“你就安心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我去好好工作来供养这个家,这也算我对你的支持吧。”

我们常常讲,如果我没修炼,只顾自己埋头挣钱,我和丈夫长期处在那种“阴盛阳衰”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携手走到今天,更不可能有那些可爱的孩子了……。就算我住着一所漂亮的大房子,开着好车子,可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家庭的幸福、内心的祥和是钱能买到的吗?

我说法轮大法好,不是因为他一上来就给你多少钱,给你多大名,给你多少物质享乐,而是他告诉你人生真理,给你指明一条路,你真正按他走,去堂堂正正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那么,你一定会得到你怎么去争去斗也得不到的实实在在的幸福。

记者:中共说修炼法轮功的人会变得“无情无义”,不顾家,从你们家的经历可见,事实与那些谎言恰恰相反,对那些不相识的人,修炼人都能无私地关爱,何况自己的家人?那是一种更广阔的,不自私的爱,也就是所说的慈悲。我能从中感受到法轮功从内在改变一个人的巨大精神力量。

坷贝:对,是这样。这场不该发生的迫害发生了,很多人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有多好,有多珍贵,他对人类意味着什么,那些人被中共的谎言蒙蔽去说法轮功的坏话,去做不好的事,他们都不知道这对他们的生命有多大的损害。可我们是大法的受益者,非常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我们不站出来,不去告诉他们停止伤害自己,若干年后,可能今天这些不理解我们,说我们在搞政治,不该去反迫害的人,一定会责怪我们,你们这些知道真相的人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们只管自己过好日子,你们怎么修的“真善忍”?

现在的中国人经历了太多的政治运动,受过太多的欺骗,再好的东西他们也不敢相信。实际上问题也很简单,“真、善、忍”的原则好不好?人该不该去实践?人与人之间若都真诚、善良、宽容相待,这世界能不更好?可见,坚持这原则的,一定是正的,打压他的,一定是邪的。所以我觉得,这么好的大法,就要有人去实践他,去展现他。这七年来,大法弟子这个整体一直就在做这件事情,我很荣幸能成为其中一员,去做这件人生最值得做的事情。

记者:在这过程中有何特别感受?

坷贝:我本来是学工科的,以前从来没写过文章。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当我看到海外中文媒体上充斥的全是中共喉舌编造的颠倒黑白的谎言,看到师父和大法被诋毁,看到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被欺骗毒害,我感到非常痛心。于是我和其他同修一道拿起了笔,写出我们的心声。因为是为了维护正义而写作,大法赋予我智慧和源源不断的灵感,写作能力也得到超常的提高,最开始我们是向其他媒体投稿,发表了不少文章,也受到好评,还拿过征文一等奖。

后来,因为这些媒体惧怕中共,不敢再登我们的文章,我们就开始办我们自己的能讲真话的媒体。整个过程中,我们遇到重重的困难:缺少资金,缺少人力,没有经验,很多技能都是以前不具备的,但是,因为我们走的是一条正路,是在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随着我们不断纯净心灵,升华心性,大法便赋予了我们超常的智慧和能力,我们的媒体也越办越多,越办越大,也越办越好。

再比如,我们最近成立了“天国乐团”。乐团成员背景不同,年龄各异,大部份人都从未玩过乐器,我以前连小号都没摸过,连五线谱都不认识,可就在不到一个月的业余时间,我们已能奏出乐曲。为什么能做到呢?那完全源自大法的力量,我们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把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展现给世人。大法创造了无数的奇迹。

记者:很多人都喜欢《为你而来》这首歌,我听这首歌常会禁不住流泪。能不能谈谈创作这歌词的经历?

坷贝:“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

法轮大法好啊,法轮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

应该说这首歌的歌词虽是经我的手写出来,但不是我个人创作的,我只是记录下这一个个感人的故事。从2001年11月到02年11月,先后有一百多位西人法轮功学员从世界各地去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进行和平请愿,去告诉可贵的中国人“法轮大法好”。这过程真是感天动地。

我们加拿大的西人学员泽农行前写道:“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去掉了许多使我身心受污染的恶习,对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有了更深了解。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存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特别有一对我很熟悉的西人孪生姐弟,克瑞丝汀和杰森,他们才刚刚二十岁,是一对纯洁、诚挚的青年。他们生活在加拿大,有优裕舒适的生活,却冒着被打、被抓甚至失踪、失去生命的危险,分别去北京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给那些素不相识的中国人。对他们怎样克服恐惧决定去中国的心路历程、怎样向亲人告别、怎样在天安门举起“真、善、忍”的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心声,等等的经过,我都很了解,就象一首国内同修的歌中唱到的:

“妈妈,我明天就要离开家,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也许孩儿再也回不了家,不能为您数头上的白发。
妈妈,请您擦干脸上的泪花,您从小教儿必须说真话;
大法教会了孩儿“真、善、忍”,让孩儿懂得怎样做好人。
妈妈,请您不要为儿牵挂,自古为真理总会付出代价;
孩儿只愿有一颗光明的心,再多的苦难儿愿承受它。
妈妈,您含辛茹苦将儿养大,为捍卫真理儿要去说真话,
当您看到那朵朵报春的梅花,妈妈,请您为孩儿骄傲吧!”

当时我非常感动,不知落了多少泪,为我可敬的同修,为将人教化得善良、无私的伟大的师父与大法。根据他们的故事,根据克瑞丝汀与她的恋人一起去中国的经历,我创作了小说《超越爱情》,《为你而来》是其主题曲。所以说,这歌是大法弟子群体创作的,大法弟子浴血维护他们心灵里的最美好的价值的事迹就是歌词的内容。

这就是人们听到这首歌会流泪的原因,它背后的内涵很大,它倾注了大法弟子对可贵的中国人的无私的爱,它是整个群体用生命对“真、善、忍”的实践的展现。

记者: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就要到了,在这个修炼人称作“生命的节日”里,你还有什么要跟朋友们分享?

坷贝:五月十三日是我们生命为之欢欣的最重要的节日,因为十四年前的这一天,我们慈悲的师尊第一次将大法传给了人,大法开始了在人世间的洪传。在我们的心目中,这是一个生命得到拯救的最神圣的日子。大法在归正着一切的不正,给个人,给家庭,给整个社会带来祥和、美好。他的珍贵和殊胜,是我们这些修炼的受益者,无论在任何压力下、在任何危难中都愿为之舍命而不足惜的原因。虽然目前,世人还未能完全认识到大法的最殊胜、辉煌的一面,但是我们坚信未来的人们会珍视他,崇敬他,遵循他,五月十三日也将会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最神圣的节日。

在我的个人经历中,修炼大法以前,充满艰辛坎坷,觉得人生是那么悲苦无奈;修炼后,慈悲的师父领我走上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让我明了人生的真谛,我才领悟到人生的内涵原来如此之大,生命原来如此可贵,在大法修炼中升华的生命原来可以那样辉煌。在我们的生命得以重生的节日中,我尤其想与朋友们分享大法带给生命的愉悦与美好,希望所有人都能从大法中受益,都能体悟到生命的可贵。

记者:谢谢你接受采访,与我们分享这些心得,也希望它能引起朋友们对人生的深层思考。

(全文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