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为营救亲人奔波 马三家恶警无理刁难

更新时间: 2006年05月12日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12日】2005年3月1日,吉林市法轮大法弟子郝跃峰与刘明伟、穆春梅去大连开发区看望郝跃峰的父亲郝福奎,结果被恶警绑架。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刘明伟、穆春梅、郝跃峰非法判劳教两年,现关在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他们的亲属几次从吉林去大连、沈阳政府和司法部门申冤要人,所到之处遇到的都是威胁、恐吓、推诿,实质问题根本得不到解决。有些政府和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就是执法犯法,态度蛮横,家属承担极大的精神压力。同时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出售牟利的惊天黑幕被在全世界揭露出来,使家属们更加担忧她们的处境。

为减轻刘明伟和穆春梅被迫害的成度,使他们能早日解脱迫害之苦,刘明伟和穆春梅的家人多次到沈阳、大连相关部门上访,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2006年4月24日,刘明伟、穆春梅家属再次找到马三家劳教所接待室,两个女恶警负责接待。一个恶警得知是刘明伟家属来看人,马上问:“法轮功是不是×教?”家人说:我们来见人与这没关系。恶警态度非常蛮横无理,不让接见。又问穆春梅家人:“对法轮功怎么看的”,家人觉得这与见人没有关系。恶警就是不让见,然后转身就走了。家人只得用手机与刘明伟、穆春梅所在三大队联系,可是不是没人接,就是接了也毫无理由的说不让接见。

当时劳教所政委王乃民(女)从劳教所门口经过,家人叫住王乃民向她反映情况,并询问她:“我们家人刚送来时,你们劳教所为什么不收,第二天为什么收了,是否因为家人身体不好,体检不合格?”王乃民承认当时没收,后来收了。家人说看到门口有解教走的和出去看病的人身体都很不好,还有苏家屯把大法学员活体取器官牟利的事,所以家里人很担心,要求看刘明伟和穆春梅的入所体检单,并要求必须见人。王乃民推托要开会,应付着说给问问。

刘明伟和穆春梅的家人等了二个多小时没有消息,期间给三大队打电话并留言。后来见恶警出来吃饭,家人还要求见人,恶警不答应。家人要法律条文,它不给。刘和穆的家人就找到王乃民办公室,在那非法关押刘明伟那个大队的管教,拿刘明伟的体检单给家人看,但不让家人接过来看。因时间匆忙,字迹潦草,根本没看清楚就拿走了,而穆春梅的体检单根本没拿出来。

当家人和王乃民讲理,提起苏家屯的事,又看到劳教所门口解教和出去的劳教人员走路都很困难,很担心刘、穆的状况。看完刘明伟的体检单,还要求看穆春梅的体检单。王乃民“火”了,说:穆春梅比刘明伟身体还好。承认当时没收,是因为她们绝食,铜(离子)没上来,后来吃饭了,上来了。

家人提出:“只差一天,身体怎么就恢复了?我们听说是大连那边(公安部门)托卫生部门硬给送进来的。”王乃民不吱声了。家人坚持要看穆春梅的体检单。

后来苏境出来了,当家人问她是谁时,她自称:“我就是臭名昭著的苏境。”问苏境接收刘、穆手续不合规定时,她狡辩,当时不收是因为身体不好,后来好了就收了。一天之差,这不是骗人吗?

家人跟苏境讲苏家屯的事,并要求看体检单、见人,讲家人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苏说:“洪法都洪到我这来了,我把你们这些人都扣下。”并说:“见面是绝对不可能见。”家人表示必须见,修真、善、忍做好人有啥错,修法轮大法没有错。

苏一再表白自己:“我象坏人吗?我也没做坏事。”家人告诉它:“你干什么你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最清楚。”后来王乃民同意一个人代表见两人,苏境也不得不同意了。

先是接见刘明伟。刘明伟家人看到刘明伟被三个人陪着来的,她的脸浮肿了,鼻子下边已结痂,有伤痕(可能是野蛮灌食造成的),后很快就走了。

然后穆春梅的家人去见穆春梅,当时苏境和王乃民与三个劳教人员在场。穆春梅是被人扶着进来的,坐下后,家人问她挨打没有,她眼泪在眼圈里转转。当时在场的人附和说:“不能啊!”家人看了几眼它们,看到她们都非常不自然的表情,就问她在这里怎么样。她说:这个月的例假到现在还没来,还说当时送来时,劳教所没有收,后来又收的。看她的脸有些浮肿。家人说过几天还来看,苏境与王乃民都说:不用来,让穆春梅给家人来电话。

第二天,刘、穆的家人找到辽宁省劳教局,接待的人陈××(警号:2108436)说:“劳教不归我们管。”当家人说马三家劳教所很可能使用酷刑时,它没有否认并说:“手铐、脚镣、电棍之类的就是给劳教人员用的,不服从管理可以给用,比如撞头、自杀、割腕啥的就可以给用,不服从思想转化,怎么做都没错。”家人也有在公安部门工作的,知道只有对越狱的犯人才可以用,她们这不是知法犯法吗?

后来家人又找到省人大信访办。接待的是个五十多岁,个子不高,在接见大厅大声叫嚣,当家人讲述情况,寻求帮助时,他就大喊大叫,说他们不管这事,愿意上哪找上哪找,根本不听人说话。然后家人去省司法厅,接待的人四十来岁,态度表现比较温和。当问到在劳教所是否可以用刑时,他摇摇头说不可以,当家人提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很为刘、穆担心,那个人矢口否认,说没那事。然后他又推托让家人去省厅信访办去找一下,并打电话通知对方。家人到那一看,是省司法厅信访办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接待。她接电话大概就用去一个小时,她解释说是长途,是家人打来的。接电话后,不听家人陈述,一再要求先登记,态度蛮横,还要求所有家人都登记,家人一看根本不听说话就让登记,没有按她要求做,只好失望的走了。

刘、穆的家人来到大连申请行政复议,到了大连市公安局,正赶上局长接待日,可是当刘、穆的家人们要求见局长时,接待的人马××(警号205070),当一听说是法轮功的问题,不接待,上边有规定,关于法轮功一律不给答复。当说到老百姓还有没有人权时,他立刻跳起来了,大喊别跟我讲人权。当说到家人有冤情无处说时,他说法轮功冤的多了,几十万人都被打了,何止你们家人。他还告诉家人们法轮功的事没有说理的地方,哪也不会接待的。当家人向他要法律条文时,他说没有这个义务。当说到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事,他说你们咋知道的,家人说是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许云刚说的。他说谁说扒谁皮,并且说不要再说了,你们别连累了我。当说到法轮功是好人时,他说别和我说这个,我这有录像,我把你们都录下来。

刘和穆的家人又来到大连市人民政府法制处行政复议办公室,要求就刘、穆被非法劳教一事,提出申请行政复议,工作人员说:“手续全可以受理(行政复议)。”看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后,家人对工作人员讲刘、穆被非法劳教,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依据错误,程序错误,要求撤消关于劳教的处理判决。工作人员说:你们把手续拿全了,我们会受理,需要核实,如果属实可以撤消(劳动教养判决)并提供了申请行政复议的需要的文字材料及相关证据。当问到是否可以随时接见时,他说:可以,没有规定不让见。

刘、穆的家人只得回家,准备各种材料和手续,在五月十五日前将再次去沈阳及大连为家人伸冤,营救亲人。刘明伟的双胞胎外孙儿在盼着姥姥早日归来,穆春梅的家人也望眼欲穿,请全世界所有善良人都来关注此事,共同制止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行,坚决制止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恶性事件的再度发生,让刘明伟、穆春梅这样的好人早日获得自由,返回家中。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地址:
马三家接见室公开监督电话:024-89210135、89212274、89212310、89210516、89212252
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公开电话:024-88137532、88727631、89296296、62343631、8736079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