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祥富生前讲述长在黑龙江林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黑龙江省方正县煤矿职工张祥富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迫害,2002年被方正县610及公安局非法劳教,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20多种酷刑,肋骨被打折七根,头骨塌陷一处,手背被烧焦。劳教所不法人员把针安上把儿,拿大法弟子当靶子,象扔飞镖一样把针往人身上射。张祥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于2005年10月15日含冤离世,年仅33岁。

以下是根据张祥富生前对采访人讲述其遭受的种种折磨的部份录像整理的。

问:当时你们就打(挑)牙签,就是说劳教所挑牙签的时候把牙签倒在地上挑是吗?
张:不是就是打成盘(挑),有的牙签会掉在地上,掉在地上之后啊,带工的叫我们扫,就是带土、各种灰尘、垃圾都(扫)在一起,然后带工的叫我们挑出来,继续哪啥(哪啥是口语,无实义)装上盒去出售,进入市场。有的(牙签)有痰,而且手都很脏,我们的手长疥。

问:这个疥是一种传染性的?
张:啊,疥就是那个手上的哪啥。

问:出血流脓的?
张:对,出血流脓 ……

问:那这种牙签也出售到市场上,就是使用的那种吧?
张:对,有的都出口,出口……,有的发货到各个省市。

问:啊,出口都卖到国外去了。
张:对,有的卖到国外,有很多就卖到国外去了,过了一段时间哪,赵爽(大队长)让三个犯人对我实施了一次“推掰撅”给我五脏感觉憋得特别难受,特别难受,闷得慌。

问:窒息吗?
张:对,然后哪赵爽啊就用电棍电我的头部,电了很长时间,然后他又把我送回来了。还有一次(就是)王凯值班的时候啊,他用那个……

问:王凯是什么职务?
张:王凯是教导员,他值班的时候他用三个犯人对我进行了一次推、掰、撅,(犯人中)其中有一个叫李春龙的撅我的时候啊,把我的鼻子里头都弄出血了,李春龙啊掐我的阴部,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

问:手段极其下流。
张:嗯,极其下流。

张: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啊,(就是)杨文杰啊,又调回五队来啦,赵爽开始找他,对杨文杰进行“推、掰、撅”,把杨文杰撅得大便失禁了,然后啊,然后又把杨文杰拉回大排(犯人排成的队叫大排)进行打耳光,当场揍他。
张:过了一段时间哪,我的腿啊,晚上睡觉的时候啊,经常攥(抽)筋,这腿啊稍微放的不正啊就开始抽筋,抽筋的时候就得用力抻这腿啊,得抻挺长时间哪,才能使那个筋归位,然后腿稍微放的不正又开始攥筋,两个腿啊都这样,就开始攥筋。这就是啊,长期迫害啊,推掰撅使我的筋受伤啊,感觉非常痛苦,就是非常痛苦。

问:一天那个攥很多次筋?
张:一天哪,晚上的时候这腿稍微放的不正就马上又攥筋,一攥筋的时候你用力抻才能使筋归位,很痛苦。

问:一直这样啊,还是一天很多次这种情况?
张:就是晚上,晚上睡觉的时候。

问:一宿很多次?
张:一宿很多次,很多次都这样。

问:基本上连睡觉也睡不好。
张:睡觉都睡不好,腿稍微放的不正就攥筋,攥筋之后马上就得抻,就给它抻。

问:很痛苦啊。
张:经过这种长期迫害之后啊,我的身体出现了发高烧,这个整天高烧啊,瘦得非常消瘦,经医院检查说是肺结核,这家伙啊(感叹词)。我整天处于痛苦之中啊,高烧,高烧不退,胸闷,非常哪啥痛苦,由于长期迫害,给自己的机体造成病态,以上我所讲的啊,只是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的冰山一角。有许多人啊都和我有同样的经历,很多人哪被迫害致死。有的人被迫害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相比较而言哪,我被迫害(程度)是比较轻的。比如像黄铁成被挂那个床上挂了三天三宿,被挂着的时候啊,(就是那个)进行推、掰、撅啊,使他的关节都肿啊,使身体站着都非常痛苦,走道都走不了,得扶着墙走,这样的挂着三天三宿,挂着时候啊,每班有两个人呢轮番的值班,对他进行,(对他)看着他不让他睡觉,还不时的多人对他进行殴打,掏(用拳击)他的胸口,嘎嘎地掏。

问:掏就是用拳打。
张:对,用拳打。 用拳打,用拳掏。当天挂(黄铁成)的时候啊,杨宇啊就用电棍哪。

问:杨宇什么职务。
张:杨宇是个三把手,三把队长,他对(那个)黄铁成是电击啊,电棍电了很长时间,然后赵爽呢,值班的时候啊,又对他用电棍进行电,往他身上浇水,电他的阴部,浑身都电,他把黄铁成的嘴啊,腹部也打,头部也打,打得黄铁成嘴都被打烂了,嘴都打烂了。往(黄铁成)身上浇水之后啊,把窗户打开,当时已经 快将近11月份了,天气非常冷,(窗户进来的风)直吹黄铁诚,当时看管他的犯人都感觉很冷,然后把窗户关上了,三天期间哪还不让睡觉,黄铁成的胳膊就被挂得开始失去知觉,他们(犯人)就开始把他(黄铁诚)放下来,用力抖他的胳膊,然后又开始挂上。

问:他这个挂是挂在大约多高?
张:他就是站起来。

问:成大字形?
张:对成大字形,用手铐子,挂在……

问:挂在两边二层床上,
张:对,挂在二层床上,挂了三天哪,这三天哪,连打三天,一直不断的打,打得他吃不下饭,吃啥吐啥,而且吐得一种像胆汁,一种像胆汁一样的东西,然后,队长杨宇一看出现生命危险了,然后就把人放下来了,放下来之后黄铁诚就昏过去了。然后送医务室检查,说黄铁诚得了肝病,肝有问题,肝出病了,然后把黄铁诚送到万家医院,黄铁诚被迫害得比较严重。还有董文成也都受到挂,还有一个双城的大法弟子被挂了好几天,挂的时候拳打脚踢呀,拳打脚踢。还有一个叫石左生的,对他的迫害也比较严重,因为他证实大法,有一天哪,他穿着线衣线裤(内衣裤)上厕所的时候,快到起床时间了,他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这时候啊,他就穿着线衣线裤就给他摁在铁椅子上了,摁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天一宿。

问:当时是冬天吗?
张:当时是一月末啊,天气是很寒冷的,我们还穿着棉袄棉衣呀。

问:一月末是非常冷的时候。
张:对,是非常冷的时候。

问:穿着线衣(内衣)坐在铁椅子上,冬天的铁椅子非常拔(冰)人。
张:嗯,非常拔人。

问:拔得人肉都非常疼。
张:然后还用哪啥绷带给他绑上,

问:用绷带绑上。
张:嗯给他绑上

问:叫石左生啊?
张:对,叫石左生

问:什么地方的人?
张:他是双城一名大法弟子,然后赵爽值班的时候用两根电棍开始电,电了他半个多点,半个点(30分钟)左右,电他的阴部,脸啥的都肿了,电了很长时间。还有一次蔷队长值班的时候,蔷队长进小号,然后我们就听见撞墙声,咣咣咣的撞墙声,就听见蔷队长对看管他的人说:给我往死里撞他,其中有一个犯人用脚用力踢石左生的头部,把鞋都踢坏了。由于经过这种长期迫害之后啊,有一天早晨就听见撞墙声,好象石左生抗议,结果,石左生头撞出血了,然后他们就把石左生送进医务室,进行检查,检查回来之后啊,赵爽就把(石左生)绑在床上,绑了七天。七天下来之后,石左生的身体非常消瘦,吃什么都吐,时常头痛,给他造成身体上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张:以上我所说的是我在长林子劳教所的亲身经历,全部是事实,希望海外同修能够把我所讲的录像送到联合国人权代表大会和国际司法委员会特别法庭及各人权组织;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够共同制止这场发生在中国大陆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毫无道理的残酷迫害,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群体灭绝,于国家与民族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我虽然经历了很多磨难,我都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因为他是人类的希望,他会给人类带来美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人类也需要真诚和善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