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扶余县看守所对王恩慧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20日】2006年2月21日,吉林省扶余县610办公室头目张士波、国保大队队长杜殿龙等人,非法闯入肖家乡东榆村大法弟子王恩慧的家,破门而入强行绑架。王恩慧的妻子与恶警抗争,被一个大高个的恶警,毒打头部,险些昏死过去;由于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几天后精神失常,被送入扶余精神病院治疗花去5000多元钱(现已出院)。致使具有精神病史的女儿旧病复发,现仍在洮南精神病院治疗。

尽管如此,在东榆村恶党书记高云波、治保主任王永久作伪证的情况下,扶余县恶党法院仍于3月23日,在看守所由孙亚军(女)担任审判长,检察院王立臣等人“出庭”,对王恩慧进行秘密的所谓“审判”,并非法判刑5年。当时王恩慧被犯人连背带拖到审讯室。2006年4月20日王恩慧被劫持往四平石岭镇监狱(那里当时还有63个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由于王恩慧绝食抗议迫害,被长期灌食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三次拒收。在家人强烈要求放人的情况下,扶余县公安局不得不办理保外就医,4月30日王恩慧被家人接回家。

王恩慧在扶余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了管教和犯人的残酷迫害。一进看守所恶警就强制他坐了两天两夜的老虎凳,反背铐着手,铐的特别紧,简直要勒到肉里了。直到手肩部都肿了才放松点。由于王恩慧绝食抵抗,五六天后,恶警聂靖指使犯人李兴岩(五家站万兴人,因打架被关押),刘希武(肖家乡韩家店人,40多岁),新安镇村赵永福三人强行灌食。在灌食时连打带骂,开始时他们三人用针管,赵永福强力的用手捏着王恩慧的两腮,几乎要捏脱臼了,两腮都被捏出了黑紫的硬疙瘩。然后用针管往口腔喷流食(用开水烫过的苞米面和浓盐)或浓盐水。不喝就使劲的绞,致使嗓子扁桃体都被刺破。之后的几天就由正在关押的非法行医的大夫邢艳刚(扶余弓棚子镇前榆树村人)灌食,他用浓盐水往已被刺破的口腔灌,致使胃被刺激的急剧疼痛,口渴难忍。

王恩慧坚决不配合,致使恶徒灌食失败。于是他们恼羞成怒,把食物全扬到王恩慧身上,然后再往他身上泼凉水。恶警强制他长时间的坐老虎凳,由两名犯人轮流看守。就在王恩慧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犯人赵永福还用鞭子杆打他那皮包骨的脊梁,钻心的疼痛。三月初在送医院灌食之前,看守所把他放开,也不打他了,找来了人录像,借此宣扬他们人性化的“高尚风格”。在医院插完管回来,继续强制坐老虎凳,仍由那三个犯人灌食。

犯人刘希武还借灌食之机打他,还把这种迫害说成“伺候”他,每天都想找理由迫害王恩慧。在灌食期间姓姜的、姓项的管教也踹他。有一次搜号因王恩慧喊“法轮大法好”,管教聂靖用6分的塑料小白龙管打他,后来一次又打了他几个嘴巴子。

恶人就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着好人。每次要送往监狱前都要给王恩慧送到医院补高蛋白和钾等元素调整身体,以此通过检查。在医院里,上楼时由犯人背着(或抬着),到平地时就两个人捞着。在病床上脚还得铐上,有恶警把守。王恩慧在监狱检查时见人就喊“法轮大法好”,结果监狱三次都拒收。

王恩慧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家人强烈要求下,看守所不得不放人。

2001年王恩慧被送往九台劳教所迫害一年多,多次受到摧残,一次被严管50天,身体非常瘦弱,2002年2月2日被超期迫害12天释放回家。同年3月16日再次被绑架,当晚被送到扶余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三年。3月25日又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9月20日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通知家属接走。

这就是在中共所宣传的“和平中国”的谎言下,所发生的践踏善良人性的暴行。用一块表面华丽的遮羞布(繁华和平的社会形式)掩盖了腐败罪恶的黑幕,哄骗百姓,挑起仇恨,以达一己之私为目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