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好人遭受的一些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23日】我66岁,从小家中一直贫寒,体弱多病,一生风风雨雨磨难不断。1996年10月喜得大法,从这以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天大的变化,体弱多病的我没有病了,爱人见我的病不治而愈,心里很高兴,加上修炼后我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所以家庭和睦了。

99年7月江魔头开始邪恶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把好人当坏人。

2000年6月26日,为了证实大法好,我去北京上访。为避免被警察拦截,我们提前在保定下了火车,再转坐汽车到北京。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7人一到天安门,就有便衣跟上了,我们走,他们走,我们停他们也停,而且到处是警车。我们商量说开始炼功吧,炼抱轮。刚一炼,警察就过来,接着警车也来了。恶警把我们拖上警车。有一个大法弟子在车上被警察踢了一脚。我们被拖到公安局(记不得地方)的一个过道上过一夜。

第二天恶警把我们送到北京体育场。这里大约关了2000多法轮功学员。夏天北京气温很高,我们就坐在水泥地上,没有水,没有食物。那些警察是在临时搭起来的棚里吃西瓜。我们已被关了二天一夜。第二个晚上,警察一个个的审问我们,问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不讲姓名、不讲家庭住址的站一边,再一车车的送走。

当时他们把我当作四川来的,将我送到房山派出所监狱。一间小屋里竟关了30多个人,晚上不能睡觉,站了一夜。第四天我讲出了我从哪里来。我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关了三天后,送回湖南当地,关在金塘湾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回去马上被送到了洗脑班,公安局的,学校等各单位派来的,共几十人,我这个家属也不例外。白天搞所谓二人“帮教”,晚上专门派一个人守着。他们逼我写五不保证(不炼功、不串连、不再上访,不对外联系,不在外面炼功),扬言不写保证书洗脑班就不结束。

一次肖继光和一个姓王的突然跑到我家抄家,不出示任何手续,也没有搜查证。搜走了我二本大法书。第二次公安局的局长、科长及学校肖继光等来了8个人抄家,没有抄到任何东西。

平时我们买菜都有人跟踪,把我们这些修炼的好人当坏人,当作他们的敌人。

2000年12月19日,突然通知炼法轮功的人去开会,结果一去就关在那里不准出来了,采用了最邪恶的高压手段,不转化不许回家,还煽动家人给我加压,要我在他们印好了的保证上面签字,还要交2000元押金。害得我们有家不能归,反而说我们不爱家人,毒害了世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