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恶党本性、不要再助纣为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目前,某些单位和街道的一些人长期以来,一直以各种理由监视大法弟子,积极配合中共邪党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为了蝇头小利,不惜将大法弟子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言过其实,请看实例。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五原劳教所,是内蒙古最邪恶的劳教所。在内蒙古其它劳教所被迫害后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一律被送往呼和浩特市劳教所继续迫害。鄂温克旗大雁矿区的优秀教师单淑英,得尔布尔镇的女大法弟子陆玲,目前都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遭折磨,那里长期体罚,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电棍电等等迫害手段残忍,花样繁多,尤其是吊铐大法弟子,只能脚尖着地,手铐都深深的陷在肉里。

图牧吉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个邪恶黑窝,那里多年以来非法关押着内蒙古东四盟(市)的很多大法弟子。其迫害手段极其邪恶,长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吊铐(只能脚尖着地)、电棍电、上绳、打嘴巴子,有的一打就是一百下;对绝食抗议者野蛮灌食,灌盐水、灌辣椒水。恶警翟秋华把牙克石大法弟子刘爱华打得满嘴流血,还在嘴里塞上裤衩。刘爱华的后腰被打坏,几天后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恶警尹桂娟心如蛇蝎,心狠手辣,把得尔布尔大法弟子范桂芝后背电得全是泡;把大雁矿区的毛春兰(50多岁),从四级台阶猛推下来,胳膊摔成骨折。扎兰屯大法弟子魏玉海被恶警上绳:用细尼龙绳捆上,然后用牙刷上劲儿,绳子深深陷在肉中,先是麻,随后头晕脑胀,全身失去知觉,回家后胳膊还长期抬不起来。

保安沼监狱多年来一直关押着被随意捏造的罪名而判刑的大法弟子,恶警王泽为了邀功领赏,强迫扎兰屯大法弟子李久成写“四书”,因达不到目的,遂用警棍多次毒打,直至打得他浑身抽搐、大便失禁,一个星期不能下楼吃饭。恶警们还采用了分派重活、累活、电棍电、用家人来劝、怂恿犯人打等流氓手段,仍不能使李久成屈服。教育科李景文挑选一些恶警到各地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学习所谓的“经验”。在2004年6、7月时对所有大法弟子进行了强制洗脑,不准睡觉。大法弟子张明学为了让被蒙蔽的人们知道迫害真相,插播电视,在北京被非法判刑长达11年,后转送到保安沼监狱。为抵制邪恶洗脑,绝食抗议,被强行关进小号,遭暴力灌食。这些迫害事实,当时的犯人几乎人所共知。

大雁矿区大法弟子李永全,在北京为做好人捡到钱包交还失主,追至失主家楼下被另一妇女误认为小偷,被警察抓走,在北京被非法关押16个月。其间李永全的腿被恶警打断,为推卸责任,8个月后就在失主楼下插上法轮功传单,拍照,诬陷李永全,现非法判刑三年转送保安沼监狱继续迫害。

佳木斯劳教所也是一个黑暗的地狱,牙克石大法弟子郭秀芝因五次犯心脏病,在图牧吉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仍被海拉尔铁路公安处强行送往佳木斯,而佳木斯劳教所照收不误,根本不管人的死活,其邪恶程度可见一斑。

最新消息,据一名老军医揭露,目前全国各地已知的有近36处近似纳粹集中营的地方关押着大批的大法弟子,仅长春就关押过12万人,那里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卖钱,然后焚尸灭迹。证人安妮的前夫是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移植医生,据她揭露,那些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身强力壮,好多人还没有咽气,他们的器官被摘除后很多人被直接扔到焚尸炉中。安妮说,她的前夫如今已遭恶报。正处于癌症晚期,她希望自己讲出真相,替她的前夫赎罪。残暴的中共恶党不断的灌输恶警、恶医没有人性的党性原则,致使他们沦为恶党的工具和奴隶,并像恶魔一样的残酷,同时也把他们自己送进了地狱,将在痛苦煎熬中偿还迫害大法弟子的罪。

奉劝那些仍在追随江氏集团和中共邪党的人们,也许你的一句话,一行字就会造成大法弟子(昔日的好同事、好邻居、好朋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造孽,会给自己及家人带来数不清的灾难。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将来会加倍偿还。扪心自问,大法弟子真的犯罪了吗?大法弟子没有犯罪,所有罪名都是强加的。江氏和邪党犯罪不能说吗?说了就是参与政治和反华吗?言论不是自由吗?老百姓不信共产恶党就犯罪了吗?共产邪党连人的思想也要管,我们华夏儿女在邪党的“愚民政策”下,真是可怜又可悲。

共产邪党吃着百姓、喝着百姓,糟蹋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同时又在迫害着老百姓,利用群众斗群众,今天整你,明天整他,中国人几乎有一半的人都曾经遭受过中共恶党的迫害,如三反、五反、四清、挖内人党、文化大革命、“六四”到今天的迫害法轮功,回想一下历史,就不难看出中共恶党一贯整人残害百姓的罪恶本性,望所有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赶快清醒决不能再充当中共恶党的工具。善恶必报是天理,天灭中共在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