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敬哲被沈阳国保、张士洗脑班、马三家迫害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沈阳大法弟子董敬哲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以下是她被沈阳国保、张士洗脑班、马三家集中营迫害的经过。

一、被沈阳国保、张士洗脑班迫害的经过

2005年3月5日上午11点左右,沈阳市国保、铁西区国保、沈阳市610人员、沈河区正阳派出所、武警等至少五、六十名便衣警察,将董敬哲在沈阳市沈河区的住处楼下围得水泄不通,并在楼的周围拉起防护网。楼梯和楼顶上也站了许多便衣警察。

一个三十岁左右、凶狠的市国保恶徒乘消防云梯,用消防斧劈开五楼的窗户,破窗而入,把董敬哲和她的丈夫孙士友、母亲马廉晓背铐抓走,董敬哲右手腕被手铐卡出血。

沈阳市国保和铁西国保警察蜂拥入室,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2个、手机4个、呼机4个、硬盘2个、激光打印机、喷墨打印机、一体机、刻录机、mp3、身份证、存折、现金、银行卡等私人财物。部份衣服、生活用品也被掠走。

当时一个身穿武警制服的高个男警扛着录像机录像,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兼市610头目、人称“马支队”(四、五十岁,戴黑框大眼镜,狡猾伪善,身高1米70左右),先把董敬哲背铐从屋里拽出来。董敬哲阻止男武警录像,“马支队”说:“得给你录,省着你自己又拍又录的!”(指在网上揭露酷刑迫害)董敬哲说“法轮大法好”,“马支队”说:“你喊吧!别人还以为你是精神病呢!”一边对手下说:“赶紧把楼下围观的群众疏散开!影响太坏!”

3月5日中午,董敬哲被带到铁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三楼,一直被锁在铁椅子上,“马支队”找来两名铁西国保的男警察对她非法审讯,因一直不说话,晚上被送到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史凤友3月5日晚上对一警察说:“抓到他们,‘马支队’马上报告了市610的一把手王书海”。

沈阳市610、沈阳市国保、沈阳市司法局找来原龙山教养院的大队长杨敏、龙山教养院几年前认识董敬哲的人,和从社会上找的 “帮教团”等一群人,在洗脑班头目、管理科长史凤友和管理副科长关玉平等警察的指使下,对董敬哲围攻洗脑。

在3月5日晚至3月8日董敬哲被非法关押在张士洗脑班期间,史凤友多次给“马支队”打电话,汇报“情况”,请示对这些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如何“处理”、是否给灌食、扎针等。

3月6、7日,一些“帮教团”的人陆续找史凤友,提出“不想干了”、要求回家,史凤友说:“你们走了,我怎么办?”

史凤友允许帮凶王雁3月8日下午暂时回家(因为3月7日王雁家出事了),其他人不许走,每日给报酬20-50元不等。

3月8日早晨,董敬哲被帮凶王雁(男)推倒,头撞到门上,史凤友得知后反倒说董敬哲“早上动怒了”。当天下午,史凤友先叫来男狱医给董敬哲扎针,他到走廊打电话“请示”,回来说“赶紧把她送走”,之后拔下针,把董敬哲戴手铐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未经体检,也没有任何手续。

马三家教养院大队长李明玉(当时是三大队大队长)早早就在马三家一楼等着。董敬哲恶心、头晕,李明玉问史凤友:“她怎么这样了?你们给她打针了?史科长怎么亲自来了呢?”史凤友说:“没办法,上面领导指示的。”

二、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的经过

当时的三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叫来几个帮凶,把董敬哲背到三大队的“谈话室”(门上挂牌“心理咨询室”),谈话室的墙上溅着血迹。帮凶说:“刚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董敬哲和她们讲沈阳国保的绑架迫害和高蓉蓉被警察毁容的事实,李明玉一下冲进屋,对帮凶大喊:“谁也不许听她说话!”又说:“谁也不许跟她说话,就给我看着她!”

从2005年3月8日-3月31日,董敬哲一直被隔离关押在谈话室,被大队长李明玉、分队长张磊用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被狱医曹玉杰、陈兵强制注射药物76瓶(3月9日-3月24日),每天遭暴力灌食3次,每次都被灌吐血,日夜被铐在铁床上。3月31日马三家重新分大队,才给她打开手铐,董敬哲把灌食后连续留在胃里7天(3月25日-3月31日)的管子拽出来了。期间,在李明玉、张磊、曹玉杰和陈兵的纵容下,董敬哲还被两名不是医务人员的帮凶扎过针,血管被穿透。

灌食时,大队长李明玉对帮凶说:“坐她身上!把她的嘴堵上,别让她吐出来!” 每次灌食,董敬哲的头部、四肢都被警察按住,曹玉杰、陈兵和李明玉让人用毛巾使劲把她的嘴堵上、禁止呕吐,董敬哲的牙被按倒,头发上都是玉米糊。马三家的粗暴插管灌食,导致她鼻口出血、胃出血,灌食时经常窒息。

3月16日,分队长张磊指使5个恶人用钢匙对董敬哲强制灌不明药物。从4月中旬到6月21日,每次被灌食前半小时,狱医曹玉杰都让帮凶人员先兑好玉米糊,临灌食时,曹玉杰每次都里从白大褂里掏出不知名的药物,加在玉米糊里。这种特制的灌食“玉米糊”滴到脸上,马上就起小疙瘩。

3月中旬,董敬哲被连续打了几天滴流后,出现下肢瘫痪症状;到4、5月份,完全不能自理。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3月份被强制打了两瓶滴流后,不能正常走路,4月份开始明显的一腿粗一腿细,到“医大”检查出肌肉萎缩。董敬哲 3月17日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医大”),检查出没有膝跳反射。之后因抽搐、吐血,危及生命,多次被送马三家医院。马三家医院一男医生说:“这样的怎么还能收呢?入院时怎么没体检呢?”

3月31日马三家教养院重新分大队,当天下午,董敬哲被抬到一大队二分队213室。一大队大队长是李明玉,副大队长是谢成栋(男)、王淑铮,二分队队长是张环、刘静(现被调到三大队)、谢家川(男),一大队其它分队的队长崔红(现被调到院部)、刘慧、范淑霞、张磊、张鹤、黄海燕、裴凤、屠玉鹏、高云天等,上述警察都参与了对董敬哲的灌食等迫害。

4月1日,马三家教养院政委王乃民在大喇叭里宣布:实行“三段式管理”,对一大队严管制裁。4月6日,一大队的所有警察和马三家狱医对集体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暴力灌食,用不锈钢开口器撬嘴,捏鼻子灌玉米糊,致使王金凤(辽宁省阜新市)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几乎窒息。

4月7日,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的走廊一片忙乱,听见一女警喊“李宝杰的东西!”(指把李宝杰的衣物用品拿出来)。4月7日恶警用开口器野蛮灌食,导致李宝杰当场休克,当时狱医曹玉杰、陈兵、丁太勇(男)都在场,把李宝杰抬出去了。李宝杰第二天死亡。4月8日起,马三家暂时停止使用开口器,恢复了插管灌食迫害。5月中旬,在马三家女二所一楼的铁门里,队长杨雅琴(女,40多岁)对揭露迫害的学员大喊:“马三家没迫害死一个人,我以共产党员的名义担保!”

4月9日——4月22日,董敬哲被铐在女二所一楼的铁门里强制扎滴流60多瓶。狱医曹玉杰象做实验一样对法轮功学员乱扎。4月19日,董敬哲被曹玉杰扎了10多针,滴流扎到肌肉里,两个胳膊青了,鼓起大包,肿的硬邦邦的,手被扎烂。曹玉杰还说要往董敬哲脑袋上扎;同日,林秀芹(辽宁省本溪市)打一瓶滴被扎了30多针,最后也没扎到血管里。林秀芹问曹玉杰:“当初我正常吃饭,你和李明玉为什么还对我打针、灌食?”曹玉杰说:“你吃的东西不够!”

4月-6月期间,董敬哲被一大队警察抬到马三家医院,被多次抽血,但几乎每次都抽不出血。狱医又抽董敬哲的动脉血,左臂动脉抽不出,又换右臂扎。董敬哲的动脉共被扎10多次,左右手腕被扎青、起包,也没抽出血,马三家医院的狱医不耐烦的说:“连血都扎不出来,挣她这几十块钱这么难!”

5月9日——5月19日,董敬哲被铐在女二所一楼的铁门里强制扎滴流40多瓶;6月3日-6月21日,又被送到一大队的“谈话室”强制扎滴流60瓶左右。两胳膊和手都肿起超过平时的两倍,血管被扎得僵硬。

6月13日下午2点,狱医曹玉杰和二分队队长张环故意对董敬哲超量灌食折磨,曹玉杰和张环让帮凶按住她、用毛巾把鼻子、嘴堵上。她们给董敬哲灌了平时的5倍,灌进去的玉米糊全喷了出来。张环幸灾乐祸的说:“吐吧!尽情的吐吧!”

6月15日,被关在谈话室的法轮功学员朱云质问曹玉杰:“每次灌食董敬哲都吐出来、还吐血,你怎么还给她每天插管灌食两次呢?” 曹玉杰说:“绝食就得灌,再吐,肠子上也能沾上点!”

6月17日,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明强(2005年5月份上任,现被“选为”沈阳市于洪区人大代表)和所长苏境到一大队谈话室,张明强到董敬哲身边说:“不说话的真不好办!你得说话!” 法轮功学员朱云(辽宁省葫芦岛市)马上向他们反映5月17日马三家男警察酒后把她打昏的事实,张明强回避说:“那个咱们先不谈”;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曹燕茁(辽宁省葫芦岛市)向苏境提出马三家对她非法加期、灌食,苏境气急败坏的说:“就得制裁!”

6月1日晚8点,张明强曾由一大队大队长谢成栋陪着,以“聊天”为名来到二分队213室,张明强让学员说绝食的原因,法轮功学员王金凤(辽宁省阜新市)刚说到马三家警察无故殴打学员、送小号折磨,张明强马上打断说:“你们不是讲忍吗?还是你们忍的不好”,随即离去。

6月21日晚,董敬哲又被抬到一楼铁门里。6月22日早晨,所长苏境到她身边说:“有什么冤屈你得说”,之后用手扒董敬哲的眼睛。苏境对队长王颖超说:“她胃有毛病了,一会儿给她输点液”。半小时后,董敬哲被抬到马三家医院205房间,被双手同时扎滴流,苏境告诉队长王颖超:想办法让她精神起来。不一会苏境又打电话询问王颖超董敬哲的情况。

6月22日中午刚过,辽宁省劳教局两男警推门进入205房间,年轻的男警对王颖超说:“这位是省劳教局局长。”马三家医院院长也在旁边陪着。“辽宁省劳教局局长”拿起董敬哲的胳膊说:“都这样啦”,马三家医院院长小声向他汇报了董敬哲身体的各项检查结果,说她的身体不行了。“局长”说:“她姐姐也在这儿吧”,随后离开。

2个多小时后,董敬哲家人接到沈阳市皇姑区610的电话通知,来到马三家医院。家人被叫到205房间,李明玉一改平日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凶狠表情,当着家人的面,笑呵呵的对董敬哲说:“我们伺候你多长时间了啊”,王颖超也热情的说:“快看看谁来了”,说完两人快速离去,再找她们找不到,被马三家警察告知“下班了。”

2005年6月22日傍晚,家人把身体各器官严重衰竭的董敬哲接回。而高蓉蓉已于一周前的6月16日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