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94年中国大陆最后一次法轮功讲法班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明慧记者徐菁、吴思静报道)1992年5月13日,在全中国的气功高潮中,李洪志老师在长春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正式传出了法轮功,他在学习班中首次明确的提出:要想长功就必须修炼心性,注重道德。从1992年5月到1994年12月,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先后邀请李老师到当地去传授法轮功,在全国各地共举办了54个讲法班。

现在生活在北美的林雄义(音)先生在1994年12月参加了李老师在中国举办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林先生向明慧记者叙述了他是如何走上修炼的道路的,还有当年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的情况。

(根据录音整理)

记者:林先生你好,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如何开始修炼的故事,你当时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林:我是九四年九月份得法的,那时候我刚十六岁。我上中学的时候,当时是气功热,我就对气功很有兴趣,包括武术气功呀,硬气功呀,我试过好多种。九四年去广州读书的时候,我的学校正好有一个气功协会,我就参加了气功协会。当时有三种功,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选择,后来我是一个个去试的。

最后我去了法轮功,一進去,哇,几百人在那儿,我说这么多人。当时我们的辅导员教我们动作。我以前学过的一些硬气功,武术气功,我觉的那个动作挺复杂的。可这个法轮功才几个动作,一下子就学会了,很简单,我就很有兴趣了。

过了一个星期,辅导员就给了我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当时看了之后,世界观整个都转变了,因为修订本中写了怎么修佛呀,做人真正的需要返本归真呀,做一个好人。整个是我以前从小时候到青少年的过程,一直都没有遇到的一个道理。所以当时对我触动很大。

记者:你炼了法轮功之后,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林:我以前脾气很大的,我喜欢跟人家吵架,谁跟我吵都不怕,反正是拉下脸就吵。但是炼了法轮功之后,我知道我得忍。开始的时候也忍不住,但是老师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管怎么样也得忍。有时候,他们骂了我之后,我本来张嘴想要还口的,但想到老师这句话,也就骂不出去了,但是心里还不服气。

但是呢,经过了一个过程之后,一次一次的忍之后,再经过了学法,或者是听老师的讲课,就走过了一个过程,就是开始的时候,你会强忍,但你就会慢慢的觉的,其实忍一忍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比如你跟别人打架,两个拳头碰起来,两个都疼,但是呢,你忍一下,你让一让他,你自己没碰到他的拳头,他也没碰到你的拳头,那么大家都好,这些道理是自己在炼法轮功之后提升的过程中认识到的。

记者:那你的家人发现你的变化了吗?

林:当时我妈他们在乡下,我暑假回去的时候,我妈就觉的奇怪,因为平时我妈一说我,我就跟她吵,那次回去了之后,我妈就觉得我很奇怪,怎么也不跟她吵了。后来我跟她说了我炼法轮功,慢慢的改变了自己。

记者:连妈妈都很惊讶。

林:嗯,连妈妈都惊讶,因为她从来没想到儿子会变成这样。以前我都是顶嘴的,所以我妈都习惯了,她说一句话,我还她十句话。

当然这只是一点点的改变了。因为真正的修炼还有好多好多的心要去呀,小故事也是很多的。比如以前我们在学校打饭的时候都喜欢占便宜嘛,看到同学在前面排队,马上就把饭盒给他,让他去帮自己打饭。但是学了法轮功之后就觉的这个不行,因为你会占别人便宜,后面的人一大堆,人家排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了才拿到饭,你这么占便宜就觉的很不对劲。还有比如说话要和气一点,遇到问题也不能马上就跟人吵架,要多想想别人。

记者:你参加过李老师在中国办的最后一期九天讲法班,具体是什么时候?

林:1994年12月21号,老师在广州举行了学习班。十一月份的时候,辅导员跟我们说,李老师准备十二月底在广州举办学习班,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是从来没参加过学习班的,很希望去参加,所以很快就报名了。

记者:你估计这个法轮功学习班上大概一共有多少人呢?

林:总共進场的有大概四千到五千人。在外面的可能有接近一千人左右。

记者:能不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

林:里面是一个篮球场,台子是搭在篮球场的一边。我跟一些同学坐在篮球场的正面,所以离讲台不是很远,看的很清楚。周围好多好多人,老年的,中年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非常非常多。好多人慕名来治病呀,所以我也看到很多有病的人。

正好是七点钟的时候,突然间大家站起来拍掌了,我就看到有一个一米八高的中年人,从篮球场的中间那个门走出来。我一看,啊呀这个人又高大又慈悲,还很英俊,老师围着场地转了一圈,跟大家致意。

记者:这四五千人都第一次参加李老师的讲法班吗?

林:我当时不知道情况,我以为很多人是第一次参加的。后来我听辅导员说,有一半人,起码是两千人到三千人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有的是从黑龙江过来的,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上过很多次法轮功学习班了。

广州是消费很贵的地方,他们为了听这个法,吃的都是方便面。我听辅导员说,其实在门外的,好多進不去的都是从外地来的,他们买不到票,真的是很难过。后来老师也知道他们也很辛苦,真的是得法不容易,所以在厅外面放了一个大电视,差不多有一千人在外面就围着看了。

记者:你当时觉的讲课内容好理解吗?

林:因为我看过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所以基本上老师讲的一些东西我是没有任何抵触的。老师讲的内容真的是我在中学的时候学的那些气功无法比的。当时我们学的一些硬气功,武术气功,只教你练动作,或者是撩起你的欲望,比如告诉你,你练了硬气功之后,你能够刀枪不入,或者是你用手可以砍石头,或者是你用手把石头碾一下就可以把它给粉碎了。

记者:这些对青少年诱惑很大啊。

林:对。我们是很热爱这些东西了,显示心嘛。李老师讲的呢,我就觉的很奇怪—因为我当时年轻嘛,执著心很多—我就觉的很奇怪,为什么老师没有教我们用手把石头碾碎,而是教我们做人的道理,怎么真正做一个好人,在困难当中怎么能够想别人,在矛盾当中怎么提高自己心性呀,这个真的是给我很大的触动。我觉的,这是和一般的气功师很大的区别。因为他们只是教你得到什么东西就完事了,练练动作就完事了。但是呢,老师真的是教我们如何修炼,如何真正走回家的路。

记者:你有一些(中学)同学也参加了这期讲法班,他们当时是不是也像你一样决定炼下去呢?

林:我的好多同学也觉的法轮功很好。我记的从这个学习班之后,我们经常学法呀,然后一起讨论。晚上,我们每天都有炼功,炼功点我们都去炼功。还有我们在广州,每个月有一个大型的几千人一起炼功。就是在广州天河(音)体育馆。有几千人早上在那里炼功。

那个场非常的慈悲,能量非常的大,非常祥和。去到那里,从来没见到一个人会愁着脸,苦着脸,你不会见到不好的眼神。每个人都是带着笑容,脸色都是粉红粉红的。给我一个感觉就是这些人简直是太好了。

记者:谢谢林先生接受采访。

* * * * * * * *

1994年12月李老师停止了在中国办九天讲法班,之后的几年他奔波在美洲、亚洲其它国家,欧洲和澳洲之间,把法轮功洪传给了世界。对于每一个亲自参加过法轮功学习班的学员,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当他们谈起当时的情况,种种经历感受还历历在目,因为就象林雄义先生一样,每个人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法轮功“真善忍”的道理给他们的生活,给他们生命的本质带来的巨大变化,而这种变化对于当事人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甚至如同重生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法轮功被在历史上迫害了那么多人的中共迫害了七年后仍然存在,而且“声势”越来越大的根本原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