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龙首公安分局冀庆新的罪行(图)

【明慧网2006年5月4日】冀庆新,男,大约57岁,身高约1.80--1.82米,方脸,喜欢理一个寸头,小学文化,曾当过兵,从部队转业后就来到了甘肃金川集团公司武装部。家住13#小区五十几栋。

在“文革”期间,他是系列整人运动的获利者,并在此期间积累了丰富的见不得人的“整人经验”,靠着这些“整人经验”现在混上了“高级政工师”的职称,并将这些“经验”运用到追随江××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活动中。

金川集团公司在消防队办过洗脑班

2000年3月3号,金川集团公司成立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他是这洗脑班的总负责人,而且夸下海口,一定要将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完成“上级”交给他的整人“任务”。由于他善于伪装,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假意同情法轮功学员,用为法轮功学员说好话等方式套近乎,获得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到现在可能还有被他迷惑的法轮功学员,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跟他说心里话。

在洗脑班工作人员面前冀庆新又是另一副面孔:不但经常诋毁、诬蔑大法及法轮功学员,还故意挑起洗脑班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他秘密组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案组”,设计圈套,捏造证据,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专案组”组员有4个人:赵守杰、季树平、动力厂保卫科杨某、政保科一科员,此事只有杨惠国、韩钟玉、冀庆新三人知道,目地就是:1、要找出法轮功在金川地区的负责人;2、搞清金川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经费”是由谁提供的;3、到北京上访是由谁在幕后策划的。

白天冀庆新在洗脑班假意对法轮功学员问寒问暖,晚上在“专案组”秘密开会商量如何捏造罪名以及捏造的证据是否充分等。当时冀庆新曾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们,判不了几个。经过“专案组”几次秘密会议,他们内定了侦查目标为金川镍钴研究设计院的工程师毛伟和动力厂的硕士研究生李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冀庆新采用他在“文革”积累的经验,通过恐吓、引诱等方式分别单独逼供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学员和曾到北京上访过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的家属,有意的引导询问,把询问目标始终集中到毛伟身上,然后收集捏造了几十人的所谓的口供“证据”,向他的上级汇报,还通过捏造的一系列“证据”得出法轮功“有组织”,而且“有严密组织”的结论。他的这些莫须有的材料和结论呈报给当时对法轮功不了解的各级政法部门,使很多人都听信了他的谎言,在以后金昌市各级政法部门,为以后金昌市加大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基础。至今使我们在金昌市各级政法部门讲真相还是难度很大。

就这样,大约过了一个月,它们认为已经捏造了足够的证据认定毛伟就是金川地区的法轮功负责人,煽动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于是冀庆新就说:“哼!毛伟我一定给他送進去。”(指送进监狱)按原定计划冀庆新准备至少送两个法轮功学员進监狱的。

当时,金昌市610开会讨论毛伟的处理问题,大多数人听信了冀庆新的谎言,坚持要非法批捕毛伟,但是还有三个懂得法律的、有正义良知的干部坚决不同意,认为所谓的“证据”不够批捕毛伟的条件。最后由当时的市委书记蒋延东定下调子,会议决定同意非法批捕,并报甘肃省610。

2000年4月10号上午9点,龙首公安分局副局长韩钟玉亲自当着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面宣读了对法轮功学员毛伟的非法批捕令,由龙首公安分局预审科戴常军、消防队政委陈国华非法给毛伟戴上手铐,并由镍都电视台的记者对非法逮捕进行了现场录像。毛伟当即被非法关押到金昌市看守所,当天晚上镍都电视台播出了这条新闻,金昌广播电台也造谣说毛伟在北京“煽动人闹事”。这件有关法轮功的“大案”在当地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给毛伟的家人也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毛伟的孩子当时才四岁正在上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就当着小朋友的面说孩子的爸爸被抓起来了,结果所有的小朋友都不跟毛伟的孩子玩,孩子就再也不想去幼儿园。

管中窥豹,到目前,曾在洗脑班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后又经历了各种非法的残酷迫害,有一人死亡(安宏全)三人被非法判重刑(魏安月、张永龙、郭红),三人被非法劳教(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其余都受到留厂察看1--2年的非法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曾多次给冀庆新讲真相,讲善恶有报,他表面假装听進去,实际上根本不相信。当他的小儿子因酒后杀人被判重刑的现世现报降临时,他还不承认是报应。

这里我们不论冀庆新如何认识,我们还是提醒他:停止迫害大法弟子,挽回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否则,更大的报应不久就会降临到你的头上,那时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在这里我们也提醒曾经被冀庆新谎言欺骗的各级干部、工作人员,请你们自己真正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清除头脑中谎言造成毒害,明辨是非、认清邪恶,慎重选择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4/126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