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杰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迫害致死部份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5月8日】河北石家庄市杨晓杰修炼法轮大法多年,身心受益多多,深知法轮大法是正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他以一个受益的实践者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唤醒民众、认清事实真相,揭露迫害的事实,却遭到非法判刑十一年,于2003年被非法关押到石家庄北郊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

杨晓杰入狱后,狱方为了强迫他放弃修炼、放弃良知、放弃做人的原则,進行所谓的认罪悔罪,逼写臭名昭著的所谓“四书”(即:认罪书、决心书、悔过书、揭批书)强迫看诬陷大法的录相等、强迫参加劳动,如不服从,即以种种借口殴打、体罚、关禁闭室。

禁闭室是狱中之狱,狭小潮湿,手铐脚镣一起带,坚持真理的杨晓杰第一次关禁闭15天,随后的日子对他的迫害更加邪恶。为了不让他炼功,狱方安排轮班监管二至四人,夜间两名犯人,白天两个犯人,一看到他有炼功动作即制止,甚至殴打,其中表现最为狠毒的一个犯人叫范红山,多次对杨晓杰打骂,不畏强暴的杨晓杰为此曾写信向狱方反映。其实正是监狱恶警指使、纵容、暗中授意唆使犯人干的这些事,并以减刑立功作为诱饵。某些见利忘义的犯人便成了狱方的行恶工具。

狱教育科恶警发现杨晓杰多次揭发他们的犯罪事实,就将各监区大法弟子的笔、纸全部收走、剥夺大法弟子与他人讲话的权利、接见的权利、煽动其他服刑人员划清界线。

为了進一步迫害杨晓杰,狱方不允其下楼活动,不许鸣冤申诉,不许参加狱内的大型活动,不许自由看书、报、书写,有事需先报教育科在允许情况下、在专人监视下才让给家人写信联系,但内容得符合狱方品味才给寄发。

2004年6月狱方组织收看造谣诽谤大法的录相,遭到杨晓杰的拒绝,十一监区伙同其他狱内机构及教育科,命令犯人武力强制将杨晓杰关押禁闭(第二次)。为了抗议这种精神迫害和身体摧残,他忍无可忍,和另一位当天一起被关禁闭的大法弟子葛志军绝食抗议。绝食1天后,狱方给二人野蛮灌食,食物为奶粉汤拌有大量食盐,几次下胃管不成功后,改用粗管子,几个壮汉强迫插胃管,由于用力过猛,当即使杨晓杰大量胃出血,吐血不止……

惨无人道的有关狱警怕闹出人命,随后的日子就开始用软办法诱使二人進食。可是正是从那时候起,二人的身体再也没有恢复起来,二人的身体很快消瘦下去,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狱内的伙食很差,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长期的迫害加上营养的严重不足,使杨晓杰本来一百几十斤的壮汉很快的消瘦,到2005年的春季,整个人已经脱了像,瘦的只有几十斤重,严重虚弱。此时的十一监区还要求其出工参与劳动,家人多次来狱探视都被狱方拒绝了,也不许家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以图隐瞒迫害真相。

后主管队长刘宁怕担责任,就带杨晓杰去狱内医院查验身体,但检查结果竟被轻描淡写说成是肾虚、腰肌劳损。其实此时的杨晓杰身体已异常虚弱,走路都很吃力,恶警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他留号休工。在休工的几个月中,也没有什么医疗补救措施,也没有将他的情况通知家人。留号休工的杨晓杰基本的生活已不能自理,上下床都很困难,骨瘦如柴,進食极少,整日卧床。

直到2005年12月底,才将生命垂危的杨晓杰送到狱内医院,住院三日后被拉到狱外医院检查,但检查结果不让人知,两天内办理保外就医,通知家人把他接回家。

杨晓杰住院是2005年12月底即12月22日,保外是12月28日。按照常规一二天内很难办理保外手续。狱方很清楚杨晓杰已生命垂危,于是把生命垂危的杨晓杰迅速推给家人。结果农历年前杨晓杰去世了。好端端的一个壮小伙一年多就被折磨的失去了生命。

一个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立志做好人、做一个讲良心的好人、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有道德的人,却被非法判刑11年,入狱两年多就被迫害致死。请善良的人们明辨善恶是非,伸张正义,讨还公道,共同卫护基本人权。

呼吁对迫害的凶手追究法律责任,并对死者及家人经济赔偿。


监狱迫害组织及人员:
教育科:汪国斌(科长)、岳玉海(副科长)、现调任内管大队(大队长)赵军、李立苛、张忠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